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二章:另一種存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二章:另一種存在字體大小: A+
     

    宋雲萱一夜睡得不安穩,早上起來照鏡子的時候,看著鏡子裡面自己的臉,定神想了想昨晚的夢境。

    她夢見自己將邵天澤按在自己死的那台手術台上,然後動刀插進了他的心臟裡面。

    邵天澤的臉上不僅沒有恐懼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詭異的笑容。

    她揉了揉眉心。

    楚漠宸出現在衛生間的門口,看見她在揉眉心,從她身後將她抱住,輕輕親了親她的耳朵,問她:「昨晚沒有睡好嗎?」

    宋雲萱疲憊的神色稍微消除了一下,感受到楚漠宸抱著自己,微微點了點頭:「嗯。」

    「做夢了?」

    「嗯。」

    「做了什麼夢?」

    「夢到自己殺人了。」宋雲萱倒是沒有對著楚漠宸隱瞞。

    楚漠宸聽見宋雲萱這麼說,微微思索了一下,才又問她:「你想要殺誰?」

    宋雲萱沉默下去,手指抓著衛生間的琉璃台,眉宇之間的神色也緊了緊。

    她想要殺誰?

    她當然是想要殺了邵天澤這個人渣。

    她跟他在一起那麼多年,給他生兒育女,自問並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情,然而這個混蛋卻劈腿她的養妹,並且聯合那個女人將自己挖心斷腿,害死自己。

    「想殺誰?我幫你。」

    楚漠宸抱著她,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腹。

    宋雲萱察覺到楚漠宸的小動作,很快就清醒過來,轉過身,看他:「沒有想殺誰,殺人是犯法的。」

    她說完,便從楚漠宸的懷裡面離開,然後去浴室裡面洗澡。

    楚漠宸看著宋雲萱離開的身影,抿了抿薄薄的唇瓣。

    他當然知道殺人是犯法的。

    但是,可沒有人說借刀殺人也是犯法的。

    宋雲萱洗完澡之後,剛穿好衣服便接到梅七打過來的電話,梅七開口便問她:「宋總,您準備好了嗎?」

    「會議不是下午兩點鐘才開始。」

    「宋總要不要考慮一下讓別人代替您過去。」

    「沒有必要,就算是能讓人在這次代替我,但是下次,下下次也不能找人,我總是要跟邵天澤正面交手的。」

    宋雲萱這樣說,讓梅七覺得有些沉默。

    宋雲萱開口叫他:「這兩天有沒有幫我看看小奕跟淼淼?」

    「小少爺跟小小姐的情況都很好,就是……」

    「就是什麼?」宋雲萱想起昨天晚上譚藝發過來的那封郵件。

    「顧長樂好像將換心手術的主意打在了顧奕小少爺的身上。」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樣說,冷冷笑了一下:「就算是主意打在了顧奕的身上,顧奕也不合適給她做換心手術,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比較好。」

    梅七說完這些,宋雲萱便開口:「你去準備一下資料,我們下午去邵氏開會。」

    「好。」

    跟梅七結束了通話之後,宋雲萱才開口看向楚漠宸。

    楚漠宸看著她的肚子:「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之後,你就應該嫁到楚家來了。」

    宋雲萱點點頭:「好。」

    楚漠宸這才算是滿意。

    兩人一起用過早餐之後,宋雲萱剛要走。

    那邊傭人就端上來一碗黑乎乎的湯藥。

    宋雲萱聞見中藥的味道就已經胃裡很不舒服,現在看著黑乎乎的葯碗端到自己的面前,更是大皺眉頭:「幹什麼?」

    她問楚漠宸。

    楚漠宸勾起唇角,表情很溫柔:「昨天不是被中醫診過脈了嗎?這是鍾醫生給你開的葯。」

    「能不能換成西藥?」宋雲萱問楚漠宸。

    楚漠宸接過葯碗:「我喂你。」

    說完就要自己低頭去喝。

    宋雲萱一看他這個架勢,馬上就伸手把葯碗給拿了過來,然後憋住氣,將葯碗裡面的葯給一口氣全喝了。

    楚漠宸看見宋雲萱這麼乖,滿意的點了點頭,拿了手帕親自給宋雲萱擦了擦唇角。

    宋雲萱要自己接過手帕擦嘴角。

    卻被楚漠宸給伸手一把拉住,然後拉坐在他的腿上坐下。

    宋雲萱皺了皺眉,提醒他:「大清早的,你別這樣。」

    「家裡面的傭人知道什麼事情可以看什麼事情不用看,你不用擔心。」

    宋雲萱還是覺得不適應:「但是你也不能這樣……」

    話才剛說完,楚漠宸就低頭吻住了宋雲萱的唇瓣,宋雲萱的唇瓣被楚漠宸壓住。

    然後感受到楚漠宸的舌頭輕輕撬開她的唇瓣,接著,送了一顆硬硬的東西進來。

    那東西被送到她的嘴巴裡面,舌頭輕輕蹭一下,就有種清香的甜味竄到味蕾裡面。

    宋雲萱這才明白楚漠宸送到她嘴巴裡面的東西是一顆糖。

    楚漠宸將糖送到了她的嘴巴裡面之後,便放開了她的唇瓣,然後問她:「甜嗎?」

    宋雲萱看著他,有些無奈,有些埋怨。

    但是,那顆糖的甜味卻還是在舌尖蘊散開了,連帶著將喝下去的那些葯的苦味兒都給一下子就衝散了。

    「好了,我該去公司了。」

    宋雲萱要從他身上離開。

    楚漠宸卻拉住她的手指,又把她給拽回來:「你還沒有告訴我甜不甜。」

    宋雲萱被他這麼纏住,沒有辦法,才開口道:「甜。」

    「然後呢?」楚漠宸微笑看她。

    宋雲萱被他這樣看著,無奈,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瓣上輕輕親了一下,這才開口:「這樣可以了嗎?」

    楚漠宸被宋雲萱這樣親到了,才算是心滿意足,然後將宋雲萱給放開:「可以了。」

    宋雲萱這才轉身離開。

    楚漠宸看著她從宋家離開。

    輕輕吐出一口氣。

    二樓上的臧靈兒看著這兩個人你儂我儂了一陣之後,才在宋雲萱出門之後對著楚漠宸開口:「雲萱懷孕的事情不告訴她真的好嗎?」

    楚漠宸聽見臧靈兒這句話,眉毛一擰,殺人一樣的冰冷目光就投射過來。

    臧靈兒被他這麼看著,有些招架不住,卻還是裝作輕鬆的開口:「你這樣看著我有什麼用?我又不會大嘴巴的專門給你說出去。」

    聽到臧靈兒做了保證之後,楚漠宸的視線才稍微柔和下來。

    臧靈兒看著楚漠宸的視線柔和下來,才又問:「雲萱不想要懷孕嗎?」

    「這不關你的事情。」

    臧靈兒就是想要從楚漠宸的嘴巴裡面聽見點小秘密。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楚漠宸竟然不願意將小秘密告訴她。

    她這種熱衷於知道別人秘密的人怎麼會輕而易舉的就把人給放走呢?

    「你要是不告訴我的話我自己去查咯?」

    楚漠宸的視線重新回到臧靈兒的身上。

    臧靈兒無視他殺人一樣的目光,繼續開口:「你也知道我們臧家是什麼樣的家族,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不想知道的,沒有我們查不到的,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自己去查,到時候……」

    「雲萱騙我。」

    臧靈兒滔滔不絕的話被打斷。

    楚漠宸的話淡淡的,並沒有繼續下去的意思。

    臧靈兒卻很快的就反應過來,追問道:「雲萱騙你什麼了?」

    楚漠宸這才開口道:「她在四個月前就騙我懷孕了。」

    臧靈兒的嘴角動了動。

    「如果真的懷孕的話,這會兒應該顯懷了,但是她的肚子一直沒有大起來的跡象。」

    「有的女人懷孕的時候肚子就不太顯大的,就像是顧長歌,顧長歌的兩個孩子都是七八個月的時候才顯懷的。」

    楚漠宸聽見臧靈兒這句話微微沉思了一下,開口:「也許她是沒有經驗,所以才被我識破。」

    臧靈兒抿了抿唇,雙手交握在一起,又開口:「不知道雲萱對顧長歌了解多少。」

    臧靈兒一句話就引得楚漠宸的心裡一擰。

    宋雲萱對顧長歌了解多少?

    他總覺得宋雲萱對顧長歌了解很多很多,甚至讓他混淆了感覺。

    很多時候,他都覺得自己身邊的宋雲萱就是顧長歌。

    但是,這種奇怪的想法卻總能夠很快就被現實被打磨掉。

    因為,他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面有鬼神的,而顧長歌的的確確是已經死掉了。

    宋雲萱跟顧長歌除了眼神有時候很相似之外,在別的地方也沒有任何相同的地方。

    「不知道楚少有沒有想過……」臧靈兒試探著的開口問楚漠宸,「也許,宋雲萱就是顧長歌的另一種存在方式呢?」

    「另一種存在方式?」楚漠宸眼睛一暗,冷笑出來,「你說的另一種存在方式是什麼意思?中邪?還是鬼上身?」

    臧靈兒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楚漠宸,用口型無神的說出兩個字。

    那兩個字從她的口型之中被楚漠宸辨認出來。

    楚漠宸馬上眉頭一擰,周身的氣勢也變得冷徹下去。

    ……

    宋雲萱將脖子裡面戴著的護身符拿出來看了一眼,然後又放了回去。

    梅七從後視鏡裡面看見宋雲萱這個小動作,關心的開口:「昨晚做噩夢了?」

    「也不算是噩夢,或許能說是一個好夢。」

    手刃了邵天澤的夢怎麼能算是噩夢呢?

    應該算是好夢才是。

    梅七開口問她:「是什麼樣的好夢呢?」

    宋雲萱抬起眼睛來看著梅七,眼睛裡面有明亮的神采:「把該死的人給殺了。」

    梅七看見宋雲萱那明亮的眼睛,心裏面微微動了動。

    卻是自覺地沒有繼續問下去。

    宋雲萱的身上很多秘密,也有很多讓人想要探究下去的事情。

    但是,不管有多少事情,都最好不要去探究,不要去深問。

    因為,那些事情也許根本就不應該讓他這種局外人知道。

    梅七沉默下去,宋雲萱也不在繼續說下去,而是轉頭看著窗外的街景。

    看著車子一點點的向著宋氏所在的地方接近。

    看著邵氏的摩天大樓映入眼帘。

    她看著邵氏的摩天大樓,眯了眯眼睛。

    很快,邵氏這兩個字就應該被從雲城商界剔除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