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六章:美麗的夜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六章:美麗的夜晚字體大小: A+
     

    雲城之中因為顧奕跟淼淼的失蹤,讓大家不約而同的又想起了顧長歌。

    顧長歌已經死去小半年。

    所有人對於她的印象卻都記憶尤深。

    畢竟這個女人曾經高頻率的出現在國內的各大財經雜誌上,也被商界的企業家們譽為天才商女。

    而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在死後,卻落了這樣一個下場。

    她的骨灰才被海葬沒有多久,兩個孩子就莫名其妙的在大洋彼岸失蹤了。

    更奇特的,最近有傳言聲稱,顧長樂懷孕了。

    這個傳聞沒有被得到證實,卻越傳越烈。

    雲城的人對孩子的父親猜測紛紛。

    但是大多數人都認為,孩子的父親就是邵天澤。

    那些傳言八卦跟議論紛紛的小道消息瞬間讓邵氏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邵天澤覺得現在的邵氏集團被輿論杜撰的烏煙瘴氣,偏偏他還不能出面去澄清。

    因為,外面杜撰的這些小道消息其實都是事實。

    他內心煩悶不已,喝的酒也越來越多。

    宋雲佳三番兩次給他打電話他都草草掛斷,沒有心思應付。

    這天晚上,宋雲佳再次將電話撥過去,卻意外的,受到了邵天澤的注意。

    「你現在在哪裡?」

    「就在香榭麗。」

    「我馬上過來,等我。」

    因為這樣簡短的一句話,宋雲佳的內心激動了半天。

    她在房間里洗澡化妝,面對鏡子裡面那張美艷照人的臉龐時,宋雲佳就覺得自己的計劃已經被慢慢推動起來了。

    邵天澤已經開始厭倦顧長樂了。

    果然,顧奕跟淼淼是打垮顧長樂的關鍵。

    不管怎麼說,邵天澤都會在意外面那些人的看法。

    現在顧奕跟淼淼失蹤,讓他的壓力很大,而顧長樂不但對他起不到任何幫助的作用,甚至還在給他添亂。

    她對著鏡子,將腮紅輕輕打在臉上。

    美麗精緻的臉龐瞬間就變得氣色好了許多。

    外面有傭人輕輕敲門:「宋小姐,邵先生來找您。」

    宋雲佳唇角一彎,就心情很好的站了起來:「我馬上就來。」

    邵天澤今晚過來,她也許能夠藉助這個機會讓他更加討厭顧長樂一點。

    她轉身往外走,身上已經換了一件香檳色的弔帶長裙。

    纖腰長腿都被勾勒的妖嬈萬分。

    傭人在門口等著她,看見她這幅打扮,也是愣了一下。

    之後,才跟在她的身後去見邵天澤。

    邵天澤的心情很不好,到了香榭麗的時候,只喝了一口茶,就走到酒櫃的吧台便,找酒櫃裡面的好酒。

    宋雲佳從樓上走下來,看見他的背影,就覺得心頭一動。

    一種悸動感從心底深處往上迅速的蔓延。

    她眯了眯眼睛,臉上掛上擔憂的表情,走過去:「你要喝酒嗎?」

    「酒櫃裡面的酒你喝了不少。」

    邵天澤將一瓶82年的拉菲打開,將紅酒倒進玻璃杯裡面。

    自己倒了一杯,又給宋雲佳倒了一杯:「要不要陪我喝兩杯。」

    宋雲佳微笑:「如果是你的話,我當然會陪你。」

    她伸手,將盛著紅酒的高腳杯拿過來,輕輕搖晃了一下酒杯,就揚起細嫩的脖頸,將高腳杯裡面的酒一飲而盡。

    男人喝酒多半不是高興就是不高興。在顧奕跟淼淼失蹤多日的檔口,邵天澤過來喝酒,自然不會是因為高興。

    而不高興的男人,正是她下手的好時機。

    酒精又是一味必不可少的催化劑。

    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就放棄。

    她願意陪邵天澤喝酒,喝到半夜都沒有關係。

    邵天澤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酒。

    宋雲佳看他喝得多,也伸手給他倒酒。

    邵天澤一邊喝酒,一邊開始話多起來:「小奕跟淼淼,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消息。」

    「你別太擔心,興許是……」

    宋雲佳想要想一個好的理由來安慰邵天澤,可是話說出口,才明白,那兩個孩子多半是在劫難逃了。

    邵天澤也知道她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他,自嘲一般的笑了下。

    「很多人都覺得,那兩個孩子多半是去陪著他們的母親了。」

    邵天澤說到顧長歌的死,宋雲佳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忌諱的。

    顧長歌死於非命,現在她的兩個孩子也是死於非命。

    就算是殺人無數,心裡也會有些冷颼颼的感覺。

    邵天澤喝完一杯酒,將酒杯重重放在吧台上:「你說,小奕跟淼淼現在還活著嗎?」

    宋雲佳被問住,垂下眼睛,掩藏住眼中的冷光,低低開口:「天澤,世事難料,你要節哀順變。」

    「節哀順變?」邵天澤冷笑,「小奕跟淼淼只不過是兩個孩子而已。」

    「但是,畢竟是顧長歌親生的,又不是長樂……」

    她的話說了一半,就被邵天澤一個眼刀撇過來:「你是說長樂動手傷害那兩個孩子?!」

    宋雲佳被邵天澤撇過來的眼刀嚇了一下,抿唇:「我剛才也是瞎說的,沒有說長樂害那兩個孩子的意思,你別多想。」

    她主動認錯。

    邵天澤倒是沒法繼續追究下去。

    可是宋雲佳能看的出來,邵天澤轉過頭的時候皺緊了眉頭。

    她知道,邵天澤在懷疑顧長樂。

    從那兩個孩子失蹤的時候開始,就在懷疑顧長樂了。

    「長樂現在懷著身孕,你要好好照顧他,千萬別因為這件事而忽略了長樂。」

    宋雲佳表面和善,像是在擔心顧長樂。

    卻每個字每句話都想要從中挑撥她們兩人的關係。

    「小奕跟淼淼是你的孩子,長樂肚子裡面的孩子也是你的骨肉,既然小奕跟淼淼找不到了,你就要好好照顧長樂才行,天澤。」

    她輕輕伸手,扶住他的胳膊,溫柔的囑咐他:「你要振作起來,照顧好長樂啊。」

    邵天澤心裡原本就因為對顧長樂的懷疑而感到不悅,現在被宋雲佳勸著要照顧好顧長樂,更是煩躁的厲害。

    宋雲佳抓住他的手臂,被他猛地一揮手打開。

    宋雲佳被他揮開,一時之間有些發愣。

    邵天澤卻冷冷道:「你回房睡覺吧。」

    「我想陪你一會兒。」

    「回去睡覺。」

    邵天澤語氣極度不悅。

    沒有辦法,宋雲佳只能先離開。

    她今晚精心打扮,化了精緻的妝容,穿上最能顯身段的香檳色長裙。

    但是邵天澤的視線卻始終沒有在自己的身上停留太多時間。

    她做的這一切都彷彿是徒勞。

    現在被他趕回房間里睡覺,她更覺得不甘。

    視線在邵天澤的身上停留半晌,她不願意挪動腳步。

    邵天澤也感覺到她還沒有離開,倒了杯酒,出聲:「你不肯回去睡覺,是趕我走嗎?」

    宋雲佳一怔,立刻開口補救:「不是,我只是擔心你喝太多酒,對身體不好。」

    「你回去睡吧,我想靜靜。」

    宋雲佳嘆了口氣,帶著心裡的不甘,轉身上樓。

    只是上樓的時候刻意放慢了腳步,回頭看邵天澤,他依舊在不停的倒酒喝酒。

    到卧室門口的時候,她小聲吩咐傭人:「天澤心情不好,喝酒的時候你們不要打擾他。」

    傭人點點頭,又問:「要準備醒酒茶嗎?宋小姐?」

    宋雲佳眉毛一皺,聲音也冷淡不少:「沒有吩咐你做的事情就不要多此一舉。」

    傭人被宋雲佳訓斥,忙道歉:「對不起宋小姐,我多嘴了。」

    「好了,你回去吧。」

    宋雲佳冷淡的掃了她一眼,就將房門嘭的一下關上了。

    傭人垂著頭道歉,等聽見她的房門被關上,才緩緩抬起頭來,看面前緊閉的房門。

    ……

    宋雲佳的家裡接到一通電話。

    宋雲萱正在玫瑰園陪著淼淼睡覺。

    家裡的電話被轉過來。

    管家輕輕推開房門,跟宋雲萱說話:「宋小姐,香榭麗的電話。」

    宋雲萱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伸手。

    管家走過來將電話遞到她的手上。

    在她懷裡,淼淼睡得正熟。

    給她買的SD娃娃也跟她一塊兒躺在被窩裡。

    她一隻手拿電話放在耳邊,一隻手給淼淼拉了拉蠶絲被。

    那邊有聲音傳過來:「宋小姐,邵天澤喝醉了。」

    「嗯,宋雲佳說什麼了嗎?」

    「雲佳小姐不讓我們煮醒酒茶。」

    宋雲萱聽見傭人的這句話,不禁笑了,聲音也瞬間柔和了許多:「宋雲佳既然這麼吩咐,你們就照做,我看,下半夜也不用你們守著一個喝醉了的人了,只是待會兒宋雲佳把邵天澤扶回房間的時候,你們要幫一把才好。」

    傭人聽明白了宋雲萱的意思,點了點頭:「宋小姐放心,我們回去幫忙的。」

    宋雲萱對這個在香榭麗的傭人很滿意。

    掛斷電話之後才跟管家開口:「給她的賬戶上打五十萬。」

    管家聽到之後,立刻就去打錢。

    宋雲萱將手放在淼淼的背上。

    淼淼皺了皺眉,似乎是睡得不太安穩。

    她彎起眼睛,輕輕在孩子的背上拍了拍。

    淼淼感受到有人在拍她的背,瞬間就安穩下去。

    宋雲萱看著淼淼,嘴角的笑意溫柔更深。

    比起顧奕,淼淼小時候跟母親接觸的時間更多。

    那個時候顧長歌晚上回來看到淼淼睡著,會輕輕上床,陪著女兒一起睡。

    淼淼晚上半睡半醒的時候,顧長歌都會輕輕拍她的背,哄她睡過去。

    現在的淼淼,這樣哄她依然很好用。

    她一邊輕輕拍淼淼的背,一邊想今夜香榭麗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邵天澤借酒消愁去了宋雲佳住的地方,宋雲佳本來就想著可以跟邵天澤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現在有了這樣好的機會,宋雲佳會放過他嗎?

    今晚,註定是一個美麗的夜晚。

    不管是對於宋雲佳跟邵天澤,還是對於她宋雲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