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一十章 背叛她的代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一十章 背叛她的代價字體大小: A+
     

    雖然他的嘴巴上面不承認,但是心裏面卻有數。

    比起薛濤現在仍然留在邵氏,而薛濤現在已經被宋雲萱給抓了,這件事顯得更加的可靠。

    薛濤母親滿臉憂慮。

    薛濤父親看著薛濤母親的臉色,猶豫再三,還是將電話先撥到了邵天澤那邊。

    「您好邵董,我是盛大集團的薛建雄。」

    「盛大集團的薛總啊。」

    邵天澤開口叫他,態度非常友善:「不知道薛總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我兒子的電話打不通了,他之前說過去找您,請問,他現在是不是在您這裡?」

    薛濤父親很禮貌的問邵天澤。

    然而邵天澤卻皺了皺眉,滿臉的不解:「可是你兒子剛才已經走了啊,怎麼現在還沒有離開我們邵氏嗎?」

    這句話才剛剛說完。

    門口就有助理推門進來。

    這次助理進來之後,附在邵天澤的耳邊輕輕說了句話。

    邵天澤眼神變了變,便讓助理先出去了。

    那邊薛濤的父親還在說話:「也許是還沒有離開,能不能請邵董幫我看看是不是他還留在邵氏。」

    邵天澤直接開口:「我的助理剛剛過來告訴我,令公子已經出了邵氏,而且坐著宋家的車子離開了。」

    說什麼坐著宋家的車子離開的,其實就是剛出門口,就被宋雲萱的助理給一記手刀劈暈了,然後像是塞狗一樣塞進車子裡面帶走了。

    他心裡是有些不悅的。

    畢竟,宋雲萱叫他手下的人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太張揚了,車子是開的宋雲萱經常出行的豪車座駕,下來把薛濤給劈暈了的,是整個雲城都要認識了的她的助理梅七。

    宋雲萱不遮不掩的在他的地盤上這麼做,明顯是沒有把他給放在眼裡面。

    但是現在薛家打電話過來問,他暫時壓下了心裏面對宋雲萱的不滿,安安心心的置身事外,將自己當成是一個局外人,一點都不想要插手這件事。

    那邊薛濤的父親也知道,這件事跟邵天澤沒有什麼直接的厲害關係。

    但是想到宋雲萱肯定不會放過薛濤,他的心裏面又有一點發憷。

    忍不住開口向邵天澤求救:「邵董能不能幫我找找兒子?」

    這句話讓邵天澤忍不住笑了起來:「薛總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們薛家跟宋家才是一家人啊,宋雲萱是你兒子的小姨子,找他過去肯定是喝喝茶談談心,我怎麼能幫你找兒子?」

    邵天澤的這番話擺明了就是拒絕幫薛建雄。

    薛建雄明白了邵天澤的意思,才悶悶開口:「那我就不打擾邵董了。」

    薛建雄這句話才說完,那邊邵天澤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邵天澤將電話掛斷之後,臉上的神色就變得異常陰沉起來。

    牙齒裡面也忍不住擠出了三個字:「宋雲萱!」

    宋雲萱不把他放在眼裡,他早晚是要收拾他的。

    只不過,現在她跟薛家在內鬥,他不願意插手。

    不過,倒是可以在適當的時候,給這兩家添一把火,最好這把火能夠把宋家跟薛家給燒個兩敗俱傷。

    到了那個時候,他能吞掉其中一個就吞掉其中一個。怎麼說,都是賺來的。

    而現在,他什麼都不想要做,只想要看著薛家跟宋家斗。

    他倒是要看看,宋雲萱能夠把薛濤給收拾成一個什麼樣子,反正薛濤一直都不服。

    指不定什麼時候,給欺壓的夠了,就會像是野狗一樣,反身狠狠的咬宋雲萱一口。

    到時候,他倒是要看看宋雲萱有什麼法子。

    ……

    薛濤一直都不是一個老實人。

    現在被宋雲萱找了梅七一記手刀打暈帶回去,自然而然的,也不會有什麼好的反應給宋雲萱。

    宋雲萱總歸是厭惡別人背叛她的,自己的二姐夫本來應該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可是,現在卻跑去給邵天澤通風報信,想要去給邵天澤做眼線做走狗。

    他要是給別的什麼人做走狗,她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去跟他計較了。

    可是,他要去效忠的人,卻是邵天澤。

    這件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忍的。

    宋雲萱將薛濤帶回去,薛濤過了不久就醒過來了。

    看見是在宋家的客廳裡面被五花大綁之後,瞬間就怒了,大聲的在客廳裡面叫嚷:「宋雲萱你給我出來!」

    宋雲萱讓人把他仍在客廳裡面之後,就去書房處理這幾天住院跟去泰國期間積壓下來的公務。

    梅七也在旁邊陪著她。

    在聽見傭人過來敲書房房門的時候,梅七就差不多猜到是薛濤已經醒過來了,轉頭對著宋雲萱開口:「薛濤應該是醒過來了。」

    宋雲萱不疾不徐的將名字用漂亮的鋼筆字印在手下的文件紙上,然後才放下筆,埋怨梅七:「你下手的力道也真是太輕了。」

    梅七開口回答她:「早點醒過來,也好把事情全都問清楚。」

    宋雲萱將文件合上,聲音冷淡:「有什麼需要問清楚的,還不就是自甘下賤的跑去給邵天澤做走狗,然後想要借著邵天澤的勢力來對付我,就這麼點小心思而已。」

    「宋總,也許薛總有更長遠的打算。」

    梅七所說的話,宋雲萱根本就不考慮,並且開口:「就他這個腦子,能想出什麼更長遠的打算來?」

    她唇角含笑,卻都是對薛濤不屑的笑。

    宋雲萱將手頭上面的事情忙完了,才站起身來,對著梅七道:「走吧,我們下去看看我這個二姐夫能夠說出什麼花兒來。」

    梅七搖了搖頭,只看著宋雲萱臉上的笑容,就知道薛濤這次肯定是倒霉了。

    宋雲萱從書房出去,梅七在宋雲萱的身後跟著,還沒等進入客廳,就聽見了薛濤高聲叫罵的聲音:「宋雲萱你這個賤人!沒大沒小!趕緊把我放開!我可是你姐夫!」

    宋雲萱聽著他叫罵的嗓子眼都要冒煙了,也不從二樓上面下去,就在二樓面前的欄杆張,扶著欄杆望著他。

    薛濤一邊罵,一邊眼睛溜溜轉,想要看看宋家有什麼人能夠解開綁在他身上的繩子。

    對著宋雲萱罵歸罵,但是宋雲萱如果真的出來了,他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這個時候要是有個人願意將他身上的繩子給揭開,他就算是花個五百萬都心甘情願。

    宋雲萱看見薛濤在不停的挪動身子看周圍,笑著開口跟旁邊的梅七說道:「你這個時候如果下去給他把身上的繩子給解開,薛濤會給你很多錢。」

    「那宋總豈不是要跟我翻臉,」梅七也笑著回她,「多少錢都不能收買我對宋總的真心。」

    宋雲萱知道梅七這句話半開玩笑,卻也一半是真的。

    因為,她脖子上面帶著的那個護身符,就是最好的證明。

    沒有幾個人會願意去用自己的生命而去換對方的病痛消失。

    但是,梅七隻是作為她身邊的助理,卻做到了。

    既然他可以將命交出去,又怎麼會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我說真的,你可以在這個時候接機去敲薛濤這個蠢貨一筆。」

    「如果宋總非要我去敲一筆錢出來喝茶的話,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梅七說完,宋雲萱就看見他沖著樓下走了過去。

    宋雲萱是很喜歡看熱鬧。

    不過這種喜歡看熱鬧的愛好並不是她一開始就喜歡的,而是在失去了顧長歌的身份,變成了宋雲萱之後,才忽然變得喜歡看熱鬧的。

    因為,腳步放慢一點的話,這個雲城其實有很多的熱鬧可以看。

    宋家的,薛家的,邵家的,甚至是杜家的……

    周圍那麼多的商業世家,哪個家族裡面,都有著叫人不能輕易移開視線的熱鬧。

    她饒有興緻的在二樓上面看著梅七向著薛濤走過去。

    在想,薛濤到底會不會上這個一看就是陷阱的陷阱。

    薛濤聽見有人走近的腳步聲,就趕緊轉眼,朝著發出腳步聲的那個地方看了過去。

    在看見對方是梅七之後,他的眉毛皺起來,有些遲疑。

    但是這個遲疑也只是猶豫了一秒,便被他打消了。

    「梅七,快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我給你錢!」

    薛濤這句話說的非常急切。

    梅七聽見薛濤這樣說話,忍不住開始讚歎宋雲萱在推測人心這方面的能力。

    薛濤就跟宋雲萱之前所推測的一模一樣。

    他一走過來,薛濤就急切至極的想要讓他把自己身上的繩子給解開。

    梅七為難的看著他:「薛總,不是我不願意幫你,而是我是實在是沒有膽子幫您啊。」

    薛濤瞪著他:「你不就是害怕宋雲萱解僱你嗎?宋雲萱私自扣押我已經是犯法了,你放了我,想要多少錢你就開個價。」

    「你也說了,我是在宋總手底下吃飯的,我要是放了你,豈不是自己砸了自己的飯碗嗎?」

    薛濤不想要聽他啰嗦,開口便開始跟他商量價錢:「我給你五百萬,足夠你在宋氏工作十年的薪水了,你趕緊把我放開。」

    「薛總,雖然這筆錢很多,但是我這個人花錢大手大腳,五百萬到了我的手裡,根本撐不了幾年的,更別說是為了這幾年,讓我砸了自己的飯碗了。」

    聽見梅七說這種話,薛濤咬了咬牙,開口給他主動漲價錢:「一千萬,只要是你願意鬆開我,我就給你一千萬。」

    本來以為梅七還會繼續往上漲價的。

    但是,梅七卻出乎意料的點頭了:「薛總既然這麼大方,那我就冒險一回了,希望薛總你可以說話算話,快點開支票給我。」

    「支票簿就在我的身上,你鬆開我,我馬上給你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