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八十九章:不肯答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八十九章:不肯答應字體大小: A+
     

    邵天澤攔著顧長樂。

    但是顧長樂卻並沒有留下的意思。

    她抿著唇,想要從病房裡面出去:「我到外面看看是什麼情況。」

    邵天澤攔著她,不讓她出去:「不管外面是什麼情況,都有我撐著,你不用的擔心。」

    這樣一說,顧長樂轉過頭來,看著邵天澤:「既然能夠將外面發生的那些事情都想清楚,那麼,為什麼不能去好好想想顧奕跟淼淼對我們的威脅呢?」

    顧長樂性格倔強,心裡已經恨極了顧奕跟淼淼的存在。

    只要顧奕跟淼淼在邵家存在一天,她就一天都不能安寧。

    現在,有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可以除掉這兩個孩子。

    她為什麼不去抓住這個機會,讓有遊說邵天澤聽取她的意見跟主意呢?

    邵天澤看顧長樂神情激動,皺眉抱著她,開口:「你有什麼證據懷疑是顧奕聽見的?」

    聽到邵天澤這樣問,顧長樂就知道,邵天澤已經開始動搖了。

    只要他已經開始動搖了,她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說服他。

    「當時只有一個傭人出現,那個傭人說沒有看見人離開,二樓樓梯的護欄那麼高,如果是家裡面的女傭聽見了的話,就算是離開,也會被發現,但是聽見花瓶碎裂趕回來的那個女傭說沒有看見人出現在門口,你想想看,那絕對不是沒有人出現在門口,而是身體被護欄遮住,然後沒能暴露出來,並且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所以才沒有被發現。」

    顧長樂說的這些都合理。

    邵天澤心中動搖的越來越厲害。

    他不想要讓自己的兒子知道自己的父親害死了他的母親。

    但是,如果他真的知道了,那麼也不能夠放任他繼續留在邵家。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的眼睛:「我說的這些,你仔細想一想。」

    邵天澤抿直了唇瓣,半晌也沒有說話。

    顧長樂見邵天澤遲遲也不說話,心頭稍微有些焦躁。

    好一會兒之後,邵天澤才開口:「這也不過是猜測而已。」

    顧長樂皺眉:「事情明擺著就是這個樣子的,你居然還給顧奕開脫嗎?」

    「長樂,小奕跟淼淼只是兩個孩子。」

    顧長樂皺著眉毛,不肯妥協退步:「小心駛得萬年船,你總不想要因為這兩個孩子,失去現在所有的一切吧?」

    顧長樂說的這些不是沒有道理。

    邵天澤也不是不想要保持現在手裡面擁有的那些財富跟權利。

    但是,如果真的如同顧長樂所說的,是顧奕聽見了他當日說的話,就算是父子,他也很難保證顧奕回去保守這個秘密。

    會不恨自己這個父親。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陷入沉思,手指緩緩放到邵天澤的肩膀上,在他耳邊輕輕開口耳語了一句話。

    這句話的聲音很低很低,但是邵天澤卻聽得非常清楚。

    並且,在清楚的聽見顧長樂所說的這句話之後,馬上就像是被刺到了一樣,從顧長樂的身邊退後了一步。

    皺著眉頭嚴肅的否定:「不可以。」

    顧長樂眼睛眯了眯:「天澤,如果你想要要孩子,以後還能夠再生,我們還年輕,只要是找個健康的代孕,就能夠孕育出我們兩個的孩子,你還有很多選擇,並不是只有顧奕一個,可是,跟顧奕不一樣,我顧長樂只有一個啊。」

    顧長樂向著邵天澤走過去,就像是一個蠱惑人心的妖精,她看著邵天澤,開口遊說他:「你忘記我對你有多麼重要了嗎?不是早就已經說過了嗎?不管是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都會留在你的身邊,你也跟我承諾過的,不管發生什麼都會在我的身邊保護我。」

    顧長樂的話一句一句,無比清晰的傳到邵天澤的耳朵裡面。

    但是邵天澤聽著顧長樂的話,卻是抿了抿唇:「長樂,這不一樣,小奕是我的兒子。」

    顧長樂的神色立刻變得有些陰冷起來:「可是,她是顧長歌這個賤人生下來的。」

    邵天澤皺了皺眉,看著顧長樂:「你不是說想要好好對小奕嗎?」

    她之前說過想要好好對待小奕跟淼淼,所以才會把顧奕跟淼淼從北海道接回來的,但是現在呢?

    顧長樂的態度突變,是什麼意思?

    顧長樂聽到邵天澤跟她說這些話,唇瓣抿直,聲音也冷冷的:「我是想要好好對待這兩個孩子,但是,好好對待他們的前提是他們兩個不會威脅到我們,但是現在,顧奕知道的太多了,我們已經不能把他繼續留下去了,如果把他繼續留下去,我們就會變得很慘。」

    邵天澤轉身往外走:「你好好休息,我馬上讓人把小奕跟淼淼送走。」

    邵天澤轉身就走,但是顧長樂也眉毛擰的緊緊的,幾步就追上去,然後拉住了邵天澤的手臂:「不能把她們送走!」

    顧長樂態度十分強硬。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眼睛裡面的惡毒,眯了眯眼睛,一把甩開了顧長樂的手:「這件事不能依你的辦法做。」

    邵天澤甩開她之後,便從病房裡面走了出去。

    顧長樂不想要就這樣放走邵天澤,馬上就要追出去。

    但是,才剛打開病房的房門,就有護士堵在門口,攔住她,禮貌又疏離的開口:「不好意思顧小姐,您現在不能出去。」

    顧長樂眉毛皺著,聲音裡面也滿是憤怒:「我是在住院,不是在坐牢,你給我閃開。」

    顧長樂憤怒的很,伸手就把護士往旁邊一推。

    護士其實也是有些害怕顧長樂的,並沒有特別儘力的去阻攔顧長樂。

    畢竟,之前照顧顧長樂的那個護士被花瓶砸死的事情,醫院裡面很多人都知道。

    現在他們看見顧長樂,都像是看見殺人狂魔一樣,想著能夠有多遠就躲多遠,根本就不想要跟顧長樂碰面。

    顧長樂在將攔路的護士給一把推開之後,本想著能夠來得及追上邵天澤。

    卻不想,在護士這一關之後,還有兩個黑衣保鏢像是一堵高牆一樣,堵在病房的門口。

    兩個黑衣保鏢也如同剛剛被她撥開的那個護士一樣禮貌恭敬。

    「顧小姐,您還是回病房裡面去吧,您真的不能出去。」

    顧長樂眉頭緊皺:「給我閃開!」

    她喊得歇斯底里。

    但是,即便是誰聲音很高的去命令那兩個保鏢,那兩個保鏢也絲毫沒有退開的跡象。

    只是一味的安慰她:「顧小姐,您真的不能離開病房,您現在還在病中,邵先生吩咐我們要看好你。」

    顧長樂聽見保鏢說是邵天澤讓他們看好自己,立刻勾了勾唇角,冷冷道:「她是害怕我跑出去害死那個賤人留下的野種,所以才叫你們攔著我的嗎?」

    顧長樂說的這番話實在是有些難聽了。

    兩個保鏢對視一眼,便嘆了口氣,將顧長樂強制性的送回了病房裡面。

    顧長樂不肯老老實實待在病房裡面。

    在保鏢出來之後,顧長樂還在病房裡面砸了很多東西,並且將房門給敲得震天響。

    連帶著從走廊裡面經過的人都有些好奇的轉頭去看發出聲音的那間病房。

    邵雪作為邵天澤的妹妹,自然會在得知跟顧長樂在同一個醫院之後,時常去病房裡面探望一下。

    這次到了病房門口,她看見的就是保鏢跟門神一樣擋在病房的左右兩側,然後病房的房門被敲得震天響的樣子。

    邵雪猶豫了一下,才走過去問那兩個保鏢:「長樂姐姐她沒事吧?」

    保鏢看見是邵雪,立刻和顏悅色起來:「沒事。」

    「那我能不能進去看看長樂姐姐?」

    她倒是想要進去看看顧長樂現在變成了一副什麼瘋樣。

    保鏢聽見邵雪這麼說,皺了皺眉,有些為難的婉拒:「邵小姐,不是不讓您進去,而是顧小姐現在這樣的狀態,實在是不適合您進去探病。」

    邵雪有些不理解。

    兩個保鏢卻是都不肯再繼續說下去了。

    邵雪看兩個保鏢都不願意再繼續說下去,只好從顧長樂的病房門口離開。

    在她離開的時候,剛好碰見譚藝也在往顧長樂的病房門口走。

    譚藝看家邵雪,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跟邵雪擦肩而過。

    而邵雪在譚藝走過去之後,也覺得有些眼熟,回頭看了譚藝一眼。

    想了好一會兒,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

    這才收回視線,然後往自己的病房裡面走去。

    兩個保鏢自然是沒有攔住譚藝的道理,畢竟譚藝是顧長樂的主治醫生。

    邵天澤雖然讓他們兩個看好顧長樂,不讓顧長樂從病房裡面跑出來。

    但是,沒有讓他們攔住醫生不讓醫生進去。

    譚藝在進入病房之後,本以為顧長樂會在癲狂之下說出一些什麼事情的。

    卻不想,顧長樂的瘋態,在譚藝打開房門進去之後,霎時就都收斂住了。

    譚藝垂了垂眼睛。

    看地上被顧長樂發瘋撒氣的時候,摔得那一地的玻璃器皿跟枕頭被子。

    開口問顧長樂:「要不要幫顧小姐您換個病房?」

    顧長樂眯了眯眼睛,壓抑著心裏面的憤怒,開口求助:「最近因為病情太嚴重,所以總是容易發脾氣,譚醫生,你看我這是怎麼回事?」

    譚藝看顧長樂的眼睛。

    顧長樂的眼睛也看著譚藝。

    兩個人對視,顧長樂看著譚藝那雙淡漠的眼睛,終究還是先避開了視線。

    譚藝問顧長樂:「顧小姐是因為什麼生氣呢?」

    顧長樂答非所問:「我如果換一顆心臟,能不能多活幾十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