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一十八章:管好你的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一十八章:管好你的嘴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是一個什麼樣的脾氣跟性格,她作為宋雲萱的姐姐,自然是很清楚的。

    本來宋雲萱就因為要保守她這個秘密而在找孩子的親生父親。

    卻沒有想到,周子言這個沒有腦子的東西竟然自己撞到槍口上面來了。

    這次,宋雲萱絕對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她。

    宋雲瑩的心裏面有些不忍,想要開口給周子言求情:「雲萱,這件事我雖然沒有做好,但是我希望你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能夠手下留情。」

    宋雲萱挑眉:「我要是給他留情的話,他可就不會給你留情了。」

    宋雲瑩抿唇不語。

    宋雲萱將今天看見周子言的時候,周子言說過的那些話說給宋雲瑩聽:「今天周子言來見我的時候,說很想要跟你在一起,也很想要養大那個孩子,你猜我怎麼說的?」

    「雲萱。」宋雲瑩叫了宋雲萱一聲。

    宋雲萱便開口道:「我告訴他,我願意幫助他跟你私奔。」

    宋雲瑩皺緊了眉毛。

    且不說她現在絕對不會跟周子言在一起,就算是要跟周子言一起,宋雲萱也未必會同意。

    如今宋雲萱拋出這樣的說法,只不過是想要讓周子言難看而已。

    周子言是一定不會選擇跟她私奔的。

    「雲萱,你這是在逼他……」

    「當然不是,我在告訴他,什麼錢可以上門來要,什麼錢送到手裡面也不能要,」宋雲萱心情變得很好,「我覺得,過不久我就會接到周子言打過來的電話,二姐,你說是不是?」

    「他應該會考慮一段時間,這看起來像極了一個陷阱。」正是因為宋雲瑩了解宋雲萱。

    所以,現在宋雲萱說出來要幫他們私奔這樣的話的時候,她才能夠馬上反應過來這是一個陷阱。

    而周子言是不是能夠馬上反應過來呢?

    「二姐,周子言是沒法識破這個明顯的陷阱的,他現在已經被錢給燒混了腦子,根本就不會分辨真假,更別說是識破陷阱了。」

    宋雲瑩不再說話。

    宋雲萱在那邊道:「二姐你也不用太可憐周子言,這種不帶腦子的人,如果給他一點警告的話,他早晚會給我宋家壞事的,我可不想要讓她給我壞事。」

    「那你就看著做吧。」

    宋雲瑩承認自己不如宋雲萱有手段。

    現在宋雲萱已經想出了對付周子言的辦法,那麼就讓宋雲萱去做就好了。

    她對周子言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她只是想要讓周子言保守住他的秘密。

    宋雲萱跟宋雲瑩打過招呼之後,才將電話掛斷。

    她在上床睡覺的時候,看了一下時間,心裡覺得最晚到明天中午,周子言一定會給她一個答覆。

    而今天晚上,會讓薛家不得安寧。

    ……

    薛家二老匆匆趕到醫院裡面去。

    雲城人醫的手術已經做完了,薛濤被從手術室裡面推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意識。

    薛家二老看著兒子被醫生從手術室裡面退出來,差點沒有馬上就昏過去。

    薛濤母親看著兒子昏迷不醒的樣子,更是直接就撲了上去,哭著追問:「我的兒,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旁邊的醫生看見薛濤母親哭的傷心,負責的開口道:「病人在送過來的時候雙腿受了非常嚴重的傷,需要截肢……」

    醫生說到『截肢』這兩個字,薛濤的母親便含著淚,一臉慌張的去摸薛濤的雙腿。

    摸了好一會兒,才將薛濤身上蓋著的被子給掀開,然後看著兒子完整的雙腿,使勁又摸了幾下:「他的腿還在,我兒子的雙腿還在!什麼截肢,你說什麼截肢?!」

    薛濤的母親瘋狂的轉頭問醫生。

    醫生看見薛濤母親的臉上表情十分癲狂,皺了皺眉,解釋:「病人雖然受傷很嚴重,差一點就需要進行截肢手術了,可是我們手術組還是儘力保住了病人的雙腿。」

    醫生說完之後,薛濤母親跟薛濤父親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薛濤母親抱著薛濤的身體,不讓護士推手術車:「到底是誰把我的兒子害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醫生聽見薛濤的母親問起來,臉上也有為難的神色:「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

    「那是誰把我們阿濤送過來的?」

    「我聽說,好像是邵氏的一名員工打的救護車電話。」

    薛濤的父親跟母親聽見醫生這句話,都沉默了一下。

    他們本來以為會是宋雲萱做的這件事情,可是,現在打電話將薛濤送到醫院裡面的人竟然是邵氏的員工。

    這就讓人很難分辨到底是誰害的薛濤。

    薛濤的母親眼睛裡面滿是怨恨:「肯定是宋雲萱做的好事,她知道我們阿濤去邵氏就把我們阿濤害成這個樣子。」

    薛濤父親皺了皺眉眉毛,勸妻子不要這麼早就下結論:「你冷靜一些,也許是有人故意想要栽贓給宋家,讓我們跟宋家鬧翻呢?」

    薛濤母親脫口就問:「誰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這事兒一定就是宋雲萱做的,我要去找宋雲萱算賬。」

    薛濤母親馬上就要從醫院裡面出去。

    薛濤父親看薛濤母親這麼衝動,立刻就急了,伸手一把拉住薛濤的母親,皺眉道:「你能不能冷靜一點?!」

    薛濤母親哭著開口:「兒子都被害成了這個樣子,你讓我怎麼冷靜?你倒是說說我要怎麼才能冷靜下來?!」

    薛濤母親哭的一臉的淚水。

    旁邊的醫生看見薛濤的父母在這邊吵架,讓護士先將薛濤推到病房裡面。

    薛濤父親看見之後,抓住自己的胳膊,沉聲:「這件事你要聽阿濤說說才行,先去陪著阿濤,然後等他醒過來再說吧。」

    薛濤母親被這樣勸,只好先按捺住,去等著薛濤清醒過來。

    薛濤父親也覺得頭疼。

    在跟妻子一起到了病房裡面之後,才開口問妻子:「這件事要不要跟雲瑩說一聲?」

    「跟她說有什麼用?」

    「她是阿濤的妻子,也是宋雲萱的妹妹,你跟她說了總比沒有說要好的多。」

    薛濤母親想了想,才沉默著將手機拿過來給宋雲瑩那邊打了個電話。

    宋雲瑩本來就因為周子言的事情而擔心,現在薛家只要一有電話打過來,她就是擔心是薛家知道了她的秘密。

    遲疑了一下,才將婆婆打過來的電話接起來:「喂?」

    「雲瑩,阿濤住院了。」

    「啊?阿濤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宋雲瑩一副震驚的模樣。

    薛濤母親完全不理會她表現出來的這幅驚訝,低聲恨恨說了句:「阿濤怎麼了你還不知道,都是你那個妹妹做的好事?」

    這話說的聲音很低,宋雲瑩雖然是聽清楚了,但是卻當做是沒有聽清一樣,問薛濤的母親:「媽,您說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薛濤母親一臉怨恨。

    薛濤父親看薛濤母親容易控制不住情緒,立刻伸手將手機給搶了過來,然後跟宋雲瑩開口說道:「阿濤除了車禍,雙腿受傷很嚴重,我們正在等著他醒過來。」

    「他在哪兒,我立刻過去看她。」宋雲瑩表現的十分焦急。

    薛濤父親聽見宋雲瑩要立刻過來,馬上就開口:「雲瑩你剛剛生了孩子就不要過來了,等阿濤醒過來之後,我就通知你,你在醫院裡面好好照顧自己還孩子,我們暫時不能過去照顧你了。」

    薛濤父親還算是冷靜,說出來的話也好聽了許多。

    宋雲瑩聽見自己的公公既然這樣說,便抿了抿唇,擔心的開口:「可是阿濤那邊……」

    薛濤的父親立刻開口:「阿濤這邊你不用管,我跟你媽能照顧她,你只要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

    既然薛濤父親之一讓她照顧好自己就可以,她自然也不想要去管薛濤現在是一副什麼樣子,反正,薛濤對她沒有幾分的好。

    現在就算是薛濤在她的面前死了,她也不會給他流一滴的眼淚。

    「那就要讓爸爸媽媽勞累一些了。」

    「嗯。」薛濤父親應了一聲。

    但是在旁邊聽著丈夫講電話的薛濤母親卻是一臉的不滿跟怨恨。

    等到薛濤父親將電話掛斷了,這才不甘心的開口:「你怎麼還對那個小賤人這樣好好說話?」

    「怎麼說,她都是阿濤的媳婦兒,我們沒有理由對著雲瑩發火,而且……」薛濤父親停頓了一下,這才開口跟薛濤母親小聲道,「我們就算是能惹得起宋雲瑩,但是宋雲萱那邊我們也是不能惹的,還是安靜一點比較好。」

    薛濤母親一臉憤怒:「你看看阿濤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是宋雲萱做的,不然的話,我們阿濤絕對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你太激動了,阿濤還沒有清醒過來,是誰把阿濤害成現在這個樣子,也不能妄自下結論,一切還是要等阿濤醒過來之後再說才行。」

    薛濤父親還算是冷靜。

    薛濤母親的臉上卻是掛著淚,一直紅著眼睛:「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了才行,絕對不能夠讓我們阿濤平白無故的就被人給這麼害了。」

    薛濤父親嘆了口氣:「行了,這些事情我心裏面都有數,你先好好照顧阿濤,我們從長計議。」

    薛濤母親聽見丈夫這句話,忍不住瞪著丈夫:「你就知道從長計議從長計議,等到你全部都記起來了,我們阿濤搞不好連命都要被那些人給害的丟了。」

    薛濤父親皺緊了眉毛,看著薛濤母親:「你就不能先消停一陣子么,等到阿濤醒過來,不就知道是誰做的了嗎?你現在著急又有什麼用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