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四十二章:裝清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四十二章:裝清高字體大小: A+
     

    丁離聽到助理的話,自然是歡喜到了心裏面。

    她所等的,就是這樣一句話而已,她想要跟邵天澤在一起約會吃飯。

    想要跟邵天澤進一步交往。

    因為邵天澤的身份,正是她千方百計也想要攀附住的男人。

    如今這樣的機會擺在面前,她自然會緊緊的抓住。

    助理看見她眼睛裡面的笑意,心裏面有些唾棄。

    但是卻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而是禮貌的開口:「丁小姐方便把電話給我們邵董嗎?」

    「當然,這是我的名片。」

    丁離馬上將自己準備好的名片拿出來,然後雙手奉上。

    助理在接過名片之後,才開口:「那我就先回去了,丁小姐您也好好準備一下。」

    丁離點頭,送走了助理,然後才將邵天澤那張金閃閃的名片仔細翻看了幾遍,小心翼翼的收起來。

    她的願望就快要實現了。

    幸福,真是來的太突然了。

    丁離回到報社之後,便有攝製組的人跟同事說起丁離被邵天澤的助理單獨叫出去的事情。

    而報社裡面的同事看見丁離一個下午都心不在焉的帶著笑容,也紛紛猜測丁離是不是被邵天澤給看上了。

    消息傳得飛快,很快就被主編知道。

    主編叫了丁離到辦公室裡面去,警告她:「邵天澤雖然明面上是沒有交往對象的,但是我聽說,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你最好還是不要插進去。」

    主編這樣說,也不過是想要提醒這個剛入職場不久的新人不要惹事生非。

    然而,丁離卻完全不聽主編的話,不僅如此,還想起之前顧長樂說過的話,開口道:「主編,我要辭職。」

    主編一聽丁離要辭職,馬上皺起了眉頭:「怎麼回事?我就說了你兩句,你就要跟我鬧辭職?」

    丁離現在已經無所畏懼,有了邵天澤的邀約,便讓她心裏面明白已經得到了邵天澤的青睞跟關注。

    再說,還有顧長樂給的那張銀行卡。

    她也答應顧長樂會儘快辭職,如果不快些辭職的話,引起顧長樂的不滿,讓顧長樂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丁離也沒有再解釋什麼,只是開口:「主編,我現在就回去寫辭職信,待會兒回來交給您。」

    說完,丁離就轉身離開,只留下主編在她的背後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丁離回到辦公桌前之後,就飛快的列印辭職信,然後在半個小時之後送去主編的辦公室。

    主編都來不及跟她說一句什麼,她就轉身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從雜誌社裡面離開。

    雜誌社裡面的同事看她收拾東西,紛紛露出不理解的眼神。

    丁離也懶得管她們,反正從辭職之後開始,她就有更多的時間去考慮邵天澤。

    而且,今天晚上,她一定要讓邵天澤跟她更進一步才可以。

    不然的話,第二次見面可能就沒有這麼容易引起邵天澤的熱情了。

    ……

    宋雲萱沒有得到丁離那邊傳過來的消息,倒是梅七在下午下班的時候,在她耳邊低低開口說了句話。

    宋雲萱聽了之後,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這麼快?」

    「是,說是專訪結束了之後,馬上就讓身邊的助理去把丁離給約出去說話了。」宋雲萱垂了垂眼睛:「我還真是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心思。」

    看邵天澤這麼快就約了丁離,必然是對丁離非常感興趣。

    但是丁離的那張臉,可是照著顧長歌整的。

    顧長歌被他害死的原因是因為他厭惡她,不喜歡她。

    可是,既然厭惡,不喜歡,那他為什麼又會對丁離感興趣?

    這些事情都是宋雲萱想不明白的。

    不過,既然邵天澤已經選中了丁離,那麼,接下來的計劃也會順利許多。

    而邵天澤究竟對顧長歌抱有什麼樣的感情,也不再是她所需要關注的了。

    她只需要知道,邵天澤,親手殺了她就夠了。

    顧長樂那邊並沒有得到邵天澤的準確行蹤,助理用充足的證據證明了邵天澤今天晚上有商業應酬。

    而且還用觥籌交錯勸酒聲博取了顧長樂的信任。

    而真正的邵天澤,這個時候正在雲城的萬達酒店裡面跟丁離見面。

    兩個人約定在酒店吃飯,但是按照酒店服務員的指引,卻是直接被帶到了酒店的房間裡面。

    丁離有些惶恐,但是內心又十分的期待。

    雖然才見面兩次就直接開,房的進展太快,但是卻是她最終的目的。

    她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然後才回到沙發上面坐下等著。

    等了大約半個多小時,就在她幾乎要著急的時候,酒店房間的房門才被推開。

    邵天澤進門看見丁離穿著寬鬆的白色毛衣坐在沙發上面,眼睛眯了眯。

    之後才關好門,沖著她開口:「來幫我解領帶。」

    丁離聽見邵天澤如此不見外的命令,沒有任何抗拒的,馬上就走過去,然後溫柔的幫他解領帶。

    而且在解完了領帶之後,還順帶的幫著邵天澤解了襯衫的第一顆扣子。

    邵天澤在她解領帶的時候,視線一直都是放在她的臉上的。

    丁離也感受到了邵天澤的視線一直放在她的臉上,所以一張臉上都是淺淺的緋紅色。

    手指也有些發抖。

    在她解完了領帶跟扣子之後,便退後了一步,剛要開口跟邵天澤說句話。

    邵天澤馬上就攥住她的手腕,然後吻住了她的唇瓣。

    那薄薄的唇瓣湊上來,撬開她的唇齒,攻城略地。

    讓她有些慌亂,手指在他胸前推拒了一下,彷彿引起了邵天澤更大的征服欲。

    他馬上就將她整個拉到話裡面,然後扶住她的後腦,跟她接吻。

    那吻火熱而富有激情,如此直白的接觸,讓丁離的整顆心都躁動起來,一時之間心跳快的簡直要爆炸。

    而那稍微推拒的動作,也被邵天澤完全軟化。

    他一個深吻結束了之後,將她放開。

    她氣喘吁吁,依附在他的懷裡面,有些微的羞澀跟埋怨:「邵董怎麼……怎麼這樣……」

    看著她臉上的紅暈,邵天澤有些心動。

    眼神也有些迷離,彷彿是在透過她的模樣,看別的什麼人。

    「我這樣對你,你喜歡嗎?」邵天澤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下巴抬起。

    丁離看了一眼邵天澤的臉,只覺得心若撞鹿,說不出什麼話來。

    邵天澤看她這幅羞澀的模樣,又問了她一次:「喜歡嗎?」

    「幹嘛要問這種難以啟齒的問題?」

    邵天澤看著她,聲音有些沙啞,卻十分的溫柔:「你要是喜歡,我們就繼續下去,你要是不喜歡,我就不做了。」

    聽到邵天澤這樣說,丁離馬上就拋卻了原有的那一點點矜持,立刻開口道:「喜歡。」

    她幾乎是迫切的,立馬就說出了答案。

    邵天澤聽著她這樣回答,眼眸中的笑容更加深邃了一些:「那你洗乾淨了嗎?」

    丁離抿了抿唇:「我還沒有洗澡……」

    「那我跟你一起去。」

    說完,邵天澤就一個打橫,將丁離從地上抱了起來。

    丁離被突然抱起來,有些受驚的低呼了一聲,但是隨即就馬上抱緊了邵天澤的脖子。

    邵天澤抱著懷裡面的女人,眼睛裡面略略有些陰沉跟兇狠。

    等到了浴室之後,便將浴室的房門關上。

    丁離被放在浴室裡面,本就預料到邵天澤可能會在浴室裡面跟她做。

    卻沒有想到,邵天澤會在漸漸的溫柔之後,動作有些兇狠起來。

    整個過程雖然刺激,但是,在他的熱吻跟撫摸裡面,她總能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股陰霾跟戾氣。

    等在浴室裡面做完了之後,她整個人已經有種虛脫的感覺。

    但是,邵天澤仍然沒有收手的意思,將她從浴室裡面抱出來,然後扔到酒店的床上,附身壓上去,沒有半點憐惜的開始馳騁縱橫。

    一夜的時間,丁離覺得整個身體都像是被車碾壓過了一樣,最後的嬌呼也變成求饒跟哭泣。

    但是邵天澤根本就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本來認為,這一晚會是非常幸福的一個晚上。

    然而等到真正的經歷過了之後,丁離卻覺得這一晚,與想象之中天差地別。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難得的,邵天澤還在。

    只不過,邵天澤已經穿戴好了衣服,嬌好的面容溫雅俊逸。

    只不過昨天還算是溫柔的眼眸今天卻變得一點柔情都沒有,而是一片冰冷。

    丁離醒過來,就看見他系好了領帶,下意識的將身體動了動,感受到身上一片酸痛。

    她將胳膊伸出來,發現在胳膊上有一片被嚙咬的齒痕跟手指太用力而禁錮出來的淤青。

    她一驚,連忙將被子掀開,發現在大腿跟腰上都有淤青跟用力過大的傷痕。

    這些痕迹,讓她覺得自己昨晚被虐待了一個晚上。

    邵天澤卻冷漠了的看了她一眼,毫不關心她的身體跟傷痕,只是淡淡道:「你那個假的處。女。膜做的倒是很逼真。」

    被這樣一說,丁離眼中一驚,隨即就出口反駁:「邵董怎麼能說這樣的話,我可是第一次!」

    邵天澤聞言,冷笑了一聲:「你以為顧長歌嫁給我的時候,不是第一次嗎?」

    丁離臉色大變。

    邵天澤懶得再管她,只是道:「看在你這張臉的份上,我還想多玩幾天,想跟著我就留在這裡,不想的話就滾。」

    「邵董你怎麼能這樣說話?」丁離覺得邵天澤就像在打發一個幾女。

    邵天澤側頭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你整了跟顧長歌一樣的臉不就是想引起我的興趣嗎?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又何必要假惺惺的裝清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