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六章:婆婆的把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六章:婆婆的把柄字體大小: A+
     

    宋雲瑩不是一個傻子,自己的婆婆向著自己的老公,跟自己的老公一起討厭自己,她心裏面是明白的。

    既然婆婆礙手礙腳不讓她好過。

    她也沒有想著讓自己的婆婆好過。

    宋雲瑩抱著孩子,對著公公微微笑了下:「爸,您跟媽剛回來也累了,我就不帶個長博亂您了,我跟長博出去玩會兒。」

    薛濤母親翻了個白眼,看著宋雲瑩抱著孩子出去。

    等她出去了,還跟自己的老公說閑話:「她生的這個孩子,總也看著不像是我們阿濤的親生骨肉。」

    薛濤父親聽見妻子這樣說,臉上很是不悅,轉頭瞪了妻子一眼:「瞎說什麼呢?雲瑩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可是我們薛家的長孫,你這樣說是想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我就是看著這個孩子跟我們阿濤不像啊,我是阿濤的生母,兒子小時候是什麼樣子我可是一清二楚的,現在有了孫子,孫子是我兒子的親生子,我這個做奶奶的看著都不像,稍微懷疑一下有什麼錯嗎?」

    薛濤母親說話氣勢洶洶。

    薛濤父親只是蹙眉看著自己的妻子,也懶得繼續跟她理論下去,不得不轉身就走。

    而宋雲瑩在抱著孩子出門之後,卻是立刻就打了個電話給宋雲萱。

    宋雲萱都還沒有到家,就接到了自己二姐的電話,自然而然的覺得自己的二姐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將電話接起來,便問宋雲瑩:「二姐,怎麼了?」

    宋雲瑩聽見宋雲萱問她,便把剛才薛濤母親的話給說了一遍,然後開口:「雲萱,我們這個家裡面,要是不堵住我婆婆的嘴,我是不好過的。」

    宋雲萱微微沉了沉視線,立刻就想要好好教訓自己的二姐兩句。

    這麼大個薛家,你要是想拿到手,自然而然的就要去爭去搶,去耍手段。

    她之前的時候搶宋家的財產還可以做到無所不用其極,現在在薛家生完了孩子,整個人的智商都好像沒有了一樣,就只會遇見什麼事情都找她宋雲萱來解決。

    宋雲萱心裏面不悅,張口就道:「二姐,有時候你也應該自己爭取一下才是。」

    「我知道,可是我現在帶著長博不敢輕舉妄動,萬一露出什麼閃失跟把柄來,我婆婆本來就因為這個孩子跟薛濤長得不相似,所以在懷疑我,萬一要是我離開這個孩子,孩子的頭髮什麼的被拿去做了親子鑒定的話……」

    「行了,你別說了,我知道了。」宋雲萱已經不想要在聽送宋雲瑩繼續說下,便開口打斷了宋雲瑩的話。

    宋雲瑩的心裏面有些忐忑:「雲萱,你可一定要幫幫我。」

    「我回去之後幫你想辦法。」宋雲萱應下了,並且承諾回去之後會幫她想辦法。

    宋雲瑩這才將電話給掛斷。

    本來就已經是下午。

    又在宋雲瑩那邊多留了一些時間。

    等到了宋家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楚漠宸早就已經在門口,插著褲袋等她。

    看見她從車子裡面下來,便開口問她:「去哪兒了?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宋雲萱覺得有些好笑:「怎麼你現在就像是等著老公回家的家庭主婦一樣,問的這樣詳細?」

    「因為我今天沒有派人跟著你。」楚漠宸回答的輕鬆。宋雲萱微微挑了挑眉,彎起唇角來,一邊往宋家大宅的客廳裡面走,一邊開口回答他:「我上午去看了一下顧長樂,下午就去我二姐家裡面看了看那個我的小外甥。」

    「怎麼樣?」

    宋雲萱將手裡的包包放下,坐在沙發上問楚漠宸:「你是說誰?是說顧長樂,還是說我二姐?」

    楚漠宸坐在她的旁邊,一派輕鬆:「你都可以告訴我。」

    反正就算是宋雲萱不告訴他的話,他也會自己去查的。

    傭人見宋雲萱回來便給宋雲萱上了花茶。

    上好的花茶被端上來,宋雲萱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才道:「顧長樂那邊情況不是很好,好像是病情很嚴重的,邵天澤在陪她。」

    「邵天澤這樣陪下去,可是得不償失。」

    宋雲萱但笑不語。

    沒錯,邵天澤在醫院裡面陪著顧長樂便是,只要陪顧長樂越久,她就有越多的時間來收購那些邵氏集團的散股,或者,還有大股東也會被她說服。

    「至於我二姐那邊的話,也不是很好,我二姐的婆婆對我二姐有很大的意見。」

    「你二姐又向你求助?」楚漠宸問到。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也不否認。

    楚漠宸微微沉吟了一下:「你是打算怎麼幫你二姐?」

    宋雲萱將手裡面精緻的骨瓷茶杯放下,然後才開口:「當然是讓我二姐抓住一個屬於她婆婆的致命把柄。」

    宋雲萱的唇角揚起,心情變得非常好:「人嘛,只有被抓到把柄跟弱點的時候,才會變得老老實實的。」

    楚漠宸看見宋雲萱揚起的唇角,微微搖了搖頭。

    宋雲萱一直如此,熱衷於算計別人。

    也已經將算計別人變成了自己的本能。

    「你想到是什麼把柄了嗎?」

    「現在沒有抓到,不過是人就會有把柄,慢慢等著吧。」

    宋雲萱要抓薛濤母親的把柄。

    自然會把薛濤母親的身世資料都給弄個清清楚楚。

    在將身世資料都弄清楚之後,不到三天,便讓宋雲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

    「申達集團的老總好像跟許玫走的很挺近的。」

    許玫便是薛濤母親的名字。

    梅七知道她在想辦法抓許玫的把柄,便將許玫的資料交給了自己認識的偵探社。

    偵探社那邊也沒有讓梅七跟宋雲萱失望,連續跟蹤的許玫三天,將許玫的通話記錄跟通話內容都搞到了手。

    宋雲萱看著許玫的通話記錄,微微笑笑了一下:「仔細查查這個申達集團的老總是個什麼人物,我之前倒是對他沒有什麼印象。」

    梅七聽見她說這句話,便補充了一句:「申達集團的老闆名叫王洋,之前跟是申達集團的高層,但是妻子在六年前跟他離婚了,而且好像是有不育的毛病,現在為止都一個孩子也不曾有。」

    「把具體資料拿過來給我看看吧。」

    她顧長歌在雲城商業圈子裡面縱橫多年,但凡是有些名頭的圈內人,她都是知道的。

    若是不知道,就是不怎麼重要的人。

    而這個王洋,她之前的確是沒有什麼印象的。

    她說要資料,那邊偵探社裡面很快就把資料給傳了過來。

    梅七將傳真件給她。

    宋雲萱將資料拿過來一看,就忍不住笑了:「別看他現在腦滿腸肥的,之前倒是長得很不錯。」

    王洋的傳真件在宋雲萱的手裡面拿著。

    但是說了這樣一句話,還是引起的梅七的注意。

    梅七湊過去淺淺掃了一眼,就看見偵探社將王洋年輕時候的照片資料也附加上去了。

    如同宋雲萱所說,那個時候的王洋的確是一個俊朗的男人。

    看起來二十三四歲的年紀,正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當然,比起邵天澤是有些差距的。

    而跟楚漠宸的差距比起來,那就更大了一些。

    再轉頭去看薛濤父親年輕時候的模樣,跟王洋一比,更是立刻就看出了一個高低。

    「許玫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大美人。」

    看宋雲萱將許玫年輕時候的照片拿過來跟王洋年輕時候的照片一湊近,梅七便讚歎許玫年輕時候也是有幾分風華的。

    「那麼梅助理,你喜不喜歡這樣的大美人?」

    「我是不喜歡,」梅七開口,眼睛卻是定格在了王洋的照片上,「但是,王洋肯定是喜歡的。」

    「我也這樣認為。」宋雲萱勾起了唇瓣。

    正在這個時候,那邊傳真機裡面又有文件傳真過來。

    宋雲萱看了傳真機一眼,梅七便走過去將傳真機傳遞過來的東西遞給了宋雲萱。

    宋雲萱拿過來,發現這張傳真紙上面印著的卻都是王洋的犯罪記錄。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年紀輕輕的倒是看不出還是個衣冠禽獸。」宋雲萱微微冷笑了一下。

    因為,在傳真紙的資料上面,非常明確的印著王洋的犯罪記錄。

    二十四歲,強姦一十八歲少女,之後被抓,然後查出其有故意傷人,肇事逃逸,入室搶劫等一系列犯罪經歷,所以新賬舊賬一起算,被判了十六年。

    但是,原本應該四十歲出獄的王洋卻在三十六歲就出獄了。

    而且在出獄之後,被申達傳媒聘用。

    並且用十四年的時間,從申達傳媒的底層員工,一步步的走上了申達的高層。

    而且,在最近三年,職位上升的速度尤其迅速。

    宋雲萱看了看王洋最近三年的職位升遷過程。

    然後又看了一下申達集團最近三年的企業走向跟合作夥伴,冷冷勾了勾唇角。

    然後將資料都放在了桌面上:「我覺得,王洋能夠有今天,全虧了有貴人相助。」

    「宋總,這三年裡面跟申達合作最為密切的就是薛家,你是說,薛家是王洋的貴人。」

    「薛家不是,許玫倒是一定是。」

    宋雲萱非常確定。

    許玫跟這個王洋一定是有什麼關係的,不然的話憑藉著王洋個人的能力,是絕對不可能再申達升遷的如此之快的。

    梅七皺了皺眉:「宋總,您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我覺薛濤的父親,也許是一個冤大頭,梅助理你覺得呢?」

    梅七一下子就明白宋雲萱的意思:「你是說,薛濤並不是薛家的親生兒子?」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只有親自去問問許玫,那才知道我們猜的到底對不對。」宋雲萱勾著唇,忍不住感慨,「這個薛家,還真是有故事。」

    兒媳婦有故事,婆婆也有故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