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章:顧奕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章:顧奕的心字體大小: A+
     

    譚藝聽見顧長樂的話,微微沉默了一下。

    然後才淡淡一笑,開口道:「也許能活個幾十年吧。」

    顧長樂沉默下去。

    譚藝問顧長樂:「不知道顧小姐是有什麼想法?」

    顧長樂自然不會告訴譚藝自己有什麼想法,只是笑了一下,淡淡道:「每個人要死的時候,都想著能夠多活幾十年,我也不例外。」

    譚藝點點頭:「如果顧小姐能夠找到有人願意捐的合適器官,那顧小姐是可以多活許多年的。」

    譚藝這句話讓顧長樂的眼睛亮了許多。

    她心裡有想法,既然能夠有顧長歌的心臟來換到自己的身上。

    那麼,必然也能有第二顆合適的心臟換到自己的身上。

    顧奕?

    或者是淼淼?

    顧長樂眯了眯眼睛,陷入到沉思裡面。

    而譚藝在幫顧長樂做過檢查,也沒有什麼大礙之後,便先離開了。

    顧長樂在醫院裡面自己想了許久,才打電話給家裡面:「把小奕跟淼淼送過來。」

    家裡的人遲疑了一下,還是有些為難:「顧小姐,這件事,要問過邵先生之後才可以。」

    顧長樂眉毛一擰,很是不悅:「我說讓你把人送過來你就把人送過來,哪來這麼多的理由。」

    家裡的傭人被顧長樂這樣一訓斥,還是沒有立刻答應下來,只是開口:「我這就去問邵先生。」

    說完,竟然把電話給掛斷了。

    顧長樂聽著電話裡面傳過來的忙音,眼睛眯了眯,手指也忍不住攥了起來。

    這才多久啊。

    家裡面的傭人居然已經不聽她的話了,什麼事情都要去過問邵天澤。

    如果讓邵天澤知道,邵天澤怎麼可能會讓她去動顧奕跟淼淼呢?

    顧長樂眯著眼睛,心裏面恨的難受。

    家裡面的傭人在左思右想之後,覺得顧長樂必然是他們得罪不了的,便把電話給邵天澤那邊打了過去。

    邵天澤在接到電話之後,微微皺了皺眉,才開口:「這件事你不用管了。」

    傭人聽見邵天澤這樣一句話,算是安心下來。

    邵天澤在聽見傭人的電話裡面說顧長樂要見顧奕跟淼淼之後,卻是親自又去了顧長樂那邊一趟。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過來,皺了皺眉,才道:「你害怕我害小奕跟淼淼嗎?」

    「你打消這個念頭吧,小奕跟淼淼的血型都跟你不一樣,更別說是臟器了。」

    顧長樂皺眉:「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騙我的。」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如此固執,伸手將帶來的文件袋給顧長樂扔到了床上。

    顧長樂將床上的文件袋拿到手裡面,皺著眉把文件袋給拆開,然後將裡面的資料拿出來看。

    上面是顧奕跟淼淼的所有資料,如同邵天澤所說,顧奕跟淼淼的血型跟臟器都跟顧長樂沒有一點相似之處,更別說是進行器官移植這樣的大事。

    顧長樂抿了抿唇,垂下視線來。

    「現在死心了嗎?」

    邵天澤問顧長樂。

    顧長樂皺著眉頭,不說話。

    她想過,如果顧奕跟淼淼能夠有一個跟自己的臟器合適的話,那麼她就有救。

    但是,如今邵天澤給她看的這些資料,讓她很清楚的明白,她的想法完全沒有可能會實現。

    顧奕跟淼淼沒法做她的墊腳石。

    顧長樂覺得有些失望。

    邵天澤看她的情緒失落下去,伸手輕輕握住她的手指,看著她的臉,溫柔的開口:「長樂,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糟糕。」

    顧長樂抬起眼睛,看著他:「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的話,譚醫生會跟我把病情說的這麼嚴重嗎?」

    邵天澤無言以對。

    顧長樂看著他,眼睛裡面出現的滿滿的都是渴望:「天澤,我不能死,我不想死,你要救我!」

    她想要活著,好不容易斗贏了顧長歌,她怎麼能在這種地方倒下。

    絕對不能。

    這樣說著,顧長樂渴望的看著邵天澤。

    邵天澤看著她的眼睛,微微抿唇,道:「我會想辦法的,你不會死,長樂你相信我。」

    顧長樂被這樣安撫,情緒才稍微穩定了一些。

    邵天澤看她因為害怕而渾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樣,將她從地上抱起來,然後放在病床上:「你好好休息,我會幫你想辦法做手術的。」

    顧長樂點了點頭,心頭卻總是覺得不安寧。

    看著邵天澤將她放在病床上之後便要離開,她馬上伸手,一把抓住邵天澤的手指,開口挽留他:「你不要走,我要你陪著我。」

    邵天澤看見顧長樂的手指緊緊抓著他的手,垂了垂眼睛,終於還是沒有忍心將顧長樂的手指從自己的手上拿開。

    顧長樂緊緊抓著邵天澤的手指,就算是睡著了,都不願意鬆開。

    她很害怕,害怕籌謀了這麼多年,就這樣功虧一簣。

    好不容易得了顧長歌的心臟,卻沒有撐幾年,要是這樣就下黃泉的話,碰見顧長歌,她如何爭那一口氣。

    ……

    譚藝在回到辦公室之後,給宋雲萱那邊發了一封郵件過去。

    宋雲萱在收到郵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

    剛剛洗完澡,在書房裡面一邊擦頭髮,一邊將那封郵件打開看,在看過之後,隨手把郵件直接給刪除掉了。

    楚漠宸從門口進來,看見她在看電腦屏幕,有些不理解:「這麼晚了還有事情要做?」

    「沒有,只是收郵件而已。」

    宋雲萱輕描淡寫,然後將電腦給關上,想著從書房裡面離開,然後回卧室裡面去睡覺。

    然而,在經過楚漠宸身邊的時候,楚漠宸卻輕輕一伸手,就將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面。

    宋雲萱感受到楚漠宸抱在自己腰上的手指,微微笑了一下,看著他:「這麼著急?」

    「是啊,看見你就容易著急。」

    「那就抱我回卧室裡面去。」

    宋雲萱現在倒是不去拒絕楚漠宸了。

    楚漠宸聽見她這樣說,微微笑了一下,抬手就將她打橫抱起來,然後放在了書房的書桌上面。

    宋雲萱看他這個架勢,就知道他是想要在書房裡面做,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有些不太適應的開口:「在書房裡面做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楚漠宸將唇瓣印在她的唇上。

    宋雲萱的手指也順勢繞在了他的脖子上面,然後感受楚漠宸吻在自己唇角的那種感覺。

    楚漠宸的吻痕纏綿,從唇瓣到唇角,又從唇角道細膩的脖頸,然後一路往下,吻到鎖骨處的時候,停下來,抬頭看宋雲萱的眼睛。

    宋雲萱的眼睛很清醒,並沒有迷濛的神色。

    看見楚漠宸停下了動作,微微一笑,開口:「怎麼不繼續了?」

    「我不喜歡你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走神。」

    楚漠宸這樣說,讓宋雲萱覺得有些詫異。

    「那我怎樣才算是專心?」

    宋雲萱的手指放在他領口處,輕輕動了手指,將他的領口解開。

    楚漠宸感受到宋雲萱的動作,覺得宋雲萱的心情是很好的。

    不然的話,宋雲萱是絕對不會主動做這樣的動作的。

    「你今天心情好?」

    「嗯。」宋雲萱倒是也不隱瞞。

    直接就告訴楚漠宸,說自己的心情的確是很好。

    楚漠宸看著她的眼睛,好奇的問她:「是因為什麼事情心情好?」

    「邵天澤現在焦頭爛額,所以我心情好。」

    楚漠宸看著她眼睛裡面的笑意,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將她的衣服攏了攏,然後將她抱了起來。

    宋雲萱在楚漠宸將她的衣服攏起來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奇怪:「不做了?」

    「回房間,這裡不合適。」

    楚漠宸可沒有打算就這麼放過她。

    宋雲萱被他抱著,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微笑:「我還以為你是放過我了。」

    「沒有這種可能。」

    楚漠宸將書房的房門打開,抱著她出去之後又將書房的房門關上。

    剛好,去外面玩了一陣回來的臧靈兒看見這兩個人,嘴角抽了抽,開口提醒道:「你們家裡面還有客人,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

    楚漠宸瞥了她一眼,然後抱著宋雲萱往房間裡面走:「你這個客人礙眼的很,什麼時候回自己該待著的地方去待著吧。」

    楚漠宸這樣一說,臧靈兒撇了撇嘴角,頗有些不服氣的模樣:「雲萱邀請我過來的,雲萱不趕我走,我就不走。」

    楚漠宸垂眼看懷裡面抱著的宋雲萱。

    宋雲萱唇角一勾:「讓她在家裡面多住些日子吧,只有我們兩個的話,悶得很。」

    楚漠宸親了她一下:「聽你的。」

    臧靈兒聽著這兩個人一陣甜言蜜語你儂我儂,嘴角抽了抽,覺得有必要從宋家趕緊搬出去了。

    不然的話,在宋家一天到晚都能看到他們兩個撒狗糧。

    也是夠了。

    臧靈兒聽著楚漠宸抱著宋雲萱回到房間裡面,然後關上門的聲音,接著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有傭人過來問她喝什麼。

    臧靈兒想了想,開口道:「喝茶。」

    傭人聽到臧靈兒這樣吩咐,便去廚房裡面給臧靈兒準備。

    臧靈兒一個人在客廳裡面等著。

    然而還沒有等傭人將茶給端上來,就聽見樓上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

    臧靈兒覺得有些奇怪,便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著二樓走,邊走邊嘀咕:「不是吧,兩個人在一起搞出這麼大的動作。」

    這話才說完,便看見房間裡面楚漠宸開門走了出來,然後喊道:「去叫醫生。」

    臧靈兒眉毛一擰:「怎麼了?」

    「雲萱好像吃壞了東西,胃不好受。」

    臧靈兒心裡一動,吃壞了東西?

    吐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