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九章:公平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九章:公平交易字體大小: A+
     

    聽到杜悠予的話,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轉過身來看著他。

    「你覺得你妹妹翻了人命案子還能被放出來?」

    天台上風大,宋雲萱轉身過來的時候,風從她背後吹過,輕輕揚起了她的頭髮。

    杜悠予微微迷了迷眼睛,看著宋雲萱的模樣,好像也被風將心裏面的怒火稍微澆熄了一些。

    宋雲萱反問的這句話也讓她意識到,自己的妹妹本來就是應該得到這樣的懲罰的。

    雖然這個世界上面又無數不公平的事情,可是,在國內的法律制度卻是相對健全的。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也是自古不變的道理。

    現在晴兒肇事害死了郭玉月唯一的兒子。

    郭玉月自然是不會放過他們杜家。

    只不過,郭玉月得不到邵天澤的幫助,是沒有辦法跟杜家要出這個真兇來的。

    所以,宋雲萱插手進來了。

    杜悠予深諳其中的交易是彼此雙方都樂意達成的條件。

    只不過,他覺得自己仍舊能夠威脅的了宋雲萱。

    「我妹妹能不能放出來,還不是看宋小姐的一句話?」

    宋雲萱聽見他說的這話,唇角又揚起來,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我的一句話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

    「怎麼沒有?」

    「怎麼會有?」宋雲萱臉上笑容不變,語氣卻是冷淡的,「如果我一句話有這麼大的作用,那我就可以讓死去的人起死回生,讓該死的人屍骨無存,你說對不對?」

    杜悠予聽著宋雲萱的話,無來由的,覺得有些背脊發寒。

    宋雲萱的眼睛雖然是笑著的,但是眼底,總是有一種讓人覺得心裡不安的陰冷。

    「宋小姐這樣做,無非是想為了郭玉月出一口氣。」

    宋雲萱不語,只是看著他。

    杜悠予繼續開口:「但是,宋小姐對佳誠的心思如果讓邵天澤知道了,你說邵天澤會不會徹底毀了宋小姐的計劃?」

    宋雲萱默然。

    她想要佳誠的股份,想要從郭玉月的手中得到那筆股份。

    但是,如果邵天澤知道了她跟郭玉月之間的交易,自然而然的是要從中阻攔的。

    到了那個時候,自己收購郭玉月手中的股份就會受到很大的阻力。

    而這些阻力,有很大的可能會讓她失敗。

    杜悠予說這句話,是想要威脅她。

    她眼眸中的笑意斂起,寒意更甚。

    「杜少這樣說,是想要威脅我咯?」

    杜悠予也不否認,直接開口:「我不過是想要保我妹妹不坐牢而已,她正值年輕美貌的時候,戀愛都還沒有談過,怎麼能去坐牢?」

    宋雲萱冷笑。

    這個世界上正值年輕美貌卻不能享受人生美好的何止是杜晴兒一個。

    被撞死的郭玉月的兒子也不過是才二十歲而已,人家大學都還沒有念完,就已經被杜晴兒的車子送到了棺材裡面。

    這筆賬,難道就不讓算清楚了嗎?

    「那杜少到底是一個什麼意思?」

    杜悠予聽見宋雲萱這樣問,便開口:「其實很簡單,我們杜家已經為我妹妹找了頂罪的人,只要宋小姐不在中間阻攔,我就可以讓我妹妹脫離牢獄之災,而宋總想要收購郭玉月手中股份的事情,我也不會告訴邵天澤。」

    「可是,我跟郭玉月做下的交易卻是跟這個恰恰相反的,」宋雲萱看著杜悠予皺起的眉毛,不疾不徐的開口,「她跟我說,如果能讓你妹妹伏法坐牢,就把手裡面的股份全都給我,你說,我要是放了你妹妹,豈不是沒有辦法得到我想要的?」

    「被邵天澤知道了,你就算是不放我妹妹,也一樣得不到你想要的。」

    杜悠予語氣冰冷,提醒宋雲萱要想想清楚再做決定。

    宋雲萱微微抿了抿唇,故作苦惱:「我的確是覺得邵天澤很棘手,不過……」

    她略略停頓了一下,才抬起頭看著杜悠予,問他:「杜少,你覺你我斗得兩敗俱傷之後,你妹妹在監獄裡面會怎麼樣?」

    這句話,讓杜悠予猛地一愣。

    接著,整張臉上的神色就變得極其難看。

    宋雲萱想要要郭玉月手裡面的股份,是絕對不會放了他妹妹的。

    可是,他也不甘心杜家被耍了之後,妹妹還進監獄的事情,所以會跟邵天澤高密,告訴他郭玉月跟宋雲萱之間的交易。

    這樣,宋雲萱得不到郭玉月手裡面的股份。

    而他杜家也救不出杜晴兒。

    兩敗俱傷之下,宋雲萱之後的計劃還會有影響,惱怒之下,定然不會讓杜家好過。

    杜晴兒在監獄裡面,杜家的勢力無法保護她,自然會吃不少的苦頭。

    宋雲萱這句話,無非是想要告訴他。

    只要他敢跟邵天澤那邊說不該說的話,就讓杜晴兒在監獄裡面無法安生。

    這也是夠卑鄙的。

    看著杜悠予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宋雲萱也明白,杜悠予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站在杜悠予的對面,臉色變得平淡,語氣也十分平靜的開口:「杜少還是不要跟我談條件了,你妹妹坐牢如果坐的安全,也比在外面跟著杜家受苦要好很多。」

    杜悠予眉頭皺緊,盯著宋雲萱。

    宋雲萱看見他盯著自己,又笑了一下:「當然,如果令妹進了監獄,而杜少又沒有威脅我的話,杜家還是一如既往,不會有什麼不順的。」

    杜悠予抿直了唇瓣,放在身側的拳頭也不自覺的攥緊。

    宋雲萱看見他沉默不語。

    便知道,他是默認了這次談判的結果。

    能跟杜悠予做下這樣的談判結果,也是很令人滿意的事情。

    她看著杜悠予:「如果杜少默認了這個結果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宋雲萱轉身往天台下面走。

    在要離開天台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麼事情一樣,轉過身來看著杜悠予:「對了,之前暗殺你不過是一場戲,給你打了一天一夜的鎮定劑,還把你弄昏關在重症監護室的事情,實在有點抱歉,不過,那也是我非得做的事情。」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如何能讓杜悠予被暗殺的消息傳出去。

    如何能讓杜家的人在慌亂之後,聯想到自己的女兒在國外有危險,然後迫不及待的將女兒從國外找回來。

    如果不是這場暗殺戲碼在雲城被傳開。

    那她是沒有辦法這樣的順利的完成跟郭玉月之間的約定和交易的。

    雖然是算計了昔日的朋友。

    可是,在這個商場上面,風雲變化,人心難測。

    連夫妻都可以互相加害,朋友又有什麼可以信任的呢?

    她進入電梯中,因為想到這些事情,頭疼的居然更厲害了一些。

    楚漠宸就在電梯旁邊等著她,唯恐她出什麼事情一樣,看見她從天台上下來,便應了上來。

    「你沒事吧?」

    宋雲萱笑笑:「我能有什麼事情?」

    「男人被耍的時候,總是會衝動一些的,我擔心……」

    他擔心杜悠予會對宋雲萱做出什麼偏激過度的事情,因為,杜悠予也是一個男人。

    但凡是個男人,總是厭惡被女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

    宋雲萱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回應他:「不會出事的,杜悠予不是一個衝動的人。」

    她正是看中了杜悠予的性格,所以才會按著楚漠宸提出的主意,來制定接下來的計劃。

    如果杜悠予的性格不是這樣深思熟慮的話,她也不會親自過來跟杜悠予談他妹妹的事情。

    宋雲萱的手指按在太陽穴上面,輕輕揉著。

    楚漠宸看見她這樣的動作,忍不住蹙了蹙眉:「你最近頭疼的似乎越來越厲害了。」

    宋雲萱不以為意:「大概是因為想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就會頭疼的越來越厲害。」

    「我帶你去心腦科看看。」

    楚漠宸伸手拉住她的手指便要把她往心腦科拉。

    宋雲萱聽見『心腦科』這三個字,就無來由的一陣反感跟惶恐。

    上一世的顧長歌,何嘗不是對心腦科這三個字恨透了呢。

    「我不去看了,一點小毛病,不礙事的。」

    她抿唇微笑,轉眼看著楚漠宸:「事情都辦的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醫院裡面這個消毒水的味道,我聞著很難受。」

    楚漠宸看她抬手捂著鼻子。

    從口袋裡面掏出一塊整潔的白色手帕,遞給她:「捂住鼻子吧。」

    宋雲萱笑吟吟接過去,然後將手帕捂在鼻子上面,手帕上面又一種淡淡的香水味兒。

    很清淡,卻很溫馨。

    就像是楚漠宸現在給她的那種感覺,平淡,溫馨,但是可靠。

    以前的時候,她總想著,如果楚漠宸只是跟他互相利用,而是不談感情那該更好。

    但是現在,她不再是那樣覺得。

    楚漠宸雖然是出生在這樣的富貴豪門,但是,她跟別的豪門少爺公子哥並不一樣。

    他很專情。

    即便她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但是楚漠宸,終歸喜歡的都是一個靈魂。

    真正用情的,也是一個靈魂。

    她抿唇不語,手帕捂在鼻子上面,抬手牽住楚漠宸的手指,跟她一起往醫院外面走。

    楚漠宸被宋雲萱主動簽注手指,微微愣了一下。

    之後,便定下神來,手指握緊宋雲萱的手指,同她一起從醫院裡面離開。

    就算是宋雲萱,也以為頭疼真的是因為醫院的消毒水味道太過刺鼻。

    但是,回家的路上開了窗戶通風,她還是覺得腦子刺痛的厲害。

    手指揉按著太陽穴,等回到家裡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腦子裡面就像是有一個漩渦,在慢慢的變大。

    然後將她腦子裡面的東西都開始攪渾。

    她疼的唇瓣發白。

    楚漠宸擰著眉毛:「你是不是頭疼的厲害?」

    「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馬上叫醫生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