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三十二章:回去楚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三十二章:回去楚家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想到這個叫做阿離的女孩子跟邵天澤見面的情景,就覺得有些有趣。

    那邊姜英珠許久沒有聽見宋雲萱再問什麼,便主動開口:「宋總要看看這個女孩的資料嗎?」

    「要看的,給我傳過來吧。」

    姜英珠應了聲,馬上給宋雲萱將資料傳了過去。

    宋雲萱在進門之後,才坐在沙發上面仔細的看這個叫做阿離的女孩子的傳真資料。

    資料上面顯示她的真名並不叫做阿離,而是叫做丁馨媛,整容模板沒有在美女眾多的娛樂圈裡面選,而是在女企業家之中選了顧長歌,也是夠了別出心裁的。

    不過,宋雲萱注意到她整容的那個時間段是在顧長歌去世之後的一周。

    這個時間段,足夠敏感,也足夠讓人看出這個女孩子的心並不如長相來的那樣溫婉清純。

    那段時間,邵天澤對外界表現出很傷心的模樣。

    大概,這讓丁馨媛覺得有趁虛而入的機會吧。

    可是顧長歌的長相是美麗端莊而又帶著幾分不怒自威的強勢跟矜貴的。

    而丁馨媛卻不一樣,她在經過動刀之後,完全沒有顧長歌本人的氣質,然而是一副柔弱溫婉的惹人憐愛的模樣。

    這倒是跟她沒有動刀之前的氣質十分的契合。

    她看的專心,沒有注意身邊發生什麼。

    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在楚漠宸過來的時候,她才會一點都沒有發現。

    楚漠宸走過來就看見她正在盯著手裡面的傳真件看。

    在看見傳真件上面印著那個女孩子的照片之後,就連楚漠宸都因為丁馨媛與顧長歌之間的那五分相似而稍微愣了愣。

    之後,才坐在宋雲萱的身邊,問她:「這是誰?」

    突然開口說話驚了宋雲萱一下。

    宋雲萱抬起頭來,看著他,微笑:「你覺得像誰?」

    「顧長歌。」

    楚漠宸說出這個名字。

    宋雲萱笑了笑:「那你覺得喜歡她嗎?」

    楚漠宸伸手,手指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然後薄唇貼在宋雲萱的唇瓣上,親了她一下,看著她的眼睛,由衷的開口:「我喜歡你。」

    「你不是喜歡顧長歌么,這個女孩子跟她很像。」

    「這女孩子就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娃娃,整的有點過了。」楚漠宸將她手裡面的傳真資料往旁邊一扔,然後就把宋雲萱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面,唇瓣貼著她的耳垂,輕輕的往頸項深處游移。

    宋雲萱被他的吻吻的痒痒的,掙扎了一下。

    結果被楚漠宸一下就給按住了:「別亂動。」

    「我還沒有看完。」宋雲萱有些無奈。

    楚漠宸卻根本就不肯放開她,唇瓣貼著她的肌膚,聲音帶了幾分沙啞的開口:「一個整容女,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顧長樂選了她做代孕。」

    宋雲萱說出這句話來,才讓楚漠宸的動作微微停頓了一下。

    「選她?」楚漠宸看了一眼那被扔開的傳真資料,「就不怕她把邵家給攪得雞犬不寧嗎?」

    「不會。」宋雲萱解釋,「邵天澤並沒有外人想象中那麼喜歡顧長歌,不然的話,顧長樂是不敢選一個照著顧長歌整容的女孩子去做她的代孕的。」

    楚漠宸卻不以為然:「說不定顧長樂選了這個女孩子,是故意想要用她來考驗一下顧長歌在邵天澤的心裏面有多少分量的呢。」

    「沒什麼分量,何必去考驗。」

    她相信,在邵天澤的心裏面,顧長歌的確是沒有什麼分量的。

    如果有的話,邵天澤就不會跟顧長樂還有宋雲佳千方百計的去謀害顧長歌。

    但是這些話她都不適合跟楚漠宸說出來,便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宋雲萱被楚漠宸輕輕親了兩下耳垂之後,便從他懷裡掙扎:「你剛回來就做這樣的事情,身體吃的消嗎?」

    「怎麼吃不消,只要是你,天天都可以。」楚漠宸說起這種話來,一點都不臉紅。

    宋雲萱被他抱在懷裡面,還是掙扎著伸手將那份被扔掉的文件給撿了回來。

    視線看著傳真件上面那個女孩子的面容。

    宋雲萱微微有些走神。

    如果邵天澤看到這個女孩子,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他還會同意顧長歌讓這個女孩子來做代孕?

    這些都讓她覺得很好奇。

    楚漠宸跟她耳鬢廝磨。

    家裡面的傭人都自覺地推開,不去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但是,這樣的二人世界終究是因為時間場合會有所限制的。

    宋雲萱眼看著楚漠宸的手指就要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了,趕緊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然後正色:「我們應該去吃晚飯了。」

    楚漠宸看了看客廳裡面的壁鍾:「這個時間段吃晚飯,你不覺得太晚了嗎?」

    宋雲萱抬頭看了看壁鐘上面的時間。

    的確,現在已經是快要九點,是晚了一些。

    「肚子餓嗎?」

    楚漠宸問她。

    宋雲萱搖了搖頭:「也不是很餓。」

    楚漠宸聽見她這樣回答,伸手輕輕捏了捏她的鼻尖:「那我們就去抓緊時間做點有趣的事情。」

    「有趣?」

    宋雲萱重複了一遍楚漠宸的話,覺得有些無奈。

    「你不覺得現在太早了嗎?」宋雲萱問他。

    楚漠宸在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說話:「不早,我想要整天整天的跟你待在一起,然後……」

    「嗯?」

    「造小人。」

    「……」

    宋雲萱嫌棄的看著楚漠宸。

    楚漠宸看見她滿眼的嫌棄,忍不住笑著親了上去。

    宋雲萱是想要讓他把自己抱到卧室裡面去再做的。

    但是楚漠宸又把持不住,在客廳裡面親了她幾下,才抱著她去了卧室裡面。

    宋雲萱滿腦子裡面想著的都是過幾天邵氏股東大會的事情。

    楚漠宸看她全程都是壓抑的不發一語,忍不住使壞的咬了她的肩頭一口。

    她忍不住就低低叫了一聲。

    楚漠宸聽見她叫出來,這才更加情動起來。

    宋雲萱皺著眉毛讓他輕點兒。

    楚漠宸卻在她耳邊低語:「叫的聲音大一點,我喜歡。」

    「不要。」

    「不要?」楚漠宸笑著問她。

    宋雲萱看著她,眼睛也因為身體的反應而蒙上一層薄薄的淺霧。

    楚漠宸越是看著她,就越是覺得自己控制不住。

    忍不住低頭,又吻上她的紅唇。

    本來是打算回家之後好好問一下宋雲萱怎麼收拾的周子言的。

    但是,看到宋雲萱在看那個整容女的傳真資料,心裏面就有些不太舒服。

    一個整成了顧長歌的心計女人,有什麼資格去頂著跟顧長歌有五分相似的那張臉。

    但是,那張臉卻有可能是對宋雲萱有用處的。

    宋雲萱還在步步為營的去對付邵天澤。

    她的腦子裡面,想著的,都是邵家的事情。

    她跟邵天澤,究竟發生過什麼?

    楚漠宸腦子裡面有些亂。

    但是看著宋雲萱在他身下時候的模樣,心情又慢慢變得好了一些。

    畢竟,宋雲萱是一直在他身邊的。

    雖然他未能夠得到顧長歌,但是,宋雲萱卻也已經是根深蒂固的成了他心裡最愛的女人。

    這個女人從頭到尾都是屬於自己的。

    有她在身邊,就已經足夠了。

    宋雲萱被折騰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睡到十點多鐘才清醒過來。

    楚漠宸穿著白色的浴袍在旁邊支著頭看她。

    宋雲萱一睜開眼睛就對上他的臉。

    還有些迷糊的時候,楚漠宸就在她的唇瓣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醒了?」

    「嗯。」

    「今天帶你出去轉轉,好不好?」

    宋雲萱有些奇怪:「你要帶我去哪裡轉?」

    「你喜歡去哪裡,我就跟你去哪裡。」

    楚漠宸這樣寵她。

    讓她笑了一下:「那我想要在家裡面睡懶覺。」

    「我在你身邊你還想要誰懶覺?」

    宋雲萱擰了擰眉,覺得有點苦手。

    的確,如果是楚漠宸在她身邊的話,她的確是沒法子睡懶覺的。

    「那你要帶我去哪裡?」

    「回楚家。」楚漠宸開口。

    宋雲萱聽他說要回楚家,稍微思索了一下,便點頭:「好啊。」

    如此,定下了一天的行程。

    楚漠宸便帶著她回楚家。

    楚漠宸的父親跟母親剛好都是在家裡面的,好像提前知道宋雲萱跟楚漠宸要回來一樣,楚母已經讓廚房裡面的大廚準備好了飯菜。

    等午飯的時間一到,馬上就招呼宋雲萱去吃飯。

    楚母十分喜歡宋雲萱,在吃飯的時候也是頻頻給宋雲萱添菜。

    當然,在吃飯的時候也少不了也去問宋雲萱跟楚漠宸最近的造人計劃怎麼樣。

    宋雲萱覺得略略有點尷尬,不好回應。

    還是楚漠宸開口替她回答:「就快了。」

    楚母一聽楚漠宸這樣說,有些不滿:「什麼叫做就快了,要抓緊時間好不好?雲萱跟你已經這兒長時間了,若是不早點嫁到楚家來的話,我也覺得不合適。」

    「先舉行婚禮也是可以的。」

    楚父突然開口。

    宋雲萱聽到楚父這樣說,將視線轉到了楚漠宸的身上。

    楚漠宸給父親倒了杯酒,溫和道:「爸,我跟雲萱的婚禮先緩一緩,等過段時間再說,現在我們兩家都忙,而且,雲萱的大姐這才去世,立刻就準備我跟雲萱的婚禮不太合適。」

    其實,光是靠著宋雲佳去世這件事情,就可以將婚禮先拖下去好久。

    楚父在聽見兒子這樣的解釋之後,才舒展了眉頭:「那就稍微等一等吧。」

    宋雲萱應了一聲。

    那邊楚母又給宋雲萱繼續添菜:「來,雲萱,多吃一點。」

    「謝謝伯母。」

    楚母笑起來:「怎麼這麼見外,還叫我伯母?」

    宋雲萱看著楚母臉上的笑容,改了稱呼:「謝謝媽。」

    楚母聽見她這樣喊自己,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一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