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九章:痴心錯付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九章:痴心錯付4字體大小: A+
     

    宋雲佳情緒不穩定,醫院裡面的醫生跟護士都不是很喜歡去照顧宋雲佳。

    但是,宋家的家世擺在那兒,縱然醫院裡面的人對宋雲佳都有意見,也不能在面上顯現的那麼明顯。

    宋雲萱過來見宋雲佳的時候,宋雲佳被照顧的很好。

    詢問照顧她的護工的時候,護工也開口回答:「宋小姐的胃口不太好,吃的少了點兒。」

    宋雲萱看了一眼病房裡面的宋雲佳,沒有說什麼,便讓護工先出去了。

    宋雲佳並不喜歡宋雲萱過來看她,每次宋雲萱出現的時候,她都是滿滿的一臉敵意,其中夾雜的厭惡更是不言而喻。

    但是宋雲萱並不在乎。

    一個失敗者的眼神,並不能讓她感受到不舒服。

    恰恰相反,她以此為樂。

    「有事沒事就過來,你很閑嗎?」

    「大姐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不知道大姐出院之後,有什麼打算?」

    她坐在病房的沙發上。

    楚漠宸沒有跟進來。

    而是在病房外面打電話。

    在進入病房之前,宋雲萱還在想,用什麼辦法可以暫時阻止楚漠宸跟進來。

    沒有想到,還沒有阻止,楚氏就把電話打了過來,她覺得這個電話還真是來的夠及時的。

    宋雲佳看宋雲萱孤身一人前來,冷笑了一下:「我出院之後會做什麼打算,管你什麼事。」

    「當然管我的事,我可不想大姐不明不白的死了,到時候對我宋家來說,也很有壓力。」

    「宋雲萱你詛咒我!」宋雲佳怒目相視,聲調也不由自主的拔高,顯得十分尖銳。

    大概是宋雲佳著尖銳的聲音引起了楚漠宸的注意。

    楚漠宸一手接電話,一手輕輕推了推病房的房門,然後從推開的門縫裡往裡看了一眼。

    宋雲佳看見房門口的楚漠宸,頓時就啞了。

    她可以對著宋雲萱肆無忌憚的臭罵。

    但是,在面對楚漠宸的時候,只是看見他的眼神,就會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宋雲萱也看見宋雲佳的視線往門口看過去。

    順著宋雲佳的視線,她就看見了出現在門口的楚漠宸。

    楚漠宸的視線從宋雲佳的身上轉移到宋雲萱的身上,眼睛中那透骨的冷意,也在視線轉移的過程中,融化一潭春,水。

    「我在外面等你。」他主動開口跟他說話。

    話里有著隱隱震懾宋雲佳的意思。

    她點了點頭:「恩,有事情我會叫你的。」

    她答應了之後,楚漠宸在離開病房門口,但是病房的那條門縫還是開著的。

    宋雲佳想要發作,但是礙於楚漠宸就在房門外面,而不敢發作,只是暗暗咬牙,對著宋雲萱開口:「你到底想怎麼樣?」

    「想要大姐說出點有用的事情。」

    她想要從宋雲佳的口中得知顧長歌被害的整個過程。

    而宋雲佳卻緊咬牙關,不肯透露出一個有用的字來。

    「大姐,你這樣護著邵天澤又有什麼用呢?」

    宋雲佳想到自己之前已經承認過顧長歌的死跟自己有關,這次索性就直接開口:「顧長歌是我殺的,如果你想要給顧長歌找兇手,那就去報警抓我好了。」

    「殺她的不是只有你自己。」

    宋雲佳知道接下來說的話不能隨便被外人聽見,所以過去將病房的房門輕輕關上。

    宋雲佳看著宋雲萱將病房的房門關上,心裏面很慌。

    她總覺得宋雲萱就像是鬼魅一樣纏人。

    就在前天晚上,她還做夢夢見了宋雲萱。

    她夢見宋雲萱在夜裡出現在她的病床前面。

    然後,就像是蛻皮的妖怪一樣,將宋雲萱的皮從自己的身上扒下來,然後變成了顧長歌的模樣。

    她做了這個夢之後,心臟狂跳,立刻就從病床上面尖叫著彈了起來。

    那一聲尖叫,更是驚動了半個醫院,住院部的病人更是紛紛被驚醒,醫院的保安還以為是發生了兇殺案,匆匆過來敲她的房門。

    在打開房門之後,看見她安然無恙,只是做個一個噩夢。

    更是埋怨起她半夜鬼叫嚇人。

    她不是想要半夜鬼叫,而是真的真的,覺得非常的恐怖。

    那個夢,有一種真實的叫人頭皮發麻的感覺。

    她現在看見宋雲萱關門,幾乎立刻就回憶起了前天晚上的噩夢。

    手心也開始冒汗:「你要做什麼?」

    宋雲萱被宋雲佳問道,微微回頭,看著宋雲佳:「大姐以為我要做什麼呢?」

    宋雲佳警惕的看著她。

    宋雲萱看見宋雲佳眼眸中的警惕跟慌亂,微微思索了一下,才開口:「我聽院長說,你昨天晚上做夢,叫的整個樓的人都睡不著,大姐,你究竟是做了什麼噩夢?」

    宋雲佳自然是抿直了唇瓣不肯說出一個字來。

    宋雲萱也不追問,而是獨自做到病房的沙發上,開口猜測:「該不會是夢見顧長歌了吧?」

    宋雲佳心口一跳,眼睛緊緊的盯著宋雲萱。

    宋雲萱感受到他的視線比之前更加銳利的盯著自己,笑了笑,判定:「還真是夢見了顧長歌啊。」

    「你別胡說八道!」

    宋雲佳忍不住怒斥。

    宋雲萱不以為然:「大姐,既然夢見了,那就承認好了,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她說完之後,又補充:「反正害死她的人也不是只有你一個,最後給她挖心的,好像是邵天澤吧?」

    她的前半句話還能讓宋雲佳勉力維持鎮定。

    然而後一句話,卻讓宋雲佳徹底亂了陣腳。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宋雲萱,不知道宋雲萱究竟是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多。

    宋雲萱也知道自己知道的太多,會引起宋雲佳的注意,便笑了笑,開口問她:「大姐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吧?」

    宋雲佳看著宋雲萱臉上的笑容,已經有種見鬼的感覺。

    顧長歌的死,為什麼宋雲萱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這件事,知道的最清楚的,不是應該只有她跟邵天澤嗎?

    所有關於顧長歌手術的主刀醫生裡面,都有自己跟邵天澤參與。

    而且,最後一場手術,的確是邵天澤親自動手挖了顧長歌的心臟。

    這些對於當時參加過手術的醫生跟護士來說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當時那樣的手術畢竟是在謀害一條人命。

    所有參加手術的醫生跟護士在結束手術之後,都答應對顧長歌的手術閉口不言。

    那麼,宋雲萱又是怎麼知道的?

    並且,還知道的如此清楚。

    她想想,就覺得事情詭異的嚇人。

    「你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宋雲萱笑了笑:「因為有人告訴我。」

    不。

    因為她是顧長歌。

    就算是所有的事情都忘了,最後害死她的這場手術,她還是記得無比清楚的。

    現在,她回來報仇,能輕而易舉的說出當初害死顧長歌的那些細節又有什麼難度?

    唯一有難度的,不過是讓宋雲佳的嘴說出來,去法庭上面當一個有用的證人罷了。

    宋雲佳只覺得宋雲萱的話有些陰冷。

    眼神也慌亂過後,也努力的想要鎮定下來,但是不管怎麼樣,都覺得無法好好的面對宋雲萱。

    「你想讓我說什麼?去污衊天澤?」宋雲佳冷笑,「你要知道,把殺人這種罪名污衊給別人,是要給判刑的。」

    「這是污衊嗎?」宋雲萱反問,「沒有誰能比你更清楚,這是一個事實。」

    「不是事實,天澤的手上從來就沒有沾過顧長歌的血。」

    「但是顧長歌的手術,都是你跟他一起做的,包括最後顧長歌死了的那場手術。」

    宋雲佳被宋雲萱步步緊逼,最後終於爆發:「你無非就是想要搞垮邵氏而已!我告訴你宋雲萱,我不會幫你去指證天澤,我絕對不會去害他!」

    她說的如此堅決,讓宋雲萱更是覺得無比可笑:「且不說你是不是會害他,就先說說他會不會害你好了,你覺得,今天早上的那場車禍,為什麼會把那三個人燒的面目全非,連口氣都不剩?」

    宋雲佳被宋雲萱問到,抿唇沉默下去。

    看這個情況就知道,宋雲佳一定是看了早上的新聞報道跟那一場車禍。

    宋雲萱看她沉默下去,伸手將包包裡面列印出來的資料,給宋宇佳放在病床上:「這是那三個死者的具體資料跟照片,我覺得你應該會非常眼熟。」

    她示意宋雲佳看看資料。

    宋雲佳的視線從宋雲萱的臉上,轉移到放在她病床上的資料袋上。

    手指微微有些顫抖。

    宋雲萱也不急,就等著宋雲佳反應過來之後再看資料上的具體內容。

    宋雲佳眼睛看著那資料袋,好一會兒之後,才抬手,將資料袋打開。

    然後,將裡面的資料抽出來。

    宋雲萱在旁邊看著她閱讀資料。

    清楚的看著她臉上的每一分表情變化跟神色反應。

    果然,不過片刻,宋宇佳的手指就抖得握不住那資料,手指鬆開,人那一沓資料從病床上散落了下去。

    資料上面有那三個死者的照片。

    各個角度的照片。

    宋雲佳在看見資料的第一眼,就已經判定今天早上車禍被燒死的那三個人就是輪了自己的那三個人。

    除了照片,她根本無心在繼續看別的資料。

    因為她心裏面已經開始覺得可怕。

    這三個人,明明已經辦了出國的機票,但是就在去往機場的過程中,卻突然遭遇了這樣一場車禍,然後葬身火海。

    一切,來的那麼巧合。

    巧合的叫人心生疑竇。

    也叫熟悉邵天澤的人,覺得心頭髮寒。

    她太了解邵天澤了,如果有人知道他的把柄,他在覺得容易泄露的情況下是不會留活口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