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一十五章:顧奕的戒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一十五章:顧奕的戒心字體大小: A+
     

    入夜,郊區的天空上空有一輪明月。

    高級防彈車上坐著的宋雲萱不動聲色的看著窗外。

    而內心早已經沸騰起來。

    她期待見到顧奕跟淼淼的那一刻,這兩個孩子跟他有骨肉親情。

    她會想念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事實沒有她想的那麼美好。

    車子在羅馬一處富人區的莊園外停下。

    肖洛才剛下車,就有穿著西裝的白人男子匆匆從莊園之中跑出來,然後壓低聲音在他耳邊說話。

    宋雲萱下車之後,就看見肖洛的臉色變了。

    她心裡知道不好,緊走兩步走到肖洛的面前,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肖洛的臉色有些難堪,聲音不是很高,眉頭也不自覺地皺了起來:「有點小意外。」

    「什麼小意外?」

    現在已經到了顧奕跟淼淼住的地方,肖洛告訴她有點小意外,很明顯就是顧奕跟淼淼這邊出事了。

    她心裡有些焦急。

    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極力的保持平靜,想要掩飾住內心的想法。

    賓士車上只有宋雲萱跟肖洛走下來,楚漠宸雖然是一併跟了過來,卻沒有下車的意思。

    就算是到了莊園前面,也只是在車子裡面隔著防彈玻璃看外面宋雲萱臉上的表情。

    他一直覺得奇怪,也很懷疑,為什麼宋雲萱會把那麼多精力都投在顧奕跟淼淼的身上。

    即便她給出了足以讓人信服的理由,可是她仍舊不相信。

    他想要知道宋雲萱對這兩個孩子究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感情的。

    宋雲萱追問,肖洛也不好不說,只好坦白到:「顧奕在裡面,但是淼淼……」

    「淼淼怎麼了?」

    她的眉頭一下子擰起來。

    肖洛這才開口:「淼淼不見了。」

    這話一說完,宋雲萱就顧不得掩飾的提步向著莊園裡面大步走了進去。

    淼淼怎麼會不見了?

    顧奕不是應該好好照顧淼淼的嗎?

    邵天澤既然把他們安排在這裡,就一定也安排了照顧他們飲食起居的傭人。

    家裡有一個小主人不見了,這些傭人是做什麼的?

    她的腦子有些亂。

    在聽見淼淼不見了之後,連帶著指尖都在微微顫抖。

    她知道自己應該保持冷靜,應該不動聲色的等著那兩個孩子出現在她的面前。

    但是,她現在就怕自己壓抑不住將自己內心的情緒外漏出來。

    她擔心淼淼。

    是真心的擔心淼淼。

    梅七跟在她的身邊,見她臉色僵冷,忍不住小聲勸她:「宋總,顧奕少爺好好的,淼淼小姐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您不要太擔心了。」

    「淼淼一直都是一個很乖的孩子,她不會隨便離開哥哥的身邊,如果不見了就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去找,馬上去找。」

    她命令梅七。

    梅七看出她的失態,小聲道:「宋總,您的情緒太激動了。」

    宋雲萱因為擔心焦慮,眼睛裡面已經含了怒氣,說話的聲音也有幾分急躁,稍微注意一些就能聽得出來。

    梅七也疑惑與她對那兩個孩子的態度,也知道現在這個事態之下宋雲萱不適合這樣情緒化,所以才對她進行適當的提醒。

    宋雲萱被梅七這樣猛地一提醒,才稍微安靜下來。

    梅七在她身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得見的音量開口勸:「不是出什麼事情的,宋總放寬心。」

    「但是淼淼……」

    她還想要說什麼。

    梅七卻打斷她,開口道:「剛才我已經進去看過顧奕小少爺了,小少爺臉上沒有一點擔心的神情。」

    之後的話,梅七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實說到這裡,就算是梅七不繼續說下去,宋雲萱也已經能明白並且安靜下來了。

    他說顧奕的臉上沒有一點擔心的表情。

    是了。

    淼淼是顧奕的親生妹妹,如果淼淼突然不見了,顧奕一定會很焦急。

    而大家發現淼淼不見了的時候,顧奕居然沒有表現出擔心。

    這就說過顧奕是知道淼淼在哪裡的,而且知道淼淼很安全。

    想到這裡,她的心情才平靜下來。

    肖洛在看過莊園房子的各個房間之後,走出來跟她說話:「我已經讓人把房間都看過了,還是沒有找到淼淼小姐。」

    「你們是不是太粗魯,嚇到了顧小少爺?」

    肖洛稍微愣了愣,不知道從何說起。

    宋雲萱從他身邊走過去,徑直進入穿過莊園別墅的客廳,去二樓顧奕的卧室:「還是我親自問問比較好,小孩子是不禁嚇的。」

    梅七跟在宋雲萱的後面。

    肖洛也奇怪的跟著宋雲萱一起去顧奕的房間。

    因為別墅裡面突然闖進一匹穿著西裝的高大白人男子,家裡僅有的幾個傭人都很惶恐。

    彷彿看見了黑社會勢力一樣縮著肩膀不敢亂說話。

    前面有個白人男子帶著宋雲萱去顧奕的房間。

    在開房門的時候,抬腳就要踢。

    宋雲萱猛地一皺眉,眼眸中有戾氣隱隱散發出來。

    白人男子被她看著,心裡一慌,馬上收回要踢門的那隻腳,恭恭敬敬的用手打開了房門。

    房間很大,是經典奢華的裝修風格。

    而且裡面的家居都是清一色的名牌家居。

    地上鋪著淺白色的羊毛地毯。

    有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穿著藍白相間的小款棒球服坐在地上玩積木,旁邊是已經排好的塔米諾骨牌。

    小孩被對著房間門。

    在聽見房門被推開的時候,手上玩積木的動作稍微頓了頓,眼瞳裡面的神色也黑了一些。

    但是沒有什麼驚恐的繼續垂著眼睛玩積木。

    他不知道進來的人是誰,但是能帶來這麼多人的人,一定對她們兄妹不懷好意。

    爸爸將他們放在羅馬,已經很久沒有問過。

    除了每天家裡的保姆會在晚上固定打一個電話來以外,他幾乎接觸不到任何親人。

    他覺得自己跟淼淼已經被拋棄了。

    被父親拋棄在了這個偌大的別墅之中。

    自從媽媽去世之後,父親就不在喜歡自己跟淼淼了。

    他的全部關心都在顧長樂的身上,都在小阿姨的身上。

    他垂著長長的眼睫,手指捏著積木,從容到沒有一點驚懼跟波瀾的拍積木。

    宋雲萱走進去,揮手讓身後的人不要跟過來。

    她看著顧奕,一步步的走近她。

    鞋子踩在柔軟的地毯上,沒有一點點聲音。

    顧奕像是完全不關心進來的人是誰一樣玩著手裡面的積木。

    在他心目中,不管進來的是什麼人,都不重要。

    他跟淼淼失去了媽媽的庇護,爸爸像是放逐她們一樣將他們放在這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顧長樂雖然是自己的阿姨,但是跟母親並非是同父同母,身上也沒有一點點血緣關係。

    現在她跟自己的父親在一起,應當是把自己跟淼淼視作眼中釘的。

    他還小,有些事情不理解,也看的不透徹。

    但是,他清楚,自己現在沒有指望的人可以保護自己跟妹妹。

    如果有人想要害她跟妹妹的話,就只有靠自己。

    他比淼淼大幾歲,是淼淼的哥哥。

    他要保護淼淼。

    從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很疼淼淼的。

    她記得媽媽出了車禍在醫院的時候,還咬著牙笑著告訴他要讓他照顧好妹妹。

    他會照顧好妹妹的。

    他不會讓媽媽失望的。

    將最後一塊積木落在那堆得高高的小塔上。

    身後有男聲用生硬的中文問他:「顧淼淼在哪裡?」

    顧奕收回手:「不知道。」

    他回答的淡淡的,沒有什麼感情。

    身後的白人青年有些急。

    宋雲萱吸了口氣,才開口:「沒有你們的事了,出去!」

    她的話帶著不悅跟威嚴。

    身後的人被這樣的威壓壓得瞬間無語。

    顧奕聽見這個聲音卻是一愣。

    接著就迅速的轉過頭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睜大了眼睛:「怎麼是你?」

    身後的人按照她的吩咐都退出去。

    梅七還貼心的替他們將房間的們輕輕關上。

    顧奕驚詫的很,看見宋雲萱蹲下來看著她,先前的疑惑也在迅速的反應之後,變成了隱藏在眼底的警惕:「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很警惕,並沒有因為認識自己就輕易的相信自己是好人。

    宋雲萱微微挑眉,嘴角露出一個笑容:「我們是認識的,你這樣警惕的看著我好嗎?」

    「你帶了那麼多人來抓淼淼。」

    他冷冷看著宋雲萱。

    宋雲萱唇角的笑容微微揚起。

    並沒有半分的不悅,反而有對這個孩子的欣賞跟滿意。

    她顧長歌的兒子果然沒有叫她失望,雖然沒有了母親的庇護。

    但是顧奕作為哥哥,作為顧長歌的兒子,還是沒有半分的卑微膽怯。

    即使面臨大敵,即使處於被動。

    但他依然從容而冷靜。

    小小年紀有這份沉穩實屬不易。

    她看他身邊堆起來的積木。

    那是一棟小小的城堡。

    城堡上層的宮殿里甚至還有一個漂亮的公主小偶人臨窗而立。

    「這不是你的積木。」

    她篤定。

    顧奕面不改色:「是我的。」

    「這是顧長歌送給淼淼小姐的生日禮物,確切說,是顧長歌留給你們兄妹最後的禮物。」

    顧奕白瓷一樣的臉上有隱忍的悲痛一閃而過,隨即攥緊了雙拳瞪著她:「你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這麼多?」

    宋雲萱彎起唇角,眼眸像是月亮一樣柔和善良:「別擔心,我不會傷害你們。」

    她摸了摸顧奕滑滑的小臉,開口:「小奕,告訴我,你妹妹在哪兒?」

    顧奕死死盯著她,在沒有確定她是一個好人之前並沒有吐露妹妹在哪兒的意思。

    宋雲萱看到他濃濃的戒心,笑了:「你不相信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