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六十一章:一榮俱榮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六十一章:一榮俱榮2字體大小: A+
     

    宋雲瑩聽見宋雲萱的回答,心裏面安穩了許多。

    許玫是她在薛家最大的一個障礙。

    只要是宋雲萱可以幫她將這個障礙剷平,那麼她就可以在薛家繼續肆無忌憚的過下去。

    反正她已經生下了肚子裡面的這個孩子。

    而且背後還有宋雲萱這個靠山。

    這麼好的優勢跟條件,在薛家要是再站不穩腳跟,那可真的就是愚蠢了。

    宋雲萱在客廳裡面喝著花茶等著許玫被薛濤父親叫下來。

    但是等了十幾分鐘,人都沒有下來。

    宋雲瑩見這個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看起來,我公公也拿她沒有辦法。」

    「那我就親自上去看看吧。」

    宋雲萱站起身來,就往樓上走。

    宋雲瑩覺得有些不合適,忍不住開口叫她:「雲萱,這樣不太好吧?」

    宋雲萱抿了抿唇:「有什麼不好的?」

    反正,薛濤的父親很快就會被打電話叫走了。

    正這樣想著,就看見薛濤父親從許玫的房間裡面出來,然後拿著電話往樓下走。

    似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立刻去辦。

    薛濤父親在經過宋雲萱的時候,剛好打完電話,忍不住跟宋雲萱道歉:「雲萱啊,真是對不住,伯伯本來想要跟你在這兒一起吃頓飯好好招待你的,但是公司那邊突然就出了事情,很緊急,我不能留下陪你了,就讓你伯母陪你一塊兒吃飯好吧?」

    宋雲萱笑眯眯的答應:「好的,薛伯伯。」

    薛濤父親見宋雲萱這樣答應下來了,這才急急的往外面走。

    宋雲瑩也看見自己的公公急匆匆的往外面走,忍不住叫住公公多問了一句:「爸,您有急事要出去嗎?」

    薛濤父親回過頭來,開口道:「雲瑩啊,你好好陪著雲萱,公司忽然有急事,我先回去一趟。」

    「嗯,好的,爸。」

    宋雲瑩巴不得薛濤父親在這個時候離開,這樣,薛家只剩下宋雲萱跟許玫,就可以讓宋雲萱好好的收拾許玫了。

    宋雲萱看見薛濤父親從家裡面離開了,這才微微挑了挑眉,向著二樓許玫的房間走過去。

    許玫正在房間裡面生著悶氣喝著茶,忍不住嘴巴裡面也是念念有詞的:「什麼宋雲萱,根本就是個禍害,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小賤人的話,我們阿濤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雖然阿濤嘴巴上面不說,但是我心裡可是清楚的很,一定是因為這個小賤人的原因,才會讓阿濤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宋雲萱在門口停著許玫一口一個小賤人的叫著自己,心裏面冷笑了一聲,才開口:「薛伯母。」

    這個『薛伯母』一叫出來,在房間裡面念念有詞的許玫立刻就被嚇了一跳。

    許玫抬眼,兇狠的看過來,語氣也是十分的不歡迎她:「你過來做什麼?都不知道敲門的嗎?有沒有禮貌?」

    許玫說完,就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一樣,開口:「也對,一個從小鎮子上面回到雲城的丫頭片子,除了會勾引男人之外,還有什麼能耐呢?」

    宋雲萱聽著許玫這樣說,也不生氣,反而是悠閑的開口:「沒辦法,我就這一點能耐,恰好就勾引到了一個誰都惹不起的男人,我能怎麼辦?他就是喜歡我嘛。」

    宋雲萱說的還有點苦惱。

    正是因為這種囂張但是有苦惱的語氣,讓許玫恨得牙痒痒。

    因為宋雲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楚漠宸就是一個誰都惹不起的男人。

    能跟楚氏抗衡的邵天澤都惹不起楚漠宸,更別說是一個薛家。

    她許玫早就不待見宋家的人,好不容易等著宋岩蹬腿了,想要把宋雲瑩給踹出家門。

    卻沒有想到,宋岩死了之後,居然留下一個小賤人。

    而且偏偏這個小賤人還有好大的本事,讓他動都動不得。

    許玫深吸了一口氣,才壓住自己的不悅,開口道:「我不太舒服,沒有心情跟你一起吃飯,你下去跟你二姐一塊兒吃飯吧。」

    宋雲萱聽見許玫想要這麼打發她,搖了搖頭,一臉關心的模樣:「薛伯母是我二姐的婆婆,也是我的長輩,既然長輩的身體不舒服,我一個晚輩怎麼能夠不管薛伯母就回去自顧自的吃飯呢?」

    宋雲萱走進房間裡面,順手將房門關了關:「我來照顧薛伯母吧。」

    許玫萬萬沒有想到宋雲萱會有這樣的反應,還主動說要過來照顧她。

    她才不需要宋雲萱過來照顧她,宋雲萱離她真的是越遠越好。

    她抬眼看見宋雲萱笑著將房門關上,瞬間就沉下了臉色:「誰讓你照顧,你出去!」

    宋雲萱臉上笑容不變,但是眼睛裡面卻有冰冷陰沉的詭色。

    許玫是一個在商場上面察言觀色的女人,她能夠從宋雲萱的眼神裡面,看出宋雲萱進她的房間沒有任何善意。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宋雲萱!」

    宋雲萱見許玫的臉色驀地沉下去,而且眼睛裡面還帶上了些許的緊張,微微翹了翹唇角,淡淡:「很簡單,我想要請伯母不要再為難我二姐了。」

    許玫一聽宋雲萱這句話,下意識的就想要回她一句『做夢』。

    但是,剛要說話,就聽到宋雲萱道:「薛伯母可要想好了之後再拒絕我,不然的話,我可就不敢保證薛伯母跟我二姐誰先被趕出薛家了。」

    宋雲萱的這一席話,讓許玫驀地擰緊了眉毛:「你這是什麼意思?」

    宋雲萱側眸,聲音很隨意的道:「威脅薛伯母的意思啊。」

    許玫聽到宋雲萱這樣說,差點被氣的一口血吐出來。

    「你威脅我?」到底是老狐狸,許玫冷笑著看宋雲萱,「你怎麼威脅我?我許玫這輩子就沒什麼把柄,你能拿著什麼來威脅我?嗯?」

    許玫的口氣跟囂張。

    宋雲萱看著她的口氣如此囂張,輕輕搖了搖頭:「怎麼一定要跟我叫板呢?薛伯母?」

    許玫眼睛裡面還是一副不服的模樣。

    宋雲萱沖著許玫走過去,不疾不徐的問:「薛伯母,你記不記得,二十幾年前,有個十八歲的小姑娘被一個叫王洋的男人給……嗯,強,,奸了?」

    許玫的臉色驀地一僵,隨後眼睛裡面的囂張氣焰就盡數變成了狂怒:「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

    許玫的反應有些過於激動。

    而宋雲萱看見許玫這樣的反應,忍不住輕輕笑起來:「薛伯母你真是容易動怒,我不過就是跟你隨口一提而已嘛,那個受害的小姑娘又不是薛伯母認識的人,薛伯母幹嘛這麼激動?」

    許玫雙手都攥緊了。

    后牙緊緊咬著。

    宋雲萱看見她全身緊繃的樣子,輕輕嘆了口氣,走到許玫的身邊坐下,然後轉過身,手指放在許玫的手上。

    許玫根本就不願意跟宋雲萱有任何接觸,所以宋雲萱一伸手過來。

    許玫立刻就將手抽開了。

    宋雲萱被許玫冷落,無奈的勾了勾唇角,繼續說道:「我只是想要跟薛伯母的關係搞得好一點而已,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為什麼不能把關係搞好一點呢?你好好的對待我二姐,不要老是給我二姐挑刺找茬,我們和和睦睦的相處,那多好?」

    許玫一張臉僵著,顯然就是對宋雲萱說的這些極不認同。

    宋雲萱這個女人雖然年紀小,但是能夠奪下宋家必然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姑娘。

    她幫宋雲瑩,別以為她許玫不明白是為了什麼。

    說到底,這個女人就是手太長,想要利用宋雲瑩,從而來左右他們薛家的事情。

    這種女人跟薛家來往,她才不會同意。

    連帶著宋雲瑩也最好從薛家滾出去才好。

    宋雲萱見許玫不應聲,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薛伯母為什麼就是想不通呢?」

    許玫聽見她這樣說,忍不住眼睛一厲,開口對著宋雲萱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個小賤人在打什麼注意,想要利用雲瑩跟那個孩子來掌握我們薛家,你想都別想!」

    宋雲萱聽許玫這樣明明白白的說出了她想要做的事情,忍不住笑了。

    她的笑聲很輕,但是足以讓許玫清清楚楚的聽到耳朵裡面。

    「薛伯母這是說的哪裡話啊?」

    她抬手掩住嘴角的笑意,覺得許玫居然很有意思。

    許玫眉毛皺的緊緊地:「我能明白你打什麼主意,你就不要繼續裝了。」

    宋雲萱的眼神微微變了變。

    眼睛中的笑意也瞬間褪去,然後換上了幾分不屑:「既然薛伯母看清楚了我的意圖,那就更不應該為難我的二姐了。」

    「我絕對不會把薛家的產業給你們宋家操控!」

    許玫的聲音鏗鏘有力。

    宋雲萱卻只是冷冷笑了一下,便開口:「說什麼薛家的產業,你兒子真的是姓薛的嗎?!」

    宋雲萱話語有力而清晰。

    說出口之後,讓許玫的心裡驀地一沉。

    接著就情緒激動的轉過頭否認:「當然是姓薛!」

    「你想騙誰呢?他根本就不行薛,她姓王!」

    宋雲萱的話,一句一句的都像是刀子一樣,狠狠的扎向許玫。

    許玫的眼神開始出現劇烈的變化,整個人也垂死掙扎一般,否認:「你少胡說八道挑撥離間,薛濤就是我丈夫的兒子,才不姓什麼王!」

    「那你帶薛濤去跟你丈夫做親子鑒定啊。」宋雲萱輕飄飄的開口。

    許玫聽見她的話,整個人往後一仰,幾乎要癱在沙發上。

    宋雲萱微笑:「薛伯母不敢沒關係,我已經找人悄悄給他們做了,薛伯母只要看看鑒定結果就可以了。」

    宋雲萱說著,起身往外走:「我去給薛伯母把親子鑒定的結果拿過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