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七十九章:誣陷丁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七十九章:誣陷丁離字體大小: A+
     

    邵天澤帶著小奕跟淼淼回去。

    中途的時候,邵天澤也試圖想要從淼淼的口中問出一點什麼有用的事情,可是結果,淼淼像是被嚇到了一樣一直都在哭。

    因為車內的溫度不冷不熱正合適。

    淼淼在哭累了之後,竟然還沒有等到家裡,就趴在邵天澤的肩膀上睡了過去。

    顧奕見淼淼睡過去,微微抿了抿唇,然後才對著邵天澤開口:「爸,您相信剛剛那個叔叔說的話嗎?」

    邵天澤聽見顧奕這樣問自己,微微抿了抿唇,唇瓣微微勾起一個淡淡的笑容:「我相信你長樂阿姨是不會這樣害你們的,你說對不對,小奕?」

    顧奕聽見邵天澤的話,笑了一下,點頭:「嗯。」

    他就知道,在邵天澤的心裏面,永遠都是那個女人最重要。

    那個女人,永遠都是比他們兄妹更加重要的。

    顧長樂在家裡面等的有些焦急。

    丁離看顧長樂滿臉焦急的模樣,心裏面有些暗喜。

    雖然她跟顧長樂這段時間以來相處的和睦融洽,但是,畢竟是情敵的關係,誰會真的希望自己喜歡的男人可以同時擁有幾個女人來分享呢?

    她也一樣,剛剛那個男人若是在車上對邵天澤說出是顧長樂來指使的這起綁架事件的話,那搞不好顧長樂就在這個邵家得意不了多久了。

    她心裡很高興,但是臉上又不能表現出來。

    也不想要在顧長樂的面前做什麼樣子,便伸手扶著肚子,要回自己的房間裡面。

    顧長樂看見丁離就覺得厭煩,現在看見丁離扶著肚子衣服做作的模樣,更是眉頭一擰,心裡煩躁的更加厲害。

    她猛地起身。

    旁邊給她送溫水的傭人看見她猛地站起來,有些關切的開口:「顧小姐,您是想要出門嗎?」

    顧長樂瞪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便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

    一進自己的房間,顧長樂就忍不住在房間裡面轉了幾圈,好一會兒之後,才像是終於想到了辦法一樣,迅速的去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接著,沒過多久,就聽見丁離在隔壁房間裡面傳來驚訝又氣急敗壞的罵聲。

    顧長樂聽見丁離房間裡面傳出這樣的聲音,心情才稍微的好了一些。

    邵天澤回來的時候,家裡面的傭人輕輕敲了敲顧長樂的房門。

    顧長樂聽見傭人的敲門聲,便不耐煩的開口問她:「什麼事?」

    「邵先生回來了。」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回來了,擰眉思索了一下,才從房間裡面出去。

    並且迅速的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然後才衝下樓,想要跟邵天澤說話。

    她一下樓,就看見邵天澤懷裡面抱著睡著的淼淼。

    她叫了邵天澤一聲:「天澤,這……」

    還沒有等她的話說完,邵天澤的聲音便傳到她耳邊:「淼淼睡著了,我放下她之後就去找你。」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的聲音都刻意壓低了,便吶吶點了點頭,回到房間裡面等著邵天澤過來找她。

    邵天澤說過來找她,果然在放下了淼淼之後,馬上就去顧長樂的房間裡面去找顧長樂。

    顧長樂聽見開門聲,便轉過頭來。卻不想,剛轉過頭來,就被進門的邵天澤甩了一個巴掌。

    這個巴掌來的太過突然,也太過意外,讓顧長樂一下子就蒙了。

    過了許久,才扶住被打的那邊臉,眼睛震驚的看著邵天澤:「你這是做什麼?」

    「我做什麼你不清楚嗎?」

    顧長樂從來沒有被邵天澤打過,從認識邵天澤以來,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傷害跟委屈,現在邵天澤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

    她自然而然的是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事實的,便皺緊了眉毛,飛快的想到了張磊那邊的事情。

    「是不是那個男人誣陷我害了小奕跟淼淼?」顧長樂為自己辯解,「她是我姐姐的孩子,我怎麼能夠對他們下手?你不要聽他胡言亂語誣陷我。」

    她的心裡有些緊張,也有些害怕。

    她沒見過邵天澤用這麼冷漠的表情來看著自己。

    她也不想要讓邵天澤這樣對待她。

    邵天澤冷冷看著她:「顧長歌都已經死了,你會放過她的孩子嗎?」

    當然不會放過。

    顧長樂在心中如此回復,吶喊。

    但是,嘴巴上面卻不能夠明說。

    因為她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出邵天澤對這兩個孩子的重視跟疼愛。

    她抿了抿唇,看著邵天澤,臉上的表情十分受傷:「雖然我們合謀害死了顧長歌,但是顧奕跟淼淼也是你的孩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怎麼能夠去傷害這兩個孩子?」

    「你說的這些話,我一句都不相信。」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語氣冷淡了許多,卻也變得冷靜了一些:「是因為擔心這兩個孩子回繼承這個邵家,所以才讓你起了殺心,並且不止一次的去傷害他們嗎?」

    顧長樂立刻便否認;「不是的!」

    「那是因為什麼?」邵天澤問顧長樂。

    顧長樂仍舊固執,堅持的開口:「我是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去害這兩個孩子,為什麼你能夠相信那種陌生男人的鬼話,卻不能夠相信我的話?我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啊。」

    顧長樂口口聲聲說自己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

    但是邵天澤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信任。

    他知道顧長樂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雖然是從心底裡面想要去包庇這個女人,但是,如果繼續縱容下去,自己的兩個孩子必然會喪命。

    他可以不讓這兩個孩子去繼承邵家,但是,不能夠讓這兩個孩子再去弄丟了命。

    「長樂,我跟你認真的說一次,這兩個孩子的命,你不能拿走。」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如此認真的跟自己說話,手指使勁攥了一下:「真的不是我!」

    邵天澤絲毫都不相信她所說的話,只是在她喊完了之後,垂了垂眼睛,轉身出去:「你好自為之。」

    顧長樂被這樣警告,后牙槽咬的緊緊的。

    但是,邵天澤剛要打開門,就聽見房門外面有花瓶被打碎的聲音。

    顧長樂跟邵天澤同時一驚,立刻就出門查看。

    第一反應也是有人偷聽了她們的談話。

    兩個人出門之後,果然看見走廊上面有個古董花瓶被打碎在地上,聽見花瓶碎裂的聲音,傭人也在往樓上趕。

    邵天澤看見傭人上樓,立刻就問對方:「看見是誰打碎了這個花瓶嗎?」

    傭人搖搖頭:「對不起邵先生,我沒有看見。」

    邵天澤眼神一沉。

    旁邊顧長樂開口道:「萬一是小奕或者淼淼打碎的,那麼,八成是聽見我們剛剛說的話了,你剛才可是說了我們害死顧長歌的事情。」

    顧長樂有些陰森森的在邵天澤的耳邊問他:「萬一是他們其中一個聽聽見了,你要怎麼辦?」

    邵天澤抿著唇,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不是他們。」

    顧長樂聽著邵天澤的回答,卻覺得有些可笑。

    「如果真是聽見了,就算你是他們的父親,也會有除掉他們的想法吧。」

    顧長樂毫不避諱的直直說出了邵天澤內心的想法。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的話,手指攥了攥,轉頭警告顧長樂:「閉嘴。」

    顧長樂雖然被邵天澤這樣凶了一句,但是心裏面卻有些幸災樂禍。

    對,她了解邵天澤,而且是非常非常了解。

    邵天澤這個人,手術刀拿的多了,心裡也並沒有什麼慈悲。

    既然是顧長歌這樣跟他夫妻多年的女人都能夠被他給害死,那麼顧奕跟淼淼萬一知道了台殺人的事情,他也會狠下心來除掉這兩個孩子,然後永遠的保住自己這個秘密。

    顧長樂知道邵天澤的心裡在掙扎糾結。

    便沒有繼續說話,而是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

    顧長樂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面,就聽見外面有另一個人上樓梯的腳步聲。

    在聽著腳步聲停下了之後,顧長樂悄悄將自己的房門打開了一條縫。

    並且,如願以償的看見了那個負責監視丁離的保鏢,正在跟邵天澤低聲說什麼話。

    邵天澤在聽那個保鏢說完之後,很快就跟著保鏢去了一樓。

    顧長樂將房門輕輕的關上,很快,就聽見了一樓傳來丁離的哭喊聲。

    顧長樂聽著丁離的哭喊聲,忍不住笑了。

    而在一樓,丁離被保鏢直接從房間裡面給拖了出來。

    她拚命的想要掙脫開保鏢的桎梏,並且解釋道:「這根本就不管我的事情!憑什麼算在我的頭上!」

    邵天澤眯了眯眼睛,看著丁離:「我本來是想要讓你在邵家好好的過一段時間,然後像是對待親生兒女一樣對待小奕跟淼淼的,但是,沒有想到,你居然聯繫人去綁架小奕跟淼淼,還想要要他們的命。」

    「不,我根本就沒有這麼做!」丁離拚命的否認。

    邵天澤看著她:「那麼,為什麼會有人打電話給你索要酬金?」

    「你監控我的通話內容?」

    丁離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馬上意識到自己關注的重點不對,立刻解釋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給我打電話過來,我根本就沒有做這種事情,他們想要誣陷我!一定是他們想要誣陷我!」

    丁離拚命的說著,想要讓邵天澤相信她的話。

    但是,邵天澤卻開口:「你還是打掉孩子,然後從雲城離開吧,我不想要在看見你,也不想要讓你再在邵家做什麼別的事情了。」

    說完,就示意保鏢將丁離從家裡面給拖出去。

    保鏢會意,立刻就把丁離抱起來,從邵家弄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