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四章:雲佳去世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五十四章:雲佳去世4字體大小: A+
     

    梅七看見宋雲萱在盯著宋雲佳的後頸看,忍不住問道:「你在看什麼?」

    「你看她後頸的衣領,有褶皺。」

    而且,還是很密的褶皺。

    一看,就像是被人攥著衣領過了很長時間一樣。

    因為,如果不是攥著衣領過了很長時間,宋雲佳的後頸的衣領不會出現這麼多這麼密集的褶皺。

    宋雲萱看著宋雲佳的後頸,然後微微斂了斂神,吩咐梅七:「讓警察來取證。」

    梅七聽到宋雲萱的吩咐,便用帕子捂著嘴,站起身來,走到一個收集證據的警察身邊,跟警察交談了幾句。

    那個警察沖著這邊看過來,眼神有些驚奇。

    然後遲疑了一下,才跟著梅七朝著這邊走過來。

    宋雲萱看了那個小警察一眼,直接開口:「我懷疑我大姐是他殺,不是自殺。」

    「你有什麼證據嗎?」

    負責收集現場證據的警察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體型微微有些胖,長得不是很出挑,但是卻看起來很老練的模樣。

    他手裡面拿著相機。

    宋雲萱指了指宋雲佳後頸衣領上面的褶皺:「你們應該已經發現了這裡的褶皺。」

    負責取證的警察微微打眼看了一下:「你是說衣服上面的褶皺啊?」

    「是的。」

    警察將手裡面的相機輕輕擦了擦,漫不經心的開口:「可能是因為死者躺在地上,長時間壓著,所以才形成了衣服上面的褶皺,這不能說明死者的死亡原因是他殺。」

    宋雲萱聽到警察這樣的解釋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明顯就是因為死者生前被人攥住衣領才形成的褶皺,怎麼會變成死者長時間壓著衣服才形成的褶皺呢?」

    宋雲萱對取證警察的解釋覺得尤其不滿,口氣之中更多了幾分憤怒。

    梅七感覺到宋雲萱語氣之中夾雜的憤怒,就知道宋雲萱現在有些失去冷靜。

    輕輕走過去,提醒她:「宋總,這件事,還是要慎重,我們回去商量一下再說吧。」

    宋雲萱眼睛緊緊盯著這個站在面前滿口胡說八道的取證警察,手指微微攥了攥,心裏面已經有了數。

    就算是宋雲佳真的是他殺,那個殺了宋雲佳的人,也跟警察有了聯繫。

    不然的話,取證的警察怎麼會像是瞎了一樣,對宋雲萱後頸衣服處的褶皺視而不見。

    而且,就算是她發現了這個疑點,警察也是滿口胡說八道。

    她抿了抿唇。

    梅七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認為她還在倔,忍不住又輕輕叫了她一聲:「宋總?」

    宋雲萱被梅七這樣提醒了一聲,才勉強按捺下心裏面的怒氣,點了點頭:「好,先回去。」

    現在這個情況不樂觀,的確是應該先回去再說,而且,最好是回去之後找楚漠宸商量一下最好。

    既然那邊邵天澤已經在案子裡面插了他的人,那麼,宋雲佳的死因就是想要敷衍一個自殺的結果給糊弄過去。

    可她不會讓邵天澤就這麼簡單的除掉了宋雲佳這個把柄的。

    她轉身離開之後,用手機對著宋雲佳的屍體拍了幾張照片,而且將她全身的每個部位都清楚的拍了一張照片。

    那個取證的警察一看見宋雲萱拿著手機對著死者拍照,立刻開口要上前阻止:「你不能隨便對著死者拍照。」

    「我是死者的妹妹,難道對著自己的姐姐拍照也不行嗎?」

    取證警察急了,伸手就要去拉宋雲萱。

    只是可惜,梅七恰好就站在宋雲萱的身邊,那個負責取證的警察只是一伸手,梅七就已經將那個警察巧妙的攔住,並且在他面前,輕輕開口說了句話:「你們警察視而不見的證據,難道還不允許死者家屬收集了?」

    阻攔的警察聽見梅七的話,臉上稍微愣了一下。

    而就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宋雲萱已經將照片全部都拍攝完了。

    她將手機收起來,對著梅七開口:「好了,鬆開她,我們回去。」

    梅七得到宋雲萱的命令,這才將那個取證警察給鬆開。

    那個警察先前就已經受到過軍事訓練,本來以為可以將梅七輕而易舉的推開的。

    可是,真的被梅七攔住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推開梅七。

    這個男人比想象中要難搞的多。

    警察對梅七的身份提高了幾分警惕。

    而梅七卻在離開的時候護著宋雲萱離開警戒線,然後穿過人群跟記者,回到了車子裡面。

    宋雲萱上車之後,手指剛放在方向盤上,還沒有啟動車子。

    手機上面就又有電話打了過來。

    宋雲萱垂眸看了一眼,發現是楚漠宸打過來的,她微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才將電話接起來。

    「漠宸。」

    「你還好嗎?」楚漠宸的聲音溫柔的傳過來。

    宋雲萱今天已經不記得是被幾個人問了這句話,這時候又被楚漠宸問了一次,只是扯了扯唇角,回答他:「還好。」

    「已經看過宋雲佳了?」

    「恩。」她點點頭,然後覺得有些頭疼的,輕輕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開口,「我從來沒有想過,宋雲佳會在這場角逐之中,退出的這麼突然,這麼快。」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宋雲萱不去否認楚漠宸的話,只是覺得宋雲佳的死,對她來說,有些打亂計劃。

    「我還以為,宋雲佳會是邵天澤的一個把柄。」

    「她的確是邵天澤的把柄,不然的話,也不會讓邵天澤這麼快就將她給除掉。」

    宋雲萱聽見楚漠宸這麼說,微微皺了皺眉:「你怎麼知道是邵天澤殺的?」

    「你不是也這麼懷疑嗎?」

    「我不是懷疑,我是確定,只不過,我沒有證據去證明。」

    楚漠宸那邊也微微沉默了一下,接著才開口:「既然邵天澤打算除掉你大姐,一定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自然不會留下什麼線索給你破案。」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要去追究宋雲佳的具體死因了,因為就算你追究了,也不會有結果,完全是浪費時間。」

    宋雲萱聽楚漠宸如此分析,輕輕抿直了唇瓣。

    她手指握著手機,看著車窗外面圍著的記者跟圍觀人群,覺得自己無法去否認邵天澤的話。

    她明白邵天澤所說的,自己就算是去追究宋雲佳的死因,也查不到什麼。

    與其在不會有結果的事情上面浪費時間,倒不如抓緊時間,再去找另外一條路。「我想要考慮一下,是不是繼續查下去。」

    「你好好想,我今晚過來找你。」

    「嗯。」

    宋雲萱輕輕點了點頭,電話的那頭,楚漠宸才將電話給掛斷。

    他在楚氏的摩天大樓裡面,輕輕眺望落地窗外能夠俯瞰全市的遠景,手指無意識的在桌面上面輕輕的敲打了一下。

    宋雲佳的死,會讓宋雲萱陷入到一個兩難的境地。

    一方面,她除掉了邵天澤的一個得力助手。

    另一方面,她跟一個能夠一舉推翻邵天澤的好機會,擦肩而過。

    雖然現在宋雲佳的死對宋雲萱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

    但是對宋雲萱最便捷的那個計劃來說,卻有著全盤皆輸的作用。

    他望著遠處的景色,微微垂了垂眼睛。

    深思宋雲萱接下來究竟會如何選擇。

    ……

    邵家一片風平浪靜。

    只是在表面的風平浪靜之後,邵天澤跟顧長樂對宋雲佳的死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

    宋雲萱死亡的當天晚上,整個雲城就開始鋪天蓋地的報道這個宋家大小姐的死訊。

    而且將宋雲佳生前所做過的事情也都拿出來評頭論足了一番。

    顧長樂在客廳裡面看新聞,看到宋雲佳死訊的這條消息的時候,忍不住就揚起了唇角。

    而她唇角揚起來的這個弧度,不偏不倚的被邵天澤側頭看見。

    邵天澤的視線變得冷了冷。

    顧長樂感受到旁邊邵天澤在看著她,便轉過頭去看了邵天澤一眼。

    她發現邵天澤眸子裡面的冷意之後,不悅的撇了撇嘴:「怎麼,你對宋雲佳的死覺得很惋惜?」

    邵天澤收回視線,沒有繼續跟她說下去的意思,直接站起身就從客廳裡面離開了。

    顧長樂也不理會邵天澤的離去,只是勾著唇角,眼神得意的看著新聞上面報道宋雲佳的死訊。

    而且一個電視台報道完了宋雲佳的死訊,她就會換個電視台,繼續去聽宋雲佳的死訊。

    彷彿那個報道宋雲佳死訊的聲音就是天籟之音一樣,她怎麼聽都不覺得厭煩。

    顧長樂眼睛看著電視屏幕上出現宋雲佳的屍體蓋著白布的畫面,忍不住低笑:「我們最後的弱點都已經不存在了,宋雲佳你死的真是好。」

    只要宋雲佳死了,她跟邵天澤又不會彼此出賣,顧長歌的死因也就隨著宋雲佳一起進了棺材了。

    沒有宋雲佳這個證人證詞,誰還能將顧長歌的死因翻出來,再把她跟邵天澤推到法庭上面受審?

    她只要想到這裡,就覺得以後的日子高枕無憂。

    不過,在解決掉宋雲佳之後,她還是希望能夠進入邵氏工作。

    她現在已經沒有情敵,為什麼不往事業上面發展一下。

    雖然邵天澤一直厭惡女人太過強勢,但是她能看得出來,在邵天澤的心裏面,還會有時候想起顧長歌。

    顧長歌之所以會在邵天澤的腦子裡面留下念想,不就是因為她那強勢的身份,跟在商業圈子裡面的雷霆手腕嗎?

    她跟顧長歌比了一輩子,顧長歌可以做到的,她顧長樂也一定可以做到。

    她也想要掌控邵氏。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