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六十五章:對她下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六十五章:對她下手字體大小: A+
     

    顧長樂的表情不大好,唇色有些發白。

    宋雲萱進了檢查室之後,邵天澤就關切的問她:「怎麼了,看你臉色不好。」

    顧長樂搖了搖頭,勉強揚起一個笑意來:「沒事兒。」

    「是不是宋雲萱跟你說了什麼?」邵天澤一向洞察,他可不相信宋雲萱會跟顧長樂一起去看窗邊的風景,一定是宋雲萱有話單獨跟顧長樂說。

    顧長樂也不是傻的透頂,跟邵天澤在一起這麼多年,知道不能敷衍他,便開口笑了笑:「你也知道宋小姐她懷孕了,跟我去窗邊的時候,她跟我說了女人分娩有多可怕,還讓我看了她手機上的視頻,真的很可怕。」

    說完,她似乎還心有餘悸。

    邵天澤皺眉:「宋雲萱一真是,沒事讓你看這種東西做什麼,嚇到你了吧?」

    顧長樂的心臟不好,受不了什麼驚嚇。

    女人分娩的過程也的確是普通人看了都覺得承受不了,更何況是已經有了身孕的顧長樂。

    所以現在看她臉色發白,他也就信了她說的話。

    顧長樂看他信了,才延伸話題,不經意一樣,問他:「當年顧長歌分娩的時候你不是進去陪她了嗎?是不是真的很疼啊?」

    邵天澤帶著無框眼鏡,溫文爾雅的面龐也有一瞬間的僵冷,連眼神里都漫過一種叫人看不清情緒的神色。

    顧長樂察言觀色,看他臉色僵冷了這一瞬間,就知道是觸動了邵天澤的雷區,忙開口轉移話題:「天澤,快到我了嗎?」

    邵天澤的臉色恢復平靜,輕輕點了點頭:「馬上就到了,宋雲萱出來之後就該你了。」

    顧長樂點點頭,安穩的坐在座位上面等著。

    可是,卻忍不住偷偷去看邵天澤的臉色。

    邵天澤的臉上有種讓她覺得不放心的神色,有種讓她感覺陌生的疏離感。

    一直到醫生喊她進去檢查,邵天澤都沒有微笑著哄她。

    她咬了咬唇,忍住委屈,還是小聲的沖他撒嬌:「天澤,你跟我一起去做檢查好不好?」

    醫院裡是允許家屬陪同進檢查室的。

    而邵天澤卻拒絕了,只是開口用並不溫柔的聲音哄她:「你自己進去吧,我進去不太方便。」

    顧長樂漂亮的臉蛋上有委屈跟不滿。

    邵天澤卻看了看不遠處的楚漠宸,開口:「我跟楚先生想要單獨談談,你進去吧。」

    顧長樂知道邵天澤的忌諱,那就是他談公事的時候不喜歡她旁聽,更不喜歡她插嘴打擾。

    她這些年深知他的習慣喜好,便盡量不去碰他的雷區。

    如今聽見他這麼說,就算是覺得委屈,也只是咬了咬唇,答了一聲:「好。」

    邵天澤點頭,看她進了檢查室,才轉身。

    不遠處,宋雲萱正在跟楚漠宸說話。

    楚漠宸的視線在她的肚子上停留了幾秒,然後才目送她跟旁邊的護士去做下一個檢查。

    楚漠宸彷彿是感覺到有人在看他,轉身就跟邵天澤的視線對上了。

    邵天澤表示友好的揚了揚唇角,表面功夫做的很足。

    楚漠宸卻並沒有微笑回應,而是打算轉身離開。

    邵天澤往他身邊走了兩步,聲音不大,卻很清晰:「楚少留步。」

    楚漠宸的步伐稍微停了停,轉身冷冷看他:「邵先生有什麼事?」「反正宋小姐去做檢查,你也是要等一段時間的,不如跟我聊聊天消磨一下時間。」

    楚漠宸沒有要跟他聊天的意思,疏離的開口:「我去外面等她……」

    「我想跟你說說我妻子的事情。」

    楚漠宸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邵天澤打斷了。

    他想要離開的步伐也頂在了原地。

    邵天澤說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是顧長歌……顧長歌的事情嗎?

    雙腳就像是被短暫的釘在了地面上,楚漠宸無法離開。

    關於顧長歌的每一點事她都不想要錯過,雖然已經毫無意義。

    但顧長歌始終都是他心口的一道傷疤,不深,卻疼,疼的經久不散,一旦被提起來就讓他覺得無法忘卻。

    邵天澤看他停住腳步,留有短暫的失神,心裡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果然,楚漠宸對顧長歌有意思。

    看來之前聽到的傳聞也所傳非虛,顧長歌的確是差一點兒就嫁給了他面前的這個男人。

    不過現在說已經沒有用了,因為顧長歌不僅是嫁給了他邵天澤,還為她生了一雙兒女,把一切都給了他。

    不管到什麼時候,外界知道的,都是顧長歌嫁給了邵天澤。

    顧長歌到死都是她邵天澤的妻子,是他邵天澤的女人。

    就算是楚漠宸的心裡一直記著,挂念著,又有什麼用?

    邵天澤詳裝傷感:「我聽長樂說,剛才宋小姐給她看女人分娩的視頻了,長樂因為這個嚇得不輕呢。」

    邵天澤抬起眼來,看著他,並不說話。

    他可不覺得邵天澤叫住他是為了跟他說這幾句廢話。

    邵天澤抬手扶了扶眼睛,回憶道:「也難得宋小姐說起分娩,這倒是讓我想起了亡妻生子的時候有多痛苦。」

    邵天澤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對他這個話題表現出來不耐煩:「我沒有時間陪著邵先生追憶你的妻子。」

    「是嗎?」邵天澤稍微有點詫異,而後才疑惑道,「但我聽說,楚少你跟家妻家裡是世交,從小就是很好的朋友。」

    「那是我出國之前的事情,已經很多年了。」

    「也就是說,楚少已經不拿家妻當朋友了嗎?」

    邵天澤步步緊逼,想要從楚漠宸的口中套出點什麼來。

    然而楚漠宸卻在他這樣步步緊逼的狀態下,忽然笑了:「邵先生想到了自己妻子,想要讓我跟你一起懷念她嗎?」

    邵天澤看見她的笑容,微微一愣。

    楚漠宸卻吸了一口氣:「其實說實話,我從前跟長歌的確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你應該知道她的脾氣性格,她從來不會太把男人放在心上,你懂嗎?」

    邵天澤的長眉淺淺蹙起。

    楚漠宸眼裡有種惋惜跟嘲諷:「據我所知,她心裡一直有的就是顧氏,至於跟誰結婚,是哪個男人,她並不是很在意。」

    邵天澤的手指緊緊攥了起來,彷彿是被戳到了什麼死穴。

    楚漠宸轉身:「即使現在顧長歌死了,邵先生身為她的丈夫也不要來炫耀你曾經征服過她這樣的女人,因為……」

    他看了他一眼,嘲諷之意從眼角毫無掩飾的劃過:「說不定所有人都認為你只是顧長歌的附屬品。」

    邵天澤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個巴掌。

    這個巴掌打的他像是針扎一樣疼,但是又無從反駁。

    的確,像是顧長歌這麼強勢的女人,男人跟她結婚後也只是她的附屬品。

    所以,他厭煩顧長歌,十分厭煩,非常非常的厭煩。

    可是……

    他的思緒有微微的轉移,就在這個時候,身後檢查室的房門忽然打開了。

    顧長樂從裡面走出來,笑容滿面的叫他:「天澤。」

    邵天澤轉身,看見顧長樂,心頭的陰霾瞬間消散了許多。

    「怎麼樣?」

    顧長樂很開心,拿著列印出來的檢查單給他看:「你快看,這個就是我們的小寶寶。」

    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都透著滿滿的甜蜜感。

    邵天澤稍微晃神了一下,像是出現了錯覺一樣,竟然有一瞬間,想起了幾年前顧長歌拿到檢查單的時候說的話。

    那個時候她臉上也是這麼開心的笑容,給他悄悄看檢查單:「快看,天澤,這是我們的小孩。」

    「很健康。」

    「將來出生也一定非常的可愛。」

    「當然會很可愛,畢竟有你這麼漂亮的母親。」

    「我還是覺得遺傳你多一點比較好,你很聰明啊,性格也很溫柔。」

    那大概是顧長歌最溫情的一次,所以讓他印象深刻。

    顧長樂看邵天澤走神,忍不住叫他:「天澤,你怎麼了?」

    邵天澤被叫的回過神來,才淡淡搖了搖頭:「沒事。」

    顧長樂掩不住嘴角的笑意,跟他開始暢想這個孩子的一切:「天澤,你說這個孩子是長得像你多一點好呢?還是長得想我多一點好?」

    邵天澤收起檢查單了:「像我比較好。」

    顧長樂跟邵天澤牽手,邵天澤卻小聲提醒她:「醫院裡人多。」

    她有些委屈,扁了扁嘴。

    出醫院的時候,剛好在一樓大廳里看見宋雲萱將手裡的檢查單給楚漠宸看。

    楚漠宸看過檢查單之後,將她往懷裡一帶:「走吧,送你回去。」

    那樣恩愛的兩個人,讓旁人羨慕不已。

    顧長樂跟邵天澤看見兩人走出一樓大廳的旋轉門,眼神都微微變了變。

    只不過兩人眼裡的情緒卻明顯不一樣。

    邵天澤看著楚漠宸擁著宋雲萱出門,不禁蒙上了一層陰霾。

    而顧長樂看著這兩人,卻忍不住聯想到了自己。

    如果自己一直這樣安步當車的過日子,是不是有一天,宋雲佳也會跟邵天澤牽手擁抱,名正言順的出現在大眾的視線之內。

    自己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最後要輸給宋雲佳?

    雖然宋雲萱今天的這番話有挑撥離間的嫌疑,但是宋雲佳的確是她的一根心頭刺。

    倘若宋雲萱真的瘋了一樣去圓滿宋雲佳的愛情,那麼自己未必能占的上風。

    猶豫了這麼久,是時候對宋雲佳下手了。

    她眼裡有兇狠的光芒冷冷掠過,想到還在醫院,便迅速調整表情,跟邵天澤往外面走:「天澤,我們先回去吧。」

    邵天澤跟她出門,卻臨時改了主意:「你讓司機送你回去,我要去邵氏一趟。」

    「好。」顧長樂乖乖上車。

    等車子走遠了,才吩咐司機:「掉頭,去人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