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三章:無情揭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三章:無情揭穿字體大小: A+
     

    邵天澤跟顧長樂雖然因為宋雲佳的事情吵架過。

    但是這兩個人已經相愛了十幾年。

    這十幾年下來,彼此之間的小打小鬧反而能在最快的時間之內化解。

    邵雪醉酒之後昏睡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叫她起來吃飯都沒能成功的把她從房間裡面叫出來。

    反而是邵天澤跟顧長樂都是一副濃情蜜意的模樣。

    邵天澤吃晚飯之後去上班,顧長樂出門去做美容。

    而邵雪在兩個人都出門之後,才下樓吃了早飯,然後出門。

    她對著家裡面的傭人說自己要出去購物,實際上,她不過是找了一個借口出門去見宋雲萱而已。

    宋雲萱早在她到達聚餐酒店的時候就已經在別的包間見過她。

    有人灌酒的事情也是宋雲萱早就預料到的。

    邵雪的酒量看起來不好,實際上卻比當時在場的任何一個都好。

    只不過,她的演技已經精湛到了當時在場的人都沒有發現的地步。

    她出門,按照跟宋雲萱約定的時間,準時赴約。

    到了包間裡面,就看見宋雲萱跟梅七已經等在了裡面。

    宋雲萱看了看她的臉色,微微淺笑:「昨天應該喝的不多吧?」

    「但是那個叫做沈喬的新員工一直在灌我酒。」

    「我過幾天就會把他調到分社去,然後再找個理由或者錯處把他給辭退。」宋雲萱也知道這個故意給邵雪灌酒的,就是一個混到他雜誌社裡面的內奸。

    「昨晚我喝多了之後,也不知道顧長樂到底是想要問些什麼。」

    「她問出什麼了嗎?」

    「當然不會,」邵雪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況,跟她開口,「我只是視線粘著邵天澤,她就已經什麼都不想要問我了。」

    「只想著要你跟邵天澤分開?」

    「恩。」

    邵雪點頭。

    宋雲萱忍不住覺得好笑:「顧長樂的想法也真是太複雜了,好像覺得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邵天澤一樣。」

    邵雪聽見邵天澤的名字,眼神就變得冷冷的:「我不喜歡邵天澤,我恨他。」

    如果不是邵天澤,自己就不會失去血緣至親的父母。

    如果不是因為邵天澤,自己就不用牽扯到這樣複雜的事情中,滿腦子都在想著如何周轉復仇。

    如果不是因為邵天澤,自己一定可以過著比現在輕鬆很多的生活,然後找個男朋友,結婚生子。

    邵雪想著這些,就覺得心頭的恨意更深。

    而宋雲萱看著邵雪抿直的唇瓣跟眼中的恨意,卻是開口勸慰她:「宋雲佳那邊的情緒已經安定了許多,如果在這個時候拿到能夠證明是邵天澤跟顧長樂設計害她的證據,那就可以讓宋雲佳對邵天澤死心,然後說出邵天澤殺妻的真相。」

    只要宋雲佳說了。

    邵天澤就完了。

    因為,顧長歌的死因,宋雲佳知道的最清楚。

    只要宋雲佳願意說出來,再加上宋家跟楚家的勢力從中周旋,就可以讓邵天澤敗在這裡,付出代價。

    邵雪抿了抿唇:「事情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順利,邵天澤雖然答應讓我去邵氏工作,但是卻是讓我去邵氏的分公司工作,我去了分公司之後,不僅跟邵家的關係會變得慢慢疏遠,而且,也不能最快得知邵天澤跟顧長樂的計劃跟所做的事情了。」

    這件事的確讓人覺得苦手。

    就算是時刻都保持的淡定的宋雲萱,在聽見邵雪的話之後,也是微微蹙了蹙眉。

    沉默片刻之後,宋雲萱才開口:「他們把你送到分公司去之後,也未必是壞事。」

    「怎麼說?」

    宋雲萱給她解釋:「邵天澤跟顧長樂被逼到絕路的時候,起碼不會想到你也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

    這對邵雪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

    顧長樂跟邵天澤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只要覺得對他們不利,就會動用各種手段去處理掉。

    宋雲佳就是一個很好的前例。

    邵雪如果被發現是一個藏在邵家的內奸,最後的下場也不會比宋雲佳好多少。

    但是,如果邵雪在邵家出事的時候是在雲城之外,那就可以很輕鬆的閃避掉所有的嫌疑。

    這樣遙遠的放逐,反而是保護了她。

    「邵雪,你只要在離開雲城之前,拿到宋雲佳被輪的視頻就可以了。」

    邵雪皺眉:「拿到視頻可以,但是僅僅只是拿到視頻的話,是不可能讓邵天澤跟顧長樂被起訴判罪的。」

    「接下來的事情我做就可以了,事情的變化太多,從你昨天被故意灌酒來說,你已經被邵天澤跟顧長樂懷疑了。」

    邵雪聞言抿唇,權當是默認。

    如果不是被懷疑了的話,顧長樂是不會在她回家之後還讓家裡面的傭人給她喝酒的。

    「拿到視頻之後拷貝一份給我,神不知鬼不覺,他們什麼都不會發現。」

    邵雪在邵家想要做到這件事應該是很簡單的。

    「如果找不到拍攝視頻的那三個人,視頻就算是被拿回來,也用處不大。」

    「你放心,拍攝視頻的人,我總會找到的。」

    宋雲萱看著邵雪,眼神裡面的鑒定讓邵雪無法不去信任她。

    宋雲萱這麼久以來,預料的事情並沒有幾件是出錯的。

    這讓邵雪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只要是按照宋宋雲萱所說的去做,就一定會成功。

    她點了點頭:「我回去之後就想辦法去拷貝視頻。」

    「我等你好消息。」

    宋雲萱跟邵雪見面的地方很隱秘。

    等邵雪離開一個小時之後,宋雲萱才跟梅七從後門離開。

    兩人直接驅車去了宋雲佳的病房。

    宋雲佳被醫生治療了兩天,情緒有所好轉,沒有再鬧著自殺。

    但是脾氣卻還是一如既往的暴躁。

    來照顧她的護工每次等宋雲萱過來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的抱怨兩句。

    宋雲萱這次來的也很巧,正是在宋雲佳發著脾氣將早飯全都摔在地上的時候過來的。

    碗碟跟筷子湯勺都被摔在地面上,早餐的豆漿跟早點都撒了一地。

    護工還沒有來得及收拾。

    宋雲萱站在門口,看著怒氣沖沖坐在床上的宋雲佳,開口跟她說話:「大姐才住院幾天,整個人都已經瘦的脫了型了。」

    「不用你管!」

    宋雲佳在被輪之後,像是得了厭食症一樣,每逢吃飯的時候,就會摔東西,連著兩天不吃飯,讓醫生不得已開始給打葡萄糖。

    宋雲萱一點都不心疼她現在這幅慘樣。

    如果她當初沒有跟邵天澤混在一起的話,今天就不會落到這一步。

    她從桌子上面找了一個水杯,然後倒了一杯水,走到宋雲佳的身邊,將水杯放下,不疾不徐的勸她:「大姐你的遭遇還在追查,如果不吃點東西,怎麼能夠撐到犯人落網的時候?」

    宋雲佳聽著這句話,眼睛幾乎都要瞪的充血。

    她恨那三個人,那三個人毀了她的一生。

    她這輩子,只想要把自己給邵天澤。

    只想要跟邵天澤在一起擁抱接吻。

    但是那些人,卻對她做了那麼噁心的事情。

    她想把那些人一個個手刃。

    不然,難解心頭之恨。

    她的想法宋雲萱或多或少的可以猜到一些。

    畢竟像是宋雲佳這樣的世家大小姐,從小到大哪裡受到過這樣的屈辱,然而,就是現在,她失去了所有世家大小姐的光環,變成了一個雲城人說起來就會覺得可笑的笑柄。

    宋雲萱覺得自己說的也差不多了,便轉身往外面走:「大姐還是好好想想吧,就算是生氣,也要將自己的身體給養好才行啊,不然的話,要怎麼報仇呢?」

    宋雲佳的眼睛眯了眯,看著宋雲萱的視線十分不友好。

    宋雲萱卻不以為意,眼睛微微彎了彎,像是故意提醒一樣,開口跟宋雲佳說道:「大姐,你要是實在覺得難熬,不如想想顧長歌。」

    顧長歌這個名字忽然被提起來。

    宋雲佳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宋雲萱偏偏提了之後,還不肯住口,繼續道:「你看看你現在,可是比當初的顧長歌要好多了,最起碼,你現在還算是四肢健全,可是,顧長歌當年,連雙腿都沒有了,也沒有尋死覓活。」

    說道顧長歌,宋雲萱能夠清楚的記起自己身為顧長歌的時候,那疼痛難熬的記憶。

    她被截肢,失去了雙腿。

    憤恨的幾乎要把牙齒給咬碎,但是她的驕傲卻不容許她有任何輕生的念頭。

    她還有一雙兒女,還有苦心經營的顧家。

    還有她費盡心機才守住的父親留下來的顧氏。

    她想要活下去,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一定要活下去。

    只要有一口氣續命,她就相信自己能夠報仇。

    能夠向曾經傷害自己的那些人索要應有的代價。

    她含著血淚,咬牙也要堅持活下來的那段時間,讓她永生難忘。

    而宋雲佳現在接受到這樣的對待,就要尋死覓活。

    反而讓人覺得有些太過軟弱。

    她提到顧長歌,宋雲佳心裏面就有些心虛。

    畢竟顧長歌的一條命,是毀在了她跟邵天澤的手上。

    現在宋雲萱提起顧長歌,又有什麼意思?

    她的眼神因為提起顧長歌,而有些惶恐。

    宋雲萱看著宋雲佳臉上滲出來的冷汗,輕輕揚了揚唇角:「大姐,不知道你記不記得父親死前看到的事情……」

    她說話的聲音有些慢。

    但是卻不偏不倚的讓宋雲佳覺得有種陰森至極的感覺。

    因為宋雲萱提起來的事情,讓她覺得那種恐怖的感覺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