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章:她的名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章:她的名字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在聽完了丁離的話之後,笑了一下,覺得很有意思。

    便一口答應了丁離的請求:「好,我幫你。」

    這個復仇遊戲,在加上了丁離之後,顯得更加有意思起來了。

    丁離聽見宋雲萱答應,心裡也是十分興奮,連連說了幾個謝謝。

    宋雲萱全都欣然接受。

    她的確是幫了丁離,但是,終究也是為了自己。

    只要是能夠把邵天澤推向死亡的事情,哪怕是芝麻綠豆大的,她都願意去做。

    而且,這次幫丁離曝光懷孕的事情,也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她在跟丁離的通話結束之後,就馬上給繁星的肖虹打了電話過去。

    肖虹一聽到宋雲萱的吩咐,便鄭重認真的開口:「宋總放心,我會把這件事情辦好的,明早您看報就好。」

    肖虹辦事都是十分妥當的,只要是肖虹說可以做到的事情,宋雲萱都非常的信任她。

    宋雲萱安然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來吃飯的時候,早餐桌上面已經有楚漠宸正在坐著吃早餐看報紙。

    她走過去,剛坐下,就看見楚漠宸的手伸過來,然後將報紙放在了她的面前,開口問她:「這件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宋雲萱看見楚漠宸放下的報紙頭條上面是丁離的照片跟信息,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唇角:「肖虹辦事的效率越來越高了。」

    以繁星雜誌社現在在雲城出版界的地位跟知名度,再加上肖虹的人脈關係。

    想要讓這個消息在一夜之間傳遍各大報社跟雜誌社一點都不難。

    而且,這樣的消息,邵天澤這種人的八卦消息,相信很多人都是非常樂意去看的。

    她將報紙拿過來,然後翻了翻,看見頭條是爆炸字體寫的——「邵氏集團董事長新歡似過世妻子顧長歌。」

    過世的顧長歌……

    顧長歌這個名字在雲城始終是一個吸引眼球的名字。

    不然的話,報社肯定不會用顧長歌這個名字,而是直接用邵夫人來稱呼。

    接著,報紙的版面上還出現了丁離跟顧長歌的對比照。

    宋雲萱看著那個對比照,心裏面有點小心思的拿給楚漠宸看:「他們說這個女人跟顧長歌長得很相似。」

    楚漠宸掃了一眼,才道:「一點也不像,冒牌貨而已。」

    「但是邵天澤喜歡啊。」

    「膚淺。」

    楚漠宸給的回答簡單明了,這讓宋雲萱忍不住開口:「但是,某個人之前的時候也是透過我在看別的女人啊。」

    她說的有點悲傷。

    楚漠宸的視線果然轉到了她的身上。

    宋雲萱看著她他。

    楚漠宸也看著她,好一會兒之後,楚漠宸才伸手,然後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唇瓣。

    跟楚漠宸接吻她已經適應,而且也熟悉了許多。

    但是,這一次楚漠宸的吻很溫柔,溫柔的就像是可以把人給融化了一樣。

    宋雲萱忍不住閉上眼睛去感受他的這個吻。

    等到這個吻結束了,楚漠宸才稍微離開她一點,然後看著她的眼睛問:「能感受到什麼?」

    「感受不到什麼。」她開口。

    楚漠宸便低頭又要吻上去。

    只不過,這一次,宋雲萱的動作快,伸手就擋住了楚漠宸的唇瓣。

    楚漠宸的吻被她的手指給擋住,忍不住輕輕的皺了皺眉。

    接著,還未等開口說什麼,宋雲萱竟然就主動吻了上來。

    楚漠宸被這個反客為主的吻弄得稍微怔了怔。

    但是,卻很快就進入狀態,將宋雲萱抱在了懷裡。

    他喜歡宋雲萱這個人,不關乎其他。

    因為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一個宋雲萱。

    他喜歡的女人,也只有這一個,這一輩子,就只願意跟她在一起而已。

    宋雲萱跟楚漠宸吻了許久,之後才分開。

    餐廳裡面的傭人看宋雲萱跟楚漠宸吻在一起,早就已經悄悄離開。

    而宋雲萱卻在吻完了之後,還能安然的坐在餐桌邊上繼續吃飯。

    楚漠宸心裏面有些心緒難平。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之後,才開口問她:「你吃飽了嗎?」

    宋雲萱看他:「怎麼了?」

    這話也不過是剛剛問完了,楚漠宸就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然後向著樓上走去。

    宋雲萱一看他把自己抱起來,就知道這男人是想要做什麼,忍不住錘了他的胸口一下,有些羞:「大清早的,你幹什麼呢?」

    「距離上班的時間還稍微有些早,不如我們先做點有趣的事情。」

    「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可以做!」宋雲萱實在是想不到,居然大早上的,這個男人在吃早餐的時候都能夠有衝動。

    楚漠宸已經被她剛才的那個吻給撩撥起來,現在不管宋雲萱說什麼,都不肯輕而易舉的放過她。

    宋雲萱覺得有些苦手,在上樓的路上都在勸他放手。

    可是,楚漠宸怎麼會善罷甘休,放在送上嘴的美味不吃。

    就這樣一路掙扎著,被楚漠宸給抱到了卧室裡面,然後,往床上輕輕一放,楚漠宸就迫不及待的壓了上去。

    宋雲萱被壓住,忍不住皺起眉毛來。

    楚漠宸看著她皺起眉毛的樣子,忍不住在她耳邊輕輕開口呢喃:「不管你用什麼表情對著我,我都想要上,你。」

    宋雲萱聽著如此露骨的情話,忍不住扭了扭頭,罵他:「流氓。」

    「沒關係,就算是你罵我,我也不會停下的。」楚漠宸動手去解她的領口,邊解邊用低沉性感的聲音開口提示,「如果你求我的話,我也許能夠停下來。」

    宋雲萱臉上一片潮紅:「做夢。」

    楚漠宸笑了一下,然後低頭,吻上了她的唇瓣。

    將她那倔強艷紅的唇瓣給牢牢的堵住。

    ……

    人醫的病房裡面,邵天澤手指緊緊的握著病床上面顧長樂的手指。

    顧長樂從昨天晚上被從到人醫進行了急救之後,就一直在昏迷。

    已經過去了一個晚上,但是仍舊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這實在是讓他覺得很擔心。

    人醫的院長知道他們太多的秘密,所以顧長樂在入院之後,院長就一直都在密切的關注著顧長樂的情況。

    不管是醫務人員,還是醫療用品,全部都是提供的最好的。

    但是,即便是這個樣子,顧長樂還是昏迷了整個晚上,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邵天澤已經在醫院裡面守了一個晚上,滴水未沾,就這樣一直看著顧長樂的臉。

    看著顧長樂臉色蒼白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在極度的疲憊之後,他的眼前,就像是出現了幻想一樣,突然看到躺在病床上面的顧長樂,眨眼就變成了顧長歌。

    這讓邵天澤有些受驚,連帶著緊緊握住對方的手指也忽然被嚇得一下子鬆開了。

    病床上的顧長歌安安靜靜的躺著。

    邵天澤覺得心臟有瞬間停跳的感覺,驚恐跟懼怕從心底的最深處蔓延上來。

    但是,很快冷靜跟理智就緊追上來,然後將驚恐懼怕的情緒給強制的壓了下去。

    他手指僵硬的抬起來,然後朝著顧長歌的鼻子下面探下去。

    氣息噴洒在手指上面,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這個人的生命跡象。

    但是,他卻在探手感受到了這種氣息之後,慢慢的把手指給收了回來。

    「還活著……」

    顧長歌還活著,這是一個叫人覺得恐懼的事情。

    可是,卻不知道為什麼,他卻從心裏面一點點的生出了一種喜悅來。

    顧長歌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小奕跟淼淼的媽媽還活著。

    他移開手指,去抓住她放在身側的手指,將她的手指握緊:「長歌……」

    長歌,你知道嗎?我有點後悔了。

    我當初,不應該讓你死掉。

    應該讓你一直活著的。

    「長歌……」

    他輕輕出聲去叫顧長歌的名字,然而,在叫了幾聲之後,躺在病床上的那個女人彷彿是聽見了什麼一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竟然覺得有些驚喜,出聲便叫她:「長歌!」

    「天澤……」女人皺眉,不解的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啊?」

    這個說話的聲音跟顧長歌完全不一樣,一瞬間,邵天澤就清醒了過來。

    眼前的幻想也忽然像是一陣白霧一樣,全都從眼前抽離了去。

    床上躺著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顧長歌。

    而是顧長樂。

    顧長樂一醒過來,就聽見邵天澤在低聲的叫顧長歌的名字。

    起先,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可是,清醒之後重新聽了一遍,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聽錯。

    邵天澤的確是在叫顧長歌的名字。

    她在一直叫著顧長歌的名字。

    顧長歌都已經死掉了,他居然還在叫顧長歌的名字。

    怪不得會跟那個叫做丁離的女人牽扯在一起,完全就是因為丁離的那張臉,不是嗎?

    邵天澤看清楚眼前的女人是顧長樂,很快就將狀態調整了回來,細心的扶她坐起來:「要喝水嗎?」

    顧長樂蒼白者一張臉,仍舊不肯放過他剛才叫的那個名字:「你剛剛是在叫顧長歌的名字嗎?」

    邵天澤擰了擰眉,才出聲:「剛才有些睡糊塗了。」

    「你到現在還在想著顧長歌嗎?就是因為思念顧長歌,所以才會跟丁離那樣的女人糾纏在一起,然後讓那個女人懷上孩子嗎?」

    顧長樂憤怒受傷的看著邵天澤。

    邵天澤去倒了杯溫開水給她:「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那是什麼樣子?」顧長樂盯著他,眼神十分難過。

    邵天澤看見顧長樂這樣盯著自己,抿了抿唇:「你先喝口水再說。」

    「我不喝!」顧長樂一把就將邵天澤手裡面的水杯給打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