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六十九章:你要忍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六十九章:你要忍忍字體大小: A+
     

    院長不願意把事情跟她透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宋雲萱倒是也沒有賴著不走追問不停。

    只是站起身來,點點頭:「既然院長不願意說,那我就不問了,我也沒有別的事,只不過是忽然想起來漠宸曾經疑惑過,所以才來院長這裡走了一趟。」

    院長的額頭上有薄薄的冷汗冒出。

    是楚漠宸對這件事情覺得好奇。

    那麼,是不是說明很快楚漠宸就會查到這件事情上。

    這樣一想的話,將宋雲佳先推出去的確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院長送宋雲萱出門。

    梅七在樓層大廳的前台那裡跟導醫說話。

    年輕的女導醫長得漂亮高挑,笑著接過梅七的名片之後才去工作。

    梅七跟宋雲萱一起進電梯下樓。

    宋雲萱難得的打趣了他一句:「你好像成功約到那個美女了。」

    「只不過是要了個電話號碼而已,宋總不要想太多。」

    「我想的不多,你只要告訴屬於公事的那一部分就可以了。」

    梅七雖然長得好,很受年輕女孩的歡迎,但是他還沒有濫情到不務正業。

    那麼女導醫是管著這一層的,對院長辦公室裡面進出過的人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宋雲萱可不認為梅七隻是撩妹。

    果然,梅七按了下樓的電梯按鈕之後就開口:「小潔告訴我,今天上午檔案室的人來過,好像是送了一封就檔案,因為檔案室的人出來的時候還嘀咕了一句什麼翻舊案之類的話。」

    只是這一句話,宋雲萱就放心了。

    她的唇角微微勾起,覺得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之中。

    梅七問她:「送給院長的這份舊檔案也在你的意料之內?」

    「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顧長樂恐嚇別人的功夫長進了不少。」

    她眼裡盛著笑意,可那笑意卻並沒有到達眼底。

    明天的太陽一升起來,就有好戲看了。

    顧長樂出賣了宋雲佳。

    真是有趣。

    她這一晚回去之後看見楚漠宸在家裡等著她,便將外套脫了遞給家裡的王媽。

    王媽悄聲跟她說:「楚少已經等了您很久了,雲萱小姐。」

    她點點頭,跟楚漠宸說了一句久等。

    楚漠宸卻對她這樣禮貌客氣的問候而感到不悅。

    「這家裡只有你自己,如果覺得悶的話,可以去我家裡住。」

    宋雲萱搖搖頭:「不用了,畢竟這裡是我家,雖然是空檔了一點,不過覺得挺溫暖。」

    楚漠宸倒是沒有看出宋雲萱還是一個戀家的女人。

    王媽讓人給宋雲萱端了熱茶來。

    宋雲萱端起茶杯淺淺囁飲一口,才抬頭看楚漠宸:「今晚要從我這邊睡嗎?」

    現在還不是太晚,六點多鐘,吃了晚飯楚漠宸是不是回家倒是讓她覺得很關注。

    楚漠宸婉拒:「不用了,我明天出國,今晚回去收拾一下東西。」

    宋雲萱點點頭:「那祝你出差順利。」

    楚漠宸走到他的身邊,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聽說你去找人醫的院長了。」

    宋雲萱的手指微微頓了一下:「這個你都知道?」

    他到底是派了多少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呢?

    真是引人深思。

    楚漠宸眼瞳黝黑:「你去找院長做什麼?」

    「我大姐宋雲佳辭職了,我去問問情況。」她對答如流。

    楚漠宸卻彷彿是根本不相信,看著她的眸子,開口:「我想聽你說實話。」

    「這就是實話。」

    楚漠宸不言。

    宋雲萱垂下眼睛,徑自喝了一口茶杯裡面的茶,才道:「也許等你回來的時候,好戲演的正精彩,所以現在問我,我不太想要給你解釋,稍微有點複雜。」

    「你做的事情有哪一件是不複雜的?」

    宋雲萱仔細想了想自己做過的事情,忽然笑起來:「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沒有做什麼不複雜的事情。」

    茶杯被她端在手上,她看向不遠處的王媽,叫她:「晚飯多加兩個菜,漠宸在這裡一塊兒吃。」

    「是,小姐。」

    王媽應了一句,便去廚房裡面準備。

    如今整個宋家都是她宋雲萱的,她自然是說一不二。

    不過,如果宋雲佳願意回來的話,那麼宋家這麼大個房子,說不定就熱鬧了。

    她彎了彎唇角,覺得自己想多了。

    畢竟,宋雲佳也有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從這個宋家大宅裡面住著。

    「你明天要去哪裡出差?」

    「法國。」

    「這樣啊。」

    她想了想,笑起來:「那就記得給我帶瓶好點的香氛吧。」

    楚漠宸答應:「可以。」

    之後,又補充了一句:「你跟我一起去。」

    宋雲萱搖頭,乾脆的拒絕:「宋氏現在缺人,我暫時離不開,等到沒事了,空下來了,我們就一起去歐洲旅行。」

    她打算的很好,很浪漫。

    但是楚漠宸覺得這也就是宋雲萱隨口敷衍他的話。

    因為她一直都很忙,忙著算計各種各樣的事情。

    宋雲萱請楚漠宸在宋家吃了晚飯,之後跟楚漠宸一起在沙發上面看電視節目。

    家裡沒有寵物,也沒有小孩,兩個大人在家裡,也就只能看看電視節目聊聊天當做是消遣。

    客廳里的擺鐘緩緩將時針移動到了八上面,鐘擺沉重的敲響。

    宋雲萱看了看時間,問他:「你是明天早上幾點的飛機?」

    「九點。」

    「那也不著急,如果你願意的話,今晚住在我這裡也可以。」

    這是宋雲萱第一次主動邀請他留宿。

    楚漠宸略微遲疑了一下,才開口:「也好。」

    宋雲萱吃完飯之後便去洗漱準備睡覺。

    楚漠宸自然不會在客房裡面留宿。

    宋雲萱讓她在自己的房間裡面留宿。

    只是她在洗澡的時候,從浴室裡面看到自己那平坦的小腹,覺得有點自嘲的笑了笑。

    楚漠宸現在看著她的肚子也不會對她亂來。

    因為他很想要讓她生下肚子裡面的小孩。

    但是楚漠宸絕對不會想到。

    她的小腹之中根本咩有他所期待的那個小生命。

    她說自己懷孕了,純粹是撒謊而已。

    用一個短暫的謊言,來鋪就自己復仇的路,並且利用懷孕這個惡劣的借口,來得到楚漠宸全心全意的幫助。

    她覺得自己有些卑鄙。

    可是轉念一想,這個商場上風雲變幻,又哪裡還有卑鄙不卑鄙之說呢?

    只要做的事情對自己有利就可以了。

    別的無關緊要。

    她洗漱之後上床睡覺,軟軟的被子剛裹在身上,就被一個火熱的懷抱拉了過去。

    楚漠宸將她抱在懷裡,大手攔住她的腰,手指輕輕在她小腹上面摸了摸,有些疑惑:「怎麼都四個多月了,還是這麼平?」

    「才四個多月而已,等他再長大一點,就不會這麼平了。」

    宋雲萱被她抱住,沒有亂動。

    楚漠宸能感受到懷裡真箇柔軟的小女人在沐浴之後身上發出來的甜軟。

    忍不住的,就將唇瓣貼在了她的脖頸上。

    那吻帶著侵略意味,宋雲萱細嫩的脖頸被他火熱的唇瓣貼住,忍不住輕輕嚶嚀了一聲。

    楚漠宸抓住她的手,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話:「怎麼辦?忍不住想要你。」

    她沒有動,只是將他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握住,然後引導他,讓他將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那你替他稍微著想一些。」

    楚漠宸有些挫敗,他自然知道女人懷孕的前五個月是不能經歷那種事情的。

    可是喜歡的女人抱在懷裡,卻只能看不能吃,也實在是讓人心癢。

    他的唇在她脖頸上親了兩下,然後輕輕將她肩頭的衣服拉下,然後親吻她圓潤的肩頭。

    宋雲萱不反抗。

    他知道楚漠宸能忍得住。

    畢竟腹中的那個小孩的確讓他很看重。

    楚漠宸吻她,她就安然的接受。

    在睡衣被拉下去纏住雙手的時候,宋雲萱抬起眼睫,看情於難忍的楚漠宸,忽然覺得也不能全部相信他。

    萬一他失控了呢?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帶著求而不得的瘋狂,彷彿要將她生生吃下去一樣。

    她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情事,忍不住嚶嚀了一聲。

    這一聲嚶嚀,引人遐思。

    楚漠宸的視線凝視著她。

    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一直被這樣看著,輕輕提醒:「醫生說前五個月你要忍一忍。」

    顯然,讓他這樣忍著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他壓在她的身上,一動不動的注視她。

    讓她的心跳都加速了許多。

    她猜不准他是如何打算的,萬一控制不住的話,自己又應該怎麼做?

    她有些擔心起來,輕輕叫他:「漠宸,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可以。」

    他的聲音里已經有壓抑不住的沙啞。

    宋雲萱輕輕拍伸手,放在他的背上:「稍微忍一忍,這也是為了我們的孩子好。」

    她說的溫柔,眼睛裡面的溫情讓楚漠宸覺得自己彷彿出現了錯覺。

    從前,宋雲萱從不會出現這兒溫柔的表情。

    可是現在,宋雲萱臉上溫柔的表情卻讓他不能抗拒。

    心裡有些發癢,想要好好親吻身下的小女人,可是又擔心她的身體。

    無奈之下,只能抽身離開。

    宋雲萱這才放心下來。

    轉頭再看他,他已經下床去浴室裡面沖澡。

    一個冷水澡定然是必不可少。

    不過這個時候,也只能拒絕他。

    萬一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那麼她根本沒有懷孕的秘密也會隨即曝光。

    到了那個時候,應該怎麼向他解釋呢?

    到了那個時候,他一定覺得自己不知是一個心思用盡的人,還是一個不擇手段的利用別人感情的女人。

    她並不想要這樣做,但這卻是能讓他幫助自己的最簡單快捷的辦法。

    無論如何,她都要去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