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九章:長樂入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九章:長樂入院字體大小: A+
     

    輿論是很奇妙的東西。

    有時候可以輕而易舉的操控大眾輿論的方向,而有的時候,你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讓大眾的視線從你的身上離開,然後停止你對的指指點點。

    宋雲萱在備受指點之後,緊接著邵天澤姐感受到了這種被輿論指點關注,明朝暗諷的感覺。

    宋雲萱在周一的早上發表了自己對大姐宋雲佳去世的悲痛跟惋惜。

    而在報道之中,每一句話的字裡行間,都巧妙的暗示著眾人去聯想邵家的邵天澤。

    宋雲萱的手下本來就有繁星雜誌社這樣舉足輕重的媒體幫襯。

    只要在這其中稍微引導一下,就可以讓輿論輕而易舉的轉移到邵天澤的身上。

    就算是沒有明明白白的說出邵天澤跟宋雲佳的死有直接關係,只要在其中稍微暗示幾句,也能夠讓人將視線轉移到邵天澤跟宋雲佳的往事跟謠言上面去。

    宋雲佳雖然已經去世,葬禮也已經辦了。

    但是她的死所帶來的影響,卻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消散的。

    邵天澤看著雲城早報上面接連三天都是對宋雲佳死因的分析,已經是煩躁至極。

    恰好這個時候,顧長樂又拿著手機從樓上走下來,對著他抱怨:「你看看雲城這些媒體,捕風捉影的都已經把我們邵家給牽扯進來了。」

    她說完這句話,就有些生氣的將手機推過去給邵天澤看。

    邵天澤正在吃早餐,雖然胃口的確是不好。

    但是,看見顧長樂手機屏幕上面的媒體報道之後,就更沒有胃口了。

    邵天澤將手裡面的三明治放下,然後起身往外走。

    顧長樂看見他往外面走,有些著急的叫住他:「你早點還沒有吃完?」

    「上班的時間到了。」

    「我送你出門。」顧長樂殷勤備至,照顧的十分周到。

    但是邵天澤從出門到上車,然後再到驅車離開邵家,整個過程,臉上都沒有一點緩和的表情變化。

    邵天澤心裏面很清楚,邵家的確是跟宋雲佳的死有關。

    而輿論杜撰如果不去阻止的話,也會越來越厲害。

    如果去阻止的話,就會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而且,搞不好就算是去拍公關團隊來壓制這個流言,也未必能夠贏得過宋雲萱。

    歸根究底,想要阻止輿論方向,還是要去找那個製造輿論的人。

    而他,不用深思,就能夠清楚的知道,這個製造輿論的人就是宋雲萱。

    他在進入邵氏之後,邵氏的員工就紛紛沖她點頭。

    秘書走過來,輕輕開口問她:「邵董,之前雲城早報約了對您的專訪。」

    「推掉。」他想都不想的就讓秘書幫他將這個專訪給推掉。

    這個時候約的專訪,除了去問宋雲佳的死因,還能對他專訪一些什麼呢?

    秘書皺眉,有些為難:「但是,我已經替您答應下來了,邵董您看……」

    邵天澤之前對所有媒體特約的專訪都會來者不拒,所以秘書就擅作主張幫他將專訪給答應下來了。

    這次突然拒絕,讓秘書有些不明所以。

    而邵天澤聽見秘書說已經接下來了,視線立刻就陰冷的轉到了秘書的身上:「去人事部領三個月的薪水,你被解僱了。」

    他說的無比乾脆。

    而邵天澤在跟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抬手給人事部打電話:「幫我找一個新的秘書,要那種不會替上司上是擅作主張的。」

    邵天澤的心情極差,被解僱的秘書幾乎連求情的勇氣都沒有,就白著臉去人事部領了薪水收拾東西走人。

    她的心情不好,人事部的人從他那冷冰冰的語氣之中就已經聽出來了。

    那個叫做遲芳的秘書在收拾東西的時候,還有周圍的同事同情的向她問了幾句。

    其中公關部的部長走過來看見她正在收拾東西,忍不住多問了一句:「你辭職了?」

    遲芳剛好跟人事部的部長有些熟悉,被問到的時候,也不過是苦笑了一下,便回答:「做錯了的點事情,被解僱了。」

    公關部的部長聽見之後,微微抿了抿唇,然後忽然給遲芳想出一個主意來:「現在的工作也不好找,你不如去求求邵董,讓他原諒你這一次。」

    「你是沒有看見邵董當時的樣子,我做的事情這次太不合他的心意,他不會原諒我的。」

    遲芳收拾好了不多的東西,抱著紙箱就要離開。

    那個公關部的部長看見遲芳抱著箱子往外面走,便緊走了兩步送她出去:「我送你下樓。」

    遲芳點了點頭,跟他一起往外走,進了電梯之後,電梯裡面沒有人。

    公關部部的部長才對著遲芳開口:「你這工作要是求邵董肯定是沒有轉圜的餘地,但是如果你去找邵董身邊的那位,就能夠保住這份工作。」

    遲芳在邵天澤的身邊做了兩年的秘書,現在被人事部的部長這麼一點,自然就明白了要去找誰。

    「你是說,去找顧長樂?

    「去找顧小姐的話,肯定能夠保住這份工作的。」

    公關部的部長這樣一說,遲芳也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便點了點頭,謝他:「謝謝你給我出了這個主意,我去邵家找顧小姐試試看。」

    公關部部長的話讓遲芳覺得自己這份工作有了重新拿回來的希望。

    遲芳也不敢耽誤,在離開邵氏總公司之後,便去邵家找顧長樂。

    顧長樂正在想著怎麼進去邵氏更合適,沒想到這個時候遲芳就找上門了。

    她聽了遲芳的話,眼睛亮了亮。

    遲芳看見顧長樂眼睛裡面的亮光,還以為這件事情是有轉圜的餘地,沒有想到,也不過是剛說了。

    那邊顧長樂就開口:「這件事我幫不了你。」

    顧長樂直截了當的拒絕讓遲芳的眼神一黯。

    但是說完這句話之後,顧長樂卻又話鋒一轉,開口道:「雖然這件事我幫不了你,不過,我卻可以幫著你謀求一份新的工作。」

    遲芳聽見顧長樂的話,眼神立刻就重新煥發出光彩來。

    顧長樂看著遲芳的眼神重新發出神采,笑眯眯的開口:「是這樣的,我手下還有一個服裝品牌公司,是一個自主品牌,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去我的公司繼續工作。」

    遲芳聞言,立刻點頭,滿臉感激的對著顧長樂開口:「謝謝顧小姐,謝謝顧小姐可以給我這次機會。」

    顧長樂一臉和善,笑眯眯的將遲芳送走了之後,才將臉上那和善的笑意給卸下來,接著冷笑了一聲:「這個秘書走的倒正是時候。」

    她一點都不希望這個秘書可以重新回到邵氏做邵天澤的秘書。

    邵天澤將遲芳解僱,接下來,這個董事秘書的職位就會空下來。

    她顧長樂賦閑在家,現在有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如果開口去找邵天澤的話,邵天澤總沒有理由去繼續拒絕她了吧?

    這樣想想,顧長樂就覺得前面的一切都光明的很。

    邵天澤的心情很不好,在邵氏的一整天,都像是一塊時刻散發著寒冬冷意的冰塊。

    邵天澤回家之後,雖然將這一身的冷意收斂了一下,但是效果並不怎麼好。

    顧長樂在吃飯的時候,還是一邊給他夾菜,一邊開口問他:「怎麼心情不好嗎?」

    邵天澤搖搖頭:「沒有。」

    顧長樂將菜夾到他的碗裡面,溫柔道:「嘗嘗這個,這是你喜歡吃的。」

    邵天澤看著碗裡面的清蒸魚,輕輕笑了笑,說了聲謝謝。

    顧長樂看邵天澤的心情稍微的好一點了,這才開口:「今天,有個叫遲芳的姑娘過來找我了。」

    她說出遲芳這個名字,就引得邵天澤將視線往她這邊移了過來。

    看見邵天澤朝著她看過來,她才笑了笑:「遲芳說是你的秘書。」

    邵天澤點了點頭,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角,之後才問她:「遲芳來找你做什麼?」

    其實,不用問都知道遲芳是來找顧長樂做什麼。

    遲芳剛剛被解僱,而邵氏董事長秘書這個職位的薪水又是高的讓人心生留戀。

    這次遲芳過來找顧長樂,自然而然的是要過來請顧長樂給她求求情,讓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去。

    顧長樂也不賣關子,直接實話實說:「這個不是很顯然的事情嗎?遲芳不想要離開邵氏,想要讓我幫她求求你。」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開口:「遲芳跟我兩年了,我也不想要解僱她,但是她最近工作老是心不在焉,很多決定都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幫我擅作主張,我已經提醒過她幾次了,但是沒見她改過。」

    這番話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個意思就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原諒遲芳。

    更別想著讓遲芳再回到原來的職位。

    顧長樂聞言,臉上有些遺憾:「雖然我是答應了幫她爭取一下這個工作崗位,但是既然你這樣說的話,我也覺得遲芳沒有什麼必要再回去做你的秘書,身邊有個這樣的秘書,確實心情不好。」

    顧長樂見邵天澤吃完了飯,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然後取了湯勺,給邵天澤盛了一碗海鮮湯:「吃晚飯之後,喝一碗湯,我覺得這個湯還不錯。」

    顧長樂起身給邵天澤盛湯,纖纖玉指抓著湯勺,溫柔的動作讓邵天澤覺得心曠神怡。

    然而,她手指握著湯勺,那一湯勺的湯還沒有倒在邵天澤的碗裡面。

    身子就一晃,將湯勺裡面的湯都灑了出來。

    邵天澤看見湯灑了,立刻緊張的問她:「你怎麼了?」

    顧長樂輕輕搖了搖頭,努力的想要站直了身體,然而,最後還是抵抗不住一樣,手裡的湯勺一松,身體就歪了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