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四章:被扔出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四章:被扔出來字體大小: A+
     

    邵天澤是為了宋雲佳,所以才想要讓自己死的嗎?

    宋雲佳也是醫生,她跟邵天澤都是醫生。

    她們都知道自己的惡身體狀況不適合生產。

    但是沒有一個人跟她提起過,也沒有一個人跟她說過生這個孩子會喪命。

    他們兩個,是聯合起來想要讓她死的吧?

    顧長樂這樣想著,心裏面的怨毒就洶湧彭拜的暴漲了起來。

    「想要我死?」

    她怒極,冷冷笑起來:「想要我死也要看看你宋雲佳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她手指攥的緊緊的,眼睛狠狠眯了一下,才開口叫門外的傭人:「香榭麗那邊怎麼樣了?」

    傭人一直在門外等著,現在聽見顧長樂這樣叫她,立刻就推開門進來說話:「我剛給王姐打過電話,她說還沒有到目的地。」

    顧長樂有些心煩:「這都出發多久了,怎麼還沒有到目的地?」

    傭人沒法回答,只能沉默。

    顧長樂這邊心火燒的正旺。

    那邊趙陽急急忙忙的往香榭麗趕。

    而宋雲佳在香榭麗冷靜下來之後,突然覺得顧奕跟淼淼可能在宋雲萱別墅中的事情還需要進一步的確定。

    只要那邊趙陽確定了,自己就有很多應對方法。

    她可以用宋雲萱想要害邵天澤著一雙兒女的借口,挑動邵天澤對宋雲佳實行報復。

    邵家是舉足輕重的商業世家,真的跟宋家對立,一定能讓宋雲萱吃不了兜著走。

    這樣想想,自己倒是不用著急。

    她本來是想要用那兩個孩子對付顧長樂。

    現在那兩個孩子要是還活著,要是出現在宋雲萱的家裡,那就剛好可以對付宋雲萱。

    她對顧長樂跟宋雲萱都是恨之入骨。

    只要這兩個孩子有用,不管是對付宋雲萱,還是對付顧長樂,都是一大利器。

    再說,從自己醫療醜聞那件事被爆出來的線索來看,就能發現,顧長樂跟宋雲萱已經聯合起來對付她。

    這樣的兩個敵人,早晚都是要除掉的,先除掉哪一個都能減輕一大麻煩。

    她腦子運轉,開始思考怎樣才能把握住機會一石二鳥,同時除掉宋雲萱跟顧長樂。

    正想著,就聽見家裡的傭人急急忙忙衝進來,還大喊道:「宋小姐,不好了!」

    傭人的聲音打斷她的沉思。

    她眉毛一擰,不耐煩的看向衝進來的傭人:「怎麼了?」

    邵天澤安排到香榭麗的這兩個女傭都年紀輕輕的,一點沉穩滋味都沒有。

    她早就想著換兩個了。

    奈何現在還不能在香榭麗當家做主,只能先暫時用著再說。

    傭人一臉蒼白慌亂,說話也斷斷續續的:「外面……外面忽然來了好多人……」

    宋雲佳聞言,向著門口看過去。

    果然,傭人剛說完,下一秒,房門就被推開了。

    有五六個穿著清一色傭人衣服的女人從門口走進來。

    氣勢洶洶倒是算不上,只是滿臉譏諷,眼神里遍布著對她的不屑。

    宋雲佳眯了眯眼睛,認出那幾個女人身上穿著的是邵家的傭人服,心裡就將這些人的來意猜了個差不多。

    宋雲佳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是六個女傭,其中有兩個年級稍微大點的,四十來歲,一個是孫媽,一個是李媽。她好歹是在邵家稍微住過一段時間的。

    這幾個傭人也都認識她。

    李媽性格寬厚,人也老實,不太喜歡幹些討好家裡女主人的閑事。

    看見宋雲佳的時候只是點了點頭。

    而另一個孫媽卻不一樣。

    孫媽一直是照顧顧長樂的,而且照顧的很好,每件事都為顧長樂想著。

    簡直把顧長樂當成是親女兒。

    這個孫媽宋雲佳的印象很深刻,在顧長歌還活著的時候就在顧家當傭人,當了二十多年了。

    起初顧長歌活著的時候讓她在別的別墅裡面看看花園,打掃打掃衛生,並不讓她在啊主宅裡面工作。

    後來顧長歌死了,顧長樂才把這個老傭人調回到主宅裡面工作。

    因此,老傭人對她心懷感激,自然也就實心實意的為顧長樂辦事兒。

    現在,顧長樂將她們派來趕人,孫媽就是一個頭兒。

    孫媽看見宋雲佳,就掩不住的嫌惡:「宋小姐,這裡是我們顧小姐的房產,請你收拾收拾馬上走吧。」

    宋雲佳是被邵天澤安排到這裡住的,自然不肯被一個傭人說說就搬出去。

    她勾了勾唇角:「顧小姐?你是說顧長樂嗎?」

    孫媽看著她:「就是我們長樂小姐。」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你這個顧小姐如果是指的顧長歌的話,我就立刻搬出去,因為這是顧長歌的房產,可你要是指的顧長樂的話,那我就沒有搬出去的必要了。」

    孫媽一聽宋雲佳理直氣壯的把顧長歌抬出來說事兒,立刻就怒了:「顧長歌是我們長樂小姐的妹妹,現在顧長歌走了,留下的整個顧氏都是我們長樂小姐的,更比說著區區的香榭麗。」

    「呵……」宋雲萱聽著孫媽一口一個『長樂小姐』,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還真是顧長樂的好狗呢,什麼事兒都向著她,顧長歌是死了,但是顧長歌死了以後她的顧氏也沒有變成顧長樂的顧氏,而是變成了邵天澤的邵氏啊?」

    孫媽臉上一青。

    宋雲佳繼續嘲笑他:「顧長樂充其量也就是個顧氏的附屬品而已,顧長歌的一切都是邵天澤的,你覺得她在邵家是個女主人,可要是有一天邵天澤不喜歡她了,她什麼都不是。」

    孫媽臉上青紅交錯,已經憤怒的很。

    其他的傭人都不動,只是一邊聽宋雲佳說話,一邊悄悄觀察孫媽臉上的神色。

    宋雲佳說的這話沒有錯。

    顧家的一切都是顧長歌的,顧長樂不過是顧家領養回來的女兒。

    顧長歌死了以後,所有財產就都變成了邵天澤的。

    如果不是邵天澤跟這個小姨子有一腿,顧長樂在顧家什麼都不算。

    傭人各個對宋雲佳說的話心知肚明,唯獨孫媽像是被戳到了痛處一樣,立刻就變了臉。

    「不管是邵先生的房產還是顧小姐的房產,總之都不是你宋雲佳的!」

    她說的這句話倒是沒有錯。

    宋雲佳頓時噎住。

    孫媽見狀,立刻就招呼身邊帶來的傭人:「還愣著幹什麼!快把她轟出去!」

    傭人們個個面面相覷,不肯動作。

    孫媽見狀,使勁兒推了旁邊的王媽一把:「快去!」

    其餘幾個年輕的傭人見孫媽發了狂,只好跟著沖宋雲佳走過去。

    孫媽見自己不上這些傭人都不知道手腳往哪兒放。

    直接過去,一把抓住了宋雲佳的長頭髮,把她往外面拖。

    宋雲佳被扯得頭皮一疼,尖叫著跟孫媽廝打。

    傭人們都想要把他們分開,香榭麗的傭人也想要插手。

    結果被孫媽一吼就都嚇住了。

    「把她拖出去,這個搶別人男人的瘋女人!」

    孫媽一邊罵宋雲佳,一邊讓傭人把宋雲佳往外面拖。

    場面一時之間都亂成了一鍋粥。

    宋雲佳被扯得頭皮生疼,心裡的火氣也呼呼的往上涌。

    她活了三十多年,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對待,現在居然被傭人給扯著頭髮往外面拖。

    這一切還都是拜宋雲萱所賜。

    如果現在繼承宋家的人不是宋雲萱,而是她宋雲佳,怎麼會有傭人敢扯著她的頭髮往外面拖?!

    她越想越恨。

    也越想越委屈,眼睛裡面忍不住就是算了起來。

    她本來是雲城優雅知性的千金大小姐,現在居然淪落到被人罵賤人的境地。

    真是悲慘。

    她眼淚控制不住的往外涌。

    孫媽跟那幾個傭人站了上風。

    將她一路從香榭麗的客廳裡面拖到門外。

    然後一把就扔在了門口的水泥地上。

    地面很硬,還是冬天。

    她在室內穿的單薄,被拖出來往地上這麼一扔,冷風瞬間就吹透了她的衣服,將她凍得澀澀發抖。

    連殷紅的唇瓣也變成了青紫色。

    看起來一點也沒有以前的漂亮模樣。

    孫媽把她扔出去之後,就得意的看著她開始罵:「以前還以為你是個有教養的千金大小姐,現在看起來還真是賤骨頭!單身這麼多年不肯找男人,現在就滿腦子想著勾引我們邵先生吧!你這樣的女人還有臉住到香榭麗來?真當自己是這裡的女主人了吧?」

    孫媽大聲的嘲笑她。

    宋雲佳被這笑聲羞辱的頭都要抬不起來。

    她心裡恨得發狂。

    恨不得馬上站起來去把嘲笑她的這個老傭人給撕成碎片喂狗吃。

    可是,冷風一吹,她渾身都在發抖,被拉扯的時候腳上的拖鞋也掉了。

    赤腳踩在地面上就像是被冰錐子扎一下一樣疼。

    她將自己縮了縮,抱成一團。

    眼淚順著臉頰往下流。

    孫媽看見她這幅狼狽的模樣,心情好的不行,轉頭趾高氣昂的吩咐傭人:「把這兩個蠢貨也拖出去!」

    她口中所指的那兩個蠢貨自然是指的玫瑰園裡面的那兩個傭人。

    「還有,這個賤人的東西也全都扔出來!」

    傭人被孫媽這樣一吩咐,都看了宋雲佳一眼之後就去香榭麗裡面搬東西。

    傭人們有的同情宋雲佳,在搬東西的時候就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真可憐啊。」

    「可憐?」有個傭人諷笑一聲,「她勾引別人的男人活該被拖出去!」傭人們不敢對宋雲佳的事情做過多評論,紛紛開始從卧室裡面往外扔東西。

    衣櫥跟浴室裡面的東西都被指揮著扔出去。

    宋雲佳在門口坐著,邊哭邊更用力的將自己抱緊。

    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聽見有車子駛進別墅院子的聲音。

    她目光抬起,有些期待的去看車子駛進的那個方向——是天澤來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