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二章:醉酒演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四十二章:醉酒演戲字體大小: A+
     

    邵天澤說要去二樓上看看邵雪醉成了什麼樣子,顧長樂也不磨蹭,立刻就跟在邵天澤的身後,一塊去跟她看邵雪的情況。

    在她看來,邵天澤關心邵雪還是關心了。

    但是,心裏面卻也留著對邵雪的五分防備。

    不然的話,她不會再對邵雪不冷不熱的這麼久之後,都得不到他的反對跟不滿。

    邵天澤往邵雪的房間裡面去。

    邵雪因為喝的酒多,一進房間就被傭人扶著去衛生間裡面吐了。

    邵天澤進去的時候,邵雪整個人扒著馬桶,吐得幾乎整個人都要虛脫過去。

    傭人在旁邊拿著毛巾等著邵雪吐完了之後遞給她。

    現在邵天澤過來了,伸手就跟傭人將毛巾要了過去。

    邵雪吐得差不多了之後,邵天澤才蹲下身子,輕輕拍了拍她的背,面無表情的開口:「一個女孩子家,出去聚餐喝酒也沒個數。」

    邵雪暈暈乎乎,聽見邵天澤的聲音,轉頭看了邵天澤一眼。

    邵天澤將毛巾遞給她:「把嘴巴擦擦。」

    邵雪也不接毛巾,只是用迷離的眼神看著邵天澤,喃喃自語:「哥你回來了啊?」

    旁邊顧長樂聽見這句話就開始說風涼話:「她跟你倒是兄妹情深,都醉成這個樣子了,居然也還記得你是她的哥哥。」

    顧長樂說出來的話傳到邵雪的耳朵裡面,邵雪置若罔聞,只是醉醺醺的看著邵天澤。

    邵天澤看她不接毛巾,便自己動手給她擦了擦嘴巴。

    然後想著讓傭人給邵雪洗個澡之後,再讓她去睡覺。

    然而她給邵雪擦嘴角的動作就已經引起了顧長樂嚴重的不滿。

    顧長樂眼神惡劣的瞪著邵雪。

    邵雪沒有注意到她惡毒的眼神,只是看著邵天澤,聽話的讓邵天澤給她擦嘴角。

    顧長樂看著邵雪這樣盯著邵天澤看,心裏面就不舒服,上前一步,搶過邵天澤手裡面的毛巾。

    然後蹲下去,代替邵天澤給邵雪擦嘴角。

    但是不管她怎麼給邵雪擦嘴角。

    邵雪的視線始終都是牢牢的黏在邵天澤的身上。

    顧長樂從事邵雪醉酒的迷離眼光之中,看出了她對邵天澤的依戀,心頭猛地跳了一下。

    轉頭就叫旁邊的傭人:「你們給邵雪洗個澡,讓她睡覺。」

    說完,就將毛巾往邵雪的手裡面一塞,然後起身要拉著邵天澤走。

    但是她拉住邵天澤的手,還沒等把邵天澤從衛生間裡面拉出去。

    邵雪那邊就也伸手拉住了邵天澤,並且委屈的開口:「哥……哥……我好難受……」

    顧長樂想起了邵雪剛剛進入邵家的時候,好像也喝醉了一次。

    那一次邵天澤照顧她照顧了很久,她看著邵雪喝醉酒之後對邵天澤的依戀,跟那種牢牢盯著的視線,就覺得邵雪對邵天澤不只是單純的兄妹感情。

    現在,她再一次看見邵雪在醉酒之後黏住邵天澤。

    心裏面自然也是火冒三丈。

    但是面上又不能講這濃重的醋意給表現出來。

    無奈,便只能拉著邵天澤往外面走:「邵雪是喝多了,趕緊讓傭人給她洗個澡,然後讓她睡吧。」

    「我過去接她的時候,她就已經被肖虹送過來了。」邵天澤沒有挪動腳步。

    這讓顧長樂覺得邵天澤是不想要離開。邵天澤不走,顧長樂也不允許邵天澤留下。

    輕輕拉了拉邵天澤的手之後,她才開口:你不走?「

    「你不是說酒後吐真言嗎?」

    邵天澤看向顧長樂。

    顧長樂微微抿了抿唇,現在有些不想要問邵雪什麼了。

    邵雪現在這個樣子,對著邵天澤就像是一塊牛皮糖一樣粘人。

    誰知道她會在醉酒之後說出什麼不靠譜的話。

    她皺了皺眉:「改天再問也可以。」

    「今天你都讓人給她灌了這麼多酒了,不問豈不是很可惜?」

    邵天澤這句話讓顧長樂微微抿了抿唇。

    然後,就走到了邵雪的身邊。

    蹲下身子,跟她對視。

    邵雪本來是仰頭看著邵天澤的。

    但是顧長樂忽然遮擋住了她的視線,立刻就想要伸手把顧長樂給揮開。

    只不過,顧長樂早就已經料到她會這樣做,所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邵雪,我問你……」

    「你讓開,」邵雪擰著眉,一副很厭惡她的模樣,「我哥在……在哪兒?我想……他……」

    邵雪語無倫次,但是連著說了幾句話,都是想著要找邵天澤。

    顧長樂心裏面已經很不耐煩。

    但是當著邵天澤的面,又不能跟邵雪生氣,只好閃了閃身。

    讓她看見邵天澤。

    她看見邵天澤之後,便想要黏上去。

    顧長樂看見她要往邵天澤的身上粘,立刻就伸手把她往後用力一推。

    她本來就站不穩,被顧長樂這樣一推,一下子就撞到了馬桶上。

    整個後背都被磕的很痛。

    她擰眉,竟然像是個孩子一樣,當著顧長樂跟邵天澤的面,就不顧形象的哭了出來:「好痛……你好壞……我要找哥哥……」

    顧長樂見到邵雪忽然哭出來,臉上不耐煩的神色更是深了幾分。

    看見她還是想要衝邵天澤撲過去,立刻就站起來攔住她,順便還吩咐旁邊站著的傭人跟她一塊兒攔住她。

    「你們還在這裡站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帶她去洗澡?」

    她話裡面帶了怒氣。

    傭人們也不敢再繼續站著不動。

    便有兩個傭人走過去,一人駕住邵雪的一根胳膊,把她往玻璃門後面的浴室裡面拖。

    邵雪一邊被拖著走,一邊沖著邵天澤哭叫:「哥……哥你救我!哥別丟下我……」

    她口齒不清,但是卻仍舊能清楚的聽見她嘴巴裡面說的究竟是些什麼。

    邵天澤看著邵雪被傭人拉到浴室裡面洗澡。

    顧長樂拽著他往外面走:「好了,邵雪醉成這樣也問不出什麼來了,她現在要洗澡,你這個做哥哥的應該跟我一塊兒出去了。」

    邵天澤自然之道妹妹洗澡自己不能留在浴室裡面,便沒有反抗,讓顧長樂拉著自己往外面走。

    顧長樂將邵天澤從邵雪的浴室裡面拉出來,然後把他往自己的卧室裡面拉。

    邵天澤被拉到卧室裡面之後,顧長樂才關上門,主動熱情的給邵天澤寬衣解帶。

    邵天澤看她這樣殷勤,抬手抓住了她給自己解衣扣的手指:「我剛從公司回來,還沒有吃飯。」

    「你先洗個澡換身衣服,我讓傭人去做飯,你想要吃什麼?」

    顧長樂面帶笑容,溫柔體貼。

    邵天澤卻對她這種體貼有了幾分免疫。

    為了防止顧長樂在給他脫衣服的時候順便撩撥他。

    邵天澤將她的手指推開,然後自己解衣服的衣扣:「我想吃你做的雞肉粥,你去做給我吃吧。」

    顧長樂自然明白邵天澤的這句話是故意支開她。

    所以臉上有那麼一點點的掛不住。

    但是,卻沒有反駁什麼。

    只是溫柔的點了點頭:「我這就去做,你先去洗澡,我做好了之後就過來叫你。」

    邵天澤點點頭,然後去浴室裡面洗澡。

    顧長樂的看著邵天澤進浴室,臉上的不悅才徹底展露出來。

    她現在已經除去了宋雲佳,本應該高枕無憂,但是有了邵雪,邵雪又跟邵天澤走的這樣親近,她的心裏面不自覺的就開始出現不安的感覺。

    她想要進入邵氏,想要時時刻刻的在邵天澤的身邊。

    但是,邵天澤想都沒想的就直接拒絕了她的要求。

    他不想要讓自己留在他的身邊,只想要讓自己留在這棟無聊的別墅裡面。

    如果一直都留在這棟無聊的別墅裡面,誰知道邵天澤會在公司裡面遇到一些什麼樣的女人呢?

    她心有不甘,在廚房裡面熬粥的時候也神遊物外。

    不自覺地伸手掀了一下鍋蓋,就被熱氣熏到了手指。

    猛地鬆手,手裡面拿著的木勺也毫無預兆的掉在了地上。

    有傭人聽見廚房裡面的聲響,急忙趕過來。

    結果才剛過來,就看見這樣一幅景象。

    「顧小姐您怎麼樣?」

    顧長樂將自己的手指放在唇邊吹氣。

    傭人很著急,忙把她往廚房外面推:「顧小姐,廚房的事情還是我來做吧,你的手指嚴重嗎?我去給你叫醫生。」

    傭人的聲音有些亂,引起樓上邵天澤的注意。

    邵天澤從卧室裡面走出來,就看見客廳的顧長樂正在捧著自己的手指吹氣,彷彿痛急了一樣,眉毛都皺了起來。

    邵天澤見狀,快步從二樓上走下來,然後將顧長樂的手拉過去,仔細看她的手指:「怎麼了?燙著了?」

    邵天澤這樣關心她。

    她心頭一甜,但是卻更抓緊了機會跟邵天澤撒嬌:「剛才不小心,熱氣熏到了手。」

    「我給你叫醫生。」

    邵天澤伸手就要打電話叫醫生。

    顧長樂卻按住他的手,含情脈脈的望著他:「不用叫醫生了,你給我吹吹就不疼了。」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那眼含情意的眸子,心動的不能自已。

    最後,還是忍不住彎腰將她從客廳抱起來:「我先抱你回房。」

    顧長樂身體一輕,就被邵天澤這樣公主抱抱了起來,聽見邵天澤溫柔的聲音,更是忍不住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

    然後輕輕的答應了一聲:「恩。」

    邵天澤抱著顧長樂上樓。

    顧長樂滿心的喜歡。

    只要邵天澤寵著她,她就覺得心裡歡喜。

    因為只有邵天澤寵著她的時候,她才能感受到那種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感覺。

    現在,邵天澤是她的全部。

    是她的依仗。

    可是,如果有一天邵天澤不喜歡她了,那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必須在失去這一切之前,找到讓邵天澤離不開她的辦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