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五章:去看熱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五章:去看熱鬧字體大小: A+
     

    宋雲佳滿臉期待的轉頭去看。

    淚水模糊的視線之中,那輛車子停在她不遠處的地方。

    然後,從車子裡面走出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宋雲佳眼中充滿了希望。

    只要是邵天澤過來。

    只要是邵天澤過來看見她現在的模樣,一定會明白顧長樂有多麼惡毒。

    看看顧長樂都對她做了些什麼,她一定要藉助這個機會在邵天澤的耳邊多說一些顧長樂的缺點。

    讓邵天澤明白顧長樂是個多麼壞的女人。

    她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希望待會兒邵天澤過來的時候能夠對她生出憐惜的心態。

    只要現在表現的越可憐,就越能博取邵天澤的同情。

    她跟顧長樂之間,爭的不就是誰能得到邵天澤更多的關注嗎?

    她心裡想的通透又明白。

    看著那個人影距離她越來越近,她想著從地上站起來。

    並且算計著要多長的距離,才能來得及讓邵天澤上前一步,在她假裝歪倒的時候扶住她。

    三步……

    兩步……

    她站起來,身形一偏,就要歪倒在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男人果然伸出手,將她扶住。

    只是……

    她忽然就看清了扶住她的這個人的面容。

    眼神瞬間一愣。

    那人也開口:「雲佳啊,我是你趙叔叔。」

    這個聲音讓宋雲佳滿心的期望瞬間就化成了泡影。

    趙陽大概也看出了她做戲,吩咐身邊的助手:「把外套脫下來。」

    趙陽身邊的助手很聽話的將外套脫了下來,然後遞給趙陽。

    趙陽伸手將外套接過去,披在宋雲佳的身上:「雲佳啊,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

    去別墅裡面給她收拾東西的傭人還沒有出來。

    宋雲佳聽見趙陽的問話,立刻將身上的的外套一把扯下來扔到了地上。

    「趙叔叔,我這邊還沒有忙完,您先走吧。」

    趙陽看見她這樣,瞬間就愣了一下:「雲佳,你這是……」

    宋雲佳眼神定定看著前面的大門:「我不走!天澤一定會過來的!!」

    趙陽看宋雲佳這樣堅持,眉心皺了皺,才跟她低聲說了句話:「顧奕跟淼淼,就在玫瑰園裡。」宋雲佳聞言一怔。

    趙陽這時才轉身對身邊的助理開口:「我們走。」

    助理跟他一起折身回去。

    到了車上,趙陽才開口吩咐助理:「想法子讓人給邵天澤打電話,用香榭麗傭人的名義去打。」

    既然宋雲佳將所有希望都放在了邵天澤的身上。

    那麼他就幫她一把。

    如果邵天澤真的心疼她,也不枉他一直都向著她。

    ……

    宋雲萱用了午飯。

    看外面的雪已經停了,就打算出門。

    剛給梅七打了電話叫梅七過來。

    淼淼的小手就拉住了她的衣角,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她:「姐姐你要出門嗎?」

    宋雲萱蹲下身子,手指在淼淼的頭髮上摸了摸,才微笑開口:「是啊,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

    「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淼淼一雙眼睛期待的看著她:「我在家裡面好悶啊。」

    聽見淼淼說悶,莫初心才敲了敲她的額頭:「怎麼會悶呢?不是有哥哥陪著你嗎?」

    淼淼噘嘴:「哥哥整天都在想事情,要不然就是在做功課,根本就不帶我玩兒。」

    「你可以去玩哥哥的拼圖跟積木。」

    淼淼搖頭:「我才不喜歡拼圖跟積木。」

    「姐姐讓家裡的阿姨給淼淼買了好吃的,淼淼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淼淼的眼睛眨了眨,轉身就要去跟阿姨要好吃的。

    可是,才轉身,她就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又抓住了宋雲萱的衣角:「如果我去找好吃的,姐姐你是不是就出門了?」

    宋雲萱聽見淼淼的話,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淼淼真聰明。」

    面前的小女孩是她最寵愛的小女兒,現在把他們藏在這棟別墅裡面是為了保護他們。

    她已經可以泄露了淼淼跟顧奕在玫瑰園的消息給趙陽。

    趙陽沒有確切證據,不敢到邵天澤那裡亂說。

    不過,這個消息他肯定已經想方設法的告訴了宋雲佳。

    這時候,如果再把淼淼帶出去,被人抓住了可就沒法再把孩子帶回來了。

    她雖然有點禁不住小女兒的央求,不過,為了能跟女兒繼續生活在一起,她還是會把孩子留在別墅裡面。

    不讓她出去。

    淼淼看宋雲萱承認了,嘴巴扁了扁,很委屈:「姐姐以前都帶我出去玩兒的。」

    「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

    「有什麼不一樣嘛。」

    淼淼那雙大眼睛水汪汪的,明明跟顧長歌小的時候長得很相似,但是卻跟顧長歌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梅七進來的時候,正看見淼淼對著宋雲萱撒嬌。

    宋雲萱稍微有點頭疼,儼然是對這個小女孩寵愛過頭了,所以才沒法一下拒絕面前這個孩子的央求。

    梅七跟她不一樣,對這個孩子沒有溺愛的情緒。

    所以才宋雲萱覺得事情頭疼的時候,梅七過去就能將問題迎刃而解。

    他大步走過去,引起了淼淼的注意。

    喵喵的惡視線轉移到他的臉上,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就馬上收回視線,繼續跟宋雲萱央求:「姐姐帶我一起出去好不好?」

    宋雲萱嘆了口氣:「真的不行,淼淼。」

    梅七看宋雲萱很少這麼耐心的給孩子解釋,忍不住搖了搖頭,蹲下身子,抓住淼淼單薄的小肩膀。

    讓她轉身面對自己:「淼淼,叔叔解釋給你聽好不好?」

    「我想讓雲萱姐姐解釋給我聽。」

    「雲萱姐姐是怕帶你出去有危險。」

    「有雲萱姐姐在我什麼,誰都不能傷害我的,而且,我還可以保護雲萱姐姐。」

    小孩的聲音稚嫩可愛。

    梅七莞爾,繼續道:「淼淼,你要知道,有些壞人想要傷害你,是雲萱姐姐拚命把你救回來的。」

    淼淼年齡雖然小,不過梅七說的這些她卻都清楚。

    之前在義大利的時候,哥哥就說過,有許多人想要害他們。

    如果不是有雲萱姐姐把他們從義大利帶回來的話,她們可能就被害了。

    梅七看小孩子陷入沉思,才繼續道:「淼淼,那些壞人想要搶走你,如果你跟雲萱姐姐一起出去,那些壞人就一定會攔住你們,傷害你跟雲萱姐姐。」

    淼淼抿著唇不說話,顯然是很糾結。

    梅七看孩子的小腦袋想到的有限,繼續延伸著給她講:「可是,如果你不跟雲萱姐姐一起出去,她們看雲萱姐姐的車子上面沒有淼淼,就不會傷害雲萱姐姐。」

    淼淼聽明白了,有點失望。

    不過,卻很快就打起精神來,轉頭問宋雲萱:「雲萱姐姐,我不跟你一起出去,你就不會受到傷害嗎?」

    「理論上來說,是這個樣子。」宋雲萱點頭。

    淼淼跟宋雲萱確定過之後,才徹底死心,然後沖宋雲萱招了招手:「姐姐,你彎腰。」

    宋雲萱站著,淼淼只能拽著她的衣角。

    她也不知道淼淼是想要做什麼。

    只是淼淼要她彎腰,她就彎腰下去。

    淼淼看宋雲萱彎腰了,才走到她的面前,在她臉上啾的一聲,親了一下。

    宋雲萱被親到,有點意外,手指抬起來,摸了摸自己臉上被淼淼傾國的那個地方。

    淼淼笑嘻嘻的看著她:「雲萱姐姐早點回來,我在家裡等著雲萱姐姐。」

    小孩子的聲音很好聽,軟糯可愛。

    宋雲萱聽見女兒對自己這麼說,頓時心裡一暖,剋制不住的感動升騰起來。

    她蹲下身子,將淼淼抱在懷裡,親了親她的額頭:「乖,我很快就回來。」

    說完之後,她才跟梅七出門。

    外面溫度很低。

    宋雲萱出門之前刻意囑咐了家裡面的保姆,讓她們看好這兩個孩子,面的出去的時候著了涼。

    梅七給她打開車門,讓她上車。

    宋雲萱上車之後,梅七才到了駕駛席上坐下。

    車子緩緩駛出玫瑰園的鐵藝大門。

    梅七一邊開車,一邊跟她說話:「宋總,我們兩個去香榭麗可以嗎?」

    「怎麼不可以?」

    「兩個人畢竟有點少。」

    宋雲萱聽他這麼說,忍不住笑了一下,聲音里也滿是好心情:「我們又不是去香榭麗大家的,兩個人去已經足夠了,再說……」

    她若有所思的頓了頓。

    梅七有點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宋雲萱才又開口:「梅助理,你能一個打十個吧?」

    梅七聽見宋雲萱的話,忍不住笑出聲來,謙虛道:「宋總您真是抬舉我了,我可沒有一個打十個的本事。」

    宋雲萱不理會他這謙虛的謊話。

    說梅七一個打十個根本一點都不誇張。

    梅七之前是顧城找來給顧長歌當私人家教的。

    顧城的眼光一向都很毒辣。

    找來的梅七也算是人中龍鳳。

    他託孤一樣將顧長歌這樣的小女孩交給梅七。

    那段時間,顧城外面養著的幾個女人得知顧家這個名正言順的大小姐身邊除了一個新招來的家教,都沒有什麼人上心保護。

    便紛紛為了自己預想的錦繡前途想要搏一把。

    而要博這一把,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將顧長歌這個顧家的大小姐給除掉。

    為了除掉這個顧家的大小姐,那幾個外室一波又一波的往這邊委託人來殺她,想要給她製造意外死亡的假象。

    奈何,這些把戲全都被梅七一個人給壓下了。

    顧長歌小的時候喜歡看畫展,梅七護送她去看畫展的時候,有國外的雇傭兵從高處射擊。

    想要讓她一擊斃命。

    梅七將她抱在懷裡,替她擋了一槍之後。

    混雜在畫展中的遊客有十來個人想要襲擊顧長歌。

    但是,都被梅七帶著槍傷給攔下了。

    那是讓顧長歌永遠都不能忘記的一次暗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