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一十九章:指證雲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一十九章:指證雲佳字體大小: A+
     

    宋雲佳接到邵天澤那一通沉默的電話,心裡有些不安。

    但是她一早就已經從醫院裡面探聽了顧長樂的病況。

    在人醫就職的朋友告訴她,顧長樂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醒過來。

    而且還說,顧長樂這次發病很嚴重,要是再過幾個小時還醒不過來,搞不好這輩子就醒不過來了。

    她對這個後果喜聞樂見的期待著。

    卻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接到了邵天澤那邊打過來的電話。

    她追問那邊有什麼事情。

    那邊也沒有半個字的解釋,只是開口說了一句話:「你到人醫來看看長樂。」

    宋雲佳心裏面喜憂參半,不能確定這一趟究竟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從邵天澤的語氣來看,並不像是顧長樂已經醒過來的樣子。

    而邵天澤又沒有興師問罪的怒火,這讓他猜不透對方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來給她打這一通電話。

    宋雲佳放下電話之後便換衣服出門。

    雯雯在她身邊照顧的無微不至,她有時候出門,也會讓雯雯寸步不離的跟著。

    這一次她出門,雯雯很識趣的就自己跟了上來,問她:「宋小姐要到哪裡去?我陪宋小姐一起去嗎?」

    宋雲佳覺得這件事雯雯跟著或者不跟著都沒有什麼關係。

    變沒有讓雯雯跟著。

    她獨自出門,打車去了醫院裡面。

    在護士站查顧長樂所住的病房的時候還特意問了一句顧長樂有沒有醒過來。

    前台護士站的小護士也是一個喜歡說話的年輕女孩,被宋雲佳問道,就同情的開口:「聽說顧小姐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醒過來,真是讓人擔心。」

    宋雲佳也表現出一種傷心的表情模樣來。

    只不過她還沒到病房裡,就有個曾經跟她關係很不錯的女醫生在衛生間的門口輕輕的招呼了她一聲。

    宋雲佳看了看周圍,便向著那個招呼她的同事走了過去。

    那個同事在還跟她在一起上班的時候就是出了名的愛八卦。

    現在一叫宋雲佳過去,就開始探聽八卦消息:「你知道嗎?今天上午邵醫生找到了害那個顧長樂的兇手呢,而且還在關上門在病房裡面審了半天。」

    宋雲佳不明所以,也聽不懂那個醫生是什麼意思。

    「什麼兇手?」她裝作不懂的去問。

    那個女醫生覺得自己知道的很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解釋:「顧長樂這次住院是因為被人換了常用藥,所以才忽然發病的。」

    「那你說的兇手?」

    「當然就是那個給顧長樂換藥的人。」

    女同事的話讓宋雲佳的心裡有些慌,心臟也害怕的砰砰跳動的更厲害起來。

    那個女醫生說完之後,就開口嘀咕:「我剛才聽說有個邵家的女傭被離岸拖帶拽的送去警察局是了,那個女傭也這是單子忒大了,居然連僱主老婆的葯都會換掉,真是夠作妖的。」

    女同事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

    而宋雲佳早就已經聽著女同事口中的話而被嚇得神遊物外了。

    換藥的主使?

    被抓走的女傭?

    這一切都讓宋雲佳覺得有點發懵。

    明明換藥的人是邵雪,為什麼現在會有個女傭半路殺出來變成了換藥的兇手?

    她覺得越來越糊塗。

    但是在洗手間裡面洗了把手之後,她就迅速的想起來姿勢被邵天澤叫來醫院的。

    現在她應該趕緊去找邵天澤,順便看看病房裡面的顧長樂是不是已經死了。

    她走到顧長樂的病房,遠遠的就看見在病房的門口有好幾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保鏢在守著。

    她抿了抿唇,在想是不是現在就去敲門。

    病房門口的保鏢都是認識宋雲佳的,看見她忐忑的站在病房門口,不肯敲門。

    為首的保鏢張慶便伸手輕輕敲了敲病房門。

    病房裡面傳出邵天澤的聲音:「是誰?」

    張慶開口:「是宋小姐過來了。」

    「來的正好。」

    沒有什麼防備的,宋雲佳就聽見了邵天澤的這句話,這讓宋雲佳的心裏面一凜,下意識的就覺得不好。

    可是人已經到了病房門口,而且保鏢都已經替她敲了門。

    就算是她站在病房門口一步都不想動,保鏢也半逼迫的做出了一個請她進去的手勢:「宋小姐,請進吧。」

    宋雲佳心頭不安的感覺變得十分強烈。

    躊躇片刻之後,才硬著頭皮進了病房裡面。

    病房裡面沒有外人,就只有邵天澤跟顧長樂。

    顧長樂坐在病床上,看見她的時候,眼睛裡面有惡毒的神色得意的一閃而過。

    而邵天澤臉上的神色則極為難看。

    她儘管很驚訝顧長樂已經醒過來的事實,但是在邵天澤的面前,總是要裝出一副關心顧長樂的表情。

    「長樂已經醒過來了嗎?真是太好了。」

    她向著顧長樂走過去。

    顧長樂卻冷冷開口:「恐怕我醒過來讓你很失望吧?」

    顧長樂已經連虛偽的和平也不願意偽裝,直接就厭惡的盯著她開口說出事實來:「你讓人給我換藥,現在看我沒事心裡驚訝的很,不是嗎?」

    宋雲佳心裡如遭雷擊,沒有料到自己做的事情已經被顧長樂跟邵天澤全部都知道了。

    不過,她卻也非常快的就反應過來,應變道:「長樂你這是在說些什麼啊?什麼換藥,我怎麼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換藥的人是邵雪,怎麼邵天澤只不過是查問了一個傭人,就直接將換藥的事情給牽扯到了她的身上?

    宋雲佳的心裡發慌,也極為不解。

    甚至很想要知道現在的邵雪怎麼樣了。

    顧長樂雙眼充滿怒意的盯著她:「現在東窗事發,你還想裝蒜?」

    「長樂,你說的事情我是真的聽不懂啊。」

    即便是已經被人給戳穿了換藥的事情,可是只要沒有邵雪過來與她當面對質,她也要咬緊牙關死不承認。

    如果承認了話,那麼她就完了。

    「你聽不懂?聽不懂的話要不要我讓阿爽過來跟你當面對質?」

    顧長樂已經聽阿爽親口供出了幕後主使是宋雲佳,這個時候宋雲佳還在徒勞的垂死掙扎,咬緊了牙關不肯承認。

    她只要讓阿爽過來跟宋雲佳當面對質,宋雲佳的罪名就會坐實。

    到時候,把她送去監獄做一輩子牢就變成了輕而易舉的事情。

    再說了,這種蓄意謀殺的罪名就算是不判無期徒刑,至少也會判個幾十年。

    憑藉她顧長樂的手段,是不會讓宋雲佳活著從監獄裡面出來的。宋雲佳還想要跟她斗,她能斗得了嗎?

    只是一個換藥的毒計,現在沒有成功要了她顧長樂的命,就已經讓宋雲佳把自己給賠了進去。

    接下來還有什麼可斗的?

    勝負已經分了出來。

    宋雲佳被顧長樂抓住了把柄,本來已經是心底一片絕望。

    然而現在聽著顧長樂說要讓阿爽來跟他對質,又讓她的心裏面燃起了一點點希望。

    她掙扎著為自己辯白:「阿爽這個人我都不認識,又怎麼會指使她去做害你的事情?長樂,你不要血口噴人!」

    顧長樂聽她這句話,就知道宋雲佳還不死心,眼神落到了旁邊一眼不發看著他們的邵天澤身上:「天澤,阿爽親口說出是雲佳要害我,現在你看她已經過來了,卻還是不肯悔改,是不是應該讓阿爽來跟她對質?」

    「阿爽已經被送到警察局了,」邵天澤淡淡說了這句話,就將視線投在了宋雲佳那張發白的臉上,他看著她的神色複雜而失望,卻又偏偏帶著幾分叫宋雲佳能夠一眼看出來的心疼,他開口,「雲佳,如果這件事是你做的,你就承認吧,我不想跟你鬧大這件事,也不想送你去坐牢。」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的話,簡直想要尖聲反對。

    但是她還沒有開口,就聽見邵天澤接著說:「雲佳,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但是長樂這條命是我們做了很多事情才鋌而走險留下來的,如果你一時衝動做錯了決定,現在跟長樂道個歉的話,我們就當做是沒有發生過這件事。」

    邵天澤這句話說得有多麼寬容,顧長樂的心裡就又多麼的瘋狂,多麼的失望。

    她看著邵天澤,不可置信的開口:「天澤,雲佳她想要我的命啊?你為什麼接二連三的縱容他?」

    「長樂,你先別說話。」

    顧長樂被邵天澤這樣吩咐,眼睛裡面的淚水就流了下來。

    而宋雲佳看著邵天澤這樣的表現,卻抿直了唇瓣,不知道該作何決定?

    是承認,還是不承認?

    如果承認的話,看邵天澤這個態度,並不像是會趕盡殺絕的樣子。

    如果不承認,邵天澤繼續追究下去,總會追查出什麼線索來,到時候再把她掀出來,邵天澤就會知道自己欺騙他。

    再處理的時候,也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顧長樂失望之極,對邵天澤對宋雲佳表現出來的寬容也十分的憤怒。

    而宋雲佳在抿唇沉默片刻之後,終於還是開口決定賭一把:「不是我。」

    她不能承認是自己指使別人換了顧長樂的葯。

    如果承認了,就算是邵天澤對自己的額態度在寬容,顧長樂也會想方設法的窮追猛打。

    而她不承認,邵天澤就算是查阿爽也要查一段時間才能查出她背後做的那些小動作。

    而且,換藥的人是邵雪?為什麼會有個阿爽從中冒出來指證她?

    這簡直是太奇怪了,這其中有這麼大的貓膩,肯定是有人想要把她往死裡面整。

    而最想要讓她背著一身罪名入獄的,無非就是顧長樂。

    她懷疑顧長樂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葯被換了,現在不過是將計就計的想要把她給整垮罷了。

    她心裏面打定主意,面上表現的就更加堅定起來。

    不管邵天澤說什麼,她都不承認是自己要害顧長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