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五章:做傻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五章:做傻事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出了夜店之後便給家裡打電話。

    家裡的王媽接到電話之後,忍不住開口催她:「小姐,楚少已經到了。」

    宋雲萱點點頭:「我稍後就來。」

    王媽還是有點不放心:「雲萱小姐,您要快點兒。」

    宋雲萱聽出不對來:「怎麼?」

    王媽有些遲疑:「雲萱小姐,楚少已經在家裡等您好久了。」

    宋雲萱聞言,知道楚漠宸必然是等太久不高興了。

    便囑咐王媽:「你好好招呼著,我馬上就到了。」

    她本來是打算去瑪麗醫院再去看看自己的二姐,可是現在楚漠宸到了宋家,怎麼還能去瑪麗醫院看自己的二姐。

    如果讓楚漠宸等太久,楚漠宸必然會生氣。

    她抬頭看了看天色,躬身上車:「的確是晚了,梅七你送我回去吧。」

    梅七與她一直是友人般的上司跟下屬關係。

    宋雲萱知道梅七的為人跟能力,而梅七也有理由願意幫助她復仇。

    她覺得梅七在她身邊是如虎添翼,她也絕對不會讓梅七認為是跟錯了人。

    她會幫顧長歌報仇,她會讓梅七得償所願。

    梅七送她回去的路上,倍感無聊,便跟她聊起薛濤的事情:「薛濤是薛家的獨苗兒,今天這種苦頭他以前肯定沒有吃過。」

    宋雲萱不以為然:「既然去了我二姐就應該好好對待我的二姐,如果想要我二姐睜一隻眼閉一隻也應該管好自己身邊的女人,不然今天這樣的苦頭她還會再吃第二次。」

    梅七笑著搖搖頭,有些同情薛濤:「薛濤也是夠倒霉,居然會有這樣霸道的小姨子。」

    「我既然已經是宋家的當家人,自然要讓我宋家的人不受外人欺負。」

    娜娜莉只不過是風月場所一個貪婪於金錢的女人罷了,實在不應該摻和大宋家跟薛家的這池渾水之中。

    奈何這個女人不夠聰明,為了錢竟然挺而走險非要摻和進來,真是愚蠢。

    「宋總現在打算給娜娜莉多少錢讓娜娜莉離開薛濤。」

    宋雲萱百無聊賴的看向窗外:「我一分錢都不會給她的。」

    梅七感到詫異,透過前面的反光鏡看向她:「一分錢也不打算給?」

    宋雲萱眼神淡漠:「她也在雲城待得夠久了,還不明白這個雲城的生存規則嗎?」

    「什麼生存規則?」梅七奇怪。

    宋雲萱唇角勾起,看著她,傲然開口:「有些機會擺在你面前就要抓住,如果你不抓住,別人是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的。」

    這一點顧長歌做的非常好。

    顧長歌自小在顧城的親自教導下長大,顧城告訴她的不是雲城那些陰暗面,卻也不會讓她接觸太多的光明。

    光明與陰暗交錯,商場上逢場作戲,她學了一手好手段。

    在該抓住機會的時候她從不會讓機會平白溜走。

    在做出決定的時候也從來不會猶豫不決。

    她在顧氏的那些年將顧氏打理的比雲城任何一個商業家族都更好,若是非要說她失敗的地方,那大概就只有她的婚姻。

    她跟邵天澤之間的婚姻。

    她看著窗外的夜燈,街邊的店鋪霓虹飛快閃過。

    微微仰頭,能看見曾經的顧氏辦公樓。

    那樣宏偉的摩天大樓。如今卻是鳩佔鵲巢變成了邵氏。

    她搖了搖頭,想要將心中的憤恨暫時先甩掉,卻還是忍不住心底蟄伏的憤恨。

    她會奪回來,將邵天澤從自己手中搶走的這一切都奪回來。

    然後讓邵天澤匍匐在她的腳下認錯。

    她要讓邵天澤知道顧長歌,還活著。

    她黝黑的眼珠中迎著邵氏的摩天大樓,眸低,深黑濃稠如墨。

    ……

    顧長樂覺得稍微有些不舒服,輕微的嘔吐感讓她不想繼續吃飯,旁邊的保姆見她身體不適,關切的問她:「顧小姐,要不要喊家庭醫生過來看看。」

    顧長樂就要點頭。

    她一直都很寶貝自己的肚子,自然是有點不舒服的地方就希望家庭醫生能夠過來先看看。

    可是就在她要點頭的時候,門口的邵天澤卻走了進來。

    他手裡拿著的文件包被家裡的傭人接過去。

    修長的手指扯了扯自己領口的領帶,便在玄關處換了拖鞋往客廳裡面走。

    保姆間邵天澤回來,叫了一聲邵先生。

    邵天澤點點頭。

    顧長樂也甜甜跟他說話:「回來了,天澤,今天累嗎?」

    顧長樂總是這樣體貼關心他,所以他一直都是喜歡顧長樂的,只不過現在看見顧長樂的臉頰,她就覺得她最近又瘦了許多。

    她本來就是不適合懷孕的體質,如今硬是要懷上身孕,讓他心裡也有些擔心。

    保姆知道顧長樂的脾氣跟心思,便又問了顧長樂一句:「顧小姐,您不舒服要不要請家庭醫生過來看看?」

    邵天澤本身就是一聲,雖然已經從人醫辭職,但是給孕婦看看還是可以的。

    他坐在沙發上,問她:「哪裡不舒服?」

    「就是稍微有點噁心。」

    「今天孕吐的也很厲害?」

    顧長樂搖搖頭:「那倒沒有,只不過剛才喝下午茶的時候覺得噁心。」

    下午茶的時間是三四點中,可是顧長樂到現在那種嘔吐感都沒有消失。

    邵天澤想了想,還是吩咐身邊的傭人:「去叫醫生來吧。」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這樣吩咐也沒有說別的。

    只是在保姆去叫醫生之後,拉著邵天澤的手跟他說宋雲佳。

    「雲佳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來了,我有點擔心她。」

    她的眉毛搭攏起來,關心人的樣子也讓人覺得非常美麗。

    她跟顧長歌雖然是姐妹,在一起生活了很長時間,但是他們兩個的性格卻是截然不同的。

    顧長歌剛硬果決,而顧長樂柔善溫婉。

    但凡是個男人,總是喜歡那種溫柔的女人。

    即便是像顧長歌這樣的女人會讓男人有征服的快感,但是真的能夠征服她的卻是少之又少。

    就算是邵天澤跟她夫妻多年,也沒有覺得征服過顧長歌,即便她早已經是他的女人。

    顧長歌從氣質上就讓人覺得不敢隨意褻瀆。

    而顧長樂則能引起男人最普遍的遐想。

    顧長樂見邵天澤不說話,便抬頭看二樓:「就快吃飯了,我去叫雲佳下來吃飯吧。」

    邵天澤看她臉色蒼白,將她輕輕按在沙發上:「你身體不舒服,在樓下等著吧,我去叫她下來吃飯。」

    聞言,顧長樂點了點頭。最近幾天雲城裡關於宋雲佳的謠言幾乎是滿天飛。

    韓家人更是因為醫療事故的事情對宋雲佳窮追不捨。

    宋氏已經給宋雲佳請了很長的假期。

    長的幾乎可以在宋雲佳不上班的這段時間裡將她掃地出門。

    趙陽在宋氏急得如同熱鍋上螞蟻,但是宋雲萱辦事辦的條理清晰,讓趙陽又沒法說。

    只好就這樣任事態發展。

    不知道趙陽是從哪裡得到消息說宋雲佳跟自己走的近,最近幾天還給邵氏打過幾個電話。

    現在宋雲佳被宋雲萱放了長假,他也不方便說別的,只能讓趙陽有時間到邵家來看望宋雲佳,然後告訴他最近宋雲佳的狀態不是很好。

    趙陽跟宋雲萱一直面和心不合,宋氏里傾向於宋雲強的那些人也在宋雲強入獄之後紛紛倒戈,有的已經見風使陀傾向於宋雲萱。

    宋雲佳現在在宋氏的情況幾乎可以算是非常糟糕。

    邵天澤到了二樓宋雲佳的房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

    沒有人開門。

    邵天澤皺了皺眉,又敲了一下:「雲佳,下樓吃晚飯了。」

    裡面仍然沒有人回答。

    邵天澤有些奇怪,伸手擰了一下門把手,發現門把手是擰不開的。

    宋雲佳反鎖了房門。

    他心裡立刻就覺得不妙,出聲就叫樓下的傭人:「把雲佳房門的備用要是拿過來!」

    保姆被這樣一喊,有些被嚇住了,愣了一下就趕緊去找宋雲佳房門的備用要是。

    樓下的顧長樂聽見邵天澤的聲音也知道大事不好,趕緊從沙發上站起來,往二樓上走。

    「怎麼了?天澤?」

    她急匆匆趕到樓上去,就看見邵天澤正在用力的裝宋雲佳的房門。

    顧長樂皺了皺眉,心裡也有種不好的預感。

    邵天澤臉上神色焦急:「我怎麼叫她裡面都沒有聲音,雲佳會不會想不開……」

    宋雲佳從小到大都是被宋妍捧在手上的掌上明珠,哪裡受到過這麼厲害的輿論譴責。

    如今她名聲掃地,還被雲城的人唾棄,人生簡直是從雲端滑到了谷底。

    在這種情況下,宋雲佳極有可能會一時想不開做啥事。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用力撞門,心裡有些憤怒,卻又有些微妙而隱秘的幸災樂禍。

    如果宋雲佳真的能在這個時候想不開死了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只不過,她不相信宋雲萱會在住進夢寐以求的邵家之後真的想不開自殺。

    樓下的保姆急匆匆將鑰匙送到二樓上:「邵先生,這是宋小姐房間的鑰匙。」

    顧長樂本來想要將鑰匙接過去遞給邵天澤。

    卻沒有想到邵天澤太過心急,一把就將要是搶了過去。

    宋雲萱看著邵天澤積極將鑰匙搶過去,心裡忽然有些嫉妒跟怨恨。

    不過是一個寄人籬下的女人而已,邵天澤為什麼要這麼著急。

    他的心,本來就應該全部放在她的身上才對。

    憑什麼,憑什麼現在宋雲佳住到了邵家,邵天澤的心思就放在了宋雲佳的身上?

    是不是在邵天澤的心裡,也是喜歡著宋雲佳的?

    她抿了抿唇,看著邵天澤將鑰匙插進鎖孔,聽著他將宋雲佳的房門打開,心裡的妒意燒的她焦灼難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