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一章:一個謊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零一章:一個謊言字體大小: A+
     

    顧長樂進門之後,便自覺地轉身關上了房門:「我們的病房之間不過是隔了一條走廊,怎麼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也不去我病房裡面轉轉?」

    宋雲佳厭惡的很,看向她的視線也很冷漠:「我不想看見你。」

    「你是不想看見我,但是你想看天澤嘛。」顧長樂直接揭穿她,看她面色蒼白,眼神憤怒,才笑著開口,「你只要常去我房間裡面轉轉,說不定能見到天澤喲,天澤可是常常去看我的。」

    宋雲佳嘴上不說話,手指卻緊緊的攥住了身邊的床單。

    床單被大力攥著,攥出一圈摺痕。

    顧長樂看見她手上的小動作,心情愉悅不少。

    她是了解宋雲佳的,宋雲佳表面上是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看著也寬容,實際上啊心眼很小,而且容易吃醋,也有很強烈的嫉妒心。

    她現在應該會嫉妒她嫉妒的發狂。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總不會將邵天澤拱手讓給她的。

    而且,也絕對不會讓宋雲佳將邵天澤搶走。

    宋雲佳心裡氣憤,卻忍著不說話。

    顧長樂覺得很有意思,走過去坐在她病房的沙發上,自顧自的倒了杯水喝:「你住院的這段時間,好像沒有幾個人過來探望你。」

    宋雲佳被這樣一說,心裡就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一樣。

    她白白鬧了一場自殺,不禁在邵天澤那裡沒有得到什麼,連帶著反襯出了自己現在的境遇有多麼的凄涼。

    顧長樂不看她臉上的表情,只是自顧自的開口:「我聽說,除了你在入院的時候你妹妹宋雲萱來看過你,就沒有別人來看望過你了。」

    宋雲佳嘴硬,眼神也冷冷的:「我不需要別人來探望我。」

    「也對,現在你在宋家的處境可是大不如前了,你大哥已經入獄,你的二妹宋雲瑩現在也完全是被宋雲萱一手把控,你自己孤身一人,為了留在邵家,甚至拒絕儘快回到宋氏工作,也是辛苦。」

    宋雲佳的眉毛一擰,轉頭看她:「你……」

    顧長樂輕輕一笑,接著她的話反問:「你是想問我為什麼會知道你為了留在邵家而不會宋氏工作的事情?」

    宋雲佳咬了咬下唇。

    不明白顧長樂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顧長樂卻沒有兜圈子的意思,乾脆利落的開口:「趙陽很希望你能從兒女情長裡面走出來,儘快回到宋氏,所以找上門來跟天澤談這件事,希望他能勸你回到宋家住。」

    宋雲佳的心頭一沉,有些緊張的看著顧長樂。

    顧長樂有些譏諷的掃她一眼,從茶几的果盤裡拿了一個橘子剝開:「趙陽倒是對宋氏忠心耿耿的,而且還願意站在你這一邊,可惜你怎麼看都對不起他的用心良苦。」

    宋雲佳的心裡有微微的愧疚。

    她知道趙陽是想要幫她,幫她在宋氏站穩腳跟,幫她打敗宋雲萱。

    但是趙陽不了解他,不知道她現在想要做什麼。

    她現在不是想要回到宋氏,而是想要跟邵天澤在一起,希望能夠用盡一切辦法來取代顧長樂。

    只要能得到邵天澤的喜歡,宋氏有了邵天澤的干預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她想的這些趙陽都不明白,不止是不明白,而且還回來給她壞事。

    顧長樂看她的眉毛緊緊的皺起來,眼裡閃過一抹得意而惡毒的笑意。她想,宋雲佳很快就會主動問她點什麼了。

    只要她主動開口問,她顧長樂就可以心安理得的送她下地獄了。

    宋雲佳抿了抿唇,在思慮之後,果然選擇開口問顧長樂:「天澤說什麼?」

    「什麼說什麼?」

    顧長樂裝傻。

    宋雲佳臉上有明顯的怒意:「天澤在聽了趙陽的話之後說了什麼?」

    顧長樂哼笑了一聲:「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你是宋家的大小姐,有沒有明確正當的理由住在我們邵家,當然是在宋家歡迎你回去的時候勸你會自己的家住咯。」

    宋雲佳啞然不語,卻因為吃驚而微微張大了嘴巴。

    她以為邵天澤不會讓她回宋家的,明明他都知道。

    他都知道自己跟宋雲萱一直合不來。

    為什麼會同意讓自己回到宋家?

    她心裡想不明白,眼中的失落跟震驚卻表現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顧長樂心裡愉悅的很,看見宋雲佳的表情就知道宋雲佳已經將她的話全部都聽進去了。

    既然宋雲佳已經想也不想的將她的話全都聽進去,她也不介意給宋雲佳再來個致命一擊。

    她裝作漫不經心的問她:「雲佳,天澤說要勸你回宋家,又怕他親自勸你你會想多了,然後傷心難過,所以讓我過來先問問你。」

    「問什麼?」

    宋雲佳憤憤抬眼看她。

    顧長樂理所當然的回她:「當然是問問你什麼時候回宋家?畢竟,宋家才是你應該待著不動的地方。」

    宋雲佳覺得心口一滯,瞬間有些呼吸困難,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她不相信邵天澤會這樣趕她走。

    她不相信!

    她伸手就去床頭拿自己的手機,嘴裡念叨:「我不相信天澤會趕我走,他知道我現在的處境,絕對不會這樣落井下石,一定是你在騙我,我要親自問他。」

    顧長樂心裡有些不安,不過在宋雲佳說出要親自問邵天澤的時候她卻沒有反對。

    反而鎮定自若的慫恿她:「你問問就是,反正這是天澤不好意思直說讓我來給你轉達的。」

    宋雲佳眼睛盯著她,看她臉上表情沒有半分的動搖跟不安,自己的心裡反而害怕起來。

    拿著手機的手指也連帶著開始顫抖。

    她不敢去撥邵天澤的手機號碼,萬一顧長樂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呢?

    萬一邵天澤是真的打算像丟棄一顆棋子一樣丟棄她呢?

    她如果從邵天澤的口中確定了這個事實一定會覺得天都在瞬間塌了下來。

    看她猶豫不定,顧長樂那邊倒是笑開:「怎麼,不敢問嗎?」

    宋雲佳咬了咬唇,手指按下通訊錄,輕而易舉的找到邵天澤的電話號碼。

    手指想要按撥通鍵,顧長樂卻嘆了口氣:「希望天澤不要把話說得太冷漠,不然你要是在我面前哭出來,我也會替你難過的。」

    說完,她唇角一勾,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宋雲佳死死咬住下唇,看著顧長樂囂張的樣子,眉頭一擰,將撥通鍵按了下去。

    她一定要親口聽邵天澤說才會相信。

    宋雲佳心情緊張的等著那邊能夠將電話儘快接起來。

    她不相信邵天澤會在這種時候拋棄她,她也不應該懷疑邵天澤會拋棄她。

    一定是顧長樂故意的,故意撒謊讓她懷疑邵天澤。

    想要挑撥她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想到這裡,宋雲佳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就轉到了顧長樂的身上。

    顧長樂冷冷哼笑了一聲,面上滿是諷刺。

    但是心裡,卻有些不安跟害怕。

    她本以為宋雲佳從她口中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會傷心難過的從醫院裡離開,也不會有勇氣去問邵天澤。

    卻想不到,宋雲佳現在為了跟邵天澤在一起,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更勇氣爆棚的願意直接面對面的問邵天澤要個痛快。

    她眼角視線緊緊盯著宋雲佳,暗暗祈禱宋雲佳根本打不通過著個電話。

    更希望邵天澤不會接到宋雲佳的電話。

    宋雲佳手指緊緊握著話筒,額頭上有淺淺的汗珠滲出來。

    那邊是忙音。

    好像永遠按也不會被接起來的話筒裡面,一直響著的都是忙音。

    她的手指攥的緊緊的。

    刻不容緩的希望那邊傳來邵天澤的聲音。

    可是,靜默了整整一通電話的時間,那邊也沒有被接起來。

    她的心裡緩緩的浮起一股鈍痛感。

    遠處的顧長樂看著她將手裡的電話緩緩放下,嘲諷的扯了扯唇角。

    「你現在相信了嗎?」

    宋雲佳那雙漂亮的眼睛隨著電話的關閉,慢慢失去色彩,沉寂的彷彿死人一樣。

    她不說話。

    顧長樂也知道她現在已然傷心絕望,最後拋下一句話:「你照顧好自己,好好保重,我,就先走了。」

    說完,她才笑著轉身離開。

    宋雲佳聽見她的話,抬起眼睛來。

    剛好看見她唇角那妖冶得意的笑。

    剎那之間,就覺得顧長樂的笑容讓她刺眼的難受。

    聽著病房的房門被關上,宋雲佳緩緩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手腕上被縫合的傷口,扯起一個蒼白無力的諷笑來。

    「我一開始,就不該幫她的。」

    沒有人聽見宋雲佳的自言自語。

    只有她自己能夠知道自己說的這句話是什麼一次。

    她後悔了,她不應該去幫顧長樂。

    顧長樂比她的姐姐顧長歌惡毒了太多。

    顧長歌的狠絕在商場上,而顧長樂的惡毒在情場上。

    她根本就不是顧長樂的對手,又要怎麼跟顧長樂爭搶。

    她抬起手來,捂住臉,覺得太陽穴突突跳動個不停,腦子彷彿都要在這個時候爆炸。

    她覺得想要笑,但是扯開唇角,根本就笑不出來。

    取而代之的,是哭聲,嗚咽而有悲慘至極的哭聲。

    她的哭聲在病房裡面起初是壓抑的,似乎不想要讓人聽見。

    可是,在壓抑了幾分鐘之後,就彷彿心裡所有的委屈都壓不住了一樣,哭聲越來越大。

    越來越大。

    穿透了門板。

    傳到了病房門外的人耳中。

    宋雲萱手上戴著精緻的黑色小羊皮手套。

    旁邊是梅七。

    聽著病房裡面傳來的陣陣哭聲。

    她勾起唇角,眼睛里有銳利跟快意。

    「我想,我大姐現在一定很傷心。」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