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的保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的保證字體大小: A+
     

    顧家大宅里,保姆在旁邊靜靜等著顧長樂發話。

    顧長樂接了那通電話之後就皺著眉陷入了沉默。

    顯然,有很重要的問題讓她覺得糾結而難以選擇。

    顧長樂皺眉,想了半晌之後,忽然開口:「把我的手機拿過來。」

    保姆聽到吩咐,立刻轉身去她的房間裡面拿手機。

    顧長樂有一部私人手機,邵天澤不知道她有這樣一部私人手機。

    更不知道這部手機上面有顧長樂的許多幫手跟合作者。

    這些都是顧長樂瞞著邵天澤偷偷進行的計劃,她用錢可以辦好著一切,雇傭私人保鏢,養著這些保鏢,不來邵家上班,但是在關鍵的時刻卻可以派遣委託他們去幫自己完成想做的事情。

    比如,現在,她想要將在羅馬的顧奕跟淼淼找出來。

    保姆將手機遞給她,她給保姆使了個顏色。

    保姆會意,開口:「如果邵先生出書房,我會去告訴您的,顧小姐。」

    這個保姆還算有些眼力勁兒,顧長樂覺得順眼許多。

    顧長樂帶著手機去卧室裡面,關好了房門才給對面打電話:「我已經知道那兩個孩子藏在哪裡了。」

    「請顧小姐吩咐。」

    「他們在羅馬,你們去羅馬將那兩個孩子找到,帶回來。」

    那邊微微有些疑惑:「您說帶回來?」

    「如果他們不聽話,那就讓他們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那邊點頭:「我明白,顧小姐。」

    顧長樂點點頭:「我希望你能夠幫我辦妥這件事情,如果能夠辦妥的話,你一定能得到更多的好處。」

    「顧小姐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力。」

    「儘力?」顧長樂不滿的擰眉,「我不是要聽你們說儘力的。」

    那邊聽出顧長樂語氣裡面的惱怒,趕忙糾正:「我們一定會讓顧小姐滿意。」

    顧長樂的火氣這才消了一些,懶懶道:「這是你保證過的,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顧小姐可以放心,我們絕對做的趕緊利落。」

    「那就好。」

    她聽到對面這樣的答覆,瞬間心情好了許多。

    她要的,就是對方能夠將這件事辦的乾淨利落。

    只有斬草除根,才能夠永絕後患。

    她放下電話,看了看自己手上新作的美甲,唇角勾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顧長歌,你留下的這兩個孩子,馬上就會下去跟你見面了。」

    ……

    夜色漆黑。

    宋雲萱帶著眼罩在機艙裡面淺眠。

    然而睡得並不安穩,才陷入淺眠,腦海裡面便是讓人覺得異常真實的夢境。

    淼淼在她的不遠處,一直伸著雙手喊她:「媽媽!媽媽!媽媽不要離開我!!」

    那麼小的孩子,哭起來都像是小動物一樣可憐。

    她想要伸手去把那個孩子抱起來,輕輕拍她的背安慰她。

    可是伸出手,卻發現孩子明明在自己的面前,卻無論如何都抱不住那兩個孩子。

    遠處,顧長樂笑吟吟的走過來,臉上得意的表情刺眼至極。

    她輕輕彎腰,伸手就將淼淼抱了起來。

    她抱著孩子往遠處走。

    不管淼淼怎麼哭泣掙扎,都不肯放下她。

    她想要追上去,想要將孩子搶過來。

    可是腳下一變,忽然就變成了高層大廈的頂樓。

    顧長樂抱著淼淼就站在頂樓的邊上。

    她害怕的看著顧長樂。

    顧長樂臉上卻掛著詭異至極的微笑,那笑容惡毒而扭曲。

    她抱著淼淼的雙手緩緩鬆開,眼神看向她所在的這個地方。

    在見到她煞白的臉色之後,淺淺一笑,忽的徹底鬆開了手。

    淼淼從高樓之上凌空墜下,尖叫聲貫穿了整個天地:「媽媽!!」

    「淼淼!」

    她驚懼的大叫:「淼淼!淼淼!」

    她大聲叫著,努力的伸手想要將那個孩子拉住。

    可是忽然伸手,卻什麼都拉不住。

    「淼淼!淼淼!淼淼!」

    「雲萱?雲萱?」在她尖叫的同時,有一個聲音從身畔響起。

    那個聲音盡在咫尺。

    她睜開眼睛,眼前瞬間一亮。

    楚漠宸那張俊逸的臉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他眼神嚴肅而擔憂,看見她睜開眼睛之後,才追問:「你怎麼了?」

    宋雲萱看著他,意識也一點點的清醒過來。

    她看著面前的蔣奕琛,想起現在是在什麼地方。

    她在飛機上。

    要去義大利羅馬。

    剛剛……

    只是一個夢。

    「還好……」輕輕吐出一口氣,她慶幸至極,「還好只是一個夢。」

    還好不是淼淼真的從高樓上被扔了下去。

    如果是真的,她一定會心疼的瘋掉。

    那個孩子,身上流著她的血。

    是她最疼愛的小女兒,從小就是她顧長歌的心頭肉。

    她絕對不允許那個孩子被任何人傷害。

    她徐徐吐息,抬手摸了一把額頭,發現額頭上有一層薄薄的汗跡。

    因為她夢魘,旁邊的機組人員也送了紙巾跟水過來。

    楚漠宸端了溫開水給她喝,讓她平復心情。

    還將紙巾拿過來,替她擦掉額頭上那層薄薄的汗跡。

    「剛才是做了噩夢嗎?」

    莫初心點點頭,不想要對那個夢境多加說明。

    楚漠宸卻沒有避開這個話題的意思。

    「你剛剛含著顧淼淼的名字。」

    宋雲萱抿唇不語。

    有些事情可以解釋,有些事情不能解釋。

    比如她做夢喊了淼淼名字這件事情。

    她無法解釋。

    越是解釋,越是容易引得楚漠宸猜疑。

    她自身所經歷的事情太過離奇,如果說出來,多數人都會認為她有精神疾病,出現了幻覺。

    而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即便她現在身上流著宋家的血,是宋家的女兒。

    可是她的心跟靈魂,卻都是顧長歌的。

    她是淼淼的母親,擔心淼淼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端著水杯喝水。

    旁邊楚漠宸眼神冷冷鎖著她:「你這一行是去找顧奕跟淼淼的,你為什麼要找那兩個孩子?」

    「我可以不回答這個問題嗎?」

    「不可以。」

    楚漠宸沒有退讓的意思,而且態度堅持。

    宋雲萱也沒有解釋清楚的打算:「我只能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傷害那兩個孩子,其他的我不能保證。」

    「如果找到了那兩個孩子,我希望你能把他們交給我。」

    宋雲萱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果斷無比的拒絕:「那不可能。」

    那是她的兩個孩子。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被父親顧城教育。

    父親曾經說過,珍貴的東西要由自己親手保管。

    因為只有自己親手保管才能夠用盡全力真心真意的保護。

    不要指望別人會用多少真心來保護自己珍貴的東西,那只是一種徒勞的期待。

    年少時候的她,對父親這句話做了很簡單的總結——靠別人,不如靠自己。

    因為故意跟淼淼對她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所以,她只想要自己保護那兩個孩子,也只相信自己可以保護好那兩個孩子。

    宋雲萱閉口不言。

    楚漠宸臉色愈加冷峻起來:「你對顧長歌的兩個孩子,為什麼這麼感興趣?」

    「我已經保證過不會傷害他們。」

    「但是……」楚漠宸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

    宋雲萱卻望著他,眼神認真的開口:「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

    楚漠宸被她眼中出現的認真神色鎮住,有半晌沒有說話。

    宋雲萱眼中有微微的迷茫:「我很喜歡小孩子,故意跟淼淼正是我喜歡的那種小孩,我會把她們當成是自己的孩子,絕對不會傷害他們。」

    「你跟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你沒有理由保護撫養她們。」

    「我想代替顧長歌來照顧這兩個孩子。」

    「你跟顧長歌毫無關係。」

    「她是我尊敬的商業千金。」

    楚漠宸的視線看著她,好像要從她的眼底看出她的想法。

    而宋雲萱就這樣任憑他看,不躲不閃。

    她沒有其他想法。

    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夠保護那兩個孩子。

    所以不怕楚漠宸用審視的的目光看她。

    「你能從我的眼睛中看出我的想法嗎?」

    她微微淺笑。

    楚漠宸臉上的神情沒有半分緩和,說出來的話也冷冷的:「你的眼睛一直會撒謊。」

    是的。

    她顧長歌的眼睛一直都是會撒謊的。

    沒有人能夠從她的眼睛中看出她的想法。

    就算是楚漠宸也不例外。

    去往羅馬的飛機上有種奇特的安靜,楚漠宸話少的很。

    宋雲萱默默計算著何時能夠到達羅馬。

    她已經委託港城肖家聯繫在羅馬認識的大家族去撒網尋找顧奕跟淼淼的所在地。

    羅馬很大,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來尋找,也要用半天甚至一天多的時間。

    她希望可以在飛機降落之前找到顧奕跟淼淼的所在地。

    只是,不知道羅馬的大家族能不能讓她如願以償。

    她透過玻璃看了看機艙外面的天色,緩緩嘆了口氣,有些疲憊的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重新拉下了眼罩。

    她需要好好休息,那樣才能在從飛機上下去之後,對一切都做好應變。

    畢竟,要找故意跟淼淼有著很大的難度。

    其中,肯定會有人不擇手段的阻攔。

    ……

    宋雲佳還沒有辦理出院手續,但是邵天澤為了表示關心,已經找了新的傭人跟護士前來照顧她,給她守夜。

    她徹夜難眠,雙手抱著手機等待趙陽給她的回復。

    可是趙陽那邊遲遲沒有給她傳達消息過來。

    她按捺不住,終究還是先給趙陽撥了電話過去。

    趙陽那邊很快接起來,然後告訴她:「顧長樂已經知道了。」

    「那她有沒有做什麼行動?」

    不管怎麼樣,顧長樂只要知道這件事,就有一半的幾率上鉤。

    現在,她只要靜靜的等著那兩個孩子出事的消息從大洋彼岸傳過來。

    就可以好好看顧長樂的笑話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