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三章:長樂震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三十三章:長樂震怒字體大小: A+
     

    趙陽那邊急的冒汗。

    他臉色也不好看。

    雖然是想著幫宋雲佳,心裡也覺得玫瑰園戒備森嚴就一定是藏了兩個孩子。

    可是偏偏拿不到證據,沒有辦法立刻確定。

    他在宋氏被宋雲萱逼的請長期病假之後就對宋雲萱懷恨在心,現在告訴宋雲佳這個消息,與其說是幫助宋雲佳。

    倒不如說是挑撥宋雲佳針對宋雲萱,順帶讓宋雲佳給自己報了仇。

    他在房間里來回渡步,等著派出去的私人偵探社成員回來。

    大約等了半個多小時。

    在他耐心全部耗完之前,電話終於響了起來。

    她一把將電話撈起來,對面傳來偵探社成員的聲音:「老闆。」

    「怎麼樣,你拍到裡面住著的那兩個孩子了嗎?」

    「沒有。」

    對面傳來的回答讓趙陽緊緊皺起了眉毛:「拍不到你打電話回來做什麼?!」

    偵探社成員聽見趙陽怒氣澎湃的罵他,才開口安撫他:「老闆您稍安勿躁,雖然我沒有拍到玫瑰園裡面有什麼人,但是我有證據證明那裡面的確是住著兩個孩子!」

    趙陽的眼中亮光一閃:「你掌握了什麼證據?」

    「玫瑰園的保姆去超市買東西,買了許多小孩子的零食,而且,裡面有很多巧克力糖。」

    「這不算是什麼證據,宋雲萱是個女孩子,也許保姆是把零食跟巧克力買給她吃的。」

    「零食裡面還有牛油曲奇。」

    這個點心名字倒是讓趙陽沉默了下去。

    那邊的偵探社成員繼續說道:「我們已經調查過了,宋雲萱最討厭的就是味道淳厚的牛油曲奇,而邵家的小小姐顧淼淼尤其喜歡牛油曲奇這種點心,玫瑰園的保姆還新買了一套樂高積木跟好幾套高難度拼圖,我已經打探過,邵家的小少爺顧奕最喜歡玩積木跟拼圖。」

    趙陽沉默下來。

    偵探社成員說牛油曲奇,樂高積木,拼圖,都是宋雲萱不喜歡的。

    而她卻讓保姆買回去了。

    這樣看來,邵天澤的那兩個孩子,的確是在玫瑰園之中。

    把這個消息告訴宋雲佳,會讓邵天澤打宋雲萱一個措手不及。

    到時候邵天澤直接擺明立場針對宋雲萱,宋雲萱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他抬手就給宋雲佳打電話。

    希望能讓宋雲佳知道消息之後第一時間通知邵天澤。

    然而,電話打過去,卻半天都沒有人接起來。

    趙陽蹙眉,吩咐身邊的傭人:「馬上備車。」

    傭人即刻下去備車。

    趙陽在臨走之前,有家裡的傭人接起打來的電話,叫他:「有周先生打過來的電話。」

    「周建?」

    他蹙眉問傭人。

    傭人點了點頭。

    趙陽有些不耐煩,不過轉頭想想,周建是他的老朋友,但凡是打電話過來,都是為了幫他的。

    便折回去接起了傭人手裡面的電話。

    「老周?」

    周建聽見趙陽將電話接起來,單刀直入:「你是不是還想幫宋雲佳?」

    趙陽一怔,才開口:「老周啊,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我現在可是跟你一樣,已經從宋家那渾水裡邊出來了,怎麼會折回去幫宋雲佳?」

    周建聲音里沒有什麼感情,只是告誡他:「我今天回來的時候,聽說你一直在派人盯著宋雲萱,我覺得你還沒有放棄。」

    趙陽被抓包,自然沒法再否認。

    周建聽見他沉默下去,便知道他是認了。

    苦口婆心的想要再次勸他勸:「你也知道,現在宋雲佳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邵天澤,邵天澤能不能幫宋雲佳翻身根本就不好說,你為什麼不收手呢?」

    趙陽臉色冷冷的:「一個黃毛丫頭,我就不信他還能翻了天。」

    「趙陽,你這樣下去只能是自討苦吃。」

    趙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宋雲萱對著干,自然是誰的勸都不聽。

    「老周,你就不要勸我了,我活了這麼大歲數,這點事還是知道的。」

    「你知道什麼啊你知道?宋雲萱她不是一個黃毛丫頭,論手段跟心機都深著呢!」

    周建努力的想要說服趙陽,然而趙陽並沒有要跟他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為了打斷周建的話,趙陽乾脆開口道:「老周啊,我今天還有急事,這事兒等我閑下來的時候你在跟我說,今天我就先收線了。」

    周建三番兩次的勸他不要跟宋雲萱作對。

    趙陽心裡就覺得不舒服,他跟周建在一起謀事這麼多年,周建理應是不管什麼時候都跟他站在統一戰線上。

    然而現在,有了一個宋雲萱,周建就倒向了宋雲萱那邊。

    周建越是勸說他不要跟宋雲萱作對,他就越是想要跟宋雲萱作對。

    只因為宋雲萱害他在宋氏失去的太多。

    身為宋氏的元老跟功臣,他不甘心就這樣回到家裡,乾等著每年的股份分紅。

    他還能繼續往上爬,繼續謀取更大的利益。

    他放下電話之後,便轉身往外走。

    司機已經備好車子,就在車門前面等著他。

    看見他從家門口出來,立刻恭敬的替他將車門打開。

    趙陽上車之後,對著司機吩咐:「直接去香榭麗別墅。」

    司機說了聲『是』,便踩下油門將車子開除了趙家別墅的大門。

    ……

    邵家。

    顧長樂的情況在姜醫生的治療下漸漸穩定下來。

    因為剛才肚子疼,她被嚇得臉色有些發白。

    她本來就瘦弱,現在整個人躺在柔軟的床鋪上,裹在白色被子裡面,就像是一個失血過多的病人。

    姜醫生在旁邊收拾診療箱。

    家裡的傭人也侯在一邊。

    顧長樂有些虛弱。

    本以為姜醫生在將她的情況穩定下來之後就會囑咐幾句離開。

    卻不料,姜醫生在收拾完診療箱的時候,對著顧長樂開口道:「顧小姐。」

    顧長樂抬起眼皮,看著她,有些緊張:「姜醫生,還有什麼事?」

    姜醫生是有名的婦產科醫生,照顧孕婦也很拿手。

    她幾次肚子疼都是先找姜醫生過來看。

    每次只要姜醫生說沒有事了,她才能放下心來。

    這一次,姜醫生診斷完了,遲遲沒有說具體情況。

    現在叫她,定然是要跟她說說具體情況。

    姜醫生被顧長樂這麼一問,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旁邊的傭人。

    顧長樂見到姜醫生的視線里似乎是有忌憚,便開口吩咐傭人:「你先下去。」

    傭人聽見顧長樂的吩咐,立刻聽話的從房間裡面退出去。

    等到傭人走了,姜醫生才往前一步,湊到顧長樂的床邊,開口:「顧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顧長樂微笑:「姜醫生,你是我的家庭醫生,有什麼情況一定要及時告訴我才行,怎麼會有該不該說這種顧慮呢?」

    姜醫生見顧長樂這麼說。

    才陷入沉默。

    顧長樂看姜醫生凝重的臉色,就知道姜醫生即將說的話可能會很嚴肅,甚至,不是一件好事。

    果然,姜醫生在短暫的沉默之後,開口道:「顧小姐,不瞞你說,您肚子裡面的這個孩子如果非得要生下來,您是會喪命的。」

    顧長樂聽見醫生這句話,臉色就變了,變得慘白,剛才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也一下子就生硬的僵住了。

    姜醫生見顧長樂的反應,忙開口:「顧小姐,我希望您能冷靜一下,好好思考是留誰的命。」

    顧長樂在片刻的呆愣之後,眼光一凝,忽然開口:「謝謝姜醫生告訴我這件事。」

    「所以顧小姐,這個孩子越快打掉,對您的身體危害越小。」

    顧長樂雖然想要好好跟姜醫生說話。

    可是張一張口,就覺得喉頭乾澀。

    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姜醫生看顧長樂的臉色不好,也覺得自己該說的都說完了。

    便開口,主動提出告辭:「顧小姐,您現在要好好休息才行,等您休息好了,隨時可以跟我商量這件事。」

    顧長樂費力的點了點頭:「那我就不送了,姜醫生。」

    「顧小姐,我走了。」

    姜醫生從顧長樂的病房裡面離開。

    顧長樂聽著卧室門被輕輕帶上的聲音,忽然就一把將床頭的檯燈給掃了下去。檯燈落地的聲音很雜亂。

    外面聽見聲音的女傭立刻就要過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長樂卻開口厲聲罵道:「滾!不許進來!」

    她尖利的聲音讓準備推門而入的傭人急急剎住了步子。

    顧長樂聽著房門外面陷入安靜,才急促喘息著,努力的想要平復下自己的情緒。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好,但是她沒有想到,自己要生下邵天澤的這個孩子,居然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而且,身為醫生的邵天澤,竟然沒有提前跟她說這個後果。

    他不跟自己說清楚可能會出現的危險是因為什麼?

    他只想要自己肚子裡面的這個孩子,不想要自己嗎?

    她那麼喜歡他,一直一直陪在他的身邊,跟他一起對付顧長歌,跟他一起將顧氏變成邵氏。

    她等了他十年。

    為什麼?

    為什麼邵天澤不跟他說,不跟他說生下這個孩子是會丟了性命的?

    她手指緊緊攥著身邊的棉被,眼睛充滿了怨恨跟惱怒。

    眼中的光芒時亮時暗,心裡有怨毒一分分的蔓延,擴大。

    邵天澤為什麼不跟她說?

    邵天澤是不喜歡他了嗎?

    邵天澤想要借用生孩子這個借口讓她死掉?

    為什麼?

    為什麼邵天澤會這麼對她?

    他不是說過會一直一直喜歡自己么?

    明明做過這樣的承諾,卻要為了一個孩子而放棄她的生命,還欺瞞了她這麼久。

    如果不是醫生在這個時候跟她說明厲害,她可能會死在產床上?

    她越想越惱,腦海中突然就閃現出了宋雲佳得意的笑臉。

    是為了宋雲佳嗎?

    第三百三十四章:

    邵天澤是為了宋雲佳,所以才想要讓自己死的嗎?

    宋雲佳也是醫生,她跟邵天澤都是醫生。

    她們都知道自己的惡身體狀況不適合生產。

    但是沒有一個人跟她提起過,也沒有一個人跟她說過生這個孩子會喪命。

    他們兩個,是聯合起來想要讓她死的吧?

    顧長樂這樣想著,心裏面的怨毒就洶湧彭拜的暴漲了起來。

    「想要我死?」

    她怒極,冷冷笑起來:「想要我死也要看看你宋雲佳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她手指攥的緊緊的,眼睛狠狠眯了一下,才開口叫門外的傭人:「香榭麗那邊怎麼樣了?」

    傭人一直在門外等著,現在聽見顧長樂這樣叫她,立刻就推開門進來說話:「我剛給王姐打過電話,她說還沒有到目的地。」

    顧長樂有些心煩:「這都出發多久了,怎麼還沒有到目的地?」

    傭人沒法回答,只能沉默。

    顧長樂這邊心火燒的正旺。

    那邊趙陽急急忙忙的往香榭麗趕。

    而宋雲佳在香榭麗冷靜下來之後,突然覺得顧奕跟淼淼可能在宋雲萱別墅中的事情還需要進一步的確定。

    只要那邊趙陽確定了,自己就有很多應對方法。

    她可以用宋雲萱想要害邵天澤著一雙兒女的借口,挑動邵天澤對宋雲佳實行報復。

    邵家是舉足輕重的商業世家,真的跟宋家對立,一定能讓宋雲萱吃不了兜著走。

    這樣想想,自己倒是不用著急。

    她本來是想要用那兩個孩子對付顧長樂。

    現在那兩個孩子要是還活著,要是出現在宋雲萱的家裡,那就剛好可以對付宋雲萱。

    她對顧長樂跟宋雲萱都是恨之入骨。

    只要這兩個孩子有用,不管是對付宋雲萱,還是對付顧長樂,都是一大利器。

    再說,從自己醫療醜聞那件事被爆出來的線索來看,就能發現,顧長樂跟宋雲萱已經聯合起來對付她。

    這樣的兩個敵人,早晚都是要除掉的,先除掉哪一個都能減輕一大麻煩。

    她腦子運轉,開始思考怎樣才能把握住機會一石二鳥,同時除掉宋雲萱跟顧長樂。

    正想著,就聽見家裡的傭人急急忙忙衝進來,還大喊道:「宋小姐,不好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