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四章:兩人爭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四章:兩人爭吵字體大小: A+
     

    顧長樂料定邵天澤不會問邵雪。

    果然,邵天澤只是看了邵雪一眼,就站起來:「我們回房間。」

    顧長樂的眉毛微微一擰,手指也攥了攥。

    看邵天澤這個架勢是非要問她個所以然了。

    而且,為了問她,還要單獨回房間,面的讓邵雪幫了她。

    她吐出口氣,穩了穩臉上的表情,看他轉身上樓,也跟著站起來上樓。

    邵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兩個人一前一後上了樓,垂下眼睛,若有所思。

    她原本以為邵天澤對顧長樂的愛足以包容所有的一切。

    現在看起來,倒不是她所想想的那樣。

    邵天澤對顧長歌留下的那兩個孩子還有感情。

    而且,這兩個孩子,好像是他的底線。

    這樣看來的話,邵天澤應該還是愛著顧長歌的。

    可是,如果邵天澤是愛著顧長歌的,又怎麼會跟顧長歌的妹妹攪和在了一起的?

    她想不明白這些事情,只能起身往樓上走。

    身後還有傭人要跟上來。

    邵雪微怒:「我上樓你不用管跟著了。」

    「可是,邵小姐……」說話的傭人很為難。

    邵雪回頭看她的臉,才發現這個傭人是平時跟顧長樂關係最好的一個。

    算是顧長樂的親信。

    現在她跟著她上樓,八成是害怕她去聽牆角。

    顧長樂還真是夠心計的,由此看來,顧長樂打從一早就不信任她,就算後來她主動示好,她也還是防著她的。

    她心裡不爽,又不能趕走這個傭人,只能收回視線,一言不發的上樓。

    ……

    邵天澤跟顧長樂進了房間之後,顧長樂就關上門走到他的跟前,輕輕摸他的臉:「你瘦了,這才一個星期。」

    她的手指在他臉上心疼的摸了摸,還沒等多摸兩下,邵天澤就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還有些力大的嚇人。

    她覺得手腕被攥的疼,皺起眉毛來看著他:「你弄疼我了。」

    邵天澤不跟她廢話,直接開門見山:「是不是你乾的?」

    顧長樂裝傻:「什麼是不是我乾的?」

    「小奕跟淼淼失蹤是不是你乾的?」

    邵天澤眼睛裡帶著怒氣。

    顧長樂看著他,因為他臉上顯露出來的怒氣而覺得驚愕。

    邵天澤從一開始追求她就對他非常好,從來沒有對她發過脾氣。

    什麼事情都是依著她,寵著她,簡直把他當做女神一樣對待。

    可是現在,這個男人卻攥著她的手腕用一雙帶著怒氣的眼睛緊緊盯著她。

    她心裡覺得難受,也有憤怒一發不可收拾的湧上來。

    猛地甩手就要將手腕從邵天澤的手裡抽出來。

    不料,邵天澤這次是用了手勁的,彷彿料定她會掙脫一樣。

    他的手指握的很近。

    她掙扎並沒有如願的從他手裡將掙出來。

    「你放開!放開!」她不老實的繼續往外面抽手。

    邵天澤眼睛盯著她,吐出的話語也陰沉沉的:「小奕跟淼淼現在在哪裡?」

    「你就會這樣凶我!」她聲音變得尖利,努力的掙扎要把手從他的桎梏之中抽出來,「你放開我,放開!」

    她越是掙扎,邵天澤就攥的她越緊。

    顧長樂被攥的手疼,加上憤怒委屈,眼睛裡面就蓄滿了淚水,聲音也帶上了哭腔:「小奕跟淼淼是你跟顧長歌生的,現在他們兩個不見了,你倒是過來怨我,明明就是你照顧孩子照顧的不好,憑什麼過來問我!我怎麼知道那兩個孩子到哪裡去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除掉她們,因為他們是顧長歌生的,所以不喜歡她們。」

    「你不要誣陷我,我雖然不喜歡她們,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害死她們啊!」顧長樂給自己辯解,「再說,他們兩個之前去義大利,連住在哪裡我都不知道,我怎麼會害他們?」

    邵天澤的眼神閃爍了一些。

    他一直都沒有告訴顧長樂那兩個孩子住在羅馬。

    直到顧奕跟淼淼出事之後,顧長樂才知道他們兩個在羅馬。

    這件事的確有可能不是顧長樂做的。

    如果是顧長樂做的,他希望能夠說服顧長樂將那兩個孩子交出來。

    但是,如果不是顧長樂做的,他就要再去想到底是誰跟他的兩個孩子過不去。

    他陷入短暫的思考。

    手上的力度也有所放鬆。

    一個不注意,顧長樂就大力掙脫出了他的手掌。

    只是突然掙脫出來,由於力大,一個沒有控制好,顧長樂一下就撲到了地上。

    她懷著身孕,平時醫生就提醒她不能磕碰到,要是磕碰到可能有流產的危險。

    所以她十分小心。

    可是這一次,整個人撲在地上,邵天澤才慌亂的意識過來她還懷著身孕。

    「長樂!」

    邵天澤看見她撲在地上,立刻衝過去扶她。

    想要將她從地上扶起來。

    顧長樂本來在撲到的那一瞬間也覺得全完了,要是這一下把肚子裡面的孩子給摔沒了,可就全完了。

    但是在摔倒之後,顧長樂卻並沒有感覺到肚子有痛感。

    她心裡稍微放心了一些,被邵天澤從地毯上扶起來的時候,卻眨了眨眼睛,故意讓眼眶裡面的眼淚給流了出來。

    「你不相信我。」

    她眼神有些絕望的看著邵天澤,哭著對他重複:「你不相信我!我根本就沒有做過,你卻不相信我!」

    邵天澤看她哭的梨花帶雨,眼神可憐又委屈,也覺得剛才自己對她的態度有些過了。

    張了張嘴,安慰:「別哭了,你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我帶你去看醫生。」

    他要把她從地毯上抱到床上。

    顧長樂卻抓住他的手臂,不肯讓他抱起來:「我跟你說的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小奕跟淼淼根本就不是我帶走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哪裡?為什麼懷疑我?我都懷上了你的孩子,你為什麼還能這麼懷疑我?」

    她覺得委屈,將心裡的疑問跟委屈一股腦的都沖他發出來。

    邵天澤面對顧長樂這張楚楚可憐的臉,半晌無話。

    他能想到的,值得懷疑的就只有顧長樂。

    只有顧長樂有這個動機跟理由去傷害顧奕跟淼淼。

    只要除去了顧奕跟淼淼,顧長樂就算是完完全全的得到了這個邵家,不再有什麼能威脅到她。

    顧長樂追問。

    執著的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邵天澤看著她執著的眼睛,半晌,才開口:「對不起。」

    終於逼著邵天澤說了對不起,顧長樂才滿意的鬆開了抓著他手臂的手,然後皺眉,一臉痛苦的軟倒在他的懷裡。

    邵天澤終究是擔心她的。

    看見她昏過去,忙將她抱起來,讓家裡的傭人給家庭醫生打電話。

    邵雪聽見外面傭人慌亂的腳步聲,從房間里走出來,從樓上往下看。

    客廳裡面,傭人正擁簇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進來。

    邵雪微微挑了挑眉,認出樓下這個醫生就是經常給顧長樂看病的醫生。

    傭人引著醫生進房間,邊走邊說話:「高醫生,快點兒,我們顧小姐疼的厲害。」

    邵雪聽見傭人的話,視線收回來,轉身就進了房間。

    既然顧長樂疼的厲害,八成就是跟邵天澤發生了爭吵。

    因為顧奕跟淼淼,這兩個狼狽為奸的人居然發生了爭吵。

    真是諷刺。

    邵雪給宋雲萱打電話說了這件事。

    宋雲萱心裡有數,第二天跟楚漠宸見面的時候心情也好了許多。

    楚漠宸請她在餐廳見面。

    她到了的時候,楚漠宸已經在等著。

    餐廳是法國餐廳個,裡面的西餐牛排都很出名。

    宋雲萱一坐下,就有侍者過來恭敬的遞上菜單。

    宋雲萱看都沒有看,就推開菜單:「跟這位先生點一樣的。」

    侍者收起菜單離開。

    楚漠宸將白色餐巾打開。

    宋雲萱一面將餐巾展開,一面跟他說話:「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吃過飯了。」

    「淼淼跟小奕照顧的怎樣?」

    宋雲萱眉毛微微蹙起,不悅的抬眼看他:「你約我出來就是為了問那兩個孩子的近況嗎?」

    「不然呢?」

    宋雲萱想了一下,笑了:「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想我。」

    「我不管你你也會生活的很好,而顧奕跟淼淼不一樣,」楚漠宸並不看她的眼睛跟表情,只是將視線放在手指拿的東西上,「顧奕跟淼淼還小,如果沒有人管他們,他們就會有生命危險。」

    宋雲萱微微揚了揚頭:「我已經跟你保證過,我絕對不會傷害那兩個孩子。」

    「你的保證我不怎麼相信。」

    宋雲萱聽見他這麼說,忽然轉變態度,溫柔一笑:「就算你這不相信,我也不會將那兩個孩子交給你照看。」

    「那你就別讓其他人知道這兩個孩子在你的手裡。」

    「這一點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那就好。」

    楚漠宸跟她之間開始變得越來越冷漠。

    兩人吃飯的時候幾乎只有沉默跟冷凝的氣氛。

    周圍不管有多麼的浪漫,都不能感染到她們兩個。

    楚漠宸手指拿著刀叉,切牛排的動作優雅矜貴。

    宋雲萱正頓飯都在沉默中度過。

    在吃完飯之後,她擦了擦嘴角,就餐布放在你桌面上,抬眼看著他:「如果下次你見我還是因為這兩個孩子的話,就不用刻意請我出來吃飯了。」

    說完,她就起身離開。

    梅七看見她從餐廳裡面走出來,趕忙跟上去給她打開車門。

    宋雲萱坐進去之後,才皺著眉毛垂了前面的車座一拳。

    似乎是有很大的不滿。

    梅七坐在駕駛席上,通過後視鏡看見她緊皺著眉毛,沒有問她是為什麼不開心。

    因為不用問,就能猜得到,宋雲萱八成是因為楚漠宸才會這麼生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