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七十六章:黃雀在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七十六章:黃雀在後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電話在很恰當的時機給顧長樂打過去。

    顧長樂彷彿也已經默認了宋雲萱是她的盟友。

    在宋雲萱問起邵天澤行蹤的時候,雖然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卻還是如實回答:「他去了B城。」

    宋雲萱無聲的笑了一下。

    收線之後,才冷笑著搖搖頭:「原來韓梅一家人在B城。」

    梅七也已經知道了韓梅就是當年宋雲佳手術失誤害死的那個死者名字,問她:「要不要我去一趟。」

    宋雲萱搖了搖手指,唇邊的笑意很柔軟:「不,我親自去。」

    既然是宋雲佳關注了幾年的那家人的行蹤,讓梅七去顯得不夠重視,她宋雲萱親自去才有意思。

    萬一碰見邵天澤了呢,這可是一個讓她們交鋒的好機會。

    宋雲萱上午接到了消息,下午就已經動身啟程。

    在去往B城的飛機上,她看著天上的層層白雲,有些嘆息:「想不到邵天澤居然願意為了宋雲佳親力親為,不知道顧長樂會不會打翻了醋罈子。」

    她覺得有意思。

    也是因為太過了解顧長樂的真實本性。

    顧長樂善妒,是個喜歡吃醋,而且醋意很濃的女人。

    現在邵天澤為了宋雲佳親自去B城,必然會讓顧長樂覺得惱怒。

    恐怕,現在,顧長樂正在家裡摔東西發脾氣也不一定。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心情非常好,將眼罩輕輕往下一拉,宋雲萱帶著淺淺的笑意,靠在飛機椅背上進入了淺眠。

    如同宋雲萱所猜測的那樣,現在在邵家的顧長樂的確是要氣炸了。

    她之前還不知道邵天澤是忽然去B城做什麼,直到宋雲萱的電話打過來,才知道邵天澤是因為宋雲佳的事情親自去B城走這一趟。

    心裡的醋意翻江倒海,胸口梗著的那口氣讓她坐卧難安。

    終於在保姆將補身的烏雞湯送過來的時候,她嘭的一下將整盅雞湯都摔在了地上。

    保姆有些慌張的往她跟走:「小姐有沒有燙傷?」

    顧長樂的脾氣在爆發的邊緣,想要立刻出聲責罵家裡的傭人。

    但是在忍耐了幾秒之後,還是冷冷開口:「把電話拿過來,給先生撥過去。」

    傭人按照顧長樂的只是將電話拿過來,然後給邵天澤撥了過去。

    邵天澤剛剛到B城,才下了飛機,寒風凜凜,手機還沒有開機。

    顧長樂見傭人撥了好幾遍,都撥不通,索性將電話拿過來,自己拚命給邵天澤撥電話。

    平時的顧長樂動作都很輕柔,特別是在邵天澤的面前,做什麼事情動作都輕柔的彷彿畫里的仙女一樣。

    可是今天,顧長樂的動作卻異常的粗暴。

    將電話的按鍵都按的啪啪響,傭人有些被嚇到,情不自禁的開口:「長樂小姐……」

    「閉嘴,沒看見我在撥電話嗎?」

    顧長樂粗暴的呵斥面前的傭人。

    傭人不敢再說話,只能看著顧長樂在那裡執著的撥電話。

    顧長樂撥了幾次,那邊都沒有接通。

    她有些泄氣,手指拿著電話,在那裡咬牙。

    「宋雲佳……」

    嘴裡吐出這個名字,彷彿要把這個名字的主人嚼碎了一樣。

    邵天澤居然為了宋雲佳去B城,而且去的時候都沒有告訴她是因為什麼而去B城。

    她拿著電話,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一會兒都不動,是恨得咬牙。

    過了不知道多久。

    手裡的電話忽然響了。

    她立刻精神一震,看電話上的來電顯示。

    是邵天澤。

    她在接電話之後冷靜了幾秒,才將眼中那嫉妒兇狠的光抹去,換上一副溫柔的模樣。

    邵天澤下了飛機,走出海關,剛打開手機,就發現手機上有很多條家裡打來的電話。

    他一向都寵著顧長樂,如今看見手機上這麼多條未接電話是家裡打來的,擔心顧長樂除了什麼事,立刻就將電話撥回去。

    那邊響了兩聲,才響起顧長樂的聲音,軟軟的,柔柔的,只是聲音裡帶了一點委屈。

    「天澤,你到了嗎?」

    邵天澤看機場人多,身邊只帶了一個助理,便讓助理先將行李退出機場送去酒店。

    「已經到了。」

    顧長樂停頓了一下,才像是有些為難一樣,繼續開口問他:「你這次去B城要多久,怎麼說走就走了,是不是有公司裡面有很重要的事情?」

    顧長樂這話聽著是十分擔心他。

    邵天澤沒有細想顧長樂追問的這些話,只是覺得宋雲佳這件事十分棘手,而且能少一個人知道韓梅在B城就少一個人比較好。

    便沒有對顧長樂說實話,而是敷衍道:「這邊的分公司稍微除了一點小小的麻煩,我處理一下,最多兩三天就能回去了。」

    邵天澤這樣說是在撒謊。

    顧長樂一下就能辨別出邵天澤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因為她從一開始就知道邵天澤是因為什麼到B城的。

    但是她沒有揭穿邵天澤,輕輕點了點頭,就囑咐他:「聽說B城很冷,你要注意身體,快點回來。」

    邵天澤應下,又跟她說了幾句話之後才收線。

    助理已經在機場找好了車子,行李也已經都搬了上去,就等著邵天澤出來。

    邵天澤收線從機場里一出來,助理便引領他上了車去酒店。

    邵天澤在B城不是很熟悉,進了酒店之後才吩咐助理:「你先去這個地址看看韓梅一家人是不是住在這裡。」

    助理結果邵天澤遞過去的那個紙條之後,對照上面的地址,去B城三壞外的居民區找韓梅一家人。

    而宋雲萱在下午五點鐘才到了B城。

    梅七這次沒有留在宋氏公司裡面,而是跟她一起到了B城。

    梅七本以為宋雲萱會在下榻酒店休息一下之後再去找韓梅家的地址。

    但宋雲萱卻不是這樣決定的。

    下了飛機之後,宋雲萱便讓梅七聯繫在B城戶籍所的人,之後派人去查各大酒店的入住記錄。

    果然沒用多久,就查出了邵天澤所入住的那個酒店。

    宋雲萱派人去跟蹤邵天澤的助理,並且用調查監控等方式火速找到了韓梅家人的所在地。

    宋雲萱跟梅七親自驅車前去。

    車上沒有別人,宋雲萱也不饒彎子:「你說,我給韓家多少錢,韓家才肯出去指證我大姐?」

    梅七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也許你一分錢都不給韓家,韓家也會幫你指證宋雲佳。」

    宋雲萱微微一怔:「為什麼?」

    梅七像是深知這件事的內幕,聽到她問,才解釋:「當年宋雲佳跟宋岩將這件事辦的很絕,韓家的人一直有口悶氣憋著,也許過了這麼多年消了也不一定,不過,要是這口惡氣萬一沒有消,那麼……」

    梅七後面的話沒有說,宋雲萱卻能夠明白梅七的意思。

    梅七說的沒有錯,韓家的小女兒這麼死在一個不大的手術里,醫院裡拒絕賠償不說,還讓她們封口徹底不提這件事。

    韓家的人不肯罷休,上訴到法庭要跟人醫打官司。

    宋雲佳那個時候剛在人醫嶄露頭角,自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毀了自己,於是就利用宋家的財勢買通了關係,阻止韓家人打官司。

    韓家人因為宋家的阻擾,找不到律師打官司,只好作罷。

    並且因為在雲城頻繁的受到宋家的恐嚇威脅,最終移居到B城。

    顧長歌當年只是稍微知道一點,因為這件事情鬧得最凶的時候她在家裡養胎。

    因為生顧奕之前有嚴重的厭食,所以對外界的事情都不是很關注,而是一心都放在了養身體上。

    再者,當年邵天澤也參與了那個手術,自然不會讓她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將這件事重新揭出來,宋雲萱忽然覺得,倒是一個巨大的轉折。

    梅七將車子停在韓梅家裡人所住的那個普通小區的側門。

    宋雲萱沖窗口望出去,發現是一棟很久的居民來。

    想想也是,一對老夫妻失去了最愛的小女兒,大兒子雖然踏實生活,但是一直因為經濟條件不好而捻轉各地四處打工,這樣的一家人,又怎麼會住太好的房子。

    宋雲萱要打開車門下去。

    梅七低聲提醒她:「邵天澤的助理還在。」

    宋雲萱便放棄了下車的念頭,只是提醒梅七:「給韓家人打個電話,你知道應該說什麼。」

    梅七當然知道應該跟韓家的人說些什麼。

    只是電話在撥通了之後,韓家人不等他說話,就態度堅決的開口:「你們要是在騷擾我我就報警了。」

    梅七想要說什麼,那邊的老伯卻是態度堅決:「我們不會去X城,那裡那麼偏遠,憑什麼你們要我們老兩口搬我們就必須搬?」

    梅七聽到老伯態度堅決的話,按了免提鍵讓宋雲萱一塊兒聽老伯的話。

    短短几句力不從心的話,老人就有被逼到絕境的軟弱表現了出來。

    不用多想,也知道邵天澤跟宋雲佳對韓家的人說了什麼。

    宋雲萱伸手,示意梅七將手機遞給她。

    梅七將手機遞到宋雲萱的手裡,宋雲萱才出聲打斷那邊老伯斷斷續續的話:「老伯,我不是宋雲佳的人,我可以幫你。」

    輕輕的一句話,就讓那邊的聲音頓時停住了。

    宋雲萱等著那邊說話。

    果然,老人在稍微消化了一下這句話之後,便問她:「你是什麼人?」

    「我想要跟您見個面慢慢說。」

    老人遲疑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宋雲萱是否也對他們懷有惡意。

    宋雲萱主動示好:「我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我很同情你們的遭遇,相信我,我會幫助你們。」

    短短一句話,她卻說得十分真摯。

    老人有些破釜沉舟的決意:「你到家裡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