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五十二章:姜醫生的恩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五十二章:姜醫生的恩人字體大小: A+
     

    與宋雲萱這邊情況不同的是,在邵家,顧長樂卻開始正視現在的處境。

    自從孫媽被送到警局之後,家裡面的傭人就處處都非常的小心,而且在她吩咐的事情上,也都紛紛多加留意起來。

    只要是關於宋雲佳的,就一個個都跟她說些模稜兩可的答案。

    她很心煩。

    沒有了孫媽,就相當於將她的心腹給除掉了。

    她以後在邵家連個幫手都沒有,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依靠自己。

    不過好在,還有姜醫生。

    雖然最近的事情發生了很多,可是姜醫生還是每天都按時過來問她的身體情況。

    顧長樂心裏面煩躁,胎氣也越來越不穩。

    在姜敏京給她聽了心臟之後,她才開口問她:「還有多久?」

    姜敏京問她:「顧小姐,您是說,這個孩子還有多久會離開您嗎?」

    顧長樂點了點頭。

    雖然每次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都會覺得錐心一樣的疼。

    可是現在,她必須正視這個問題才行。

    姜敏京抿了抿唇,開口:「我之前已經跟您說過了,只要您有了打算,我隨時都可以配合您。」

    「現在時機還不成熟。」顧長樂抿了抿唇。

    姜敏京聽到她的話,點了點頭:「既然時機還不成熟的話,那就請顧小姐您先等待時機,等到時機到來了,請您提前支會我一聲。」

    顧長樂點頭。

    姜敏京將帶來給她的安胎藥跟補身體的葯留下之後,便要告辭離開,就在這個時候,顧長樂卻開口叫住了她。

    「姜醫生。」

    姜敏京正要從門口走出去。

    聽見顧長樂的聲音,便好奇的轉過頭來看她:「還有什麼吩咐嗎?顧小姐?」

    顧長樂抿了抿唇,才開口道:「我一直想要問你,為什麼這樣幫我。」

    姜敏京聽到她的問話之後,微微思考了一下,才揚起唇角:「您是我的病人,我負責照顧您,幫您不是應該的嗎?」

    她這個說法雖然很合理,但是顧長樂卻並不怎麼相信。

    她皺了皺眉繼續道:「姜醫生,我知道您是一個好醫生,也是個很聰明的人,我不相信您會無緣無故,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幫助我。」

    姜敏京被她說的沉默了下去。

    顧長樂說的這些都對。

    她不會再無緣無故的情況下去幫一個病人幫到現在這樣的程度。

    她沒有必要去趟這樣的渾水。

    而現在,她卻為了顧長樂躺了這渾水。

    顧長樂盯著她:「姜醫生,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什麼……」姜敏京喃喃低語了一句。

    顧長樂的視線放在她的臉上,看著她的表情變化。

    片刻之後,姜敏京忽然開口:「因為您的姐姐吧。」

    顧長樂聽見姜敏京的話,心臟有瞬間的收緊。

    「因為我姐姐顧長歌?」她皺著眉問姜敏京。

    姜敏京聽見顧長樂說出顧長歌的名字,點了點頭:「是,是因為你姐姐顧長歌小姐。」

    顧長樂的手指忍不住收緊了一些。

    在姜敏京看不見的地方,緊緊地握成了一個拳頭。

    這麼長時間以來,她一直都想要擺脫姐姐顧長歌的陰影,想要從宋家不能上檯面的養女這個身份上成功的蛻變成顧家名正言順的大小姐。

    可是,現在看起來她還是輸了。就連現在幫助她的這個醫生,都是因為惦念當年顧長歌的恩情,才處處為了自己著想。

    她想想姜敏京的話,就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姜敏京回答完之後,便問她:「顧小姐,還有別的事情嗎?」

    顧長樂搖搖頭:「不,沒有了,姜醫生你回去吧。」

    姜敏京點了點頭,才禮貌的離開。

    等姜敏京一走,顧長樂才『哈』的一聲低笑出來。

    「竟然全都是因為顧長歌,這些人都對顧長歌念念不忘,顧長歌到底有什麼好?」

    她想不明白顧長歌這個工作狂,這個依靠著父親才站穩腳跟的女人有什麼本事讓這麼多人記得她,感激她。

    她從被顧城領養到顧家的那一天開始,就覺得顧長歌根本沒有比她強多少。

    她整天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如果不是因為母親是顧城明媒正娶宣告整個雲城的妻子,顧長歌根本就沒有什麼好值得驕傲的。

    因為她是顧城的大女兒,所以得到了那麼多的寵愛跟關注。

    所有的一切都是顧長歌的。

    就算自己在顧家,也享受著顧家小姐應該有的待遇。

    可是顧城對待自己卻始終都是不屑一顧的。

    他如果不喜歡自己,就不應該你將自己領養回來。

    可是,他卻把她領養回來。

    卻偏偏什麼都不肯給她。

    她眼睜睜的看著姐姐顧長歌因為顧家大小姐的光環而奪走邵天澤。

    眼看著她在整個雲城被稱為傳奇。

    眼看著她被外界媒體爭相報道,被無數次的刊登在財經雜誌上意氣風發。

    她心裡就開始嚴重的不平衡起來。

    為什麼都是顧長歌的,既然她已經是顧家的一份子,為什麼不能分給她一點點。

    哪怕是一點點也好啊。

    可是,顧城連遺產都沒有劃分給自己一點。

    他死了之後,所有的一切原封不動的都給了顧長歌。

    她就算是惱恨,都沒有能力去爭論哭訴。

    而現在,她卻在孤立無援的時候,接受著顧長歌曾經施下恩情的人的報恩。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手指在肚子上輕輕摸了摸,然後才將自己的手機拿過來。

    給邵天澤將電話撥過去。

    在電話被接通之前,她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溫柔平靜下來。

    可是邵天澤卻沒有在最快的時間之內接通過電話。

    反而是在過了好久之後,才將電話接了起來。

    「長樂……」

    邵天澤叫出她名字的時候,顧長樂就彎起了唇角,聲音也溫柔的彷彿以前跟他熱戀時候一樣軟:「天澤。」

    「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我煲了湯,晚上回來喝嗎?」

    「不了,我有重要的事情。」

    顧長樂臉上溫柔的表情一滯,隨後就問他:「你現在在哪兒?」

    邵天澤沉默了片刻,才如實開口:「我在香榭麗。」

    「那我把煲好的湯給你送過去,順便讓雲佳也一起嘗嘗我的手藝。」

    她這句話一說出來,讓邵天澤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顧長樂說這樣的話,無異於答應了跟宋雲佳一起過二女共侍一夫的生活。

    這在之前,顧長樂是無論如何都不肯接受的。

    為什麼現在顧長樂忽然就改變主意接受了這樣的生活。

    他有些想不明白。

    那邊顧長樂遲遲沒有聽到他的答覆,有些擔心的問他:「天澤,你不歡迎我嗎?」

    「沒有。」邵天澤將唇瓣抿成一條直線。

    輕輕嘆了口氣,重複:「沒有不歡迎你,你晚上過來吧。」

    顧長樂表現的有些高興。

    點了點頭:「那我先去忙,待會兒就去香榭麗找你。」

    「好。」

    邵天澤收線之後還有些茫然。

    他不知道顧長樂這樣的變化是讓他應該高興還是煩惱。

    他明明在跟宋雲佳有了關係的時候是希望顧長樂能夠接納宋雲佳的。

    可是現在顧長樂接納了宋雲佳。

    他的心裡卻沒有想象中來的那麼高興。

    宋雲佳知道他接了邵家打來的電話,端著花茶過來,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怎麼,是長樂打過來的嗎?」

    「嗯,問我晚上回不回去吃飯。」

    邵天澤如此簡單的就說出了顧長樂打過來的那通電話的內容,讓宋雲佳有些喜出望外。

    不過,於此同時,她也恆關心邵天澤的回答。

    「我已經讓家裡的傭人準備晚飯了,你要在這邊吃,還是回去吃?」

    她有些擔心的問他。

    如果邵天澤能夠在這個時候放棄顧長樂,而選擇在香榭麗吃飯,那她就可以確定,已經完全佔據了邵天澤的心。

    她緊張的等待著邵天澤的回答。

    邵天澤接過她遞過去的花茶,掀開青花瓷茶蓋輕輕抿了一口,才道:「我說今晚不會去吃了。」

    宋雲佳立刻高興起來:「那麼你今晚是要從這邊吃飯嗎?」

    雖然只是一頓再普通不過的晚飯,卻還是讓宋雲佳安奈不住的激動。

    邵天澤竟然放棄了回邵家陪顧長樂,而選擇了在自己這邊吃飯。

    在他的心裡,自己已經非常重要了,不是嗎?

    她聽見邵天澤的回答,就從桌邊站了起來,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她話說的聲音都帶上了開心的氣息:「我去廚房看看,讓傭人多做兩個好菜。」

    邵天澤微微莞爾,點了點頭。

    宋雲佳得到他點頭莞爾的笑意,覺得如沐春風。

    但是在轉身的時候,卻忽然聽見邵天澤又開口補充:「對了,多準備一副碗筷。」

    宋雲佳檸眉,轉過身來看著他:「還有什麼客人要過來嗎?」

    邵天澤沒有馬上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提醒:「對了,你跟廚房說不要準備湯了,長樂說她煲了湯,待會兒過來的時候一起帶過來。」

    「長樂……」宋雲佳呢喃著這個名字。

    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天澤,你是說長樂今晚會過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邵天澤見她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微微蹙眉,反問:「有什麼問題嗎?」

    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

    宋雲佳在心裡升騰起嚴重的不滿。

    今晚本來只有她跟邵天澤而已,為什麼顧長樂會忽然過來。

    這個女人又想要過來破壞她很天澤的獨處。

    她臉上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回答:「沒,沒問題。」

    顧長樂既然願意帶著煲的湯過來,就表示願意跟她友好相處。

    而她又怎麼可以表現出一副妒婦的模樣來,那樣會讓天澤厭惡她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