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四章:風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四章:風雨欲來字體大小: A+
     

    她不清楚答案。

    只知道現在假懷孕的事情還不能被楚漠宸拆穿,就算是快被拆穿了,也要瞞過去。

    她將手放在水下,伸手抓住她放在自己小腹上的那隻手,抬頭,定定看著他:「他不喜歡你這樣碰他。」

    「他是我的孩子。」

    楚漠宸翹起唇角。

    宋雲萱將他的手拿開:「我洗完要去睡覺,很累了,你最好先出去。」

    就算被這樣驅趕,楚漠宸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宋雲萱抬手,將他的拿開。

    楚漠宸也沒有勉強。

    宋雲萱沒有立刻從浴缸裡面出來。

    楚漠宸看她不出來,只是看著自己。

    便明白自己不走,她不會出來。

    他站起身,將架子上的大毛巾拿起來,然後背對她:「洗好了就出來吧。」

    宋雲萱吸了口氣,才從浴缸裡面站起來。

    只是她剛從浴缸裡面走出來,楚漠宸就轉身將她包在了大毛巾里。

    「不是說讓你出去嗎?」

    「我不出去你也沒有趕我走。」

    楚漠宸將她用大毛巾裹住,微微用力,就將她抱了起來,然後向浴室外面走。

    她很少被人公主抱,小的時候顧城都讓她自己走,為了讓她的性格堅韌一些,最多也就是牽著她的手往前。

    嫁給邵天澤之後,邵天澤一向在感情方面都很內斂,成為夫妻之後更是真正的相敬如賓。

    或許是因為她的性格太過強勢,所以她跟邵天澤之間的生活總是缺乏一些情調。

    而楚漠宸,卻跟邵天澤孑然不同。

    邵天澤不會對她做的,這個男人都會對她做。

    這個男人不在乎她骨子裡面強勢的性格,大概是因為無論在任何時候都相信他可以掌控她。

    她冷靜沉穩,從來不會在不必要的時候大呼小叫。

    現在楚漠宸抱著她,她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反應。

    楚漠宸似乎有留宿在這裡的意思,將她放在床上之後,便去浴室裡面洗澡。

    宋雲萱在床上待著,安安靜靜的。

    浴室裡面的水聲輕輕的傳到耳畔,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覺得自己這一步走的不是很好。

    她忽然開始擔心起來,如果楚漠宸知道她假孕,會不會對她很失望?

    甚至,從心底里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她從前不是這樣的人,明明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計劃來的,為什麼會有現在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呢?

    她將自己滑進被子裡面,耳畔聽著浴室裡面傳出來的水聲,竟然迷迷糊糊的要睡過去。

    不過,這樣迷糊了一陣之後,還是被吵醒了。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楚漠宸已經洗完了澡,正穿著一件白色浴袍在她的床上。

    她被他翻了個身摟在懷裡面。

    宋雲萱想要提醒他:「我……」

    「我知道你懷孕了,不會對你做什麼,很久沒有抱著你了,有點想念。」

    楚漠宸的聲音淡淡的,很平和。

    宋雲萱聽著他說話的聲音,第一次沒有去猜他話裡面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想要問我什麼嗎?」

    「不想。」

    「就這樣抱著我睡覺?」

    「不好嗎?」

    楚漠宸這樣問她,倒是真有點讓她難住。

    「我以為你今晚過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想要立刻問我。」她將臉埋在他的懷裡,已經很累,也不想要再說別的什麼。

    楚漠宸的手指在她的背上輕輕拍了拍:「我什麼都不問你,你好好睡覺。」

    宋雲萱聽他這麼說,才閉上眼睛。

    她並沒有馬上就睡著,而是下意識的在腦子裡面想楚漠宸為什麼會什麼都不問她。

    楚漠宸一直都很關注她在做什麼,之前在她去義大利找顧奕跟淼淼的時候,甚至懷疑她要對著顧奕跟淼淼下手,現在她把顧奕跟淼淼放在自己的身邊照顧了,他反而不問什麼了。

    她覺得有點奇怪。

    可是一天過去都很累,就沒有繼續深思。

    楚漠宸就這樣抱著她,看她在自己的懷裡睡著。

    他半閉著眼睛,借著卧室裡面微弱的檯燈燈光,仔細看宋雲萱的五官面容。

    他不止一次的懷疑過面前這個年輕女孩的身份。

    他覺得她跟顧長歌是那麼的相似。

    可是,卻只是性格上面的相似。

    從五官長相來說,她跟顧長歌是兩個風格的美女。

    顧長歌自身就帶著一種英氣的美,那種美在她微笑的時候柔和的如同春風一樣怡人。

    而在她冷下臉來的時候,卻讓人覺得無形之中就有巨大的壓力襲來。

    她不一樣,她生的溫柔婉約,是那種讓男人見了就想要好好保護跟疼愛的女孩子。

    可是,她空有這樣一幅惹人憐愛的長相,卻並未從心底里讓人覺得柔弱。

    她跟顧長歌一樣,懂得看清楚當下的形勢,知道該出手的時候絕對不能夠留情。

    這一切,都讓她那麼與眾不同,也讓她在宋家能夠如魚得水。

    她在宋家披荊斬棘,打敗了兩個姐姐跟哥哥,成功得到了宋家的實權。

    並且藉助宋家實權這個跳板開始在無形之中壯大宋家。

    宋家現在的實力在一點點的膨脹跟擴大,雖然跟他楚家比起來還差得遠。

    但是,如果她想要將這個女人困在自己的身邊,就必須下手去遏制她的發展。

    他將她往自己的懷裡面摟的緊了一些,將唇瓣湊在她的耳畔,輕輕問她:「我應該拿你怎麼辦呢?」

    是應該一直幫著你呢,還是應該從現在開始就去遏制你的發展。

    畢竟,你變得足夠強大了之後就會離開我的身邊。

    你這樣的性格跟顧長歌一樣,是不會甘心屈居人下的。

    他抱著她,輕輕嘆氣,對她有著滿滿的無可奈何。

    而在她懷裡面睡著的宋雲萱卻完全不知情。

    宋雲萱這一覺睡得安穩,但是半夜的時候,卻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在響個不停。

    她腦海裡面稍微頓了一下,接著就響起來,之前跟邵雪說過邵家的事情有什麼變化一定要及時的通知她。

    現在這個時間,也就只有邵家不得安寧。

    打來電話的人八成是邵雪。

    她睜開眼睛,去找自己的手機。

    然而,轉眼就看見旁邊摟著他的楚漠宸手上拿著她的手機。

    手機的屏幕上,是邵雪的名字。

    「這是打給我的,把手機給我。」

    她伸手去拿。

    楚漠宸將手機舉得高了一點。

    宋雲萱抿了抿唇,正經的看著他:「不要跟我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楚漠宸微微挑了挑眉。

    宋雲萱見他把話聽進去了,這才伸手從他手中將手機奪了過來。手機一拿過來,就聽見對面邵雪的聲音傳過來:「顧長樂對邵天澤很失望,跟她吵了一架,而且,宋雲佳還打電話過來刺激她。」

    「姜敏京跟她說了些什麼?」

    「我現在還不清楚。」

    宋雲萱微微側目,看了看身邊聽她打電話的楚漠宸:「嗯,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具體一點的我們見面再說吧。」

    「你早點睡。」

    「你也是,晚安。」

    她跟邵雪簡單聊了兩句,便結束了這通電話。

    等把手機掛斷,她才轉頭看楚漠宸:「睡吧。」

    說完之後,就躺回床上。

    楚漠宸伸手關燈。

    卧室內陷入了一片黑暗。

    宋雲萱覺得過不了多久,楚漠宸就會問她那通電話的具體內容。

    然而,她在床上躺了許久,都沒有等到楚漠宸問她那通電話里講了什麼。

    她有點奇怪。

    微微側身,去看楚漠宸的面容。

    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然而,剛剛動了一下,楚漠宸的大手就環在了她的腰間。

    「你不是要睡覺嗎?」

    他的聲音的帶著少有的溫柔。

    宋雲萱稍微愣了一下,才點頭:「嗯。」

    「那就快點睡吧,不要亂動了。」

    宋雲萱被他抱住,聽他催自己睡覺,沒有再說什麼話。

    今天的楚漠宸有些反常,跟她以往見到的楚漠宸有著很大的不一樣。

    如果是往常,她在楚漠宸的面前接了電話,楚漠宸多半是要問她這通電話又有什麼陰謀的。

    然而這一次,楚漠宸卻壓根就沒有多問一個字。

    她有些迷茫起來。

    楚漠宸這樣的表現,是默認了她一步步擴張自己的野心了嗎?

    她手指抓著被子,覺得有些複雜。

    ……

    而這時候的香榭麗裡面,卻迎來了一個讓宋雲佳開心的不行的消息。

    家裡的傭人打開門,輕聲告訴她:「邵先生又回來了。」

    「回來了?」宋雲佳有些意外。

    之前邵天澤不顧深夜也要返回邵家去看顧長樂,怎麼這個時候反而回來了?

    想想剛才她給顧長樂打電話的時候,顧長樂的那副反應,她就明白了邵天澤為什麼會折返回來。

    八成是因為顧長樂有用那公主脾氣來跟邵天澤吵架了。

    顧長樂也真是夠蠢的,現在都到了這種地步,居然還能跟邵天澤吵架。

    她以為自己還是被邵天澤捧在手心裏面的那個女人嗎?

    可笑。

    她已經不再是邵天澤的唯一,卻還不肯醒悟,想想怎麼挽留邵天澤對她的喜愛。

    她從床上起來,穿好了真絲睡衣,往門外走:「天澤在哪兒?」

    「就在客廳裡面,宋小姐。」

    傭人的話說完之後,宋雲佳就勾起一個嫵媚的笑意,將長發順了順,然後出門沖樓下的客廳走去。

    既然顧長樂已經把邵天澤推了出來。

    那麼她就要藉助這個機會,讓邵天澤看清楚自己比顧長樂要好多少。

    男人多半都不喜歡無理取鬧又不懂事的女人。

    顧長樂現在因為她跟邵天澤的關係,肯定不知是在無理取鬧,甚至還在做出讓邵天澤更加頭疼厭煩的事情。

    不過這樣更好,她只要越是讓邵天澤厭惡。

    她就越好上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