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八十二章:即將回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八十二章:即將回國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用作迎接葉美琪的到來。

    宋家人的並不知道宋雲萱大費周章是為了迎接這個已經多年不被宋家人提及的家母。

    就連趙陽跟周建在聽到宋家人重新布置準備客房的時候,都沒有想到宋雲萱請回來的這個客人會是宋雲佳的母親。

    這一點宋雲佳跟周建都沒有想到。

    更別說是正在忙著跟顧長樂斗個你死我活的宋雲佳了。

    宋雲萱翌日一早,就吃了早飯,去宋氏總公司例行開會。

    等會議結束之後,梅七才過來提醒她:「航班已經起飛了。」

    「什麼時候可以過來?」

    「可能會稍作停留,但是看情況,宋夫人會提前抵達。」

    宋雲萱點點頭。

    梅七估摸著給她說了個時間:「晚飯之前,夫人是可以趕回來的。」

    宋雲萱點點頭,顯然是對這個答案覺得非常的滿意:「雖然不是我的親生母親,不過我卻是把她當做親生母親來尊重的,請一定要幫我提前布置好。」

    梅七點點頭,明白宋雲萱值得提前布置好肯定是接機的事情。

    她已經讓人在機場等著葉美琪。

    不管葉美琪是提前過來了,還是延遲航班來到了半夜,梅七都能夠保證,會讓葉美琪在下飛機的時候對藉機的人感到非常的滿意。

    宋雲萱中午吃完飯,便在辦公室裡面輕輕敲打桌面,百無聊賴的等著葉美琪到達的時間。

    雲城這些年也變化了不少,而葉美琪在離開了宋家之後,卻是沒有回過雲城一次。

    相比這次回來,說不定葉美琪還會有些近鄉情怯也不一定。

    她這樣想著,忍不住就勾了勾唇角。

    然後想起了自己重生的那一天,睜開眼睛看見這個世界的時候,心裡的複雜心情。

    她那個時候,一直想著能夠立刻來雲城將害死她的人都給活活剮了。

    但是,等人冷靜下來之後,她就知道,這一切說起來簡單,做其起來是有多麼的困難。

    她需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梳理一遍,然後在去見邵天澤,見宋雲佳,見顧長樂……

    見這個雲城。

    她在腳下重新踩上雲城這邊土地的時候,沒有所謂的近鄉情怯,也體會不到一絲後退的怯意。

    她想到的,想要做的,只是重新將雲城邵家奪回來,重新讓邵家變成顧家。

    邵天澤欠她顧長歌的東西,都要還回來。

    誰都不能搶走她的顧家。

    顧家傾注了她一生的心血,也傾注了顧城對她的所有期望。

    她不能夠讓自己後退,也不能讓顧氏就這樣變成別人的囊中物。

    更何況,在這個雲城,還有她的一雙兒女。

    ……

    宋雲萱在宋氏靜靜的等著葉美琪的到來。

    而宋雲佳卻在醫院裡面做了一邊檢查之後,就已經催主治醫生讓她回家。

    主治醫生聽見她的催促,有些嚴肅的開口:「宋小姐,您這樣的情況,還是在醫院裡面多觀察一段時間比較好。」

    宋雲佳並不想聽醫生的建議,皺著眉看他:「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而且,我也是一名醫生,我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就不用住院修養。」

    主治醫生自然知道宋雲佳是醫生。

    雲城這個城市雖然大,但是在運城的惡醫學界,又有哪一個不知道宋雲佳的名字。

    而且,就算是以前不知道。

    在經過這段時間的輿論傳播之後,也不會認不出宋雲佳來。

    醫生聽她這樣說,也沒有再去說別的拒絕的話,只是開口:「邵先生打電話來囑咐我,讓我一定勸您留在醫院裡修養好了,才能回家。」

    宋雲佳聽見主治醫生這樣說,心裡有些開心。

    這起碼證明邵天澤是關心她的。

    但是在聽完了之後,卻又覺得,也許邵天澤只是想要讓她安心待在醫院裡面。

    或者說,不想要讓她回去。

    她憂心忡忡,不能確定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

    也不知道現在是應該留在醫院裡面,還是回去香榭麗。

    如果不能夠回去香榭麗的話,邵天澤會不會就這樣將自己從香榭麗趕出來呢?

    她心裡擔憂,但是有沒有別的辦法,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她在醫院的病床上坐著,主治醫生看她冷靜下來之後,沒有再吵著回去,才囑咐她:「宋小姐雖然不是太嚴重的傷,但是卻還是要好好休養的,希望宋小姐能夠好好獃在醫院裡面,這樣,您恢復的也會比較快。」

    宋雲佳完全不把醫生現在說的這些話聽到耳朵裡面。

    她只是抿了抿唇,有些嫌棄這個醫生太吵一樣,開口要求:「我想要請您先出去一下。」

    醫生被這樣驅趕,也沒有要繼續留下來的意思,便點了點頭,道:「那就請宋小姐好好休息了。」

    醫生對他還算是客氣,應該是之前的時候邵天澤已經跟這個醫生打過招呼,不然的話,醫院裡面的醫生沒有理由會對自己這麼好。

    她抿唇不語。

    等著醫生離開了之後,才轉頭,去看病房的房門。

    她現在根本就搞不清楚邵天澤是怎麼想的,只知道現在的情況好像是在一點點的變好。

    但是,也不能保證這是真的在變好。

    也許,這僅僅只是一個假象而已。

    她抿唇不語,靜靜的在腦子裡面回想之前在香榭麗發生的事情。

    越是想,就越是覺得氣惱。

    她將電話打到香榭麗那邊,似乎在家裡面的雯雯知道宋雲佳要將電話打過去興師問罪。

    在接到電話的時候,就先開口道:「宋小姐,您在醫院還好嗎?」

    宋雲佳聽見雯雯的聲音,就覺得有些頭疼:「天澤在家嗎?」

    雯雯聽見宋雲佳的問話,微微愣怔了一下,之後才開口問宋雲佳:「您是誰邵先生啊。」

    宋雲佳點點頭,自己被關在調低了溫度的地下酒窖裡面的事情,她自然是要問的。

    只不過,比起問那件事,她現在最想要問的,是想要知道邵天澤現在在哪裡。

    「邵先生不在香榭麗。」

    宋雲佳本來還以為能夠在這裡聽見邵天澤在香榭麗的消息,可是雯雯說的話,卻讓她一下子就覺得失望透頂。

    邵天澤沒有來醫院,也沒有去香榭麗。

    這是什麼意思?

    是表示已經厭倦她,不想要再看見她嗎?

    她心裏面覺得害怕。

    而電話那邊的雯雯就像是知道她的心裡現在在想寫什麼一樣,開口對她說話:「宋小姐,您不用等安心,邵先生就算是不在香榭麗,他的心裏面也還是有您的,您在地下酒窖昏倒的時候,是邵先生親自過來抱著您,把您送到醫院裡面去的。」

    雯雯的這句話成功的吸引了宋雲佳的注意力。

    宋雲佳的聲音裡面都透出了一些掩不住的興奮:「你說的是真的嗎?」

    雯雯點頭:「宋小姐,千真萬確。」

    說完,好像是害怕宋雲佳不相信,還開口繼續解釋:「您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回來問問家裡面的其他傭人,我是絕對不會欺騙宋小姐的。」

    宋雲佳聽到她這麼說,自然是非常相信她說的話。

    宋雲佳微微抿了抿唇,接著才又問自己這次吃了悶虧的事情:「為什麼地下酒窖的溫度會調的那麼低?」

    宋雲佳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面已經對雯雯有些懷疑。

    奈何雯雯在聽見宋雲佳的問話之後,就像是早有防備一樣,立刻變得憤怒起來:「宋小姐,您說起這件事來,我也覺得很驚險呢!!」

    宋雲佳聽著雯雯的語氣,就知道這其中肯定是有蹊蹺的。

    雯雯接著就開口控訴:「劉悅這個小賤人,平時的時候就跟我不合,大概是我叫她幫我一起找人的時候,她已經發現地下酒窖的門給鎖了,所以一聲不響的就把地下酒窖的溫度給調的這麼低。」

    雯雯控訴劉悅的所作所為,十分的憤怒。

    「不過宋小姐您放心,邵先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邵先生已經把劉悅送去法辦了。」

    「她承認了嗎?」

    「承認了,只是,死活都不肯承認是她把鑰匙偷走的。」

    宋雲佳不清楚將地下酒窖的溫度調低的事情到底是誰幹的,但是,她覺得劉悅背了這個黑鍋也不是不好。

    最起碼,她一早的時候就看著劉悅不順眼了,劉悅是邵家主宅那邊派過來的人。

    她稍微動動腦子,就知道是顧長樂把她給弄過來的。

    只要是顧長樂那邊弄過來的人,她看著統統都不順眼,早點弄走也是早好的事情。

    她沒有再多問,只是囑咐雯雯:「要是天澤再問起這件事情來,你管好自己的嘴。」

    宋雲佳這句話帶著一半的警告意味。

    雯雯當然能夠輕而易舉的聽出來。

    她在聽出這一層威脅意味之後,馬上就向著宋雲佳保證:「宋小姐儘管放心,不該說的事情,我是一個字都不會說出來的。」

    聽到雯雯這樣信誓旦旦的保證。

    宋雲佳算是多多少少的放了點心。

    「天澤有沒有因為這次的事情說些什麼?」

    雯雯搖了搖頭:「邵先生什麼都沒有說,不過,我很想要去醫院裡面照顧宋小姐,被邵先生拒絕了。」

    雯雯跟她之間的關係邵天澤是知道的,現在邵天澤卻不讓雯雯過來照顧自己,大概是對自己的疑心沒有消除。

    畢竟,邵天澤很在意顧長樂已經引產的那個孩子。

    顧長樂一口咬定就是她宋雲佳害的。

    搞得邵天澤也分不清楚真假。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邵天澤對顧長樂的話沒有完全聽信。

    只要邵天澤不相信顧長樂的話,對她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她能在邵家,越來越好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