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四十五章:我懷孕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四十五章:我懷孕了字體大小: A+
     

    阿離?

    邵天澤聽顧長樂說完,就開口問她:「有沒有這個阿離的資料信息?」

    「有的。」顧長樂抿了抿唇,便從邵天澤的懷裡面退出來,然後去撿地上的那一沓紙。

    都撿起來之後,才看向邵天澤:「這就是阿離的資料。」

    邵天澤伸手過去要接過資料來。

    但是顧長樂卻將手裡面的資料往後撤了撤。

    眼睛裡面也有一抹猶豫跟擔憂。

    阿離長得跟顧長歌太相似了,她本來是打算直到代孕結束,接絕對不讓阿離跟邵天澤見面的。

    可是現在,邵天澤卻要去看阿離的資料。

    這樣的話,如果讓邵天澤看見阿離的模樣,邵天澤會不會對阿離有什麼想法?

    她將資料抱在懷裡面,不想要交給邵天澤。

    邵天澤看見她這幅反應,有些奇怪的問她:「怎麼了?」

    顧長樂抿了抿唇:「我不想要讓你看阿離的資料。」

    邵天澤更加不解:「為什麼,這只是一個代孕者而已。」

    顧長樂擰緊了眉頭,看著邵天澤不說話。

    邵天澤與她對視,看著她:「有什麼好擔心的?」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望著自己的視線,好一會兒,才鬆手,將手裡面的資料交給邵天澤,並且開口問他:「天澤,你愛我姐姐,還是愛我?」

    邵天澤將她手裡面的資料接過去,還沒有看上面的具體信息,就開口道:「當然是愛你。」

    顧長樂熱衷與問這個問題。

    而邵天澤也在回答了無數次這個問題之後,開始習慣了顧長樂這樣問。

    在回答完了之後,邵天澤就將視線放在了資料上面。

    在看見資料上面印著的那個代孕者的照片跟具體信息之後,邵天澤的視線有瞬間的僵滯。

    顧長樂也看出了邵天澤臉上那異常的表情,心裏面居然有些心慌起來:「天澤……」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不就是丁離嗎?

    果然是她,這女人倒是有心計,為了能夠接近他,還想了不只是一種辦法。

    居然還想方設法的成了長樂選中的代孕者。

    他心裏面對丁離的心機有些厭惡,但是想到顧長樂也在場,便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開口道:「你選的這個人,跟長歌有幾分相似。」

    顧長樂蒼白著臉點了點頭,說出自己的擔心:「我不想要讓你看見她的,我擔心你看見她就會想起顧長歌。」

    聽顧長樂說出這樣的擔憂,邵天澤伸手將顧長樂抱在懷裡面,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安慰她:「傻瓜,顧長歌已經是個死人了,我最喜歡的人是你,你要相信我。」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沒有人能夠從你的身邊把我搶走的,要對自己有信心。」

    邵天澤在她耳邊溫柔的安慰她。

    被邵天澤這樣安慰了一陣,顧長樂的心裏面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看到顧長樂的心情稍微好一些了,顧天澤才繼續開口:「長樂,這個代孕者聯繫不到了,我們就另外換一個好了。」

    顧長樂有些不情願。

    邵天澤就繼續勸她:「孩子都是你跟我的孩子,代孕者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長樂。」

    顧長樂覺得邵天澤說的也有道理,便點了點頭:「嗯,那我明天就跟代孕機構說,讓他們重新幫我選一個代孕者。」

    「乖。」邵天澤將顧長樂抱在懷裡面,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

    但是顧長樂不會看見,在邵天澤的眼睛裡面,卻是一種不可見底的深沉。

    如今,丁離已經是他的新玩具。

    如果讓顧長樂找到的話,他跟丁離之間的事情必然會被顧長樂知道。

    他還不想要讓顧長樂知道他跟丁離之間的事情。

    等過些日子,他玩膩了,就打發丁離從這個城市滾出去。

    免得讓長樂知道了傷心。

    如此勸服了顧長樂之後,邵天澤才擁著她上樓。

    顧長樂覺得這段時間以來,邵天澤對她都不是很感興趣,便在上樓之後,主動摟住她的脖子,然後在他唇角上面親了一下。

    邵天澤感覺到她眼中的熱情,便知道顧長樂是想要做什麼,輕輕伸手,攬住她的腰,回她一個深吻。

    顧長樂心裏面開心,面上便露出一個笑容來。

    手指往他的衣領處摸去,然後靈巧的解開他襯衣的第一顆扣子。

    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

    逐漸往下,露出邵天澤那結實的胸膛。

    就在顧長樂要去伸手接邵天澤的腰帶的時候,忽然看見在邵天澤的胸口,有一個吻痕一樣的印記。

    她擰了擰眉,動作也全然頓住,視線直直的盯著那個地方。

    邵天澤感受到顧長樂的動作戛然而止,便去看顧長樂:「怎麼了?」

    顧長樂不說話,但是眼睛卻直直的看著他的胸膛。

    邵天澤順著顧長樂的視線,看向自己的胸膛。

    發現在胸膛上,居然有一個淡淡的吻痕。

    眉頭一擰,心下也是覺得一陣惱怒。

    他已經跟丁離說過很多次,不要妄想不該想的事情。

    可是,還是沒有防住這個女人的小手段。

    他抿直了唇瓣,還未開口說話。

    顧長樂就將視線從他的胸膛上移到了他的臉上。

    兩人對視,邵天澤心裡煩躁,不知道該如何跟顧長樂解釋。

    而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的模樣,也是抿了抿唇,沒有立刻質問邵天澤。

    過了片刻,顧長樂才開口:「我什麼時候在你身上留下的這個印記啊?」

    顧長樂問他,邵天澤看顧長樂沒有翻臉質問他的意思,便順水推舟,開口道:「前幾天同房的時候吧。」

    顧長樂聽到邵天澤這樣回答,笑了一下:「我自己都忘記了。」

    邵天澤攬住她腰部的手臂收緊了一些,然後主動貼上她的唇瓣,吻住她的唇,不想要讓她繼續說話。

    顧長樂被邵天澤吻住,手臂也環住了他的脖子,雖然心裏面像是突然爆炸了一樣,可是理智卻告訴她,現在不能夠問邵天澤這是誰留下的痕迹。

    也絕對不能夠跟邵天澤翻臉。

    這件事情可以一定要背著邵天澤查,如果被她查到了是哪個女人跟她搶男人,她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顧長樂心裏面發狠,但是面上卻絲毫不顯。

    邵天澤與她糾纏片刻之後,就把她抱起來放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然後,接下去發生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必不可少的。

    ……

    宋雲萱那邊已經很少收到丁離那邊的消息。

    梅七有些擔心的提醒宋雲萱:「宋總是不是多關心一下丁離那邊的情況。」

    宋雲萱聽到梅七提起丁離,才覺得是很長時間沒有去聯繫丁離了。

    便主動給丁離那邊打了個電話。

    丁離接到電話之後,辨認出是宋雲萱,便開口道:「宋小姐,你不要老是給我打電話,萬一被天澤知道我跟你有聯繫的話,那我可就全完了。」

    丁離這樣責備她,讓宋雲萱忍不住笑了笑:「你的意思是以後不要讓我跟你聯繫了?」

    丁離不否認,甚至是有些得意的開口:「想必宋小姐你還不知道,我這兩個月,一直都在天澤為我置辦的房產裡面住著,而且……」

    「而且什麼?」宋雲萱覺得,接下來丁離可能要說一個讓她詫異的消息了。

    果不其然,宋雲萱剛問完,那邊丁離就甜蜜蜜的開口:「我已經兩個月沒有來例假了。」

    宋雲萱沉默了一下。

    那邊丁離繼續道:「以後穩定下來之後,若是有什麼能夠幫宋小姐的我自然會幫,現在就請宋小姐不要打擾我的生活了。」

    這話是典型的過河拆橋。

    旁邊聽了電話內容的梅七都忍不住抿了抿唇。

    宋雲萱也不惱,聽了丁離的話就大方的開口:「既然丁小姐的榮華富貴唾手可得,那以後想必是不需要我的幫助了,那我就先掛電話了。」

    丁離嗯了一聲,毫不在意宋雲萱,先把電話給一下子掛斷了。

    宋雲萱這邊收線。

    梅七在旁邊冷不丁的開口:「這女人倒是見風使舵的厲害。」

    「她若是見風使舵使的好倒也就罷了,偏偏還看不清楚狀況,只是忙著跟我撇清關係了。」

    梅七也笑:「跟你撇清關係之後,她覺得自己抱著個肚子就能夠安枕無憂了嗎?如果顧長樂知道她懷孕,搞不好會直接扒了她的皮。」

    宋雲萱無奈的笑了一下。

    倘若是顧長樂知道了,必然是不會輕饒了她的。

    宋雲萱轉頭看梅七:「既然她不需要我去管她的事情,那我就暫時不管了。」

    現在不管,以後總有丁離跪著來求的時候。

    她可不相信就憑著丁離的這點本事,能夠跟顧長樂正面剛。

    她從辦公室的皮椅上面站起來,看向梅七:「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陪我去做吧。」

    梅七點了點頭,接著便隨著宋雲萱離開辦公室。

    宋雲萱對眼下要做什麼事情是很清楚的,丁離那邊不需要她插手幫助,那麼,她就不去給丁離操心。

    先好好去操心一下邵氏的事情。

    邵天澤雖然已經掌握了整個集團,但是因為郭玉月的突然離去,跟董事大會上面蘇米爾爆出來的那些事情。

    讓邵天澤在集團的形象受損不少。

    而在邵氏集團的各位股東也開始紛紛考慮起邵氏的前景來。

    有很多股東,都開始擔心邵氏到底能夠繼續多久,能夠走多遠的路。

    甚至,有一些開始想要從邵氏集團抽身前往別處。

    宋雲萱就是喜歡這些抽身抽的快的人,所以,在這些人要拋售手中的股份之前,她想要都一一的去拜訪一次才行。

    倘若能夠從對方的手裡面收到這筆股份的轉讓協議,那就更好不過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