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六章:提議分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六章:提議分家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本來是應該拒絕的,但是在想到電影開場,楚漠宸對她主動牽手毫無反應之後,便點了點頭:「那就麻煩邵先生了。」

    事情的結果就是,宋雲萱稱作邵天澤的車子離開了電影院。

    楚漠宸在門口看那輛車走遠,眼眸深了深。

    宋雲萱在路上心情一副不好的模樣。

    邵天澤看她臉上表情,也忍不住猜測:「宋小姐是跟楚少吵架了?」

    她搖搖頭:「算不上是吵架。」

    「不過宋小姐不是很高興。」

    宋雲萱點頭:「看電影的時候,無意間就談起工作的事情了。」

    邵天澤點點頭,順藤摸瓜繼續往下問:「是因為宋氏的事情?」

    宋雲萱點頭。

    「楚少怎麼會跟宋小姐在這個話題上產生分歧呢?」

    「我這幾天身體不好都在休養,楚少讓我儘快熟悉宋氏,好接收打理。」

    邵天澤點點頭。

    眼裡閃現出一抹瞭然。

    顧長樂在旁邊聽著,皺了皺眉頭。

    宋雲萱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沒有再說別的事情。

    邵天澤將她送到宋家,宋雲強得知是邵天澤將宋雲萱送來,殷勤的邀請邵天澤進家裡去坐坐。

    被邵天澤拒絕了。

    宋雲強好像明白了什麼一樣,也沒有多加挽留。

    到了晚上的時候,宋雲強才給邵天澤打電話。

    邵天澤一聽是宋雲強的電話,便開口對家裡的保姆吩咐:「你跟他說,我明天中午約她在小江南見面。」

    保姆按照邵天澤吩咐的話那樣跟宋雲強說了。

    宋雲強果然在第二天如約到了小江南。

    邵天澤選了雅間,顧長樂跟在他身邊。

    最近顧長樂念得粘的邵天澤似乎特別緊,在有邵天澤的地方就一定有顧長樂。

    宋雲強跟顧長樂點了點頭之後便坐下跟邵天澤談事情。

    邵天澤簡明扼要的跟他說話:「宋雲萱最近看起來無心打理宋氏,對不對?」

    宋雲強點頭:「她懷了身孕不敢對外面說,楚漠宸大概也是玩她玩膩了,最近她跟楚漠宸的關係很不好,就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肚子里的這個孩子身上,想著可以利用這個孩子在楚家有個名分。」

    顧長樂在旁邊泡茶,精緻的小茶杯是上好的雨前龍井。

    她過了一道熱水,又過了一道,然後將茶水倒在小杯子里,遞給邵天澤一杯,又遞給宋雲強一杯。

    看起來是賢淑的不行。

    她宋家以前是沒有跟邵氏有過密來往,但是聽說顧長歌從不會親自端茶汽水的,還是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主兒。

    她想,大概就是因為顧長樂比較溫婉,邵天澤才喜歡的。

    自己的大妹妹宋雲佳對邵天澤有意思,可是首要問題就是能比得過顧長樂才有站在邵天澤身邊的希望。

    宋雲強喝了口茶,讚歎說顧長樂的茶道好。

    邵天澤只是贊同的點點頭,便又開口:「你這個妹妹雖然年紀小,但是心性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也許只是做出一個表象來騙你,讓你對她放鬆警備的。」

    宋雲強皺眉:「邵先生的意思是?」

    邵天澤便直說了:「你妹妹看起來可不是一個安安心心相夫教子的料子,她的心思都在宋氏上,現在她懷著身孕無暇顧及宋氏,但是也絕對沒有到掛著個閑職養胎的程度,你要在她還沒有完全操縱宋氏的時候把宋氏的一部分權利牢牢的握在手裡。」

    宋雲強若有所思的看他:「一部分權利?」

    邵天澤點頭,狹長的眼角中有陰戾的光:「宋先生不明白我的意思?」

    宋雲強的確是不明白,所以在邵天澤問的時候,試探著小小問了一句:「你是說……分家?」

    邵天澤緩緩點了點頭。

    宋雲強卻在邵天澤點頭之後倒抽了一口涼氣,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不行不行!爸爸還活著的時候就明令禁止宋家分家!就算爸現在已經死了,我也不能這麼做。」

    他拒絕的乾脆堅決。

    邵天澤從來沒有見過一向優柔寡斷的宋雲強在什麼事情上這麼堅持過。

    心裡便明白這條路可能走得會有點難。

    「既然宋先生覺得這法子行不通,我也無話可說了,只能勸宋先生小心你妹妹。」

    宋雲強點頭,有些為難的考慮著邵天澤給他出的這個主意。

    後來宋雲強接了個電話,就先走了。

    顧長樂還在旁邊不緊不慢的斟茶:「看起來,宋宋雲強雖然對他老子不是很孝順,但是宋岩臨終前的囑託他倒是記得清清楚楚啊。」

    「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想僥倖處理,也是夠蠢的。」

    他喝了口茶,眼睛里有操縱不住宋雲強的煩躁。

    顧長樂即便是很不想說出宋雲佳這個名字,但是為了表示真心為邵天澤著想,還是開口:「天澤,不如你給雲佳打個電話,讓雲佳勸勸他吧。」

    邵天澤垂了垂眼,捏著小茶杯,似乎在思索什麼。

    顧長樂的聲音柔柔的:「怎麼說,雲佳都是宋雲強的大妹妹,現在宋雲強這條戰線上就只有雲佳了,他肯定會聽雲佳的話的。」

    邵天澤點點頭:「你說的對。」

    邵天澤的電話給宋雲佳打過去,宋雲佳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便一口答應了。

    她跟宋雲萱的關係劍拔弩張,自然不會親自回到宋家去,便打電話約了宋雲強出來。

    宋雲強前天才見了邵天澤,第二天就被自己的大妹妹約出去,再笨都知道宋雲佳要說什麼。

    在宋雲佳開口之前,他就提醒她:「你忘了爸爸從小跟我們說什麼了嗎?」

    宋雲佳皺眉:「他跟我們說不能分家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預料到有一天宋雲萱會到這個家裡來啊。」

    宋雲強擺擺手:「什麼都不要說了,爸爸說過,宋家分家之後就會像一盤散沙一樣,整個宋氏都會因為分家而垮了的。」

    宋雲佳不甘:「這話是爸爸十幾年前說的,到現在已經可以推翻了,你看雲瑩,爸爸給她的那部分產業完全是脫離了宋氏核心的,她現在不是照樣打理的非常好?」

    宋雲強聽到宋雲瑩的名字就生氣,想到上次宋雲萱生病宋雲瑩去救他,更是恨得牙癢。

    「雲瑩這個丫頭不知道是哪根筋打錯了,居然轉過頭去幫著宋雲萱,現在要跟我們作對。」

    宋雲瑩在宋雲萱生病之前都是保持著兩不想幫的狀態,但是上次雲萱生病卻讓宋雲強一下就看出宋雲瑩還是向著宋雲萱的。

    本來那場病就算是要不了宋雲萱的命,也能讓她吃些苦頭。

    宋雲瑩不止是自己跑來假裝被推得動了胎氣,還讓家裡的王媽有空給楚漠宸大了電話。

    宋雲萱撿回一條命,他白白浪費了一個大好機會。

    這一直讓他生氣的不行,宋雲瑩也因為這件事,沒再到宋家來過一次。

    宋雲佳知道大哥生氣,不過也沒有將宋雲瑩太看在眼裡。

    只是開口勸她:「雲瑩這邊的事情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宋雲萱。」

    宋雲強還在原地糾結:「如果不是雲瑩忽然插手,宋雲萱的腦子現在已經燒壞了!」

    宋雲佳被宋雲強激動的語氣弄得一愣,接著才開口:「大哥,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你現在要往下走,我們不可能一直在上一次失敗的陰影裡面停滯不前的,你明白嗎?」

    宋雲強氣憤的喘氣,因為太憤怒,忍不住從煙盒裡面取出一支煙來,點燃。

    因為是雅間,吸煙也不會被阻止。

    宋雲佳聞見煙味兒,皺著眉毛揮了揮手,將眼前的煙霧揮開:「大哥,事情到了這一步,不是雲萱離開就是我們離開,就算我們安安分分的,宋雲萱也不會放過我們。」

    宋雲強並沒有被說動。

    宋雲佳有些心煩,看一時半會兒宋雲強一不會改變主意,乾脆就先走了。

    宋雲萱在宋氏的生活一成不變的往前滑。

    宋氏內部的幾個會議她都去參加了,但是不管是技術部研發的新產品,還是推广部的投入高價的新廣告,她都沒有插手。

    宋氏所有的一切在表面看來,都是宋雲強在掌控。

    梅七將銷售部的表格拿來給她看:「宋總,這是這個賽季大的銷售報表。」

    宋雲萱伸手接過去。

    梅七又給她拿了幾張格式差不多的表格資料遞過去:「宋總,這是港城,亓城,海城,以及一部分一二線城市跟國外銷售走量的報表,您看一下。」

    梅七在公司里總是對他恭恭敬敬的,儼然就是衣服上司跟下屬之間的關係。

    相處的十分愉快,和諧,還很正常,沒有太過密切。

    實際上,梅七將每件事都會給她將利弊分析一遍。

    甚至連宋雲萱一整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有條不紊。

    宋雲萱已經閑了許久,看了銷售表之後,忽然笑了一下:「你說的那個時機,我覺得好像已經來了。」

    梅七看著她手上拿著的那張銷售表,看著那奇低的銷售記錄,有些啞然:「你是打算,將他外派到這個地方?」

    宋雲萱點點頭,唇角的笑容淺淺的,眼睛裡面卻帶著幾分淡淡的悵然:「如果他能安安靜靜不做手腳的話,我能留著他,畢竟他離得遠了,也就對我沒有什麼阻礙了。」

    梅七點點頭:「你說的沒錯,不過斬草不除根……」

    梅七還想說點什麼。

    宋雲萱卻抬起頭來:「小心逼的狗急跳牆了,那樣只能憑添麻煩。」

    「但我覺得你也不會怕他。」

    宋雲萱將背靠在真皮座椅里:「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也是個沒有腦子的,只是因為心裡那一點私憤被當成棋子用罷了,我能放他一馬,不礙事。」



    上一頁    下一頁