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二十二章:什麼話不該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二十二章:什麼話不該說字體大小: A+
     

    薛濤醒來就看見宋雲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整個人瞬間嚇得魂都飛了。

    宋雲萱唇角的笑意卻愈來愈溫柔,聲音也變得充滿了擔心:「二姐夫你還好嗎?」

    宋雲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薛濤怎麼可能還會好?

    薛濤只是瞪大眼睛,緊緊看著宋雲萱。

    宋雲萱看見他這麼看著自己,輕輕嘆了口氣,轉頭對著梅七道:「梅助理,你去把醫生叫過來幫二姐夫看看,我覺得二姐夫的情況不是很好。」

    梅七聽見宋雲萱的吩咐,立刻就轉身要去找醫生。

    不知道為什麼,薛濤卻立刻就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句話:「等等!」

    梅七聽見薛濤這樣喊,好奇的轉過頭來:「薛總,還有什麼事嗎?」

    薛濤聽見梅七這樣問自己,便明白這不是在做夢。

    自己清醒過來之後,面對著的,果然就是宋雲萱。

    一時之間,心裏面竟然是有些惶恐跟絕望的。

    宋雲萱微笑看著他:「二姐夫,為什麼要讓梅七停下?您身上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聽見宋雲萱這麼關心的問自己。

    薛濤馬上就想起來自己在昏迷之前,那輛車子向著自己撞過來,然後宋雲萱說要把他的雙腿給截掉的事情。

    想起這樣的事情,薛濤瞬間整張臉都白了。

    立刻就從床上掙扎著坐起來,然後胡亂動手摸自己的雙腿。

    宋雲萱就看著他這麼摸,也不開口說什麼。

    實際上,也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說的。

    與其去告訴薛濤什麼,倒是不如讓薛濤自己感受一下會更好。

    薛濤白著一張臉胡亂摸自己的雙腿。

    伸手摸了幾下,就實實在在的摸到了自己的雙腿,臉上的表情這才稍微變得鬆動緩和了一些。

    旁邊薛濤的母親看見薛濤清醒過來之後就去匆忙摸自己的雙腿,滿臉都是心疼的表情,並且在薛濤平靜一些之後,開口問薛濤:「阿濤,你的腿還在,還好好的,你告訴媽媽是不是有人威脅你,說要截去你的雙腿?」

    薛濤的母親也算是一個聰明人,看見自己的兒子清醒過來后的第一反應是摸自己的雙腿,就知道之前肯定是有人威脅過兒子要截去他的雙腿。

    薛濤被母親問到,立刻就要開口說是宋雲萱威脅過他。

    然而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被宋雲萱不緊不慢的打斷了,宋雲萱含笑看著他:「二姐夫,薛伯母說的對,是不是有人威脅過你?」

    威脅自己的人明明就是宋雲萱本人。

    現在她陰冷帶笑的視線掃在薛濤的身上。

    竟然讓薛濤那脫口就要說出來的話硬生生的就哽在了喉嚨裡面。

    要不要說出是宋雲萱做的這些事情?

    到底要不要說出來?

    薛濤一臉的糾結跟遲疑。

    宋雲萱看他搖擺不定,不忘開口幫他左右一句:「二姐夫可一定要跟我們說實話啊,不然的話,你要是不說,那個害你的人這次可以要你傷成這個樣子,下次指不定就要拿走你的命了。」

    宋雲萱這句話輕飄飄的,聽起來是一幅擔心薛濤的口吻。

    但是薛濤本人卻是被這句話嚇得眼珠一顫。

    宋雲萱這句話的話外之意他明白的很。

    宋雲萱這樣說,其實就是在威脅他。

    威脅他這一次只是一個小小的教訓,如果他把宋家害自己的事情跟父母說了,她宋雲萱這次就會要了他的命。

    薛濤雙眼神色游移不定,隱隱有驚恐之色從眼瞳之中透露出來。

    薛濤的父母卻盯著兒子,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把兒子害成現在這個樣子。

    宋雲萱也不例外,她也在等著薛濤將那個害他的人說出來。

    然而,就在薛濤父母急切的盼望追問之下。

    薛濤卻臉色蒼白的看了宋雲萱一眼,開口道:「我不記得了。」

    薛濤這句話一說出來,薛家二老就不約而同的愣住了。

    薛濤的父親在愣了一下之後沒有說什麼,反而是薛濤的母親安奈不住,對著兒子開口道:「阿濤,你一定要想清楚,然後告訴我們實話,我跟你爸一定會給你討個公道的。」

    話雖然是這樣說。

    可是薛濤的心裏面到底也是明白的。

    若是害他的人是別人,那還好說一些,也能討公道。

    但是,如果害他的人是宋雲萱。

    那麼他一指證宋雲萱,薛家就會馬上跟宋家翻臉。

    而父母不一定能幫他討回公道,相反的,宋雲萱還不會放過他。

    想到之前宋雲萱跟他說的話,他就有些不寒而慄。

    他不想要被宋雲萱再收拾一次。

    這件事暫且就先這個樣子好了,要收拾宋雲萱,還是等以後有了機會會更好。

    他將心裏面的那一點憤怒也壓下去,頂著對宋雲萱的恐懼,開口對著母親道:「沒有人威脅我,這就是一起普通的車禍,是個意外……」

    宋雲萱看見薛濤這麼識趣,微微彎了彎唇角。

    薛家父母聽著兒子的話,卻顯得憤怒又無奈。

    薛濤的母親更是在薛濤的身邊不停開口問他:「真的沒有人威脅你嗎?你再好好想想。」

    宋雲萱氣定神閑的等在旁邊,料定了薛濤母親再怎麼問,薛濤也不會說出一個不該說的字。

    果然,她就這樣看著薛濤母親追問了半天,也沒有從薛濤的嘴巴裡面再多問出一個字來。

    反而是把薛濤問的很累,薛濤乾脆在醫生給他診斷完了之後,直接躺下要睡覺。

    醫生看薛濤躺下去,掃了一眼宋雲萱的眼色,便開口對著薛濤的父母道:「薛總?薛夫人,病人的病情我想要跟你們仔細說一下,能跟我出來一下嗎?」

    薛濤的父母還以為醫生是發現了別的什麼,便一塊兒跟著醫生出去了。

    在父母走了之後,薛濤就在病床上面閉緊了眼睛裝睡。

    宋雲萱根本就是一個惡魔。

    他一點都不想要跟宋雲萱獨處。

    宋雲萱才不管他是不是想要跟自己獨處,便開口對著薛濤道:「二姐夫是真的不記的昏迷之前的事情了嗎?」

    薛濤聽見宋雲萱這麼問,渾身都有些僵硬。

    好半晌,才艱難的開口回答她:「都忘了。」

    宋雲萱點點頭:「忘了也好,畢竟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薛濤不敢說話。

    宋雲萱繞到薛濤的面前,看著薛濤緊緊閉著眼睛不看她。

    忍不住笑了:「怎麼,二姐夫覺得我長得太丑,不想要看見我嗎?」

    薛濤避宋雲萱猶如避蛇蠍一樣,能不看宋雲萱就不想要看宋雲萱。

    現在宋雲萱這麼說話,他也知道宋雲萱要讓他睜開眼睛。

    索性,咬了咬牙,他就把眼睛給睜開了。

    宋雲萱看見他看著自己,溫柔笑了笑:「二姐夫還不算是太笨,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薛濤看著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獵物。

    現在正在被宋雲萱給兇猛的盯著。

    忍不住眼睛裡面就閃現出懼怕的神色來。

    宋雲萱看見他這幅樣子,笑起來:「二姐夫不用這麼害怕,只要是二姐夫不再做傷害我跟我二姐的事情,我是不會去傷害二姐夫的。」

    薛濤咬緊了牙關。

    宋雲萱看見他這樣,才滿意的開口:「我看二姐夫也是不想要看見我,那麼我就不打擾二姐夫了,我先走了。」

    薛濤巴不得宋雲萱趕緊從他的病房裡面離開。

    現在宋雲萱要走,他的神經瞬間就放鬆了一些。

    宋雲萱走到病房門口的時候,轉身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面的薛濤。

    薛濤整個人都裹在被子裡面,猶如被凍僵了一樣,一動不動。

    看見他這個樣子,宋雲萱就知道自己給這個二姐夫的教訓讓這個二姐夫長了記性。

    她笑了一下,閃身從醫院的病房裡面出去。

    現在,薛濤的嘴巴已經堵住了。

    那麼,還剩下的,就只有那個要錢不要命的周子言了。

    看了看腕錶上面的時間,他才對著迎上來的梅七開口:「我們去一趟繁星吧。」

    自從邵雪離開繁星之後,她就很少過去繁星了。

    畢竟繁星裡面一直有肖虹,各種情況肖虹都可以很好的處理。

    她跟梅七到了繁星雜誌社,剛進編輯部,肖虹就迎了上來,覺得有些驚喜的問宋雲萱:「宋總也怎麼有時間過來了?」

    「剛剛經過這裡,所以想要過來看看。」

    宋氏這段時間有了楚家的幫助,在原本的基礎上面已經發展的更好。

    肖虹也知道宋雲萱的時間不多,而且還知道了她最近頭疼的毛病。

    所以在她過來的時候,就開口:「我聽說宋總這段時間身體不好,頭老是疼。」

    「已經去醫院看過了,好多了。」

    「那就好,昨天晚上邵雪還給我打電話,讓我問問你怎麼樣了,我今天上午把電話打過去,宋氏的人說是您沒有在。」

    「上午外出了。」

    肖虹看著宋雲萱,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問宋雲萱:「宋總今天晚上有空嗎?」

    「怎麼?」

    肖虹笑了笑:「我們雜誌社今天晚上有聚餐,要是宋總沒有急事的話,想要讓宋總您一起參加這次的聚餐,就是不知道宋總您肯不肯賞臉。」

    宋雲萱聽見肖虹這樣說,臉上露出笑容來:「既然是我們雜誌社舉辦的聚餐,我自然是要參加的,好久沒有跟大家一起聚聚了。」

    肖虹聽見宋雲萱這麼說,一臉高興:「那我們雜誌社今天晚上可熱鬧了。」

    宋雲萱掛著笑,轉頭看梅七:「梅助理也一塊兒跟我去聚餐吧。」

    反正梅七也不是外人,順便把她介紹給邵雪認識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