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五十一章:夜店被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五十一章:夜店被打字體大小: A+
     

    宋雲強喝酒喝得很多,而且喝得迷迷糊糊的。

    宋雲萱早早回家之後,便等著宋雲強回來。

    但是等到十點鐘都沒有等到人。

    打電話問了宋雲強的司機,司機說大少爺今天下午是獨自開車離開的,並沒有用家裡的司機。

    她便讓司機去找宋雲強。

    琢磨到宋雲強的心情,她便多囑咐了一句:「找到大少爺之後,你先告訴我一聲,不要打擾他。」

    司機應了聲是,才聽著宋雲萱這邊先把電話給掛斷了。

    宋雲萱這天晚上不想早睡,畢竟宋雲強走的急。

    明天早上九點鐘的飛機。

    他想看看宋雲強在走前的這一晚上會不會撲起幾朵水花兒來。

    ……

    夜店裡燈紅酒綠。

    震的人耳朵發麻的音樂伴著舞池裡面扭動的火辣女郎讓人覺得目眩神迷。

    有穿著熱褲跟高腰上衣的女孩子過來坐在他的腿上,手指扶著他的面容,細聲細氣的說話:「這不是宋氏的雲強大少爺嗎?」

    宋雲強抬起眼睛來迷迷糊糊的看了那女人一眼。

    女人紅唇火辣,眼睛上的假睫毛濃黑的像只異域的貓兒。

    宋雲強並不喜歡她,不過九喝的多了,難免會有點什麼衝動。

    她摟住那個女人的腰,便要去親她。

    女孩子卻在這個時候,伸手抵住了他的胸膛:「宋先生可不要這麼猴急啊,聽說宋大少爺明天就要去S城了,在那個偏僻的地方,我可是好長一段時間都見不著大少爺了。」

    宋雲強聽見S城這兩個字就已經心煩。

    卻偏偏這個女人還像是故意刺激他一樣,不識趣的繼續說話:「宋大少爺啊,你要到S城呆多久嗎?什麼時候能回來?」

    說到這裡,見宋雲強沒有反應,便故意誇張的跟身邊的姐妹說話:「大少爺該不會在那種地方一輩子也不回來了吧?」

    宋雲強聽見這個女人帶著嘲諷的聲音,終於一把就將她從自己的身上掀翻,推了下去。

    他是坐在桌子後面的沙發上的,桌子上擺了很多水果酒杯和酒瓶。

    那個女的被宋雲強忽然一把掀翻,頓時就滾到了桌子上。

    將桌子上的酒瓶跟酒杯都碰了下去。

    女人被這樣凶暴的對待,尖叫聲貫穿了整個夜店。

    在舞池裡面扭動身體的人也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這邊。

    女人從桌子上滾落到地上,來不及躲閃,硬生生的就滾到了那些碎了的酒瓶玻璃渣上。

    身上跟頭上都被扎的流出了血。

    這些血引得周圍的人也是一陣尖叫,大家紛紛往周圍閃躲,有幾個看見血的女人還尖叫的大喊:「出人命了!有人殺人了!」

    單單是見了血就大喊殺人。

    宋雲強喝了酒,卻因為『殺人』這兩個字一下子就清醒了許多。

    站起身就要往夜店外面跑。

    夜店裡的酒保這時候卻聞訊沖了過來,看了看地上滿身是血已經昏過去的女人。

    又看了看面前慌慌張張的宋雲強,忍不住怒喝:「一個窩囊廢也敢在這裡惹是生非!給我打他!」

    夜店裡的酒保一擁而上。

    隱隱約約能聽見有人用很難聽的聲音罵他:「一個廢物!被一個黃毛丫頭搞的走投無路!還敢到這裡來搗亂!找死!」

    惡言惡語,加上拳打腳踢。

    宋雲強瞬間就被人摁在了地上。

    他雙手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腦袋,迷迷糊糊的聽著耳邊嘈雜的罵聲,眼睛睜開一條縫,全是眾人鄙夷嘲笑他的神情。

    他不明白,什麼時候自己這個宋家的大少爺變得這樣可憐。

    變得這樣豬狗不如的被人嘲諷譏笑,摁在地上暴打圍毆。

    他可是宋家的大少爺啊,這麼多年以來,從來沒有人敢動過他一個指頭。

    可是如今,卻變成了這個樣子,是因為什麼?

    因為誰?

    他不明白,腦子都開始恍惚過去。

    被人這樣打著,眼前就開始模糊了,這些譏諷他的人的嘴臉都模糊了。

    只聽見那些人一腳一腳的踢在他的身上,每一聲都是那麼的沉悶,沉重。

    讓他打從心裡覺得難過。

    身上的疼痛開始變得嚴重,鑽心。

    他有些無法忍受的想要將身體蜷縮的更緊,然後,就在她捲縮身子的時候,忽然看見不遠處,竟然有人拎著啤酒瓶過來。

    恐懼一下子就鋪天蓋地的席捲上來。

    他啞然睜大眼睛。

    如果那酒瓶砸在自己的頭上,自己是不是要死在這裡?

    他想要逃跑,卻無從脫身。

    那些人將她圍得滴水不漏,而那個拎著啤酒瓶過來的人凶神惡煞,帶著一臉兇惡的殺氣。

    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他從未像今天這樣驚慌可憐過。

    四處搜尋一個能夠救他的人,鼻涕眼淚都要怕的流了出來。

    那個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宋雲強幾乎可以預見自己被打的頭破血流的模樣。

    他今天會死在這裡,有人要他的命,有人想要讓他死在這裡。

    這個想法是如此的強烈,而他的求生慾望也是一樣強烈的無以復加。

    他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從地上想要爬起來逃走,但是每爬一次,都會被重重的踹翻。

    他驚恐交加,整個人的表情都扭曲了。

    就在那個拎著酒瓶向他走過來的人在舉起酒瓶揮手要砸的那一刻,忽然有個女人的聲音想了起來——

    「住手!」

    這道聲音簡直猶如天籟。

    宋雲強順著這道聲音看過去,一眼就看見了人群中穿著白色羽絨服走出來的宋雲佳。

    宋雲佳長發披肩,眉眼冷厲。

    在看見那些圍毆的人之後,眉頭皺緊了:「誰允許你們這麼打人?」

    「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他可是打了我們店裡的人,我們不過是給他一點輕微的教訓。」

    那些流氓地痞一樣的酒保嘴上說著輕微的教訓,實際上差點要了他宋雲強的小命。

    宋雲佳看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大哥,心疼又不忍,趕忙將自己身上的金卡取了出來:「密碼是六個六,上面的錢不夠你們再來找我,放開我大哥。」

    那為首的酒保拎著酒瓶過去,哼笑著看她一眼,才懶懶接過了宋雲佳手上的那張金卡。

    將金卡收起來,混混回頭看一眼宋雲強,不屑的出聲:「算你走運,窩囊廢。」

    『窩囊廢』這三個字簡直是深深的刺痛了宋雲強。

    他被宋雲佳扶出去。

    宋雲佳有意帶他去醫院裡包紮清洗傷口,卻被他阻止了。

    「現在我這幅狼狽樣,去了醫院讓人看見,會被人大做文章的。」

    「可是,大哥你的傷……」宋雲佳擔心的不行。

    宋雲強摸了摸自己臉上的上,疼的倒抽了一口氣,卻還是忍著出聲:「你去藥店買點藥水來給我擦擦吧。」

    宋雲佳難過的點了點頭,照做了。

    宋雲強被放在一家熱飲店的小隔間里,宋雲佳獨自出店去藥店里買消毒藥水跟創口貼。

    剛走出去一條街,就看見剛才在夜店中打人的那群混混頭子。

    混混頭子如今已經換了臉上兇惡的模樣,看見宋雲佳走近,臉上一下就換了討好的笑容:「宋小姐,我們全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做的還不錯吧。」

    說著,雙手奉上她剛才給他做樣子的那張金卡。

    宋雲佳冷冷撇他一眼,將金卡接了過去,又從包包里取了一張支票給他:「最近不要在雲城出現了。」

    混混頭子立時接過支票,連連答應:「是是是,宋小姐放心,我們馬上離開,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是宋小姐只是我們打宋雲強這個窩囊廢的。」

    宋雲佳皺了皺眉:「我這也是為了大哥好,你們趕緊走吧。」

    那人這才回身領著自己的一種混混兄弟離開。

    他們之中當然有人不解這是怎麼著為了她大哥好。

    混混頭子卻彈了彈自己手上這張可以花個一兩年的大錢,諷笑:「你們也真是笨,如今宋家暗地裡鬥成一團,說來說去還不都是因為想要將宋雲萱趕出去,今天宋雲佳讓我們做了這場戲,回頭就把揍他大哥這件事按到了宋雲萱的頭上,到時候宋雲強得有多恨宋雲萱啊?!」

    混混們一聽大哥的話,覺得很有道理,紛紛贊大哥英明洞察。

    宋雲佳將金卡擦了擦才收回到包包里。

    轉身去藥店買了消毒藥水跟創口貼,再回到熱飲店的時候,宋雲強還在緊皺著濃眉想什麼。

    宋雲佳輕輕叫了一聲:「大哥……」

    宋雲強被叫的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啊,雲佳。」

    宋雲強臉上的神色很不好看,但是想想之前發生的事情,還是向她道謝:「幸好是你及時趕過來了,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宋雲佳一邊將從藥店買來的東西打開,一邊垂眼說話:「大哥今晚怎麼會去夜店,不是說明天就去S城了嗎?」

    宋雲強響起來就氣,拳頭猛地往桌面上一錘。

    宋雲佳微微吃驚的看著他,卻又很快明白過來:「大哥被外調去S城一定是雲萱從裡面搗鬼了吧?」

    「除了她還會有誰?」宋雲強真後悔沒有時時刻刻的提防著她。

    料不到,她竟然出了這樣一道絆子給他。

    宋雲佳嘆氣,有些同情宋雲強:「我早就跟大哥說過了,雲萱根本就不是那麼善良大度的人,只要大哥一天在宋氏,她就一天不放心,總要把大哥趕出去才算是完。」

    「難道我就這樣去S城么?」

    宋雲強迷茫起來。

    去了S城就很難再回來了。

    宋氏的核心不是想要接觸就能接觸的到的。

    他好不容易在宋氏坐穩了,卻不想宋雲萱一來,就全都毀了。

    他手指攥的越來越緊,指甲都忍不住的掐到了肉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