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六章:雲佳葬禮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六章:雲佳葬禮2字體大小: A+
     

    顧長樂前面說了那麼多話,其實不過都是為後面這個要求做鋪墊而已。

    邵天澤不傻,他能聽的出來,也很清楚顧長樂是想要找個理由進入邵氏。

    只是,他不喜歡顧長樂進入邵氏。

    不管是問一次,還是問兩次,不想讓她進入邵氏,就是不想。

    這件事再商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她抿唇看著顧長樂,眼神平靜嚴肅:「我不希望你像長歌一樣,把重心放在事業上。」

    他只想要讓顧長樂在他的身邊,好好做他的女人,不要去商業圈子裡面做事。

    他希望顧長樂可以跟顧長歌不一樣。

    只是,他所希望的,顧長樂註定是做不到的。

    顧長樂被他一口回絕,眉毛擰了擰,眼神裡面也透露出委屈跟柔弱來:「我只是想要留在你的身邊。」

    「我每天都會按時回家,你一直都能留在我的身邊,並不是一定要跟我進入邵氏,才算是一直在一起。」

    顧長樂擰著眉,手指抓住他的睡衣,還是不願意輕易放棄這個機會:「但是,我整天在家裡也很沒意思。」

    「你可以做做美容,逛逛街,或者去做做慈善,如果實在覺得還沒有意思的話,去領養一個孩子也可以。」

    她不說這句話還好一些。

    一說出領,養,孩,子這句話,顧長樂馬上就鬆開了抓著他睡衣的手指:「你是嫌棄我不能給你生一個孩子嗎?」

    顧長樂抿唇看著他,眼神悲痛。

    邵天澤也立刻就想起這是顧長樂的痛,馬上就哄她:「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顧長樂從床上離開,向著門外走,「你不讓我進公司,是想要找個女人在外面給你生孩子,對不對?!」

    邵天澤看著她往門口走,想要攔住她,解釋清楚。

    然而,剛從床上下來要追出去。

    顧長樂就狠狠的摔上了門。

    聽著巨大的摔門聲,邵天澤也沒有了追上去的力氣。。

    整個人坐在床上,用手捂住額頭,然後嘆了口氣。

    他不想要讓顧長樂去走顧長歌的那條路。

    如果顧長樂真的走了跟顧長歌一模一樣的路,就算是他對她有著萬丈深海一樣的愛,也終究會被消磨掉。

    一個女人一旦有了野心,她的愛情就已經不再純粹。

    有的人,能夠為了錢而去跟一個不愛的人結婚。

    有的人,也可以為了錢,而鋌而走險去殺人放火。

    不管是什麼事情,一旦掛上了利益關係,產生衝突的時候,就會想要加倍的去傷害對方。

    他並不想要去傷害顧長樂。

    可是,顧長樂卻執意要進入邵氏。

    之前顧長樂提的時候,她已經拒絕。

    現在是提起第二次,她依舊可以拒絕。

    但是,只要顧長樂不死心,就會接著提起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顧長樂這樣的女人,一直都提到他妥協答應了為止。

    ……

    顧長樂從卧室裡面走出來,腳步頓了頓,刻意放慢了步伐。

    本以為邵天澤會接著追出來的。

    然而,她在門外的走廊上等了幾分鐘,邵天澤都沒有追出來。

    見邵天澤沒有追出來,她的心情就開始變得更壞。

    覺得自己的肝簡直都要被氣炸了。

    如果邵天澤剛才在她摔門出來的時候追了上來,她就可以藉機去提起進入邵氏的事情,而邵天澤為了哄她不生氣,也差不多就會答應。

    可是,邵天澤現在卻沒有追出來。

    她的想法跟計劃明顯是失敗了。

    她心裏面很是不甘,但是卻沒有放棄。

    她想要進入邵氏,簡直是夢寐以求的想要進入邵氏。

    她已經得到了顧長歌所擁有的男人,已經得到了邵天澤的寵愛跟真心,甚至是連宋雲佳這個絆腳石也已經剷除了。

    接下來,她想要的,只是一個跟顧長歌一樣傳奇的受人羨慕欽佩的人生。

    顧長歌被稱為整個雲城商界的傳奇,而她同樣是顧家的女兒,為什麼就不能跟顧長歌一樣稱為商界的傳奇?

    她手指攥了攥,想著下一次用什麼辦法去跟邵天澤提起來,才能夠讓邵天澤答應。

    而邵天澤卻在顧長樂離開之後,閉上眼睛細細的回想宋雲佳死前跟他見過的最後一面。

    事情發生在昨天的上午。

    那個時候,他完全沒有想到宋雲佳會將電話打到他的公司去找他見面。

    他在聽見秘書說電話是宋雲佳打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要去拒絕接通電話。

    可是,秘書的下一句話,就讓邵天澤打消了拒絕電話的念頭。

    秘書開口:「邵董,宋小姐說,如果您不去見她,她就去警局自首。」

    這句話裡面的威脅意味是那樣的明顯。

    她就是想要告訴他,如果今天下午他邵天澤不去見宋雲佳。

    她就會直接去警察局,然後將顧長歌真正的死因給說出來。

    這樣的威脅有效迅速,邵天澤親自接聽了電話,那邊的宋雲佳並未多說,只是告訴他見面的時間地點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宋雲佳約定的地點是西麻灣的咖啡廳。

    那家咖啡廳非常熟悉,是他在上大學的時候,經常跟顧長歌一起過去的咖啡廳。

    而且每一次去約顧長歌的時候,宋雲佳跟顧長樂都會同時跟過去。

    這個咖啡廳不只是對她跟顧長樂,就算是對宋雲佳跟顧長樂來說,也非常的熟悉。

    她在約定的地點跟時間前去赴約。

    而宋雲佳早就已經穿著病號服在那裡等著。

    只是因為她穿了病號服,沒有進去咖啡廳裡面,而是選了咖啡廳附近一條緊鄰著十八層居民樓的小巷子跟他見面。

    邵天澤看見宋雲佳的第一眼,就覺得宋雲佳在住院期間已經瘦了,而且就連眼神,也變得跟以往的任何時候都不一樣了。

    以前的時候,只要是宋雲佳跟他見面,眼神都是溫柔的如同秋水一樣動人。

    然而,現在宋雲佳看著他,眼睛裡面卻是一片荒蕪。

    宋雲佳的眼睛裡面依舊滿滿盛著的都是他,但是眼神一緊不再跟以前那樣溫柔。

    她問他:「害我的人,是你找的,還是顧長樂找的?」

    他被她質問,抿直了唇瓣,開口就撒謊:「害你的人怎麼可能是我跟長樂找的呢?」

    「事到如今,你還想要將罪名推給宋雲萱?」

    「只有宋雲萱能夠對你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他語氣篤定。

    然而宋雲佳在聽見他這句話之後,卻是忍不住冷笑了一下:「邵天澤,也只有你,能在這種時候面不改色的跟我撒謊了。」

    邵天澤面無表情的看著她:「我沒有對你撒謊,我也沒有理由去害你。」

    「你沒有理由害我嗎?」宋雲佳反問他,「你忘了,我知道你殺死顧長歌的事情了嗎?」

    宋雲佳的這句話,讓邵天澤瞬間就變得沉默下去。

    是的,宋雲佳知道的太多了。

    如果她不知道顧長歌的死因,他們之間就還有維持著朋友關係或者情人關係的可能。

    但是,宋雲佳知道顧長歌的死因。

    只要在別人查出顧長歌死因的時候,她出去說一句話,就會有一系列的線索跟證據接連曝光。

    而這些證據的曝光對他邵天澤來說全部都是致命的。

    邵天澤抿直了唇瓣:「你不會說出那些事情的。」

    宋雲佳冷笑:「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說出那些事情呢?」

    邵天澤看著她的眼睛,神色溫柔:「我知道你愛我。」

    然而,這句話雖然飽含著對宋雲佳的信任,卻也是激怒宋雲佳的話。

    宋雲佳聽到這句話,控制不住的就往前沖了兩步,一下子就攥住了他的衣領,眼睛發紅的質問他:「既然知道我愛你,為什麼還要讓別的男人來糟蹋我?!為什麼啊?!」

    宋雲佳有些瘋狂。

    她臉上的神色也變得有些歇斯底里。

    邵天澤從來沒有見過宋雲佳這麼激動。

    現在看見她這個樣子,也被驚住了。

    宋雲佳看著他:「我的心裏面,從頭到尾都只有你而已,我等了你那麼多年,為你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可是你呢?你對我是什麼樣子的呢?你只會叫人來糟蹋我,你只是把我當做是利用的工具,你滿腦子裡面只有顧長樂,我們……都是為你跟顧長樂鋪路的墊腳石。」

    她越說越是傷心,彷彿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毫無意義一樣,忍不住苦笑的鬆開了邵天澤的衣領。

    只是,還沒有停止自言自語。

    「當年你跟顧長歌在一起的時候,顧長歌也把你當做是他的丈夫,你聯合我害死顧長歌,我以為,除掉了顧長歌之後你就會知道我對你有多麼深的感情,知道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然而,我鋌而走險換回來的,只有你的擔心,你的背叛,還有你想要除掉我的用心。」

    宋雲佳越說越痛苦,身體也好像撐不住現在的心痛感一樣,忍不住的蹲下去。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臉,淚水順著雙眼流出來。

    然而,不管流出來多少眼淚,邵天澤始終都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

    宋雲佳抬起眼睛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邵天澤的冷漠跟絕情。

    她抬眼看著邵天澤,忽然問他:「你是不是很希望我死?」

    邵天澤知道事情的真相已經被宋雲佳知道的差不多,便索性跟她打開天窗說亮話:「只要你的嘴巴不會說出不該說的事情,你就能一直活著。」

    宋雲佳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你希望我死掉。」

    宋雲佳點頭的動作很輕,但是語氣卻很絕望。

    他不知道宋雲佳接下來要做什麼,卻本能的從心底升騰起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