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三章:「請」姐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三章:「請」姐夫字體大小: A+
     

    顧長樂對她非要打探到邵天澤這兩個孩子的下落也感到不解,再三思索之後,眉毛微擰。

    問她:「宋雲萱,你跟宋雲佳有恩怨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跟天澤……」

    跟天澤?

    宋雲萱簡直想要在這邊冷笑一聲,她的唇角斜斜勾起,眼瞳之中有嘲諷冷冷狠。

    顧長樂當然不知道她現在是借屍還魂。

    如果顧長樂知道的話就絕對不會問現在這樣愚蠢的問題。

    「我跟邵先生沒有什麼恩怨。」

    不,她跟邵天澤有著血海深仇,恨不得吃了他的肉,拆了他的骨。

    「顧小姐不用擔心我對邵先生做什麼不利的事情。」

    不,顧長樂你最好擔心一下邵天澤。

    我宋雲萱想要讓他死,讓他死的越慘越好。

    我想要讓他屍骨無存。

    她的眼睛冷冷眯起,聲音卻跟往常沒有兩樣:「所以,顧小姐不用擔心別的,反正那兩個孩子在你的眼皮子地下也是眼中釘肉中刺,為什麼不藉助這個機會將這兩顆眼中釘給拔了呢?」

    顧長樂非常心動。

    她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她做夢都想要將顧長歌留下的這兩個孩子除掉。

    既然有宋雲萱來動手,自己又何樂而不為?

    宋雲萱在這頭等顧長樂的回答。

    顧長樂沉默了幾秒,似乎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用比較為難的口氣開口:「不管怎麼說,這兩個孩子畢竟是天澤的骨血。」

    「就算是邵先生的骨血,也不能改變她們身上有顧長歌的痕迹這個事實,如果你讓這兩個孩子一直留在你的身邊,早晚會覺得日夜難眠。」

    的確,顧長樂不能不承認宋雲萱說的這句話是對的。

    她總是害怕的,她害死了這兩個孩子的母親,搶走了他們的父親,破壞了他們的家庭。

    她害怕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後,這兩個孩子對她報復。

    都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而且斬草必然要除根。

    她想,這兩個孩子早晚是要除掉的。

    早點辦掉更好。

    顧長樂沉默無言。

    那邊宋雲萱似乎能夠明白她的想法一樣,又問了一次:「顧小姐做好打算了嗎?」

    顧長樂抿了抿唇,才開口:「我儘力。」

    宋雲萱聞言,只是淡淡的說了個:「好。」

    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她等顧長樂送消息過來。

    她也相信顧長樂一定能夠從邵天澤的口中得到故意個淼淼的下落。

    邵天澤一直都沒有對她提起過也未必能夠受的住顧長樂的死磨硬泡。

    這個女人的手段她是有數的。

    放下電話,她在辦公桌後面的大辦公椅上靜靜沉默了許久。

    直到梅七過來敲門,才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宋總?」

    宋雲萱轉動轉移,看見將辦公室房門打開一半的梅七,微微側目:「什麼事?」

    梅七笑了一下:「也沒有什麼事情,只不過是來提醒你一下,該下班了。」

    宋雲萱想起宋雲瑩那邊的事情,卻又記得自己答應楚漠宸今晚一起吃飯。

    好巧不巧,這兩件事都有些重要。

    不過,在她的心目之中,還是覺得娜娜莉那邊先處理會更好。

    梅七也知道她的日程安排的有些衝突,便問她:「宋總,先去哪邊?」

    宋雲萱從站起來,繞過辦公桌往外走:「我們先去看看娜娜莉吧。」

    梅七望著她走出去的背影,微微搖了搖頭:「居然跟顧長歌那時候一個樣。」

    如果如今的情況換做是讓顧長歌來選的話,毫無例外的,顧長歌也會先選擇去娜娜莉那邊。

    因為顧長歌是個事業型的女人,永遠都會先把事業放在第一位。

    包括去辦好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情。

    現在宋雲瑩在她這邊,對她算是全心全意。

    她自然會選擇先幫助宋雲瑩處理眼下的麻煩。

    只不過,楚漠宸那邊恐怕會因為這件事而變得非常不高興。

    宋雲萱上車之後,便轉頭問梅七:「我們去哪裡?」

    「剛剛打來電話,娜娜莉經常出入一家叫做皇朝的夜店,今天也一樣在那裡。」

    宋雲萱並不喜歡去夜店裡流連,隨口便問了一句:「娜娜莉在那種地方做什麼?」

    「娜娜莉是個平面模特,之前在皇朝跳鋼管舞,舞姿很撩人。」

    宋雲萱聽見梅七的話,忍不住嗤笑了一聲:「薛濤也真是,居然什麼女人都能看的上。」

    也怪不得這個女人給多少錢都不願意輕而易舉的離開薛濤,因為她是見過大世面的女人。

    在薛濤這邊,你給她錢,她嫌少,還想要坐地起價。

    不過宋雲萱覺得她不夠聰明,因為她沒有好好掂量一下薛濤到底有沒有讓她坐地起價的資本。

    她下車之後,在梅七的引領之下進入皇朝的大廳。

    大廳之中跟其他喧囂的夜店想通,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穿著暴露的美女來往穿梭在人群之中。

    大概是正到了夜店安排節目的時候。

    T台之上,有穿著黑色皮褲跟短上衣的女子戴著小禮帽,手拿皮鞭從幕後走出來。

    模特兒的貓步邁的很漂亮,在走到T台盡頭的時候,輕輕眨了眨眼睛,做了個嫵媚的飛吻,就讓塔下許多男人的心瞬間蕩漾起來。

    宋雲萱搖了搖頭,評價:「真是些膚淺的男人。」

    她的低語引起了梅七的注意,梅七有些哭笑不得:「宋總,您還沒有嫁人,所以不太了解男人,男人大多都抗拒布料美女的誘惑。」

    宋雲萱斜他一眼:「你是在說你自己?」

    梅七有些語塞。

    他的確是一個沒法抗拒美女誘惑的男人。

    但他卻非常清楚什麼樣的美女可以交往,什麼樣的美女不可以。

    他無法反駁自己花心在外的名聲,只好無力的解釋:「這只是工作需要。」

    「我可不記得有讓你去做過這樣的工作。」

    宋雲萱徑自往夜店的二樓包廂走。

    梅七跟在她身後,看了一眼T台之上走出來的美女,有些不感興趣:「這幾個貨色也實在是有點差。」

    宋雲萱似乎是聽見了他說話的聲音,回頭掃了他一眼。

    梅七這才跟上去:「就在二樓的209房間。」

    「帶路。」

    梅七一愣。

    宋雲萱淡淡道:「你一定是常到這裡來,所以帶路吧。」

    梅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簡直想要立刻喊一聲冤枉。

    但是宋雲萱說完話之後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便向樓上走去。

    就連梅七自己都覺得沒有必要裝作沒來過。

    他卻是對這個地方很熟悉,確切點來說,他對雲城的所有夜店都十分的熟悉。

    所以能夠輕車熟路的帶宋雲萱到指定的那個房間。

    剛到房間門口,就看見有個男人一臉醉笑的從房間裡面扶著一個女人的肩膀出來。

    邊走還邊打著酒隔說醉話:「我們你說,宋雲瑩啊……她在我們薛家,就是一條……母狗!」

    宋雲萱的眉毛不可抑制的挑了挑。

    梅七聽出說這話的人是誰,看著那個身材窈窕,穿著惹火的超短裙扶著薛濤往衛生間走的女人,開口跟宋雲萱說話:「宋總,那個就是娜娜莉。」

    宋雲萱淡淡應了一聲。

    那邊走出去幾步的娜娜莉耳朵特別敏銳,似乎是聽見有人說她的名字,想要回頭看一眼。

    薛濤卻醉的厲害,一手勾住她的腰,使勁兒往懷裡面帶。

    娜娜莉穿著超過十公分的高跟鞋,被這樣攬著,走路都有些搖晃。

    薛濤一攬她,她的腳立刻就崴了一下:「哎呀!」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娜娜莉嬌呼的聲音特別高。

    聽在宋雲萱的耳朵里,也覺得特別刺耳。

    宋雲萱冷眼看著薛濤立刻扶住她,一臉驚慌的開口:「怎麼了,莉莉?」

    娜娜莉藉機回頭看了一眼。

    宋雲萱就一動不動的冷冷站在遠處看著她。

    娜娜莉之前沒有見過宋雲萱本人,只是在財經雜誌跟雲城的電視台上見到過她的身影容貌。

    她知道宋雲萱是宋家的丫頭片子。

    也知道宋雲萱今年還不到二十歲。

    所以梅七來跟她談的時候,她也沒有將宋雲萱這個人放在眼裡。

    如今看見宋雲萱本人,她卻覺得宋雲萱跟她想象中大不一樣。

    冷冷望著她的女孩根本面容雖然年輕,但是眼神卻一點都不稚嫩。

    她看見娜娜莉的時候,眼神里的光就好像是在看一個滑稽的小丑。

    那樣高高在上,倨傲冷靜。

    娜娜莉覺得自己如今耍的薛濤對她百般寵愛,也不會讓宋雲萱覺得有半分的生氣。

    只是,她對她的冷漠跟不友好,卻是致命的。

    娜娜莉不想要再這樣繼續暴露在宋雲萱的目光之下,借著薛濤的攙扶從地上站起來,倉促的想要離開:「阿濤,我們先去衛生間吧。」

    薛濤喝的酒氣衝天,手指在她的屁股上一拍,壞笑:「這麼快就等不及了?」

    娜娜莉只想要拉著薛濤快點走。

    薛濤卻不明白娜娜莉的急切,攬著她的要在夜店的走廊上就想要親她。

    宋雲萱轉了個身,不願意再看薛濤,徑直向著薛濤走出來的那間包房走過去,只是在臨走之前,吩咐梅七:「把我姐夫請過來。」

    娜娜莉聽見宋雲萱這句話,臉色立刻變得煞白。

    宋雲萱手上還帶著精緻的黑色小牛皮手套。

    梅七聽見她的吩咐,便向著娜娜莉跟薛濤走了過去。

    娜娜莉看著梅七向他們走過來,情急之下,推開要親她的薛濤,提醒:「你小姨子過來了……」

    「小姨子?」

    薛濤喝的醉醺醺的,卻是不屑的譏笑了一聲:「宋雲萱那個小賤……」

    下半句話沒說完,薛濤就被一拳摜到了牆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