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六章:雲佳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六章:雲佳瘋了字體大小: A+
     

    宋雲佳被送到人醫治療,這次很少有人知道,就算是邵天澤,都是在宋雲佳入院半夜之後才知道的。

    他半夜起床,身邊本來已經睡著的顧長樂動了動,卻沒有醒。

    他起床之後,給顧長樂又細心的掖了掖被角,才下床離開。

    外面有管家已經拿著他的外套等他。

    看見他之後,詢問:「邵先生,在人醫。」

    「怎麼不早點跟我說?」

    「這……」

    管家被責備,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該怎麼解釋。

    邵天澤見管家解釋不出來,只是不悅的看了他一眼,便下樓,出門。

    司機已經在門口等著。

    邵天澤上車之後,高級勞斯萊斯作家就從邵家滑了出去。

    夜幕漆黑,車子向著人醫的方向過去,中途沒有任何停頓。

    宋雲萱不在人醫,也沒有要照顧自己姐姐的意思。

    反而是在花廳之中,裹著羊毛披肩,靜靜看落地窗外的夜幕。

    邵雪的電話打到她的手機上,她接起來之後,對面就開口:「邵天澤剛才出去了,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這麼急。」

    「顧長樂醒了嗎?」

    邵雪搖搖頭:「沒有。」

    像是顧長樂這種人,如果醒過來之後知道邵天澤要半夜出去,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跟著一起去。

    而她沒有跟著一起去,那就說明她既不知道邵天澤是要到什麼地方去,也不知道邵天澤半夜已經離開了。

    可是,如果她知道邵天澤半夜是去找宋雲佳,還是瞞著她去的,到時候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呢?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很有意思。

    那邊邵雪卻不明白她是怎麼想的:「雲萱,你知道邵天澤出去是因為什麼事情嗎?」

    「因為……」她頓了頓,才彎起唇角開口,「宋雲佳住院了。」

    「她怎麼了?」

    「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從樓梯上摔下來?」

    邵雪還是不明白宋雲佳怎麼會突然從樓梯上摔下來,而且宋雲萱還知道的這麼清楚。

    宋雲萱也沒有隱瞞她的意思,開口道:「她想要回到宋家繼續住,我拒絕了,她心情很不好,一個不穩,就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但是,你這樣拒絕她的話,如果她對外宣傳出去,對你的名聲會很不好。」

    宋雲萱知道這會對自己的名聲很不好。

    她繼承了宋氏,卻對自己的哥哥跟姐姐們落井下石,這在外界人看起來的確會判斷她是一個惡毒的妹妹。

    但是,如果是商業圈子裡面的人,就不會這樣想的。

    她們都知道,要想成功,就要不擇手段。

    而且,還不能心慈手軟,因為你你心慈手軟留下的敵人也許會在不久之後讓你一無所有。

    沒有人願意為自己留下一個隱患。

    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邵雪跟她通的電話很短,然而宋雲萱卻不忘抓住機會問她那個一直以來都很關心的問題:「顧奕跟淼淼的事情……」

    「雲萱你不要急,這件事我聽顧長樂在一直找機會旁敲側擊的問,邵天澤應該就快鬆口了。」

    宋雲萱點點頭。

    因為時間已經太晚,宋雲萱也沒有跟邵雪聊太久的意思,反而是邵雪在掛斷電話之前,想起來問她:「雲萱,這次宋雲佳入院的事情,我們雜誌社要不要給個大版面?」

    「不用了。」莫初心唇角勾起,笑容淺淺浮在臉上,「這次不僅不對宋雲佳入院的消息不作報道,而且,我想要讓你跟肖虹,利用繁星雜誌社的所有人脈封鎖這個消息一段時間。」

    邵雪不知道宋雲萱為什麼要這麼做。

    宋雲萱卻饒有興味的開口:「這個消息封鎖一段時間之後,你會發現,事情會變得更有意思。」

    邵雪對宋雲萱的心思全然猜不透,但是她有預感,這一次,宋雲萱會給邵天澤一個重創。

    想到這裡,她看著手中掛斷的電話突然有些迷茫起來。

    她從青城小鎮過來,見了雲城的風波暗涌,然而,唯一聯手的一個合作者卻讓她摸不清猜不透。

    就連她都開始迷惑起來。

    這個幾乎可以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少女真的跟她一樣是來自一個小城鎮的女孩嗎?

    她知道的那麼多,計劃的那麼縝密。

    她所做的一切,自己都望塵莫及。

    如果不是有她在一直縝密籌劃,想要扳倒邵天澤,將他臉上那張偽善的面具撕下來是那麼的難。

    這一切都是因為宋雲萱在身邊。

    她跟著宋雲萱,看著宋雲萱,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呢?

    她坐在床上,雙手握著手機,靜靜望著窗帘縫隙中間的那道暗黑。

    這個雲城水深的讓她想不到。

    可她願意走一步算一步的跟宋雲萱一起往前面走。

    如果宋雲萱跟她一起,總能如願以償的。

    ……

    人醫的走廊上腳步聲漸漸清晰起來。

    宋雲佳迷迷糊糊的睡著。

    耳邊有開門的聲音,接著就是護士說話的聲音:「邵主任,雲佳就在這間病房裡面。」

    邵主任?

    邵天澤?

    她意識到進入房間的人是邵天澤,極力的想要睜開眼睛,然而眼皮沉重的根本抬不起來。

    邵天澤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來:「她入院的時候情況怎麼樣?」

    「只是有輕微的皮外傷,不過……」

    被問到的護士遲疑了一下,沒有將後半句話說出來。

    邵天澤聽見護士說話吞吞吐吐,皺了皺眉,追問:「不過怎樣?」

    護士的聲音有些為難:「不過將她送來的宋家傭人說她瘋了。」

    「瘋了?」

    邵天澤的眉峰緊緊皺起來,讓他的面容顯得陰沉了許多。

    「人好好的,怎麼瘋了?」

    護士還是覺得為難,不過被問到,只好硬著頭皮回答:「送她過來的是宋家的傭人,那個傭人說雲佳拖著行李箱回到宋家之後就抱著一張死人照片哭,而且跟中邪了一樣,怎麼勸都不聽,在宋家的二樓上亂跑亂撞,一個不小心,就從二樓上摔下來摔暈了。」

    邵天澤從護士的話聽出重點來:「為什麼不是宋雲萱把她送來的?」

    「傭人說,宋雲萱懷著身孕,被姐姐這幅樣子嚇到了,也暈過去了。」

    邵天澤只是皺眉,沒有再說話。

    那個護士說完之後,卻又有些欲言又止的開了開口:「傭人還說……還說……」

    她沒有將這句話說完,似乎是在斟酌這句話是不是要說出來。

    邵天澤跟她也算是熟悉的同事,看她一副吞吞吐吐的樣子,有些不耐煩:「我們同事這麼多年,什麼風浪都一起經歷過,還有什麼話不能說?」

    護士聽邵天澤這樣說,才狠了狠心,咬牙道:「傭人說,雲佳發瘋的時候一直在叫顧長歌的名字,還說不是自己害死顧長歌的,讓顧長歌去找……」

    「去找誰?」邵天澤的眼神一厲。

    護士看著邵天澤眼中的厲色,咽了口口水,才低低開口:「找顧小姐。」

    邵天澤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所幸,病房裡面沒有別人。

    護士看邵天澤的臉色不好看,便也覺得有些害怕起來:「顧長歌這個人太邪乎了。」

    顧長歌死去的那場手術中她也有參與,經過那場手術之後她得到了醫院的升職加薪,但是始終覺得心頭有些怕。

    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謠言四起,宋雲佳又魔怔了一樣,表現的那麼反常,她想起來就覺得邪乎驚悚。

    邵天澤一向不相信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聽見護士這樣說,皺眉掃了她一眼:「你什麼時候也相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不是,你看雲佳現在事業上一直在走下坡路不說,現在幾乎都快瘋了,這些可都是從顧長歌死了之後才開始的啊。」

    護士越想越怕。

    邵天澤聽著她這麼說,心裡也覺得不吉利,低斥:「好了,別說了,我看你是太累了,還是跟院長請個假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護士也看出邵天澤不想讓自己說這些事情,抬起雙手捂住臉:「也許是累了,我先回去了。」

    護士開門出去。

    邵天澤留在病房裡面,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宋雲佳,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慌。

    他是不相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

    但是護士所說的宋雲佳一直在走霉運也是事實。

    宋雲佳這種在豪門世家長大的女人,居然連一個小城裡面的私生女都鬥不過,實在是叫人想不通。

    而且,不止是宋雲佳鬥不過這個私生女,就連他都覺得跟宋雲萱斗的時候有些吃力。

    宋雲萱真的是從小城鎮裡面過來的嗎?

    他眉心的摺痕以為想這個問題而皺的越來越深。

    正在這個時候,病床上傳來一聲淺淺的嚶嚀聲。

    他一下子回過神來,轉頭去看。

    就看見宋雲佳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快步走到宋雲佳的病床邊:「雲佳,你醒了?」

    宋雲佳睜開眼睛就看見邵天澤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瞬間有些激動:「天澤!」

    邵天澤看出她很激動,輕輕開口讓她平靜些:「你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我幫你叫醫生。」

    宋雲佳感受了一下,渾身上下都很酸痛,彷彿散架了一樣難受,特別是額頭,更是疼的如同針扎一樣。

    她抬手,想要摸摸自己的額頭:「我頭好疼……」

    邵天澤看她要抬手按壓傷口,忙握住她的手,阻止她去碰傷口:「你的額頭磕破了,不過不嚴重,你不用太擔心。」

    宋雲佳緩緩回想起,自己之前發生的事情,忽然苦笑了一下:「你不是把我送邵家趕出來了嗎?現在幹嘛又來看我?」

    邵天澤一怔,有些不解:「我趕你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