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二十章:雙重指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二十章:雙重指證字體大小: A+
     

    宋雲佳打定了注意,自然是比顧長樂想象中嘴硬的更厲害。

    顧長樂沒有法子。

    而邵天澤在看著宋雲佳這幅堅決不肯認錯的態度之後,便點了點頭:「我們去警察局,你跟阿爽當場對質。」

    宋雲佳的心裏面七上八下的。

    又幾分固執的自信,也有一半的不安心。

    她之所以覺得自信,是因為阿爽的確不是受她指使的。

    就算是對質也不會對出什麼事情來。

    而不安心的是,給顧長樂換藥的的確確是她的注意。

    而且,就連葯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都是她親口去交代的。

    如果邵天澤稍微往深處查一些的話,恐怕被當場揭穿了之後就要被直接留在警察局。

    前面宋家內鬥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宋雲強被當成眾矢之的然後讓宋雲萱給送到牢房裡面去了。

    現在她宋雲佳如果有什麼地方不當心的話,搞不好下場就會跟宋雲強一樣,落個下半輩子都在牢獄之中度過的悲慘結局。

    她只要是想想下半輩子要在那沒有自由的牢獄裡面度過,就會覺得滿心的慌亂不安。

    邵天澤額看著她臉上的神色:「走吧,雲佳。」

    宋雲佳點了點頭,心事重重,卻努力的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

    她必須要在去警察局之前先找到自己沒有害顧長樂的證據或者是證人。

    她抿著唇,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好辦法來。

    然而兩人到達地下車庫之後,便有顧長樂的電話打到了邵天澤的手機上。

    邵天澤看見是顧長樂打過來的,立刻就把電話給接了。

    那邊顧長樂聽邵天澤將電話給接了,馬上就開口道:「這邊有個指正雲佳害我的證人。」

    聞言,邵天澤立刻就停下了步子,然後將視線放在了宋雲佳的身上。

    宋雲佳看見邵天澤的視線一下子挪到了自己的身上,微微愣怔了一下。

    接著,馬上就意識到這通電話很可能是對她不利的。

    她抿了抿唇,眼神有些慌亂的開口問邵天澤:「是誰打過來的?」

    「是長樂打過來的。」

    宋雲佳的心裏面一沉。

    顧長樂再這種關鍵的時候打電話過來,多半是為了添油加醋的。

    她沒有要例會顧長樂的意思,而是問邵天澤:「我們現在就去警察局找阿爽嗎?」

    邵天澤抿直了唇瓣,冷冰冰的回答:「我們不去警察局了。」

    宋雲佳的心裏面一喜。

    以為是邵天澤已經打消了對她的懷疑。

    卻不想,邵天澤下一秒就開口對她說道:「我們回長樂的病房,有人指證你要害長樂,你過去跟她對質。」

    宋雲佳覺得邵天澤的這句話讓她全身的血都冷了。

    有人要指證她?

    是誰要指證她?

    是邵雪嗎?

    宋雲佳心裏面已經亂成一團,然而邵天澤卻邁步就往地下車庫外面走。

    他走出好幾步之後宋雲佳還沒有跟上來,這引起他的注意。

    他轉頭看宋雲佳:「你不跟上來嗎?」

    他這樣問宋雲佳,宋雲佳自然是要快速的跟上去。

    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快點跟上去的話,恐怕邵天澤就會認為她是做了傷害顧長樂的事情而覺得心虛。

    她不能表現出心虛的模樣,一點點都不能夠表現出來。

    她抿直了唇瓣,跟在邵天澤的身後。

    邵天澤在上電梯的時候看見她跟在自己的身邊,心情才變得稍微好了一些。

    「雲佳,我終究還是不願意看見你去害長樂。」

    宋雲佳聽見邵天澤這句話,立刻皺起眉頭,舉手發誓:「天澤,我從來沒有要害顧長樂的心,如果有的話,讓我不得好死。」

    她這個誓言發的毒辣。

    而邵天澤在聽見她這個誓言的時候,也是微微皺眉將視線別開了。

    在邵天澤的心裏面,有宋雲佳發這樣的誓言必然是值得信任的。

    但是,這也不能夠讓他完完全全的去信任宋雲佳。

    畢竟,他跟宋雲佳在一起這麼久,還親眼看著宋雲佳跟他聯手害死了顧長歌。

    當初宋雲佳跟顧長歌之間的關係又何嘗不好。

    只是,宋雲佳在對著顧長歌下手的時候,也沒有絲毫的留情。

    宋雲佳不知道邵天澤在想什麼,只是在發完了剛才的毒誓之後,就收回手在心裏面碎碎念著老天爺千萬不要計較她這個誓言。

    她怎麼會不去害顧長樂呢?

    她恨不得顧長樂就這麼死掉。

    可是,顧長樂偏生是一個命大的,就算是換了的葯起了效力,卻終究還是沒能要了顧長樂的性命。

    而且,還被人給查了出來。

    這一切都偏離了她的計劃。

    而且,這一次如果不慎重處理的話,就把自己給賠進去了。

    她抿唇跟著邵天澤上樓。

    在到達顧長樂病房門口的時候,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宋雲佳的耳朵裡面。

    「雲佳小姐眼裡面心裏面盛著的都是邵先生,不管雲佳小姐做了什麼,都顧小姐跟邵先生能夠給雲佳小姐一次改過的機會。」

    女人的聲音熟悉至極。

    而且話裡面滿滿都是對宋雲佳的保護,甚至向著顧長樂給宋雲佳求情。

    但是宋雲佳在聽見裡面所說的這些話的時候,卻是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瞬間就辨認出了說話的那個人是誰。

    可是,為什麼她要這樣說?

    她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可沒有勸說過自己半句話啊,現在倒是出來一臉老好人的給她捅刀子了。

    這個叛徒!

    宋雲佳臉上清白交加。

    手指都開始氣的發抖。

    最終,忍不住一把將將病房的房門給狠狠的推開了,她惡狠狠的看著病房中對著顧長樂痛哭流涕,跪在地上不肯起來的雯雯,怒斥:「郝雯雯你這是在做什麼?!」

    她連名帶姓的將雯雯的名字叫出來。

    足以證明現在的她到底是有多憤怒。

    雯雯被突然回來的宋雲佳也是嚇了一大跳,可是,在看清楚宋雲佳之後,雯雯卻又哭著沖她開口:「雲佳小姐,顧小姐已經答應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你買通阿爽讓她換藥的事情……」

    「閉嘴!」宋雲佳聽著跟在自己身邊的傭人滿口胡言,上前立刻就給了雯雯一個重重的耳光。

    這個耳光用了大力。

    一巴掌下去,將雯雯打的身體一歪不說,連帶著臉上被打的地方都立刻浮起來一個火辣辣的巴掌印子。

    顧長樂看見宋雲佳大雯雯,心裏面已經樂開了花。

    這個蠢女人,現在急著打雯雯,不就正是證明她現在很心虛嗎?

    如果不心虛的話,好好跟雯雯對質就好了,幹嘛上手就打人?

    顧長樂再心裏面嘲笑宋雲佳是一個蠢貨。

    可是,宋雲佳卻因為最信任的雯雯突然反咬一口,而覺得整個人好像都要炸掉了。

    邵天澤看著雯雯,視線有點可怕。

    雯雯被邵天澤這樣緊緊盯著,有些頂不住壓力。

    她將頭垂的低低的。

    邵天澤也並沒有全聽雯雯的一面之詞:「你說是雲佳讓人給長樂換藥,你有什麼證據嗎?」

    「邵先生,我……」雯雯一臉不知道應該如何說起的絕望模樣。

    而邵天澤卻聲音平靜的安撫她:「沒關係,只要你說的全都是實話,那麼我就不會怪你。」

    雯雯皺緊了眉頭,還是一副為宋雲佳著想的模樣:「雲佳小姐有些糊塗,但是我卻看得明白,為了讓雲佳小姐不犯下大錯,我才在今天來請顧小姐原諒雲佳小姐的。」

    「讓她原諒我?」

    宋雲佳冷笑,眼睛里恨不得飛出刀子來把雯雯給立刻凌遲了。

    雯雯抿著唇,臉上一副害怕的模樣,表現出來的模樣卻是一副大義凜然:「雲佳小姐,如果長樂小姐因為您換藥的事情而失去了生命,不只是您會坐牢,而且您心裡也一定會一輩子不得安寧的。」

    雯雯說的苦口婆心,處處都是為了宋雲佳考慮。

    宋雲佳聽著她口口聲聲都是為了自己好,卻手上一點也不手軟把自己往火坑裡面推。

    憤怒的眼睛都要滴血,她咬牙切齒的看著雯雯:「是誰買通了你讓你這麼陷害我?!」

    雯雯眉頭緊鎖:「雲佳小姐,您為什麼還執迷不悟?」

    雯雯這貓哭耗子的神情讓宋雲佳厭惡至極。

    她只知道,今天雯雯過來鬧了這一場,邵天澤一定不會再相信自己。

    縱然她咬緊了牙根說顧長樂發病的事情跟她無關,邵天澤也一個字都不會相信。

    而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卻全都是拜面前這個關鍵時候倒戈相向的臭丫頭所賜。

    她手指緊緊的攥起來,眼睛裡面的目光惡狠狠的看著雯雯:「真是想不到,關鍵時候你居然出來血口噴人!」

    雯雯抿著唇,面對宋雲佳的怒火,有些抵擋不住。

    宋雲佳越是看雯雯這張臉,就越是覺得可恨。

    上前一步就想要再去給雯雯這張胡說八道的嘴一巴掌。

    然而伸出手,那一巴掌還沒有落在雯雯的身上。

    就聽見有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從病房門口傳了過來:「雲佳小姐,雯雯說了實話,您就這樣打她嗎?」

    宋雲佳因為這個聲音,眼睛陡然瞪大。

    接著就不可思議的順著拿到聲音轉過了身。

    顧長樂跟邵天澤也同時向著發出聲音的那個地方看了過去。

    兩個在看見門口站著的中年女人之後,都是微微一驚。

    只不過,他們三人表情各異。

    邵天澤在看見門口的中年女人之後,訝異的開口:「李媽?」

    李媽點了點頭。

    若有所思的往病房的病床上看了一眼,剛巧跟顧長樂的視線對上。

    顧長樂微微翹了翹唇角,覺得宋雲佳這回算是死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