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三十一章:為了二姐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三十一章:為了二姐好字體大小: A+
     

    周子言萬萬沒有想到宋雲萱會說翻臉就翻臉。

    臉上的恐懼也在心裏面開始抑制不住的瀰漫。

    但是貪婪跟憤怒還是臨時佔據了上風,他奮力的想要站起來,瞪著宋雲萱質問:「你是在耍我?」

    「那倒也不是,」宋雲萱微微揚起下巴,看著她,眼眸帶笑,「如果我二姐是真的想要跟你一起私奔的話,我也會幫你們離開這個雲城的。」

    「你胡說!」周子言的腦子忽然一下子就變得清醒起來,他眼睛直直瞪著宋雲萱,眼睛裡面有濃濃的恨意跟憤怒,「就算是雲瑩想要跟我一起離開,你也一定會阻止雲瑩這麼做的,雲瑩留在薛家,你是想要操控雲瑩!」

    宋雲萱聽見周子言的話,忍不住輕輕嗤笑了一聲。

    她倒是想不到,這個周子言在死到臨頭的時候,那個糊塗腦子居然開竅了。

    還能想到這樣的事情。

    她不否認周子言所說的這些事情她沒有想過,不然的話,她又為什麼要千方百計的去幫宋雲瑩。

    「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就像是你周子言,為了得到一筆錢而主動找上門來一樣。」

    周子言聽見宋雲萱這句話,唇瓣發抖。

    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應該找上門來的。

    宋雲萱之前不擇手段奪取宋家的事情是整個雲城高層的人都知道的。

    可是,她卻還是心存僥倖的來向宋雲萱索取這筆錢。

    他實在是太愚蠢了。

    周子言有一瞬間,開始懊悔自己做出的這個決定。

    但是事到如今想要回頭已經是不可能,唯一能夠做的,就只有向宋雲萱求饒。

    他心裡有些不甘心,但是在經過了短暫的思考之後,還是沖著宋雲萱開口:「你放了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宋雲萱微微挑眉,臉上有幾分慵懶:「我能相信你嗎?」

    「我可以發誓,」周子言馬上就想要抬手對天發毒誓。

    宋雲萱卻根本就不去理會:「我不相信毒誓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我只相信我自己的處理辦法。」

    「你這是什麼意思?」周子言眉毛皺起。

    宋雲萱語氣輕飄飄的:「意思就是,我會親自給你把這個秘密給封存住。」

    宋雲萱的這句話,讓周子言猛地一愣。

    然後就開始恐懼的大叫起來:「宋雲萱,殺人是犯法的!!」

    「我知道是犯法的,但是為了二姐好,你就稍微委屈一下吧。」

    宋雲萱才不管周子言這鬼哭狼嚎,給了保鏢一個眼神。

    保鏢就將她的嘴巴用手帕塞了起來,然後拖到了一個打開的集裝箱裡面。

    周子言在一路掙扎。

    但是不管他怎樣掙扎,始終都沒有辦法掙脫那兩個體格健壯的保鏢的桎梏。

    最後,還是被拖到了集裝箱裡面。

    宋雲萱看著周子言在自己的視線內消失,微微擰了擰眉,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身邊的梅七這時候才開口:「頭疼?」

    「沒有,只是覺得解決了這樁麻煩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多了。」

    「宋總是說邵氏的董事會?」

    宋雲萱點了點頭:「是啊。」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棘手最值得關注的,她現在覺得最有趣的,就只有顧長樂那邊的事情。

    ……

    顧長樂找了一個下午的代孕,但是沒有一個能夠入她眼的女人。

    她在回去了之後,還有些不好受。

    一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一邊開口問身邊的傭人:「天澤回來了嗎?」

    「邵先生還沒有回來。」

    傭人開口回答她。

    她臉上馬上就漏出不滿的神情來,轉頭去用冰冷的視線看那個傭人:「怎麼都已經這麼晚了,天澤卻還沒有回來?」

    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

    尋常時候,這個點邵天澤肯定是已經回來了。

    傭人被問到,才趕緊回答:「邵先生剛才打電話過來說,今天晚上有酒局,所以要回來的晚一些。」

    「酒局飯局,天天都是這些東西,這些東西有我重要嗎?」顧長樂開始發脾氣,胸口也覺得越來越悶。

    傭人看她的手指一直都按在胸口上面,忍不住開口問她:「顧小姐要吃點葯嗎?」

    這句話讓顧長樂更氣,轉頭就罵這個說話的傭人:「吃藥吃藥,你們就知道勸我吃藥?你當這是飯啊,想吃就吃,一點副總用都沒有?!」

    她真是恨透了自己這病秧子一樣的身子。

    要是她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能夠自己生孩子,何必要浪費一個下午的時間去代孕機構見那些讓她覺得扎眼的女人。

    可是,她沒有。

    她沒有這樣一幅健康的身體。

    如果想要生個孩子的話,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去借別的女人的肚子,讓她懷胎十月,然後生下自己跟邵天澤的骨血來。

    傭人被顧長樂罵的狗血淋頭,也不敢再跟顧長樂說些什麼。

    只能在身邊看著顧長樂揉胸口。

    顧長樂想著今天下午見到的那些女人,又想了一下代孕機構跟她說過的話,告訴她想要儘快的生下健康的寶寶,就必須要從這些女人的裡面選一個。

    可是,這些女人沒有一個是讓她覺得滿意的。

    她擰著眉毛,坐在沙發上面出神。

    好一會兒,都沒有人說話。

    直到客廳裡面的電話鈴聲響起來,然後打斷了她的沉思。

    旁邊的傭人將電話接起來之後,視線就轉到了顧長樂的身上。

    沒過多大一會兒,傭人就把電話給顧長樂遞了過來,然後沖著她開口:「顧小姐,是找您的。」

    顧長樂聽說電話是找她的。

    擰了擰眉,不明白到底是誰把電話打過來的。

    伸手示意傭人將電話放在她的手上面。

    傭人小心的將電話遞了過去。

    顧長樂不耐煩的開口:「喂?」

    那邊聽見顧長樂的聲音,馬上就十分熱情的開口:「顧小姐,我是喬爾代孕的淑英。」

    聽見是自己下午去過的那個代孕機構的人,顧長樂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點點:「找我有什麼事?」

    「今天下午您看過的那些都覺得不滿意,對嗎?」

    顧長樂厭惡的開口:「那些女人怎麼配給我做代孕。」

    喬爾代孕那邊的業務員尷尬的沉默了一下,然後就馬上開口:「沒關係的顧小姐,如果您覺得不滿意的話,我又幫您找了幾個人選,這次都是大學生,沒有社會經驗,也沒有複雜的感情經歷,您要不要重新看一下?」

    顧長樂聽見這樣的話,才開口:「那就先把照片發過來看看吧。」

    那邊代孕機構的業務員歡快的應了一下。

    果然迅速的將那幾個人選的照片都給發了過來。

    顧長樂本身對代孕機構發過來的照片並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但是,當眼神落在一個年輕女孩子的身上的時候,卻驀地就停住了視線。

    她微微擰了擰眉。

    抿唇:「給我撥電話。」

    傭人聽見顧長樂說話,馬上就轉身去給她撥電話。

    電話撥到代孕機構那邊的時候,顧長樂的聲音變得冷冷的:「從哪兒找來的這些人?」

    代孕機構的負責人覺得有些為難:「顧小姐,我們不方便向您透露這些。」

    「要多少錢?」

    「這不是錢的問題,顧小姐。」

    「那個叫做阿離的女孩子,我看不錯。」

    顧長樂的視線依舊放在平板電腦的上顯示出來的那張照片上。

    照片上的女孩子笑容溫婉,眉眼柔順,一看就是很溫柔的女孩子。

    而且,看起來還有幾分膽怯的模樣。

    顧長樂覺得這個女孩子跟其她看的那些女孩子都截然不同,只是,這女孩的長相,跟大學時期的顧長歌,有著幾分相似。

    這讓她覺得心裏面有些不舒服。

    「阿離啊,阿離算是最便宜的,五十萬就可以了,顧小姐。」

    「明天讓她來見見我,但是,如果我沒有要求她來的話,她不能踏進邵家半步,你明白嗎?」

    顧長樂的聲音很嚴肅。

    那邊的人聽見顧長樂這樣說,立刻開口表示:「顧小姐儘管放心,我們一定會把顧小姐的話一字不漏的告訴阿離的。」

    顧長樂聽見代孕機構這樣說,這才點了點頭。

    幾乎是在顧長樂剛打完這通電話,代孕機構那邊就給姜英珠將電話打了過去。

    機構的總負責人,微笑開口:「姜院長,謝謝您給我推薦過來的那個阿離,顧小姐居然選中了她。」

    姜英珠聽到這個消息,心裏面也十分高興,跟機構的負責人客套了幾句之後,便放下電話,又給宋雲萱將電話打了過去。

    那個時候宋雲萱剛好邁進家門。

    接到姜英珠的電話之後,也饒有興味的勾起了唇角:「能讓顧長樂一眼就看重的女孩子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姜院長把那孩子的照片發給我也看看吧。」

    姜英珠聽了宋雲萱的話,馬上就把手裡面的照片又給宋雲萱發了過去。

    當宋雲萱看見那個叫做阿離的女孩子的面容時,眼神微微停駐了一下。

    接著,才收斂了眼中的笑意,開口問姜英珠:「這是動過刀的?」

    「是,宋小姐。」

    「比照著誰整的。」

    「顧長歌。」

    姜英珠將阿離的整容模板告訴了宋雲萱。

    宋雲萱聽著姜英珠的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這就不奇怪了。」

    既然這個阿離是比照著顧長歌的模樣來整的,現在有了跟顧長歌五分的相似度,顧長樂看見之後定然會有種很不舒服卻又很想要羞辱這個女人的感覺。

    會選中這個女人也不是很令人意外。

    只不過,如果這個女人見到了邵天澤,會演變成一種什麼情況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