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八章:輿論矛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八章:輿論矛頭字體大小: A+
     

    宋雲佳的葬禮不算是鬧得滿城皆知,也起碼讓大半個雲城都知道了宋雲佳的葬禮已經舉行。

    宋雲萱穿了一身黑衣,在宋雲佳下葬[的時候,給宋雲佳扔了一朵白玫瑰。

    宋雲瑩滿目凄涼,挺著個大肚子,幾乎都要站不住。

    而葉美琪更是在女兒下葬的時候,哭暈過去了。

    梅七一直都守在宋雲萱的身邊,看著宋雲萱的表情。

    宋雲萱很平靜,眼睛看著宋雲佳入土,只是眯了眯眼睛。

    跟被海葬了的顧長歌比起來,宋雲佳算是好多了,最起碼,她還有一隻小盒子盛著骨灰。

    而顧長歌,除了一片海水,跟散掉的骨灰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宋雲佳最後落了這樣一個下場,差不多也應該知足了。

    她抿唇看著宋雲佳入土,而旁邊一眾前來弔唁的親朋好友,都是清一色的面露悲傷。

    邵天澤作為宋雲佳的摯友跟同事,自然沒有顧長樂離開的那樣迅速跟無情,他一直看著宋雲佳下葬之後,才乘坐專車離開。

    楚漠宸來的略微晚了一些,但是雲城媒體關注的重點是不會放在楚家的身上的。

    因為就算是有人想要將重點放在楚家的身上,宋雲萱也不會允許對方那樣做。

    她在回家之後,就替葉美琪訂了回去瑞士的機票。

    葉美琪傷心過度,從宋雲佳下葬的當天下午,一直昏睡到了晚上的三點鐘。

    而且在三點鐘的時候,還從房間裡面跑出來,去家裡面的吧台喝酒。

    喝醉了之後,就去抱著宋岩的牌位哭。

    宋雲萱本來也沒有睡著,在半夜的時候,被家裡的傭人叫起來。

    傭人臉上還有些擔心的模樣。

    她不等傭人將具體的事情說出來,就已經聽見了老宅裡面女人的陣陣哭聲。

    聲音悲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鬧鬼了。

    家裡面的傭人睡得淺的都被葉美琪的哭聲給吵醒了,但是葉美琪又是家裡面的夫人,傭人們也不敢多說什麼,沒辦法,就只能過來找宋雲萱。

    宋雲萱穿著睡衣,聽見那哭聲,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我大姐詐屍了?」

    傭人連忙搖頭,解釋:「不是的,宋小姐。」

    「那這鬼哭聲是怎麼回事?」

    傭人解釋:「是夫人在抱著老爺跟大小姐的牌位哭。」

    宋雲萱點點頭:「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

    宋雲萱打發了來通知她的傭人,然後去房間裡面找了披肩披上,準備出房間。

    但是才剛離開床邊一步,楚漠宸的手指就伸出來抓住了她的手腕:「哪兒去?」

    宋雲萱低頭看見他的手指抓著自己的手腕,有些無奈:「我還以為你是睡熟了。」

    「本來是睡熟了,不過你一開門,門外傳來的聲音,就讓我睡不著了。」

    「我正要過去看看。」宋雲萱問他,「你是繼續睡,還是跟我一起過去。」

    「一起去吧。」

    楚漠宸從床上起來。

    宋雲萱從旁邊也拿了他的外套幫他披上。

    感覺到宋雲萱將外套披在他的身上,楚漠宸的視線也不由自主的全都放在了宋雲萱的身上。

    宋雲萱被他看著,微微迷了迷眼睛:「怎麼了?」

    「沒有。」

    她敷衍說沒有,其實心裏面卻已經被宋雲萱這不經意間的溫柔舉動而震撼到。

    宋雲萱現在跟以前大不一樣,若是在從前,宋雲萱斷不會像是妻子照顧丈夫一樣將他照顧的這麼周到體貼。

    但是現在,宋雲萱的每一個舉動,都溫柔的像是他已經娶進了家門的妻子。

    她從前的強硬跟倔強,已經被一點點的軟化。

    這讓他覺得有些歡喜,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擔心。

    宋雲萱拉著他的手往外面走。

    楚漠宸的手指下意識的將她的手指包裹在掌心裏面。

    兩人的溫度通過手指彼此傳遞。

    宋雲萱在到達供奉宋岩牌位的房間時,停下了腳步。

    楚漠宸也自覺,開口對她道:「我在外面等著你。」

    宋雲萱仰頭,輕輕寵著她笑了笑:「我去勸勸她。」

    雲城跟港城本來就是隔海相望的城市,彼此之間相同的人文傳承跟習俗也不少。

    其中,一些守舊的商業世家跟古舊名門,依舊會延續著在家裡面設置牌位供奉先人的習慣。

    而宋岩自從去世之後,牌位就一直在家裡面供奉著。

    葉美琪酒喝多了,在那房間地面的蒲團上面坐著,然後一手抓著宋岩的牌位,絮絮叨叨的開口職責:「我這一輩子,並沒有跟著你享多少福,你在外面找了女人,生了孩子也就算了,我統統都不跟你計較,可是,你為什麼不把雲佳照顧好?」

    她說著,就忍不住流出眼淚來:「雲佳她還沒有結婚,沒有生個孩子,怎麼突然就想不開這樣自殺了?」

    宋雲萱站著她的身後,她渾然不覺,還是在喋喋不休的對著牌位說話。

    「雲佳不會自殺,我不相信雲佳這個孩子回一聲不響的就自殺,雲佳一定是被什麼人害死的?你告訴我,你問問雲佳,你問問雲佳是被誰害死的,我要幫女兒報仇,我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幫女兒報仇!」

    她對著牌位自說自話。

    好像那個牌位真的能夠顯靈告訴她宋雲佳是被誰害死的一樣。

    宋雲萱在她的背後看著她將耳朵貼在牌位上面,看著她去質問那個牌位,心裏面多多少少都有些恨奇怪的感覺。

    宋雲佳雖然害死她,但是她的母親卻一直在國外生活,並不知道她做下的這些惡事。

    如今宋雲佳死了,她的母親遺留在世上,想起女兒,就會覺得悲痛欲絕。

    今天有這樣的反應,也是正常的。

    宋雲萱走過去,輕輕蹲在她的身邊,叫她:「媽?」

    葉美琪突然被叫到,茫然的轉過頭來,就看見宋雲萱爭面對面看著她。

    葉美琪微微愣怔了一下,不知道是眼花了,還是因為喝多了酒出現了幻覺,竟然將手裡面的木質牌位往地面上一丟,就伸手抱住了宋雲萱。

    並且還抱著宋雲萱邊哭邊叫宋雲佳的名字。

    宋雲萱聽見她的哭聲,輕輕垂了垂眼睛,然後用手拍了拍葉美琪的背,以作安撫。

    「好了,媽,不要哭了,夜深了,你該回去休息了。」

    「雲佳,雲佳你沒有死對不對?」

    葉美琪情緒激動,聽見宋雲萱的話,就放開她,然後雙手摸著宋雲萱的臉頰,仔仔細細的看她的五官面容。宋雲萱也看著葉美琪,輕聲的解釋:「媽,我是雲萱。」

    葉美琪聽到宋雲萱的解釋,眼神有一瞬間的茫然:「雲萱?你不是雲佳嗎?我的雲佳呢?雲佳在哪兒?」

    葉美琪意識到自己抱著的並不是宋雲佳,而慌亂的四處看,想要繼續找到宋雲佳。

    宋雲萱想要繼續跟葉美琪解釋,然後勸著葉美琪回去房間休息。

    可是,葉美琪卻開始在房間裡面抱著宋妍的牌位亂跑。

    她想要抓住葉美琪,葉美琪就開始亂叫。

    模樣就像是傷心過度已經瘋掉了一樣。

    門外的楚漠宸看到這幅景象,走進來二話沒說,就一記手刀劈暈了葉美琪。

    眼看著葉美琪的身體軟軟的倒下去。

    宋雲萱趕忙伸手接住葉美琪,然後皺眉看楚漠宸:「怎麼說動手就動手?」

    「這樣她就不會發酒瘋了。」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楚漠宸看著宋雲萱扶著葉美琪很費力,伸手將把葉美琪給抱了起來,然後抱著葉美琪往樓上走,顯然是要把她送回房間裡面去,「你要是任她發酒瘋,她不知道要哭到什麼時候。」

    「自己的親生女兒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會傷心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宋雲佳卻是自殺的。」

    「那不過是警察表面上的說法而已。」

    「你作為宋家的當家人,也已經認同了這個說法。」

    「不認同的話又有什麼辦法?」宋雲萱自嘲的笑了笑,「我們手裡面又沒有什麼證據。」

    楚漠宸也沉默下去。

    宋雲萱跟著邵天澤往樓上走,看著邵天澤將葉美琪放在房間的床上,然後過去替葉美琪將被子蓋好,然後才退出房間。

    楚漠宸跟她一起回卧室,等躺在床上了,楚漠宸才問她:「你打算怎麼安置葉美琪?」

    「雖然葉美琪不是我的親身母親,不過我也會為她養老送終的。」宋雲萱將被子拉了拉,看著天花板開口,「我打算明天就送她回瑞士,縱使失去女兒的事實會讓她覺得很傷心,但是要接受的事情終究還是要接受的。」

    楚漠宸將她往懷裡面拉了拉:「你倒是把事情想得很明白,可是邵天澤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彼此都已經把對方當成了水火不容的敵人,表面維持的和平也被撕裂之後,當然是兵戎相見。」

    「現在就跟對方兵戎相見,會不會太早了一點?」

    楚漠宸的話讓宋雲萱略微思索了一下。

    「是早了那麼一點兒。」

    宋雲萱開口。

    然後又說:「那就再陪他演一段時間好了。」

    宋雲佳突然自殺,宋家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宋雲佳的死在兩天之間,被各種媒體深扒,找出了重重疑點。

    作為宋家的當家人,宋雲萱沒有深究宋雲佳的死因,自然而然的被雲城的吃瓜群眾們紛紛指指點點。

    宋雲萱面對指點,不能坐以待斃,自然是要公開解釋一下。

    記者招待會顯得排場太大,而在報社公開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卻是很必要的。

    只不過,公開發表的這個看法,令輿論的矛頭,慢慢的就轉移到了邵天澤的身上。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