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二章:收買股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二章:收買股份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在楚家過夜,本以為楚漠宸會有所收斂,畢竟楚父跟楚母都在家裡。

    然而,她還是高估了楚漠宸的自制能力。

    一夜碾轉,他磁性沙啞的嗓音在她耳畔頻頻響起。

    除了說些曖昧的情話之外,甚至還有些讓她羞怒的言辭。

    第二天早上一醒過來,他就欺身壓上來。

    宋雲萱皺緊了眉毛,對他的行為十分不滿:「昨晚一夜還不夠?」

    「讓你叫的大聲點,你卻一點聲音都不肯出,掃興。」楚漠宸的唇瓣在她細膩的脖頸上輕輕嘬了一下。

    宋雲萱用力將他推開:「好了,別鬧了,這地方容易讓人看見。」

    「有什麼關係,你都已經是我的人了,整個雲城都知道。」

    宋雲萱瞪他一眼,將床邊的浴袍拿過來往身上一裹,便往浴室裡面走。

    楚漠宸在床上半坐著,屈膝看她的背影。

    看了片刻之後,還是下床,一起跟著進了浴室。

    楚家的早餐時間很準時。

    楚父跟楚母在餐廳里用餐。

    但是楚漠宸跟留給宋雲萱的位子上面,卻是空著的。

    楚父微微皺了皺眉。

    楚母笑著開口:「年輕人懶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總也不能忘了早餐的時間。」楚父心裡有所擔憂。

    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無可厚非,也沒有過錯。

    但是,如果喜歡的太過,因為這個女人而耽誤了正常的規律跟判斷,那就讓人有些擔心了。

    楚母倒是溫和的勸他:「漠宸將楚氏打理的井井有條,跟雲萱交往了也不是一天半天,你又何必擔心這麼多?」

    畢竟是夫妻,楚父皺一下眉頭,楚母都能夠猜測到楚父擔心的是什麼。

    聽到妻子這樣勸,楚父的眉頭才稍微鬆開了一些。

    楚母又開口:「雲萱的出身跟在宋家的事情我也是都清楚的,一個冷靜理智的女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做什麼才是對自己的丈夫好?」

    楚父心裡的擔憂被楚母一點點的撫平。

    眉頭也緩緩鬆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漠宸跟宋雲萱進了餐廳。

    宋雲萱穿了一件圓領襯衫,搭配了一件柔軟的羊毛小衫。

    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襯衫遮住了潔白的脖頸。

    不用想都知道,昨天晚上是發生了什麼。

    楚父安靜的吃飯,宋雲萱跟楚漠宸向著楚父楚母道早上好。

    楚母從頭到尾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

    在宋雲萱吃飯的時候,還問她:「你們兩個商量好了婚期嗎?」

    宋雲萱還未開口。

    楚漠宸那邊便出聲:「這個月有些急事要忙,還是等下個月在辦婚禮吧。」

    楚母對這個答案十分滿意。

    「也好,中間留下一個月的時間來準備,等你們結婚的時候,也不顯得倉促。」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

    但是轉頭卻也看了楚漠宸一眼。

    他倒是真的很自信,相信能在一個月之內,就讓她懷孕。

    楚漠宸喜歡宋雲萱。

    楚父跟楚母自然也不會阻攔自己的兒子給宋雲萱一個名分。

    商定了婚期的時間,宋雲萱才在吃完早飯之後被楚漠宸送回宋氏。

    路上,宋雲萱想到昨天楚漠宸跟楚父在房間裡面商量的事情,輕輕開口問他:「昨天商量的,是關於我們的事情嗎?」

    「我跟我爸?」

    「恩。」

    宋雲萱看他,眼睛清明。

    楚漠宸微微抿了抿唇,才開口:「不是,是些公事。」

    「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在楚氏,尋常決定都是楚漠宸來做的。

    除非真的有了他一個人不能決定的大事,才會驚動楚父跟他一起來商議。

    既然楚父跟他一起商議了,那麼多半這件事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只不過,這麼重要的事情,楚漠宸並不想要告訴她,巧妙的將話鋒一轉,囑咐她:「還有一個多月你就要嫁到我楚家來了,還是好好準備一下比較好。」

    「恩。」

    既然他把話鋒給轉移了,宋雲萱自然是明白他不願意跟自己說這件事。

    抿了抿唇,就開口:「我會好好準備的。」

    嘴上雖然這樣說,表現的也十分善解人意。

    但是她還是在返回宋氏之後,將梅七叫到了身邊:「最近雲城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這段時間的注意力都放在宋雲佳的身上,雲城發生的事情難免有一些是她顧忌不到的。

    而梅七卻對雲城的事情有所關注,她要問的話,自然而然的就選擇去問問梅七。

    梅七聽見她問,才開口:「我聽說,佳誠電子出了問題。」

    宋雲萱眉毛一皺,追問:「你說的是顧氏旗下的佳誠電子?」

    「現在,應該叫做邵氏了。」梅七提醒她。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擋住眼底陰翳跟不悅,「是,現在是應該叫做邵氏了。」

    梅七繼續道:「佳誠電子的公司董事郭玉月病的很厲害。」

    「這樣啊。」

    宋雲萱低低應了一聲。

    腦子已經開始飛速轉動,在想這件事情可以給自己帶來的利益。

    郭玉月是個手段凌厲的女強人,她所管理的佳誠電子在顧氏龐大的旗下產業裡面有著巨大的盈利面積。

    而且,顧長歌生前的時候對郭玉月十分賞識。

    但是,郭玉月是個沒有丈夫的單身女人,而且,還帶了一個孩子。

    從顧長歌提拔她做了佳誠電子的董事長,一直到現在,已經經歷了足足十年的時間。

    她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她忽然病倒,這就有些蹊蹺了。

    「我聽說郭玉月十分注意保養,在坐穩佳誠總裁的位置之後,就很少熬夜加班跟出差了,怎麼會忽然病了?」

    「她兒子出車禍去世了。」

    宋雲萱沉默下去,半晌沒有再說話。

    打垮一個女強人最快捷的辦法是什麼?

    就是將她生活前進的精神支柱毫不留情的折斷。

    一個單身女人不肯再嫁,一個人在事業上拚命打拚,為了的還不就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現在那個孩子沒有了。

    已經到了中年的郭玉月又怎麼能夠支撐下去?

    「我覺得我應該去看看她。」

    梅七點頭:「是應該去看看,郭玉月的手裡面,握著佳誠電子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如果能夠將她手裡面的股份跟一些散股受到手裡面的話,對邵氏會是非常大的損失。」

    「那就屬於強制收購了。」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雖然我是想要這麼做,不過,現在還是去看看郭玉月更好。」

    宋雲萱讓梅七查了郭玉月住院的地址。

    並且問了主治醫生關於郭玉月的病情。

    主治醫生知道宋雲萱的身份之後,並沒有多做考慮,便把郭玉月的病況都告訴宋雲萱了。

    宋雲萱之後才問醫生:「我能不能去看看郭董?」

    醫生點頭:「不知道病人願不願意見您?」

    「那你就告訴她,是顧長歌的朋友想要見她。」

    醫生聽見她這樣說,就依言去了。

    她跟梅七在病房門外等著。

    沒過多久,醫生就從病房裡面走出來,然後告訴她:「郭董想要見見您。」

    宋雲萱點了點頭,推開病房的房門進去。

    梅七在外面等著。

    宋雲萱對醫院的病房並不陌生,只不過,像是郭玉月這種消毒水味道重到刺鼻的實在是見得不多。

    她抬起手,微微捂了一下鼻子。

    郭玉月半坐在病床上,看見宋雲萱走進去,便移動視線,看向她:「宋小姐?」

    宋雲萱被她叫到,開口:「郭董。」

    郭玉月扯了扯唇角:「一個虛名而已,誰喜歡這個職位誰就拿去好了,我不要了。」

    「那佳誠的股份呢?您還要不要?」

    郭玉月臉上本來是無所謂的模樣。

    聽見宋雲萱說起佳誠的股份,微微怔了怔,之後才皺著眉毛看向宋雲萱:「你要收購我手裡握著的股份?」

    「您賣嗎?」

    「這麼大的事情……」

    「股份賣給我之後,您也可以去國外休養生活,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價錢。」

    郭玉月抿唇,不願意說話。

    她為什麼要去賣股份呢?

    兒子死了之後,她已經沒有了挂念,如果要辭職,不去工作的話,只要有手裡面的股份,每年的分紅也足夠讓她揮霍到老。

    而賣了股份,換來的就只有一堆錢。

    這堆錢是有數的,花完就再也沒有了,不像是手裡面握著股份,來的安穩。

    宋雲萱看她沉著眸子不說話。

    便走近她,看著她的眼睛:「雖然佳誠電子一直以來都很低調,但是對顧氏的盈利來說,卻是非常的重要吧?」

    郭玉月在喪子之後心情悲痛,身體也不好,但是她的腦子非常的清醒。

    「你想要做什麼?」

    「整垮邵氏。」宋雲萱這句話說的輕鬆明白。

    這麼容易就說出來的原因讓郭玉月都一愣:「你?整垮邵氏?」

    她好像覺得自己聽見了一個笑話,嘲諷的扯了扯嘴角:「你未免把邵氏想的太簡單了,那麼大的一個集團,怎麼可能被一個毫無威脅的宋氏給整垮。」

    宋氏的能力太過微弱,想要跟邵氏作對,猶如螳臂當車。

    她對宋雲萱的話只是覺得可笑至極。

    宋雲萱拉了椅子坐在郭玉月的病床邊,看著她開口:「如果這麼大的集團,從內而外的開始腐敗,你覺得,它能撐多久?」

    「雖然現在已經更名為邵氏,管理者也從顧長歌變成了邵天澤,但是,邵氏就是邵氏,不會從內而外的腐爛的,你要是還在做擊垮邵氏的白日夢,不妨好好清醒一下。」

    「要是放在以前,我也不相信邵氏會從內而外的腐敗,但是,現在顧長樂進了邵氏的高層,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郭玉月聽見宋雲萱的話,眉毛一緊,驟然沉默下去。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