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八十九章:閨蜜反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八十九章:閨蜜反目字體大小: A+
     

    趙陽給宋雲佳將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宋雲佳的表情有些麻木。

    趙陽有些愧疚:「雲佳,對不住,趙叔叔本來想要為你爭取一下的,可是沒有成功。」

    宋雲佳在宋氏是一個總經理的位置,算起來也是很高的職位,公司里已經有一個周建請了長假,現在有事一個宋雲佳,宋雲萱總不允許自己下邊的人都是掛個虛職,不做正事。

    而拿來開刀的不能是周建這種元老級別的人,就只能是剛剛進入公司工作的宋雲佳。

    宋雲佳能明白宋雲萱的意思,也知道宋雲萱是怎麼想的,便點了點頭,跟趙陽說話;「趙叔叔,你不用覺得對不起我,我現在被人陷害中傷,適當的休假也是有好處的。」

    「只不過,雲萱給你准了一個月的假期。」

    說出這句話來讓趙陽自己都覺得非常難堪。

    一個月的假期,這一個月的事情會發生多少突變呢?

    依照宋雲萱的手段,搞不好在一個月之後便就不會讓宋雲佳繼續在宋氏待著了。

    宋雲萱知道趙陽心裡擔心的事情,因為在他的心裡也是同樣擔心這件事。

    可是,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徒勞的掙扎反抗也沒有什麼用,與其絞盡腦汁的想辦法,倒不如乾脆冷靜下來看看現在能做些什麼。

    她的聲音漸漸平靜下來,反而開始安慰趙陽:「這段時間也多虧了趙叔叔幫我操心了,我現在先休假一段時間,好好養精蓄銳之後,再回到公司一定會重振旗鼓的。」

    趙陽聽見她這樣說,微微有些放心。

    宋雲佳跟趙陽又說了幾句話之後才掛斷電話。

    趙陽那邊先掛斷,她手中的話筒卻遲遲沒有放下。

    手指一直攥在話筒上,好久沒有鬆開。

    等到覺得手指疼的時候,才放開手裡的話筒,然而指甲已經掐到了肉里。

    她眼睛眯起,不相信自己會在韓梅這件事情上重重的跌了這麼一跤。

    當年的事情理應沒有人再提起來才對,但是宋雲萱卻知道了。

    人醫的院長也出賣了她,宋雲萱是動用了什麼辦法才能做到這一步?

    她想要去見人醫的院長,她要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想到這裡,宋雲佳馬上就拎起了自己的車鑰匙,然後出門下來。

    卻不想,剛走出大門口,就看見樓道裡面有個人鬼鬼祟祟的離開。

    她緊追了兩步,看見地上有灑出來的油漆。

    想著也許是公寓樓上有什麼人在裝修,便沒有在意,下樓去車庫裡面開車。

    然後想要離開車庫之後直接去到人醫的那條路。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離開小區的時候,車子前面忽然就衝出來十幾個記者。

    車子沒有開出小區,自然車速很慢。

    現在有記者衝出來,她下意識的減慢了一下車速,卻在下一刻,又想到了什麼一樣將車速迅速的提了上去。

    她不能減慢車速,如果車速減慢的話,這些記者一定會見縫插針的徹底攔住她。

    到時候她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她不想面對這些記者,所以必須快速開車離開。

    車子的車速隨著她的心思轉變迅速的提了上去,面前的記者認為忽然湧上來,宋雲佳會進行剎車。

    讓她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宋雲佳非但沒有進行有效的剎車措施,甚至還將車速一下子就提了上來。

    記者們見到車子瘋狂的提速疾馳而來,紛紛四散躲開。

    有一個記者因為扛著攝像機移動的不如其他人那樣敏捷,才車子迅速衝過來的時候居然避無可避的被一下撞了出去。

    忽然被撞出去,那個記者手裡的機器瞬間就落在地上摔壞了好幾處。

    周圍的記者見狀也紛紛去看那個記者的傷勢。

    只有宋雲佳,在後視鏡裡面淡淡的撇了那個記者一眼,就徑直向著外面的馬路上駛去,並且還冷冷吐出兩個字:「活該。」

    宋雲佳的車子揚長而去。

    記者們來不及去追趕那輛車子,紛紛圍到那位受傷的記者面前,給他做適當的急救措施,並且撥打搶救電話。

    宋雲佳趕到人醫的時候,剛好看見人醫的救護車閃著急救燈從醫院大門開出去。

    宋雲佳不關心這輛急救車是開往哪裡的,一心只想要快點見到人醫的院長。

    她要知道,出賣她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人醫院長的辦公室她知道的很清楚。

    輕車熟路的就找到了院長辦公室的門口。

    輕輕伸手擰動房門的把手,法案現房門竟然是虛掩著的。

    她剛要推開房門,就聽見裡面有說話的聲音傳出來。

    是院長說話的聲音,她清楚院長的聲音。

    她在人醫待了將近十年,現在人醫裡面的多數骨幹都是她熟識的,這些人說話的聲音她一下子就能夠聽得出來。

    院長的聲音很恭敬,甚至是有些懼怕對方的意味。

    宋雲佳將房門又打開一些,透過門縫,看見院長正在辦公室裡面聽電話,而且背脊微微彎曲,有些卑躬屈膝的意味。

    這個院長的為人宋雲佳是知道的。

    在社會上面混的太久了,見到有些比自己的身份要高上許多,還惹不起的人物,自然就要卑躬屈膝的跟對方說話。

    院長在人醫這麼多年,對待上面人的態度永遠都是這樣的。

    宋雲佳還在猜測院長以這樣恭敬的態度是在跟誰說話,然而還沒有猜測出到底是誰。

    就聽見院長苦嘆了一聲:「事情我已經按照您說的去做了,韓家人我也已經安頓好了,什麼?住在什麼地方?」

    院長很無奈:「韓家人來到雲城之後就一直是宋氏的宋雲萱小姐進行照顧的,至於韓家人是住在什麼地方,我也是真的不知道。」

    宋雲萱在護著韓家人?

    這倒不是很意外。

    畢竟宋雲萱一直都跟她是死對頭,現在宋氏裡面又有了她這個眼中釘,她會動用這些手段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只不過,現在這個給院長打電話的人是誰?

    是宋雲萱的同伴?

    她有些不解,希望能在院長的談話之中得到這個人的信息,然而院長一直到通話結束也沒有再對對方有任何的稱呼。

    院長掛斷電話,便聽見房門響了一聲。

    她有些憤怒,還沒有轉身,便就開罵:「誰讓你不開門就進來的?」

    這句話罵出來之後,院長剛好轉過身,結果一下子就看見宋雲佳。

    他臉上的表情變換的很厲害。

    這在宋雲佳看起來就是院長心虛的表現。

    宋雲佳反手將房門關上,才冷著臉開口:「我想不到院長您居然會一聲不吭的就這麼出賣我。」

    院長心虛,啞然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宋雲佳。

    宋雲佳向著院長走過去:「剛剛跟你通話的那個人是誰?」

    院長搖搖頭,想要整理出一個不那麼心虛的表情面對宋雲佳:「雲佳這件事情雖然已經隱瞞了很多年,但是當時的確是我們對不起韓家人。」

    「對得起還是對不起跟您出賣我是兩碼事。」宋雲佳堅持要問出剛才跟院長通話的那個人是誰,「院長,寧海市告訴我剛剛跟您通話的那個人是誰比較好。」

    院長兩鬢斑白,年紀也已經不小,是在想要過平穩的日子,只不過曾經發生的事情現在被勾出來,無論如何都讓他安靜不了。

    宋雲佳執意要去問剛才跟他通話的那個人是誰,他自然不能夠將顧長樂供出來,便乾脆拒絕開口。

    宋雲佳一連問了院長几次,都沒有得到院長的答案。

    忍不住開口:「院長,您這樣出賣我,不會後悔嗎?」

    「雲佳,你要知道,這件事我也是被逼無奈,你在醫院裡工作了這麼久,難道不知道我對你跟小邵是一樣好的嗎?」

    「如果是當年的醫療事故是邵天澤導致的,您現在也會想也不想的就出賣了他嗎?」

    院長聽見宋雲佳這樣問,搖了搖頭:「雲佳,那個人是絕對不會讓我去害天澤的。」

    這句話,讓宋雲佳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幾乎是在一瞬間,腦子裡就浮現出一個人。

    「我知道了。」

    她知道是誰了。

    有什麼人會願意去出賣她,看著她倒霉,卻不願意出賣邵天澤讓邵天澤手打輿論傷害的呢?

    只有一個人,這個人是誰她心裡很清楚。

    她覺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想不到事情居然是這樣。

    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扶住身邊的桌子,問面前一臉複雜的院長:「跟宋雲萱聯合起來讓你出賣我的人是顧長樂?」

    院長知道自己是說錯了話,可是宋雲佳已經猜到了是誰,就算是現在改口也不可能。

    只能一臉複雜的保持沉默。

    宋雲佳在這之前只知道如果跟邵天澤走的太近會跟顧長樂撕破臉。

    卻沒有想到,她還沒有打算跟顧長樂撕破臉的時候,顧長樂就已經在背後算計著讓她萬劫不復了。

    她抿了抿唇,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院長只是連連嘆氣,在看見宋雲佳臉上失落的表情之後,想要安慰他:「雲佳,雖然這件事情被輿論跟大眾都知道了,卻不代表著你會完全毀在這件事里,還有別的辦法能夠化解的。」

    宋雲佳轉眼瞪著院長:「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化解?我倒是想要請院長給我指一條明路。」

    宋雲萱這樣客氣的跟院長說話,讓院長覺得心底裡面冒涼氣。

    想不到該怎麼安慰宋雲佳只好出聲:「雲佳,你還年輕,有些執念放下了,現在退出的話,也會有很幸福的生活。」

    宋雲佳冷笑:「退出?我為什麼要退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