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七十七章:不能栽在這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七十七章:不能栽在這裡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已經說過會把顧奕跟淼淼送回去。

    而顧奕也相信宋雲萱所說的那些話。

    宋雲萱說讓他們兩個再撐一段時間,只要可以再撐一段時間,宋雲萱就會把她們兩個接過去跟她在一起住。

    比起跟邵天澤喝顧長樂一起住,其實她更喜歡跟宋雲萱在一起住。

    最起碼,宋雲萱對他們兄妹沒有任何的威脅跟惡意。

    顧奕一個晚上睡得都不是很安穩,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也很早。

    淼淼一醒過來,睜開眼睛就喊著找哥哥跟爸爸。

    顧奕過去輕輕拍了拍她的背,讓她不要繼續哭下去。

    但是淼淼還是有些害怕一樣,哭的直打嗝。

    保鏢跟保姆都在哄淼淼,而淼淼在被哄了許久之後,也沒有停下來不哭的兆頭。

    沒辦法,宋雲萱只能讓保姆跟保姆把她抱到車子上面。

    淼淼一上車,就抱著哥哥哭起來,抽抽噎噎的問顧奕:「哥,他們要把我們……送到哪裡去?」

    顧奕看著懷裡面的妹妹哭的這麼可憐,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剛要說一兩句安慰妹妹的話。

    卻不料,前面一個帶著口罩開車的司機卻忽然開口接話道:「因為看你比較可愛,所以打算把你賣掉,你覺得你會不會很值錢?」

    聽到前面開車的男人這樣說話,淼淼徹底被嚇到,哭的更厲害。

    顧奕無奈的皺眉瞪了那個人一眼。

    那個開車的男人看見顧奕瞪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開口道:「你跟你媽咪小時候還是挺相似的。」

    他記得,顧長歌小的時候,都是很乖的一個小孩,偶爾生氣,只是這樣陰沉沉的去瞪別人一眼。

    但是,儘管只是一個小孩子,瞪人一眼,也讓人能夠輕而易舉的感受到她的不悅跟陰冷。

    梅七想著顧長歌小時候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而顧奕卻聽著梅七說的話,微微皺了皺眉,開始懷疑什麼。

    淼淼往顧奕的懷裡面鑽了鑽。

    顧奕順勢將妹妹摟在懷裡面,輕聲的安危妹妹:「好了,淼淼不哭了,哥哥會保護淼淼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前面開車的梅七聽著顧奕說出這樣的話,唇角的笑意變得上揚了許多。

    他喜歡這個小男孩,不只是因為有某些地方是神似顧長歌的。

    更因為這個孩子遺傳了顧長歌很多,在很多的事情性格上面,也表現的跟顧長歌很相似。

    像是顧長歌這樣的人,其實就像是一塊寶石,很容易就會散發出光芒來。

    那種光芒會吸引很多人,讓很多人去飛蛾撲火。

    但是,顧長歌的光芒,卻並不是某個人就能夠獨自佔有的。

    顧長歌這個人註定了一直到死亡,都沒有人可以遮擋她所散發出來的光芒。

    想到這裡,梅七忽然開口問顧奕:「你不害怕嗎?」

    這個車子裡面,除了梅七跟她們兩個之外,已經沒有別的人。

    所以,梅七如果是問話的話,必然就是沖著他說的。

    顧奕抿了抿唇,才回答他:「我相信宋雲萱。」

    梅七聽見顧奕直呼宋雲萱的名字,忍不住輕笑出聲來:「你這樣直呼宋雲萱的名字真的好嗎?」顧奕沒有說話,只是將手放在妹妹的背上,輕輕的拍著,想要妹妹不要在這麼恐懼。

    梅七見顧奕不回答他,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只是在快要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開口道:「待會兒回家之後,可能會發生很多突變,希望你能夠很順利的應對。」

    顧奕看了他一眼,抿著唇不說話。

    但是看窗外,已經認出這是走在自己回家的那條路上了。

    顧奕輕輕在妹妹的耳邊開口:「淼淼,不哭了,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哥哥都會擋在淼淼的前面,不讓淼淼受傷。」

    淼淼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不聽哥哥說這樣的話還好,一聽哥哥說出這樣的話,還以為是要發生什麼特別危險的事情了,馬上就哭的更加厲害。

    甚至抽抽噎噎的話都說不完全了。

    前面梅七看見這兄妹兩個之間的互動,忍不住有些無奈的開口:「你這是在安慰她,還是在嚇唬她?」

    顧奕不說話,但是眼底的情緒卻非常的嚴肅認真。

    梅七在車子轉彎之後,便從車上下去,然後換人上來開車。

    淼淼見換了一個開車的人,眼睛瞪著那個人。

    十分的不理解,也十分的害怕。

    顧奕看著妹妹這樣,把妹妹往懷裡面摟緊了一些。

    前面那個開車的人看見淼淼在顧奕的懷裡面,有些不懷好意的開口:「小姑娘看起來倒是很值錢很可愛的嘛。」

    這樣不懷好意的語氣傳到淼淼的耳朵裡面,讓淼淼都快縮成一個球團在顧奕的懷裡面了。

    顧奕抱著妹妹的身體,輕輕拍她的背,也不再說什麼安慰她的話了。

    車子一路往前開,直到看見了前面邵家的大宅。

    ……

    邵家大宅裡面一早就已經接到了電話。

    電話裡面的人,說要把顧奕跟淼淼給安安全全的送回來。

    接到電話的人是邵家的傭人,本來這個電話要是在第一時間被顧長樂聽見的話,也許顧奕跟淼淼就不會被馬上送回來了。

    只是可惜,家裡面的這個傭人一聽說這個消息,馬上就兜不住口風的,馬上打電話通知了邵天澤。

    邵天澤得知這個消息,用最快的速度從醫院裡面趕了回來。

    並且在到家之後,就緊張的等著對方講顧奕跟淼淼送回來。

    從早上六點鐘,一直到早上的九點鐘。

    車子才姍姍來遲的停在了邵家的別墅門口。

    邵天澤跟顧長樂看見過來的車子,都緊張的迎了上去。

    丁離看著那輛車子,倒是不緊不慢的扶了扶腰。

    她其實並不擔心這兩個孩子,而且打從心底裡面的希望這兩個孩子可以死在劫匪的手裡面。

    可是,天不遂人意,那幫劫匪居然跟瘋的一樣,把這兩個孩子給送回來了。

    邵雪受了重傷,在醫院裡面回不來。

    所以去接這兩個孩子的,就只有邵天澤跟顧長樂,還有丁離。

    那個劫匪臉上戴著口罩,眼睛上面戴著墨鏡。

    顧長樂有些不明白事情的走向,所以在走過去的時候,心裏面都是一直保持著警惕的,唯恐待會兒出現什麼難以應對的事情。

    顧奕跟淼淼被那個男人從車裡面先後抱下來。

    顧奕臉色發白,眼神也很惶恐,似乎是被嚇到了。

    邵天澤看到顧奕這個樣子,馬上就要過去把顧奕抱起來。

    然而,顧長樂卻比他更快了一步,馬上就走過去,蹲下身子,手指抓著顧奕的胳膊,緊張而又擔心的問他:「小奕,你沒事吧?真是嚇死阿姨了。」

    顧長樂一邊說著,一邊從顧奕的身上亂摸,似乎是在檢查顧奕的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傷痕。

    其實,顧奕的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顧長樂看顧奕這個樣子,就知道了。

    因為之前劫走了顧奕那伙人並不是自己的人,如果是自己的人,顧奕現在就不會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是應該毫無生氣的躺在一個什麼別的地方等著被收屍了。

    顧奕被顧長樂這樣亂摸,恐懼一樣,往後退了一步,想要離開顧長樂的雙手。

    顧長樂卻硬是拉著他,不想要讓他掙脫自己。

    她恨不得現在就用雙手把這兩個孩子給活活掐死,但是,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邵天澤不會同意她這樣做。

    她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就這樣赤果果的暴露出自己對這個兩個孩子恨之入骨的厭惡。

    她只能夠偽裝,偽裝自己非常的關心這兩個孩子,非常的擔心這兩個孩子的安危。

    邵天澤看見顧長樂這樣在顧奕的身上摸來摸去的確認,微微擰了擰眉,要去把顧奕從顧長樂的手裡面給拉出來。

    然而,剛伸手,就聽見了淼淼嚎啕大哭的聲音。

    他順著聲音看過去,就看見淼淼在看見他之後,彷彿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一樣,張開嘴巴就大哭了起來。

    並且,想要跌跌撞撞的撲倒邵天澤的懷裡面。

    邵天澤看見淼淼這樣,趕忙過去將淼淼抱在了懷裡面,然後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慰她:「好了淼淼,不要哭了,爸爸在這邊,你安全了沒有人可以再傷到淼淼了。」

    淼淼在邵天澤的懷裡面哭。

    顧長樂轉頭看了一眼,看著邵天澤輕輕親了女兒的額頭一下,心疼女兒的模樣,眼睛裡面有一抹濃烈的怨毒。

    她討厭邵天澤對這兩個孩子這樣好,這讓她總有一種邵天澤還愛著顧長歌的感覺。

    明明顧長歌都已經死了。

    明明顧長歌都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可是,這兩個孩子的存在,還讓邵天澤保持著對顧長歌的那種迷霧一樣的感情。

    顧奕能夠清楚的從顧長樂的眼睛裡面看到那種怨毒,眼神也變得微微冷了一些。

    而旁邊的丁離看著顧長樂跟邵天澤一人一個的在安慰著孩子,覺得自己要說點什麼才好,便開口問那個將人送回來的男人:「謝謝你把我們家孩子送回來,請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那個人聽到丁離這樣問,慢條斯理的將面前的口罩給摘了下來,然後帶著冷笑道:「這就要問顧長樂小姐了。」

    那個人說話的聲音讓顧長樂一怔,接著,顧長樂就看著那個人對自己冷笑的模樣,慢慢的睜大了眼睛。

    連渾身的血液,都有些發冷。

    但是,腦子裡面卻有一個很清楚的聲音在吶喊著告訴她——

    你不能栽在這裡!顧長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