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二章:狗仗人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二章:狗仗人勢字體大小: A+
     

    宋雲佳的心情非常好。

    邵天澤在香榭麗陪了她大半夜,晚上三點多鐘的時候,說要離開。

    宋雲佳從床上睜開眼睛,看著準備往外走的邵天澤,輕輕叫了他一聲:「天澤?」

    邵天澤轉過頭來,看著她:「什麼事?」

    「你……」她遲疑了一下,才開口,「要去找長樂嗎?」

    邵天澤並不隱瞞她:「我要去看看她,她身體不好。」

    邵天澤的心裏面,最擔心的始終都是顧長樂。

    顧長樂就像是鑲嵌在邵天澤心裡的一根針,已經深深的刺到了他的心裡。

    而且,想要拔出來也不是一朝一夕之間就可以完成的。

    她點了點頭,沒有挽留他,反而大方的開口:「我知道長樂恨我,但是我希望她能夠好好的,你要好好照顧她。」

    邵天澤輕輕點了點頭,便轉身出去了。

    等邵天澤出去之後,宋雲佳才攥緊了被子,有些心煩的低低咒罵了一句。

    如果顧長樂能夠因為受刺激而當場心臟病發作死了就好了。

    那樣省了無數的麻煩。

    但是偏偏,顧長樂在顧長歌死的時候拿走了顧長歌的心臟。

    現在想要氣死她,還是很費力。

    不過,她不會處在下風太久的。

    很快,她就可以將顧長樂從邵天澤的心裏面完全的抹去。

    只要她能夠懷上邵天澤的孩子,氣死顧長樂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這樣想著,她就起身,將自己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拿了過來。

    然後在通訊錄里翻找了片刻之後,將視線最後定格在了人醫婦科主任葉真的名字上。

    ……

    顧長樂在跟姜敏京談完之後就讓姜敏京先走了。

    最後姜敏京給她打到身上的那一支營養劑彷彿真的管用了一樣,讓她的精神好了許多。

    她睜著眼睛躺在床上,獃獃的看著天花板走神。

    腦子裡面反覆回想的是姜敏京今天晚上跟她說的話。

    那個孩子在她的肚子裡面活不長了。

    很快,這個孩子就會離開她的身體。

    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然而她卻不能讓這個孩子安然無恙的降生。

    只要想想,就覺得憤恨,也滿心的不甘。

    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只要生下這個孩子,邵天澤一定會經不住她的哀求,跟她結婚的。

    她就差這麼一步,就可以像是顧長歌一樣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妻子了。

    然而,現在她所想的哪一些,卻全像是夢境一樣破碎了。

    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呢?

    她無法想象自己被邵天澤徹底拋棄了之後的生活,在床上微微蜷縮起身體,抱緊了被子。

    三點多鐘的時候,聽見樓下有傭人的說話聲。

    她想要讓那些吵人的聲音都消失,然而張了張嘴,卻沒有力氣去呵斥那些傭人閉嘴。

    無奈之下,只好閉上嘴巴,不再說話。

    她就這樣在床上躺著。

    直到聽見卧室的房門被輕輕打開。

    她要回頭,卻在一瞬間,就想起來,在這個邵家,除了邵天澤會在夜裡打開自己的卧室門,沒有人會這麼做。

    來的人,一定是邵天澤。

    她有滿心的委屈想要跟他傾訴,然而現在知道他回來了,她也沒有立刻就撲進他的懷裡面哭。

    而是乖乖將眼睛閉上,靜靜的喘息,當做自己已經睡著了。

    邵天澤看顧長樂在床上背對著他躺著,以為她是睡著了。

    走近之後,才坐在床邊,低聲喃喃:「長樂?」

    顧長樂沒有回復。

    他微微傾身,去看她的臉。

    她閉著眼睛,精緻好看的細眉微微蹙起。

    即便是睡著,臉上還有抹不掉的淚痕。

    邵天澤輕輕伸手,替她將臉頰邊的淚痕擦去。

    顧長樂放在被子裡面的手指握緊了一下。

    邵天澤見她沒有醒過來,才問她:「長樂,你是不想要看見我嗎?」

    顧長樂不說話,也不睜眼。

    她不知道邵天澤是不是知道她在裝睡。

    不過現在,她不想要睜開眼睛去看他。

    只要想到他為了宋雲佳而離開自己,她就心疼的彷彿要窒息。

    自己心心念念喜歡了這麼久的男人,居然說變心就變心了。

    她不能接受。

    邵天澤見她不肯睜開眼睛,才又說:「我知道你不想要看見我,但是,我跟雲佳之間的事情,只是一場誤會,你沒有必要去針對她。」

    顧長樂終於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心裡那已經減輕了的委屈也又變得濃重起來。

    她動了動,轉頭看著邵天澤,一雙眼睛裡面都是淚意:「背叛就是背叛了,你現在解釋,只不過是怕我傷害宋雲佳而已,是嗎?」

    邵天澤見她睜開眼睛看著自己,抿了抿唇:「長樂,我們是朋友,沒有自相殘殺的道理。」

    「閉嘴。」

    顧長樂根本就不想要繼續聽他說下去。

    然而,邵天澤卻不肯住口,眼睛看著她,緩緩道:「我們三個是惺惺相惜的,誰都不能離開誰。」

    「胡說。」她抬手,抓住邵天澤的手指,「我們兩個才是綁在一起的啊,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我們才是一起的不是嗎?為什麼忽然變成宋雲佳跟我們惺惺相惜了?我們兩個在一起,已經除掉了顧長歌,宋雲佳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她聲音變得有些高,努力的想要說服邵天澤看明白現狀。

    然而邵天澤對她這樣努力的解釋,卻沒有半分被說動的模樣。

    「長樂,我們身上有人命案子,你要知道顧長歌的死不是一個普通人的死,如果她的死因被公布出來,我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可是,知道真相的人都已經被我們封住嘴了啊,你還怕什麼?」

    邵天澤將她抓著自己手指的手輕輕拿開,然後反手握在手心裏面,開口提醒她:「我們做的這一些,雲佳都知道,如果她出賣我們的話……」

    「借口。」這次不等邵天澤把話全部說完。

    顧長樂就冷嗤一聲,用冰冷的視線看著他:「邵天澤,你說的這一些,全部都是借口,宋雲佳陪你睡了一個晚上,你就動心了,更可笑的,居然還編出這樣的理由來蒙我。」

    她將手從邵天澤的手裡面抽出來。

    眼神冷冷的看著他:「你現在到底想要做什麼?想要在外面養著她?然後讓我接納她,跟她一起分享同一個男人嗎?」

    邵天澤看顧長樂說的這樣犀利。

    抿了抿唇,沒有接著說話。

    顧長樂看著他,激動的情緒也開始慢慢變得平靜下來:「天澤,你還記得顧長歌嗎?」邵天澤眼神微微變了變。

    「你討厭顧長歌,是因為什麼?」

    她這個問題,讓邵天澤沉默下去。

    思緒有有瞬間的飄遠。

    他討厭顧長歌,是因為什麼討厭呢?

    這個問題顯而易見,他早就已經清楚。

    顧長歌是一個強勢的女人,這一點已經讓他感受到了壓力。

    她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工作上面。

    很少像是顧長樂一樣,去溫言軟語的跟他說心裡話。

    而這個時候,顧長樂卻總是能夠恰到好處的替顧長歌去彌補他的缺憾。

    她那樣溫柔,那麼善解人意,想要時時刻刻的跟他在一起。

    讓他清楚的感受到顧長樂是打從心裏面喜歡他,愛他。

    而顧長歌,雖然一直是她合格的妻子。

    他卻一點都感受不到她是愛他的。

    顧長樂見邵天澤陷入沉思,半晌都沒有回答。

    才開口:「你心裏面很清楚為什麼討厭顧長歌,但是你根本不會說出來,沒有關係,我告訴你。」

    她看著邵天澤,一字一句:「顧長歌她不在乎你,他根本就不愛你,你覺得他的心裏面有別的男人,所以一直都很討厭她。」

    「不是……」

    顧長歌是不愛他。

    但他可以確定,顧長歌的心裡從來沒有別的男人。

    「那是什麼?」

    顧長樂問他。

    「那是因為……」邵天澤被挑動的情緒一下子急躁起來。

    然而,在出聲吼出來的這個瞬間。

    他就又閉上了嘴巴,然後把即將要說出來的話,又壓了回去。

    顧長樂已經要聽到他討厭顧長歌的原因了,卻沒有想到他在關鍵時刻又把話頭壓了下去。

    一時之間有些惱。

    邵天澤從床邊站起來,皺眉看著她:「過去的事情不要再說了,你以後跟雲佳好好相處,如果想要好好生活的話。」

    顧長樂皺眉:「你說這話,是想要讓我接納宋雲佳嗎?」

    「你可以這麼想。」

    顧長樂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惡毒起來,死死盯著他,大聲道:「不可能!我絕對不會接納宋雲佳!!」

    她的聲音尖利刺耳。

    然而,邵天澤聽到她這樣反對的聲音,卻只是淡淡掃了她一眼,就轉身走出了卧室。

    邵天澤這樣的反應讓她絕望。

    她覺得,邵天澤在見到她如此激動的反對時,定然會改變主意的。

    然而,卻讓她失望了。

    邵天澤讓她跟宋雲佳好好相處。

    而且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她怎麼反對,都不打算改變這個決定。

    她氣的心口難受。

    想要從床上下去,追著邵天澤繼續去鬧

    然而,剛要下床,床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遲疑了一下,伸手將手機拿過來。

    手機的來電顯示上面居然是顯示的香榭麗那邊的座機電話。

    她微微一愣,才帶著滿腔怒火將電話接通。

    還未開口怒罵打電話過來的那個人。

    就有宋雲佳的聲音帶著滿滿的嘲諷笑意,從話筒裡面傳了出來:「怎麼樣?今天是不是我贏了?」

    她話裡面的得意像是千萬根芒針。

    嘲諷的刺向顧長樂。

    顧長樂忍不住,攥緊了手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