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七十八章:不擇手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七十八章:不擇手段字體大小: A+
     

    邵天澤外表看來是一個非常和善的人,但是內心卻與表象截然相反。

    韓梅父親的怒罵沒有激怒邵天澤,他只是慢條斯理的將視線放在韓梅父親的臉上:「韓伯伯,希望這件事你能夠仔細考慮之後再答覆我。」

    韓梅父親一臉怒容,指著小區的大門怒聲:「你走,我不會答應你的,你休想我們從這裡搬走,我們一家人絕對不會從這個地方挪走一步!」

    韓梅父親的話說得太過堅決。

    邵天澤的助理有些額頭髮冷,悄悄抬眼看了一眼邵天澤臉上的表情,小聲道:「邵董,您看……」

    邵天澤臉上的表情很冷漠。

    薄薄的鏡片後面,一雙眼睛冷銳的有些駭人。

    韓梅的父親氣的手指發抖,指著小區門口的手臂遲遲不肯放下。

    邵天澤能看得出老人的堅決。

    就算是他身邊的助理也能看的出來。

    好一會兒之後,邵天澤才淡淡收回視線,轉頭往外走:「走吧。」

    他這樣說,助理有些不解,卻還是不敢違抗他的話,跟他一起往小區門外走。

    走到小區門外之後,助理才不解的開口:「邵總,難道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嗎?」

    「這樣算了?」

    邵天澤冷笑著反問。

    助理一時之間有些發愣。

    邵天澤往自己的車邊走:「既然韓梅的父親這樣堅持,那我們就得用點別的辦法讓他改變主意了。」

    「別的辦法?」

    助理有些不解:「別的還有什麼辦法?」

    「別的辦法多了去,難道你就不會稍微動動腦子想一想?」

    邵天澤走到車子旁邊。

    車裡的司機就很恭敬的下來為他拉開了車門。

    對他來說,想要一個人就範有很多辦法。

    而韓梅父親這樣的家庭,他只需要開出一個條件就可以。

    至於這個條件是什麼,就要看韓梅的父親想要讓他用哪一種手段了。

    邵天澤上車之後便讓司機驅車會酒店。

    他的車子飛馳而過。

    宋雲萱坐在自己的高級豪車裡面,看著窗外那輛屬於邵天澤的車子從馬路上絕塵而去,微微側眸,看向那遠處的小區門口。

    梅七問她:「邵天澤一定對韓梅的父親開出了什麼條件,你要不要去見見韓梅的父親?」

    宋雲萱搖搖頭:「不用我親自去。」

    邵天澤是很聰明敏銳的人。

    既然打算對韓梅父親下手,就一定會在韓梅父親的身邊布滿了眼線,然後監視韓梅父親在這一段時間裡跟什麼人見過。

    她如果親自去撿韓梅的父親,肯定等不了三分鐘,就會被邵天澤知道。

    所以……

    「你找人去跟韓梅父親談一談吧,邵天澤跟她說了什麼,我們的確是有必要知道。」

    梅七點點頭,不過又轉而笑開:「其實像是這種無權無勢的底層小百姓,邵天澤能對他用的手段無非就是威逼跟利誘,如果利誘不行的話,必然就會變成威逼。」

    宋雲萱不得不承認,梅七說的這話非常有道理。

    而依照她對邵天澤這麼多年來的了解,也能大致猜出個八,九分。

    邵天澤會給韓梅的父親開個讓他不能拒絕的條件。

    她微微笑了笑,忽然有些忍不住的開心。

    梅七注意到她唇角的笑意,稍微怔了怔,之後才問她:「有什麼讓你覺得很開心的事情嗎?」

    「你不覺得開心嗎?」

    「有什麼可開心的?」梅七是在不覺得這種商業手段上的叫住有什麼值得開心的。

    而宋雲萱卻微微搖了搖頭,眺望車窗外的風景。

    遠處,有雲,高高的掛在天上。

    晴空之下,似乎沒有半分的陰霾。

    而宋雲萱的眼底,卻是化不開的濃黑。

    她唇角勾起,話語微冷,卻帶著一種叫人感覺陌生萬分的銳利:「這是第一次跟邵天澤交手。」

    雖然是暗地裡跟他交手。

    可是,她卻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這次的勝利。

    邵天澤之前算計了她那麼多次,從這一次開始,她會讓邵天澤一點點的感受到失敗。

    然後,讓他徹底的絕望。

    他害死了顧長歌。

    顧長歌你磐重生,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的放過他?

    宋雲萱望著窗外,心情看起來很好。

    而梅七這樣望著她,卻恍恍惚惚的覺得似曾相識。

    曾幾何時,他也從顧家那個唯一的大小姐臉上看到過這樣冰冷堅毅的表情。

    明明是四面楚歌,但是那個年紀不大的少女卻能夠從容至極的去應對。

    明明可能走錯一步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可是她的臉上卻一直都帶著即將把所有敵人都踩在腳下的冷狠。

    她在到達宋氏的時候去查過宋雲萱的身世,宋雲萱明明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小丫頭。

    只是一個宋妍並不喜歡的小女兒,可是如今,整個宋氏卻都是她的。

    宋雲萱的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

    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梅七有一瞬間想要去問她。

    可是這個念頭卻又在轉瞬之間壓下去了。

    宋雲萱看著窗外,他只是默默開車,暫時遠離這個小區。

    ……

    邵天澤回到酒店之後不久,宋雲佳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其中的內容無非也就是詢問他跟韓梅的父親將事情談的怎麼樣了。

    邵天澤並沒有安慰她,跟她說了實話:「韓梅的父親對當年的事情感到很生氣,一直到現在也記恨著你。」

    宋雲萱眉頭一皺,便開口道:「當年做手術的人也不是我一個,而且有手術的繃帶遺落在她女兒的腹腔裡面,也並不會致死,哪知道她女兒在手術之後還發病死了。」

    「當時那場手術是失敗的。」

    邵天澤臉上表情很冷漠。

    雖然是七年前的舊事,但是畢竟在人醫工作了這麼多年,也見過許多的病患病例。

    做了這麼多年的手術之後,回頭再去看韓梅當時的那個手術跟主治醫師。

    宋雲佳的確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而這些責任只要當時承認了,就不會引發出現在的醜聞。

    但是宋雲佳當時卻並沒有意思到這一點,並且對自己的醫術有著近乎執著的信任。

    她不認為是自己的過錯,所以在韓梅的父親要求院方給死者家屬一個說法,並且要求賠償的時候,宋雲佳非但沒有按照家屬的意思去商量和解承認錯誤。

    反而還去利用各種手段來逼迫受害者的家屬對死者的事情絕口不提,甚至動用非法的手段去逼迫韓家人離開了雲城。

    她以為這件事這樣壓下去也就算了。

    卻偏偏沒有想到,七年之後,居然除了一個宋雲萱。

    而且宋雲萱還將宋家所有的一切都握到了手裡,讓宋家的格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宋雲佳在那邊恨得咬牙:「一定是宋雲萱,一定是宋雲萱將這件舊事挖了出來。」

    邵天澤沒有說話。

    心裡有微微的疑問。

    卻沒有馬上說出來。

    如果說整件事都是宋雲萱揭出來的,那麼又不太合理。

    畢竟當年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多。

    醫院裡許多參與了韓梅這場手術的都在後來被院長調到了別的醫院,或者乾脆辭職去了國外就職。

    這些醫生想要找到也已經很難,而且如果是宋雲萱找到了的話,為了將自己的大姐置於死地,就絕對不會這樣慢幽幽的讓這件事情發展,而是一定會讓事情火速的膨脹,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讓所有的人都知道。

    這才是宋雲萱對付宋雲佳的手段跟辦法。

    但是現在,那個主導這件事情的人,卻讓一切都發展的很慢。

    甚至慢的能讓他插手進來扭轉這件事情。

    邵天澤皺眉想這件事,想了片刻,便開口問宋雲佳:「你最近跟宋雲萱有沒有什麼比較大的衝突?」

    「我進了宋氏之後,她應該一直想要將我從宋氏趕出來。」

    「那你最近有沒有在宋氏的事情上跟宋雲萱產生什麼矛盾?」

    宋雲佳想了想,才開口:「我起初進入宋氏是想要藉助趙陽跟周建的幫助,但是周建卻有了別的心思,半路倒戈,現在稱病在家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不肯幫我,我就只能依靠周建,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周建在中間幫我周旋。」

    宋雲佳剛剛進了宋氏,根基不穩,所以不敢跟宋雲萱明著斗。

    也就什麼事情都任宋雲萱來安排,想要等著有了實力的時候再發表意見。

    所以,短時間之內,沒有跟宋雲萱發生任何的不愉快。

    他將自己最近一段時間的近況說給邵天澤之後,又補充:「宋雲萱想要將我從宋氏趕出來就會不擇手段,我也不清楚她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會不會人醫的院長已經被宋雲萱買通了?」

    思來想去,對這件事知道的最清楚的莫過於人醫的院長。

    宋雲佳提醒他:「天澤,雖然你一直是受院長的栽培,但是現在這種狀況,也許,院長也是值得懷疑的,畢竟資料被報社收集的那麼詳細,如果不是院長從中幫她,她怎麼會將資料這麼容易的就拿到?」

    邵天澤抿唇不語。

    宋雲佳又問:「如果你覺得院長那邊現在不好處理的話,不如先看看眼下,我們應該怎麼說服韓梅的父親?」

    邵天澤薄唇抿成一條直線,許久之後,才開口:「怎麼跟韓梅的父親交涉我已經想清楚了。」

    宋雲佳點點頭:「天澤,我這次就要靠你了,謝謝你能幫我。」

    「多謝的話你就不用說了,現在你在宋氏,還是好好看住宋雲萱的行蹤比較好。」

    「宋雲萱一直在宋氏,只不過我聽說梅七已經一整天沒來了。」

    聞言,邵天澤的臉色驟然就變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