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九十七章:去做筆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九十七章:去做筆錄字體大小: A+
     

    按理來說,如果宋雲萱是真的想要抓著顧長樂跟邵天澤的過錯不放的話。

    這次很可能就會希望那個被傷的護士一命嗚呼。

    那樣,顧長樂的身上怎麼著都算是沾上了人命案子。

    沾上了人命案子的人就算是有了把柄,不管以後出現什麼事情,都是容易翻舊賬的。

    而且,只要她這個死穴被宋雲萱握在手裡面的話,宋雲萱肯定能打出一張好牌。

    可是現在卻不一樣,宋雲萱在關心那個人的安危。

    譚藝覺得,宋雲萱其實也沒有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到異常惡劣的地步。

    最起碼,她還是在關心別人的。

    譚藝的電話打過來,讓宋雲萱也微微有些詫異。

    在聽完了譚藝的話之後,宋雲萱才開口問他:「為什麼會忽然打電話跟我說這件事?」

    「很簡單,因為我是索菲亞家族那邊的人。」

    宋雲萱微微笑了笑:「幫我向夏姐姐問好,還有喬治。」

    「好。」

    譚藝在那邊應下之後,才將電話收線。

    而宋雲萱看著自己手上的手機,卻是微微沉思起來。

    顧長樂居然認錯人,將護士認成了死去的宋雲佳,還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

    看起來她雅思很害怕宋雲佳回來索命的。

    不過,她跟人醫打了招呼,人醫的用藥也是可以的,居然已經用到了讓顧長樂精神都要錯亂的地步。

    她微微抿唇,想著是不是要人醫先把藥物給稍微停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手裡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將手機拿起來,看見上面的電話號碼,發現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在微微等了片刻之後,她才將手機接起來。

    那邊很快就傳來了讓她覺得熟悉的聲音。

    「宋小姐?」

    宋雲萱覺得詫異的很:「郭董?」

    「您現在可以不用這麼叫我了。」

    「為什麼?」她其實很奇怪這個時候郭玉月為什麼會給她打電話過來。

    郭玉月微微笑了一下,才開口:「我明天就立刻雲城了,這次打電話過來,是想要跟宋總道個別的。」

    宋雲萱聽見她的話,勾起唇角來:「也就是說,我打過去的錢,你已經收到了?」

    「是的。」

    宋雲萱點點頭:「希望你在國外可以生活的愉快。」

    「謝謝。」

    郭玉月在道謝之後,沉默了片刻,然後才收線。

    宋雲萱也是等郭玉月收線之後,才將電話從耳邊拿開的。

    她能明白郭玉月最後沉默了那幾秒的意思。

    她的一生有幾十年都是在佳誠度過的,都是陪著佳誠一起成長的。

    現在,要離開雲城,離開她經營管理過的公司,心裏面自然而然是會有些捨不得的。

    可是,捨不得又有什麼用。

    她現在不從佳誠及早的脫身離開的話,邵天澤知道了她將手裡面股份轉給他人的事情,也一定不會輕易的饒了她。

    到了那個時候,就會陷入到無止境的麻煩裡面。

    倒是不如趁著現在還沒有陷入到麻煩裡面,先自己脫身離開雲城會比較好。

    反正在國外,也可以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而且,也可以離開這個傷心地,不再從這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勾心鬥角。郭玉月看著手機,微微垂了垂眼睛。

    然而,她這樣的決定雖然提前傳達到了宋雲萱的耳朵裡面,卻在宋雲萱之外,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打算。

    宋雲萱手裡握著手機,在想過郭玉月接下來可能會去的地方之後,忍不住就輕輕的嘆了口氣。

    聽見她嘆氣聲的楚漠宸從門口走進來,順手將房門給關上,問她:「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有。」她將手裡面的手機放下。

    然而,這個不走心的回答顯然不能讓邵天澤滿意。

    邵天澤的視線落在她手裡的手機上,看著她:「誰給你打電話了?」

    宋雲萱微微抿了抿唇,思索了一下,才跟她他說實話:「郭玉月給我打電話過來。」

    「說她明天就離開雲城嗎?」

    宋雲萱微微一怔,笑著看他:「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楚漠宸坐在她的病床邊,抬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額頭,似乎是在探她是不是發燒。

    「別緊張,我肯定不會發燒的。」

    「醫生讓我注意一點,我不敢含糊。」

    聽見他這樣說,宋雲萱忍不住抿唇笑起來:「你這樣認真會讓我覺得感動的不行。」

    「既然感動的話,那就親我一下。」

    說著說著,話題就走偏了。

    宋雲萱聽見他這麼說,倒是也沒有被他這話題給難住。

    而是真的輕輕仰頭,在他的唇瓣上面印下一個吻。

    楚漠宸感受到她的吻落在自己的唇畔,腦子裡面變得更加清醒了一些。

    「郭玉月怕邵天澤找她的麻煩,所以選擇離開雲城,而梅七呢?」

    楚漠宸提到梅七,讓宋雲萱忍不住笑了一下;「梅七怎麼了?」

    「我聽說,他去泰國了。」

    宋雲萱微微抿了抿唇,唇瓣雖然還是含著笑意的,但是眼睛裡面的神色卻淡然了許多:「聽說他有約會,原來是約會到泰國去玩兒了。」

    她對梅七的事情全部都裝作是不知道。

    楚漠宸見她是這樣的反應,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

    只是開口道:「好好養身體,不要讓我擔心。」

    宋雲萱看著他認真的眼神,點了點頭。

    她會好好養身體。

    她還沒有看見邵天澤的下場,怎麼可能不去好好養身體呢?

    她要好好的留在雲城,看著邵天澤一無所有。

    ……

    顧長樂被護士拉到精神科,強制性了做完了檢查。

    一做完檢查,顧長樂就要當場爆炸。

    而她的脾氣也變得異常暴躁,在將監察室裡面的一台儀器推到了之後,護士有些苦惱的告訴了醫生。

    醫生也覺得很為難,打電話給院長。

    院長當然也勸不住脾氣比天大的顧長樂,自然而然的,就主動將顧長樂的狀況打電話告訴了邵天澤。

    邵天澤因為警察趕到,而在跟警察周旋。

    現在院長將電話打過來,他便開口:「我馬上過去接她。」

    院長這才放心的收線。

    跟院長的通過結束之後,邵天澤就對著警員開口:「如果要做筆錄的話,請稍等一下,我去將長樂帶過來,一起隨你們回去做筆錄。」

    雖然已經跟院長說好了要給顧長樂的精神診斷狀況上做出修改。

    但是,畢竟這一起傷人事件的影響很不好,做筆還是要去的。

    尤其是要著顧長樂一起過去才更好。

    邵天澤去精神科帶顧長樂。

    顧長樂從精神科看見走過來的邵天澤,就沖著邵天澤快步走過去:「這些人拉著我做這些沒有用的檢查做什麼?」

    顧長樂見她的眼神已經冷靜了許多,開口問她:「你還記不記得你自己傷人的事情?」

    被邵天澤這樣問道,顧長樂才抿了抿唇,沉默著沒有說話。

    既然已經是這種反應,邵天澤相信,顧長樂一定是已經把事情都給想起來了。

    「長樂,警察已經過來了,我們還要過去做個筆錄,你跟著我一起過去。」

    顧長樂抿了抿唇,眼神裡面的擔憂顯而易見:「那個護士現在怎麼樣?」

    「不用擔心,那個護士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你也沒事,我們就是去做個筆錄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顧長樂聽著邵天澤這樣安慰,才輕輕點了點頭。

    同時也非常的懊惱,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瘋,居然就對著醫院裡面的護士開始下殺手。

    但是想到她將護士看成是宋雲佳的事情之後,她又覺得有些背脊發涼。

    忍不住問邵天澤:「天澤啊,我們要不要去給雲佳上個香?」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個提議,顯得有些吃驚:「怎麼忽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覺得有點邪,以前的時候不是很有做過噩夢,但是現在突然就像是鬼上身一樣,還在醫院裡面發瘋傷了人,我總覺得有些古怪。」

    她這樣說,倒是讓邵天澤覺得重視起來:「與其去給宋雲佳上香,還不如讓我帶著你去泰國一趟。」

    「去泰國做什麼?」

    「除降頭。」

    顧長樂皺眉:「你是說,有人給我下了降頭?」

    「我也沒有這樣說,只不過是這樣猜測而已。」

    顧長樂想起『降頭』這兩個字,也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那就這兩天你帶我去一趟泰國吧。」

    「恩。」

    邵天澤這邊應下。

    而顧長樂心裏面卻開始猜測,如果是有人給自己下降頭的話,那麼最恨自己不死的人,究竟是誰?

    她在去警局的一路上都在想這些事情,以至於在做筆錄的時候,很多問題都回答的不是很好。

    只不過,她的身邊有邵天澤。

    只要是有邵天澤在,她就不覺得害怕。

    反正是不管什麼事情,邵天澤都會幫她處理好。

    從警察局做完了筆錄之後,已經有些晚。

    邵天澤驅車送她回醫院,路上又說起盧月跟郭玉月的事情。

    顧長樂聽見他這樣說,才開口:「郭玉月這個老女人老是逆著你的意思去做事,差不多也應該讓他從邵氏滾出去了。」

    「佳誠能夠有今天,少不了她的功勞,要把她從佳誠攆出去,然後讓她將股份跟大權交出來,總是有些困難的。」

    「但是,如果她一直在佳誠礙手礙腳的話,也會印象盧月的發展,與其去信任郭玉月這個老女人,我寧肯去相信盧月在佳誠的能力。」

    顧長樂一口氣說出自己的意見。

    邵天澤聽著顧長樂所說的話,沒有馬上做出回答。

    只是覺得,顧長樂說的這些總沒有顧長歌在世的時候說的更有道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