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五章:滾下樓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五章:滾下樓梯字體大小: A+
     

    照片上宋岩的面容很慈祥。

    宋雲萱回想宋岩在世時候對他的表情,發現宋岩很少對他露出這麼慈祥的表情。

    只有在宋岩卧病在床的那段時間,才給了她一些好臉色看。

    不過那個時候,宋家已經混亂起來。

    即便是身為她們兄妹的父親,也有些無力掌控的落寞與頹然。

    宋氏最後交由到她宋雲萱的手上,完全是因為宋岩對其他三個孩子徹底失去了信心。

    但她保證,宋岩做了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只不過這個決定對宋氏來說大有裨益,但是對宋雲佳跟宋雲強來說,卻是後患無窮。

    宋雲佳心裡一直惱恨宋岩在死前將宋氏的掌控權交到了宋雲萱的手裡,如果父親將掌控權交到自己的手裡。

    現在變成這幅慘樣的就是宋雲萱,而不是她。

    她抱著父親的照片,抬頭瞪著她:「父親的遺囑上明明白白說了我跟大哥有在宋家的永久居住權。」

    宋雲萱彎了彎唇角,並不否認:「是的。」

    「那我現在要搬回來住。」

    宋雲萱依舊掛著微笑,也沒有拒絕:「可以。」

    宋雲佳聽見宋雲萱對她搬回來住的事情沒有半分阻攔,不由覺得蹊蹺。

    就連家裡面的傭人都覺得奇怪。

    而宋雲萱親手選出來的年輕女管家卻是面不改色,臉上沒有一點點的波瀾。

    彷彿對宋雲萱這個決定不感到任何詫異。

    宋雲佳鬧了這樣一陣,從宋雲萱的口中得到可以住下的允諾,也算是達到了目的。

    立刻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吩咐傭人:「幫我把行李放到房間裡面。」

    其他幾個傭人都一動不動,唯獨一個年紀很小的女孩子要挪動腳步。

    然而她一動,立刻被杜管家一個眼刀颳了過去,瞬間就嚇得不敢再動。

    宋雲萱對這個年紀小的傭人淡淡掃了一眼,之後才滿意的看著宋雲佳的行李被晾在客廳裡面。

    宋雲佳見傭人沒有幫她拿行李的,眉毛一皺:「你們怎麼不動?」

    宋雲萱冷冷勾了勾唇角:「我是說讓大姐住在家裡,但是我沒說讓大姐住在我家裡還用我的傭人啊。」

    宋雲佳聽見這個解釋,瞬間就愣住了。

    的確,宋岩的遺囑上面雖然說明了他們都有在宋家的居住權,但是也僅僅只是一個居住權而已。

    宋家的傭人是宋雲萱雇的養的,酬勞都是宋雲萱支付,宋雲佳並沒有對傭人的使喚權利。

    但她從小到大被伺候慣了,如果住在宋家卻沒有使喚傭人的權利,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那在宋家就不算是一個主人,甚至連傭人都不如。

    想到這裡,她心裡不甘又憤怒,跟宋雲萱嗆聲:「這樣說起來,是不是家裡的水電費也要讓我自己支付?」

    宋雲萱臉上笑容自然:「不然你以為呢?」

    聽到宋雲萱這樣的回答,宋雲佳覺得自己的胸口都是一悶,彷彿被重重砸了一下一樣。

    「你……」

    她抬手指著宋雲萱,想要怒罵她,可是抬起手來卻想不到應該怎麼罵她。

    宋雲萱也不在客氣,轉身悠悠然渡步:「大姐,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我跟我連表面和氣都算不上,現在何必要回到宋家來受我的氣?」「你說過讓我住在宋家。」

    宋雲佳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沒有更好的選擇,唯獨蟄伏在宋家養精蓄銳才有東山再起的可能性。

    可是宋雲萱已經完全想到了她的想法。

    等她說完這句話,就立刻將血淋淋的事實揭出來給她看:「大姐,就算你留在宋家,我也有很多種辦法可以將你趕出去,你覺得以你現在的處境又在我的地盤上跟我斗,有多少勝算?」

    宋雲佳知道自己沒有勝算,但是她不想要立刻認輸,只好梗著心裡那口氣,打算做小伏低。

    「雲萱……」

    「算了,大姐,只有愚蠢之極的人才會讓敵人反敗為勝。」宋雲萱在她準備說軟話的時候就開口打斷她。

    宋雲佳臉色僵硬,有怨毒從眼底一絲絲的浮現出來。

    宋雲萱轉身,看著她浮現出怨毒的雙眼,不以為然的繼續道:「你留在我身邊,我也會防備你,搞不好,為了讓你永遠沒有機會東山再起,還會讓你過的更加悲慘一點兒。」

    宋雲佳不語,但是要住在宋家的念頭卻堅定的沒有半分動搖。

    她知道宋雲萱不想讓她住在宋家,但是到了現下這種境地,宋雲萱越是不想要讓她做什麼。

    她就是越是想要做什麼。

    沒有人幫她拉行李箱,她便自己伸手將行李箱拉住,然後搬著往二樓的樓梯上走。

    宋雲萱這個看著,也不阻攔。

    她氣定神閑,也有把握讓宋雲佳在上樓找到自己的房間之後不出半分鐘就從樓上怒氣沖沖的下來。

    她眉眼很溫柔,想到待會兒宋雲佳氣急敗壞的表情,就覺得心情瞬間變得奇好。

    聽著宋雲佳上樓,開房門,她輕輕抬手,看自己昨天新做的美甲。

    十個指頭還沒有看完。

    就聽見樓上傳來一聲尖利的叫聲:「宋雲萱!」

    宋雲萱彎起唇角,淡淡抬眸,微微仰頭看二樓。

    宋雲佳憤怒的連行李箱都沒有拖,就眼睛發紅的大聲質問她:「為什麼我的房間變成了衛生間?!」

    宋雲萱笑笑看著她,不緊不慢的回答:「我跟你說過沒有空房間了。」

    「你簡直是落井下石!」

    宋雲萱毫不慚愧:「大姐,如果換做是我變成今天這樣,你會落井下石嗎?」

    宋雲佳一張臉氣的鐵青,卻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毫無疑問,如果今天換做是宋雲萱變成這幅慘樣,她不止會落井下石,還會讓她變得更悲慘。

    但是……

    「我知道大姐在我變成這樣的時候會讓我變得更慘,恰好,我也跟大姐的想法一樣。」

    宋雲萱的眸子笑笑看著她。

    宋雲佳看著她的眼睛,明明發現她的眼睛是笑著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覺得渾身發汗。

    就好像,背後有一雙猩紅的眼睛在望著她,等著她毫無防備的時候上來要將她撕碎。

    她覺得不安又恐怖。

    驚慌的四處轉頭尋找這雙眼睛,結果什麼都找不到,但渾身不寒而慄的驚懼卻越來越重。

    宋雲萱笑眼看著她這幅神經質的模樣。

    宋家的傭人也看著這個往日里高貴優雅的大小姐像個瘋婆子一樣回身四顧,臉上一副癲狂驚懼的表情。

    管家看宋雲佳在不停的回頭尋找什麼,不由疑惑的壓低聲音問宋雲萱:「小姐,她在找什麼?」

    「她沒有找什麼,」宋雲萱淡淡回答,「她只是在怕而已。」

    「怕?」杜管家更加不解,「怕什麼?」

    宋雲萱凝眉微笑,眼睛直直盯著宋雲佳,在宋雲佳的視線定在她臉上的時候,才輕輕張口,無聲了說了一個名字:「顧長歌。」

    這個口型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

    瞬間就炸的宋雲佳愣住了,她的腦子裡有一瞬間的空白,之後腦海裡面回蕩的全是宋雲萱的這個口型。

    「顧長歌……」她無意識的重複出這個名字,眼前甚至出現了幻覺。

    宋雲萱的臉在她面前模模糊糊,像是萬花筒一樣出現了無數個同樣的幻象,而且,那些幻象都在發生可怕的變化。

    她們一個個都由宋雲萱的臉,變成了顧長歌的臉。

    無數個顧長歌的臉在她的面前晃動。

    她渾身都開始僵硬,被死人注視的感覺讓她額頭手心都開始出冷汗,毛骨悚然的感覺也急速加劇。

    她抱頭尖叫,極為失態。

    宋家的傭人們都看的有些害怕。

    只有宋雲萱從頭到尾都靜靜的注視著她。

    宋雲佳終於也嘗到這種崩潰的滋味兒了。

    但是這種崩潰的滋味兒跟顧長歌當時所受的痛苦跟折磨來比,簡直不值一提。

    旁邊的管家也開始害怕起來:「雲萱小姐,宋雲佳,是不是瘋了?」

    宋雲萱不語,只是看著宋雲佳瘋狂失態。

    從那個優雅高貴每次出現都彷彿帶著光一樣的宋家大小姐,然後一步步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宋雲佳被推的太狠,但她卻覺得極為爽快。

    沒有人知道她的想法,她一步步走到今天是有多麼的不容易。

    做夢都想要看著宋雲佳遭報應,看著她發瘋。

    今天,終於如願以償。

    宋雲佳抱著頭尖叫,像是被鬼上身一樣,一邊尖叫一邊從二樓上跌跌撞撞的往下跑,最裡面嚷嚷著:「別來找我!你這個賤人!你該死!你該死!要找去找顧長樂!」

    所有人都聽不懂她口中所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只有宋雲萱能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全部都聽清楚,聽明白。

    宋雲佳從二樓上往下跑,突然腳下一滑,整個人就像是皮球一樣從二樓的樓梯上滾了下來。

    客廳的傭人們嚇得一陣尖叫。

    宋雲佳從樓梯上咕嚕嚕滾下來,光潔的額頭碰到台階,即便是台階上鋪著地毯,也磕出了血跡。

    她滾下來的時候剛好滾到宋雲萱的腳下,被血糊住的雙眼艱難的睜開。

    就看見宋雲萱在一片血色里居高臨下望著她,表情冷漠。

    宋雲佳想要眨一下眼睛,可是眼前的宋雲萱突然一下子就變成了死去的顧長歌。

    心臟被嚇得一縮,整個人就這樣昏了過去。

    宋雲萱冷冷看著腳下的宋雲佳昏過去,唇角緩緩,勾起了一個笑容。

    那個笑容陰暗,卻充滿快意。

    宋雲佳應該好好品嘗這一刻的痛苦,因為這是她罪有應得。

    不過不用太擔心,痛苦還沒有結束。

    還有更痛的,在後面等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